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五十六章 血战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第一次有种透彻理解什么是移山倒海,斗转星移的感觉,时间和空间仿佛一下都被糅的粉碎!云狮之月循着倒走的轨迹竟然再次升起,半路跌入了碎裂的天空,河水逆流向天空,大地成片的撕裂,并且海波似汹涌波动!

    整个世界碎成了破烂,仿佛流沙般在身边急速刮过,天闲只觉得远处的神山如一颗巨大的陨石,极具压迫力凶猛的向自己撞来!

    一切在瞬间发动,持续了仅仅十秒不到的时间,众人眼前一震,整个世界在一个瞬间重新凝固成了另外一个形态。

    天闲几人愕然望着眼前的景象,一时间脸上只剩下惊讶。

    漫无边际的云团在整个空间弥散着,如果不是脚下坚实的地面,天闲几乎认为自己现在身处云端。

    但虽然云团弥漫,天闲几人所在的位置倒是没有云气飘荡,周围的视野十分清晰。

    “欢迎!!”

    带着几分惊喜和激动的声音传来,众人眼前的云团缓缓向两边退散,诺玛淡蓝水晶似的身躯从中缓缓显露出来。

    诺玛很兴奋,高声说道:“没想到你们真的能来到这里,三天时间就要到了,我本以为这一次依旧没有任何结果。”

    天闲等人望着诺玛的方向,无人答话,因为每个人都看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

    在诺玛背后展开的云起之中,隐约可见一块巨大的石碑,这石碑上细下窄,大概有数十人合抱粗细,但却极高,几乎望不到顶。但这石碑并不是天闲几人惊讶的原因,真正让人愕然的是在石碑之后,那巍峨的,遮挡了整个天幕,连一丝天空都没有显露出来的苍莽山体。

    天闲几人目光不断上移,最后仰起脖子,但却无法看到任何这山体之外的东西,这山脉……简直比天空还要高!

    几人很清楚,这附近根本没有这样的地方!

    那这里又是在哪?

    “我们在你们口中的神山脚下!”诺玛似乎能看出众人的疑惑,开口解答道。

    这却让天闲几人更加吃惊。

    “神山脚下?”天闲瞪大了一双眼睛,忍不住用手比了一个高度,“这个……是那座神山?”

    “是的,少年人!”

    这一声可是把几人吓了一跳,因为声音不是从诺玛那边传来,而是从半空传来,只见半空中云雾一阵急速翻滚,并快速向后退去,一张硕大无朋的面孔自云雾中探了出来。

    天闲的双眼再度瞪大了几分!这张脸赫然是诺玛!从这个高度来看,他这张面孔起码有上百米的宽度!简直骇人至极!看他面孔后云团中的黑影,他那更加庞大的身体显然掩藏在其中。

    “你……”天闲飞快打量一下自己眼前的诺玛,盯着半空那巨大的面孔飞速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半空那庞大的面孔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当然这笑容现在看起来是万分的恐怖,而四周的云气迅速重新涌了回来,诺玛的面孔很快隐在了云起之中。

    “这里是神山脚下,而且也是散灵魔阵的中心位置。”站在天闲面前的诺玛说道,“而我,只是为了方便说话的一个分身而已。”

    “散灵魔阵的……中心!?”天闲的神经一下绷紧,其余几人也是立刻大为警惕,先前这散灵魔阵可是让他们吃足了苦头。

    “不必担心。”诺玛轻松的说道,“这并不是咕噜和三角发动的散灵魔阵,真正的散灵魔阵并非你们想象的那样,最起码,不会无限制的缩小,最后华为虚无。”

    “你的意思是……”天闲仰头望向那无限延伸天际的巨大山脉,“我们又被缩小了,而且这一次比先前要厉害的多!”

    诺玛这一次很有耐心,解答道:“不错,因为这一座散灵魔阵是我耗费了许多时间布置的,而你们正站在接近中心的位置,但这个奇异的阵法其实不会主动伤害入侵者,而且,只要你们不动,其实不会有任何的变化,无论是最初你们来到这里,还是刚才使用云图来到这里,之所以会受到影响,都是你们离开了原地,进行长距离移动的原因。”

    诺玛的话让天闲几人吃惊不小,但吃惊之余,天闲却意识到一件事情,疑惑问道:“这样的事,为什么要告诉我们,我们是敌人,这对你似乎没有任何好处。”

    “因为我已经不需要再使用这种东西对付你们。”诺玛嘴角微微翘起,笑的带着几分诡异。

    “这是什么意思?”

    诺玛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岔开话题说道:“在这一刻我不得不称赞你们,能在三天时间内来到这里,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第一次参破这云图的秘密,我足足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天闲不由看了看那个已经展开成一张地图形状的方块,吃惊的问道:“你也曾经参悟这个东西?”

    “是的,在我还是人类的时候!”诺玛轻轻动了动四蹄,似乎回忆起那时的光景,“那是作为人类时最值得骄傲的记忆!”

