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五十四章 拨云破雾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真的有一条河!

    当众人走到距离原地不到一千米的地方, 赫然出现了一条不宽的河流,这条河如果从刚才的位置来看的话,很好的被掩饰在地面微弱的起伏之下,如果不是雪说起,谁也不会想到这里还会有一条河。

    这条河异常清澈,只有半米不到的河水清澈见底,沙床上的石子闪闪发光,雪捧起一点河水,喝了一些,脸上露出了笑容。

    大多数时候,雪只喝些水,花瓣似乎并不是必要的食物,不过她对水的要求很高,一般的水是绝对不会喝的。

    天闲隐隐有些激动,一路上用手按着方块上代表河流的纹路,等来到这里的时候,这条纹路已经悄然改变了位置。

    几人在这条河边停了下来,也算是开始做一次小小的休整,有了干净的活水还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起码不用费力四处找水。

    天闲就站在河边,一动也不动,目不转睛的望着这条河的流向,望着河流远处的地面。

    时间慢慢流逝,夕阳洒下光辉之时,映着满河的璀璨流光,也映出了天闲因为激动而微微有些发红的面庞。

    “怎么样,你已经在这里站了一个下午了!”

    古丽已经是第十二次来问类似的问题了,“这条河有什么不妥吗?还是说你发现了什么?”

    天闲低头看了看方块上那代表河流的纹路,现在它已经完全改变了位置,甚至已经从一个面上移动到了方块的另外一个面。

    “我们所在的整个世界,都在流动!”

    古丽一怔,“什么?”

    天闲点着头,思索的说道:“没错,就是这样!这个东西已经清楚的告诉我们这些了,走!我们需要一个新的计划!”

    几人再次围坐在一起,天闲一脸兴奋,同时似乎有有些犹豫。

    指着面前的那个方块,天闲说道:“现在看来,这东西上的纹路描述的不仅仅是云的流动,其实……应该是这个地方所有的东西的流动!”

    “所有东西?”

    卓玛和巴巴洛特满脸愕然。

    “不错,你们看!这条河流在方块上的位置明明已经改变了,但是我们今天下午一直都在河边,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妥!”

    卓玛立刻说道:“可这说明这地方完全没有改变才对吧!”

    “但是远处的地形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天闲指向了稍远处的纹路,“就在这里!”

    这次卓玛完全呆住了,“你是说……这个地方一直在变,只是我们没有留意到?”

    “是的!”

    展开刚刚印出来拼接好的图形,天闲说道:“这些纹路,其实也可以说是这里的地图,代表着这附近全部空气、土地、河水的流动状态,也可以说是这个不断改变世界的缩影!”

    点着几处纹路,天闲继续解释道:“云层的流动十分迅速,所以这些纹路改变的幅度十分明显,容易被观察到,而其他的,比如土地和河水……”

    天闲又点了点另外一些纹路,“这些改变的幅度并不大,而且在同一个区域了就更小了,更多的是局部区域的整体移动,所以观察近处几乎是感觉不到变化的!”

    古丽和卓玛以及巴巴洛特都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天闲的说法。

    “可这似乎依旧对我们没有太多的帮助!”巴巴洛特点过头后,很快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就算我们知道这个地方哪里有什么,哪里是什么样子,可是依旧于事无补,我们还是无法离开这里,我们来的路已经消失了,那座神山也变得无比遥远,根本不可能到达!”

    “而这个东西!”巴巴洛特指着那个方块,“似乎也没有给我们指出一条路!现在时间只剩下一天了,诺玛很快就会出现,我们对这个东西却依旧没有任何进展!”

    “我想我们已经找到最关键的东西了!”天闲举起那个小方块,轻轻说道:“我有一个猜测,也就是我先前说的想法,虽然现在依旧无法完全证实,但我想着距离真实情况应该已经不远了!”

    “什么猜测!”

    天闲又什么的笑了笑,“在说这件事之前,我首先……”

    “快给我说!!”天闲说到半截,古丽已经恼火的扑了过来,一下捏住天闲的两边脸蛋,用力扭了起来,“你这个混蛋小鬼!现在都已经什么时候了,居然还在这里装神秘!!”

    “喂喂……你放手啊,疼疼疼……”

    古丽现在可是不客气了,最后虽然被天闲挣脱,却不依不饶的抓住了天闲的衣襟,“死小鬼!你再不给我……啊!这……这是什么感觉?”

    正一脸凶像的古丽猛的一怔,触电般松开了天闲的衣襟,眼角一阵猛跳,“你……你的胸口。”

    天闲忙把胸前的衣服整理好,瞪眼望向古丽,一脸怒气冲冲,“你这个没脑子的女人,现在可不是和你胡闹的时候!”

    古丽呆了呆,忽然神色一凛,再次扑了上来,“把你的衣服脱下来!!”

    天闲一惊,慌忙挡住她的手,“蠢女人,你发什么疯!”

    “小鬼,你有事瞒着我们?”天闲背后传来卓玛疑惑的声音。

    “我……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们。”天闲感到肩膀上卓玛的手按了下来,顿时有些冒汗。

    古丽趁机挣开了天闲的手,一下拽开了他胸前的衣服。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天闲的前胸处,赫然有一个触目惊心的巨大伤口。

    伤口已经止血,但还没有愈合,这显然是一个贯穿身体的致命伤!

    古丽等人都看的呆了,眼珠一缩再缩。

    “黑……你……”雪看到这个情景不由感到眼前有些发黑,“这……”

    古丽忽然间想起了什么,一瞬间陷入了暴怒,狠狠一拳砸在地上,没有圣痕加持,她却一拳把浅浅埋在地下的咕噜震的飞了出来。

    一把抓住它圆滚滚的身体,举到眼前,古丽双眼寒光如刀子般刮到它的身上,“是你对不对?我记得在我们飞出散灵魔阵的时候,你袭击我们的时候似乎攻击了他!我本以为他避过了,没想到……”

    咕噜被古丽吓的亡魂大冒,高声叫道:“不……不能怪我!我只是负责守卫而已!我们当时还是敌人!我没有理由……啊!!”

    咕噜大叫一声,话被直接掐断,古丽五指猛然收紧,咕噜那圆滚滚的身体顿时被捏的极度变形起来。

    “我现在也让你尝尝在身上开洞的滋味!!”反手摸出一把匕首来,古丽就要对咕噜下手。

    “好啦……不要吓人家了。”天闲终于出声,同时伸出手来,抓住了古丽的手腕。

    “你!你怎么……”古丽猛的转过头来,一脸怒容,眼中却似乎有隐隐光华闪动,“你怎么还护着它?”

    天闲看着古丽的神色,不由微微一怔,“你……这是在哭吗?”

    古丽仿佛被一下塞住了嘴巴,睁圆一双眼睛瞪着天闲,忽然怒喝一声把可怜的咕噜狠狠摔在了地上,掉头离去,同时大叫道:“你这个该死的小鬼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鬼才会为你掉眼泪!你以为我古丽是什么人!?”

    天闲几乎是有点被吓到了,看着怒然走到远处闷坐下来的古丽,稍微有点错愕,“这……这女人又发什么疯?”

    “哎……”

    卓玛万分无奈的叹了口气,走过来毫不客气的对着天闲的脑袋敲了两下,“看你的样子,倒似乎没什么大碍。”

    天闲摸摸头,“这个……现在还不好说。”

    卓玛还是摇头,“聪明倒是聪明,就是有些脑筋差了点,女人家总会多愁善感的,人家关心你,你居然戳人家的短处,哎……”

    连连感叹,卓玛的目光还是在天闲胸口徘徊,现在天闲已经合上了衣服,看不到胸口那骇人的伤口了。

    “你的伤到底怎么样?”

    “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而且现在说这些也毫无意义,等我们安顿下来再说吧。”

    卓玛点点头,眼中露出几分无奈和自责之色,“你只是个小孩子,但这次行动,却似乎承受了大多数的压力,我们却什么也做不到。”

    天闲呵呵一笑,“卓玛姐姐,你这么说我会不好意思的!”

    卓玛却有些眼圈发红起来,伸手轻轻揉了揉天闲的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躲在母亲怀里撒娇呢,你却……”

    天闲只能无奈的笑笑。

    摸摸眼角,卓玛笑了笑,不轻不重的推了推天闲,“既然你愿意做小男人,那就负起责任,去把我们的战士带回来吧。”

    天闲看看远处的古丽,只好慢慢走了过去。

    古丽看起来情绪异常的不好,坐在那里浑身似乎裹着一层寒气。

    “喂!臭女人……”

    “死到一边去!”古丽还没等天闲说完,已经怒声喝了出来。

    天闲一屁股挨着古丽坐了下来,古丽顿时双眉倒竖,“你!”

    “我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天闲懒洋洋的说道。

    古丽顿时神色一变,“什……什么?”