    “你不是说你已经忘记从前的事了吗?”天闲尖刻的问。

    “只是一部分。”诺玛也不恼怒,轻飘飘的回答。

    天闲心中更觉得有些古怪,诺玛的态度似乎有些模糊起来,他应该是敌人,但现在却似乎没有多少敌意,但又绝对不是朋友。

    “你把我们引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诺玛一笑,“少年人,并不是我把你们引到这里来,而是你们自己找到了这里,在这一点上你们值得自豪,我本想如果你们无法找到这里,那么就和其他人一样,永远迷失在这里。”

    “其他人!”天闲眉头微微皱起,“你是说摩根长老他们?”

    “不,是从前到现在很多很多的人,他们锲而不舍的想要闯进这里得到什么,可最后……都消失在了这片土地上。”

    天闲闻言背脊一阵发寒:“你杀了他们?”

    “是的!但又不是!”

    “什么?”

    诺玛呵呵的笑了起来,“是人类的贪欲杀死了他们!我只是静静的站在这里,看着他们慢慢死去,这让我一直很沮丧,但今天不同,虽然你们和我预期的人还有不小的差距,但既然你们能来到这里,我一样十分高兴!”

    诺玛心情似乎很好,来回轻轻踱着步子说道:“想要破解那云图是十分困难的,这需要十分敏锐的观察力,以及大胆的想象,最后还需要一些运气,以及特别的力量,当然,因为你们太过弱小,我不得不留下了我的两个部下作为引导,这虽然是一个帮助,但你们要说服我的部下却又是另外一个考验。在整个过程中,任何环节出现差错你们都将无法到达这里,并永远迷失,最后化为尘埃……”

    “你说三天之后来看那个什么云图的话,是在骗我们?”

    诺玛看了天闲一眼,笑道:“我想收回这件东西易如反掌,根本不必去见你们,就和我随时可以救回我的部下一样。”

    凌空对云图的方向挥了挥手,一道漆黑的裂隙瞬间出现在云图下方,直接将那云图,还有咕噜和三角一起吞了进去。

    天闲几人还没等反应,三角和咕噜与那云图早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必惊讶。”

    诺玛淡淡说着,手指在身前的半空划过,漆黑的裂隙再次出现,三角和咕噜包裹的云图从里面缓缓飘了出来。

    三角落回诺玛的脖颈上变成了一条项链,而咕噜也脱离云图,凝聚成一团缩到了诺玛手腕的一个手镯上,那手镯中央有一个圆形凹槽,咕噜正好宝石似的嵌在了里面。

    而那云图也急速重新回卷,立刻恢复成了正方块的模样。

    天闲这边所有人都望着诺玛一言不发,眼中依旧是不变的震惊。

    显然,一切都掌握在诺玛的控制之下,他想的话,随时可以救回他的部下,并拿回那个云图,而且……

    卓玛有点惊疑不定的望着诺玛,因为刚才诺玛使用的,似乎是和卓玛一样的圣痕力量!

    而这种切断连接空间的圣痕是极其少见的,就卓玛所知,似乎只有自己一个拥有这样的圣痕,就算是拥有同意类型圣痕的人都没有听说过。

    诺玛把那方块在手上一翻,不知收到了哪里去,颇为满意似的说道:“你们做到这一步,我的确有些意外,当然也很惊喜,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你们如果想活着回去,并且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那么……就必须打败我!”

    这句话让天闲这边每个人都瞪圆了眼睛!

    打败诺玛?这种事怎么可能,这家伙在这个地方明显有移山填海似的本事,现在他在这里的甚至只是个小小的分身,那巨大的本体还隐藏在云团之内。

    在人家的地盘上,在这散灵魔阵的中心位置,怎么和人家斗?

    “你们,只要能伤到我的分身就可以算是打败我!”诺玛大声笑了起来,“但是如果你们无法在这里伤到的我的话,那么下场比在外面还要凄惨一些,这散灵魔阵的中心位置,可不是你们这种人类能长时间逗留的!”

    天闲本来听了诺玛的话大皱眉头,但等到最后却不由眼神发亮:“只要打伤你的身体就算赢吗?口气好大!不会只是吹牛,到时候会反悔吧?”

    “言而无信,那是人类才会做的事情!”诺玛哈哈大笑,伸手凌空一招,刹那间一道乌芒从天而降,“轰”的一声砸在了他身边。

    这赫然是一把黑色的骑士刺枪!通体乌黑,没有一丝花纹和杂色,仿佛由一整块黑玉雕成的一样,幽芒闪闪。

    诺玛说要打败他的时候,天闲的脑子就已经活络起来了,开始思考怎么才能打赢这个马尾巴的家伙,但是见到诺玛忽然从天上招下来一只骑士刺枪的时候,天闲不由有点发蒙了。

    诺玛一把拽起刺枪,前面双蹄一跺,人立而起,“小鬼们!小心我的枪!如果丢了性命!可不要来怪我!!”

    这家伙来真的!

    天闲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些天,巴巴洛特可是把他知道的关于诺玛的事情对大家说了好几遍的!诺玛虽然早年曾经在人类大陆横行无忌,是一个十分霸道的家伙,但他其实和雷霆古城的大长老们一样,擅长的并不是近身肉搏,他最强大的力量是一枚他亲自从地底发掘出的诸神遗物中提取出的圣痕,这枚圣痕绝无仅有,可以从大地中吸取近乎无尽的力量供给使用者,这让他几乎可以操控任何土地甚至和土地相关的事物,而且具有极其强韧的生命力。

    但……他依旧不擅长肉搏,他著名的一次败北是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用剑砸晕,那次他轻而易举的用地缝喷出的地气把对方吹飞,但却没想到那家伙的剑在半空飞了一会,不偏不倚的砸到了诺玛的头上,幸好不是剑锋,否则这位人类历史上传奇性的人物,就会无比离奇的冤死在无名小卒手中了。

    而诺玛加入雷霆古城之后,一直醉心于知识的吸收和神域的神秘事件与圣痕的研究,再没有和人争斗,当然更不可能去锻炼自己的肉搏能力。

    可是!

    现在他已经单手挺起了那根看起来沉重无比的骑士刺枪,正要咆哮的冲来!

    见鬼了!这家伙难道和从前的诺玛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一道光芒从诺玛蓝水晶似的身体上闪耀起来,急速扩散到全身,他的身影瞬间化成了一个苍白的虚影,连那硕大的刺枪都变得虚化起来!

    天闲见状险些没惊的叫出声来,这……简直不可能!!

    白光乍现!

    “啪!”的一声闷响,诺玛庞大身躯的虚白影子影子直接出现在天闲面前,刺枪突击,重装坦克一样撞来。

    天闲的身体几乎先于大脑做出了本能的闪避,身体一扭,同时双臂向外一挡!

    这一扭一档,动作简单至极,却又精妙无比,天闲的双手推在巨大刺枪之上,失去重心的身体借力急速移动。

    “砰!!!”

    尽管天闲反应神速,依旧被诺玛的身体擦边撞到,整个人皮球般飞了出去。

    身在半空,半个身体都被撞的麻木不灵,天闲却顾不得这些,大声喊道:“小心!是匿光圣痕!”

    古丽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了!

    那苍白的虚影,近乎无视距离的移动方式,除了匿光圣痕不可能是任何其他的力量,可是这圣痕是当初圣灵殿专门为问刑使量身打造的!这世上仅有一枚!诺玛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

    一击撞飞天闲,诺玛兴奋的再次扬起前蹄,大笑一声,身躯瞬间再次化为苍白的虚影。

    一瞬间庞大的身躯闪现而出,裹着一股强劲的扑面气息,硕大的刺枪当头刺来!

    古丽反应过来敌人袭击自己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

    “快躲!”

    大吼声自古丽身后传来,古丽感到肩膀一紧,似乎被什么拉住,没有时间思考,出于对这声音本能的信任,身体直接向被拉紧肩膀的方向倒去!

    冰冷的刺枪怒龙般夹着劲风擦着古丽的另一半肩膀穿过,轰然刺在地面上。

    古丽骇然的望着眼前渐渐浮现出真容的诺玛,这家伙使用的是百分百真实的匿光圣痕!

    而在古丽肩膀上,细细的银晶丝一直延伸到背后不远处的天闲手中,千钧一发之际,还是天闲又救了她一命。

    “唔……这圣痕,也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用!”一击未中,诺玛并没有急于再次进攻,而是撤回刺枪,站在那里思考了一下。

    “华而不实,人类这样永远也无法赶超诸神的脚步!”诺玛大为摇头,似乎对古丽的匿光圣痕大为不满。

    “受死!!”

    就在诺玛思考的时候,巴巴洛特已经悄然绕到了他的背后,直到最后一刻才长剑出鞘,压抑的杀气猛然爆发而出,毫无花哨的一剑攻向诺玛。

    “嗒嗒嗒!”

    诺玛没有回头,四蹄却早就有节律的踏了几下地面,巴巴洛特大吼一声冲上来,在接近诺玛的那一刻,脚下的地面猛然爆裂开来,无数土刺破地而出,荆棘般疯长,扑向几乎就要得手的巴巴洛特。

    巴巴洛特没有后退!

    甚至没有抵挡!

    狂吼着,所有的力量凝聚在剑上,无视致命的土刺,巴巴洛特继续前冲!

    “噗噗噗!!”

    连串爆响,土刺雨点般打在巴巴洛特身上,巨大的力量将他冲上半空,一口鲜血从他口中狂喷而出。

    重重摔落在地,巴巴洛特立刻顽强爬了起来,他胸前的铠甲已经被突刺打的扭曲报废,浑身都是血痕,但他第一时间却看了看他的剑。

    那把剑已经弯曲了!再刺到诺玛前的一瞬间,诺玛的身体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力量守护,将他的剑强行扭弯了过去。

    诺玛哈哈大笑。

    “狂龙之子,果然都是危险的人物,但也仅此而已!现在让我来看看,你的圣痕是什么样的?”诺玛再次提起刺枪,似乎又要进攻。

    不过这一次他忽然愣住,微微有些惊讶道:“哦……这真是奇异的圣痕!狂龙之子继承这样的圣痕!有意思……”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