    轻轻摸了摸胸口,天闲神色严肃下来,“你不是想知道我的情况,但我现在连自己都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我必须尽量保持清醒,依靠我从小修炼的一种法门维持生命,连合眼睡一觉都不敢,我不知道这种情况能持续多久,但最少还能维持一段时间,在那之前……我希望我们能有所收获,并且安全离开这里。”

    古丽又是恼怒,又是惊疑不定的望着天闲,无数表情在脸上闪过,终于还是敌不过担心,小声问道:“就……没什么办法现在治疗一下吗?我当初那个样子你都……”

    “我现在想不出办法,而且也没有时间和条件……”天闲苦笑一下,瞧了瞧古丽,“谢谢,我之前不是要笑你,只是……不想让你们太多担心。”

    “抱歉。”天闲歉意的笑了。

    “呃……”本打算还要说什么的古丽顿时有些语塞,脸也稍微有些发红,“我……我也不是那么担心,只是……呃……就是……”

    憋了半天,古丽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话,不由懊恼起来,闷头说道:“或许在你看来我不那么聪明,但我不会不知好歹,我陷入绝境的时候是你帮了我,我怎么会不记得,你现在这个样子……”

    “哼!!”终究是不习惯说这些,古丽恶狠狠哼了一声,自己站起身向回走去。

    卓玛见到古丽走了回来,不由偷笑了一下,拉过雪悄悄对她说道:“雪儿啊,你这个傻丫头可要看好你的小哥哥,这个小混蛋天生一双会勾引女人的眼睛,你看他三言两语就把那个发怒的女人哄好了。”

    雪眨了眨眼睛,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但点了点头。

    天闲也走回来,大家重新坐在了一起,关于自己的伤,天闲也没法继续隐瞒,索性全盘托出,但对于细节问题天闲并没有详细说明,毕竟像心脏已经不再跳动这种事未免太过骇人了,天闲只是说现在使用自己的力量维持伤势,叫大家暂时不要担心。

    重新拿起那个小方块,天闲很快成功的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其实,关于这个小方块反映着这片土地上的一切怎么样流动这件事,我们不妨反过来思考!”

    “反过来!?”

    古丽很快就忘了刚才的事,听天闲说的奇怪,不由满脸疑惑。

    “反过来……”巴巴洛特脸色微微一惊,“显示这片土地情况的东西,如果反过来想的话……难道你是说?”

    “不错!”

    天闲轻轻抚摸那方块上的纹路:“我们现在以为这东西上的纹路是反应着这片土地上的变化,但,如果说这片土地的流动反应着这个方块上纹路的变化,似乎也没什么不可以!”

    古丽和卓玛一下睁大双眼,“你说什么!?”

    天闲沉声说道:“也就是说,这个东西……其实操控着周围世界的一切变动!”

    古丽嘴巴微微张大,“你说……这东西操控着,操控着周围的一切?”

    “只是猜想!但很可能!”

    天闲仰头望向天空,望着翻卷的云层说道:“我们的来路已经消失了,现在我们看到的世界不知道是不是虚幻,但起码和先前的世界不同了,而一个正常的世界是不会这样来回扭曲变动的,这个地方必然有着什么奇怪之处,而且在某种力量的驱使下不断变化着,而这种变化,应该是一种防御机制!”

    “而既然是防御性的变动,就一定会有绝对的操控手段,这样想的话,我们手上的东西就变得奇怪起来,因为这东西表现着周围世界的变化,可作为一种防御机制,要这种泄露变化的东西有什么用呢?答案很明显,根本没用!”

    “所以……这个东西不应该只是单单表现这里的变化,更多的可能,根本就是这变化的操控手段!!”

    卓玛一脸恍然大悟,惊讶无比的看着天闲,“小鬼!你的小脑袋里到底装着什么东西啊?这种事你也猜得到!?”

    “依旧只是猜测!”天闲皱皱眉,“但我觉得这个猜测还算合理!而且值得尝试!”

    “尝试,你说的尝试是指什么?”巴巴洛特问道。

    天闲看了他一眼,“我觉得你先前说的不错,诺玛给我们这个东西,或许是某种考验,我现在的猜测也和这个想法不谋而合,如果这东西真的是操控周围一切的机关,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驱动它!”

    “或许……”天闲看了一眼在极遥远处的神山,“诺玛正在那边等我们!如果我们不去的话,他才会再来!”

    大家不由向神山的方向望去。

    现在看那座神山,依旧无比高大,山峰耸入云端,几乎无法看见原本劈在山顶的巨大战锚,而且这还不算,距离嘛……远的一塌糊涂。

    目测的话,或许走上十天半月之后,就能确切的知道到底要多久才能到达那个地方了。

    “你说那个人马在那边等我们吗?”巴巴洛特有些怀疑。

    “依旧只是猜测!”天闲口上这么说,但却笑的很自信,“不过这也是我们现在唯一的猜测了。”

    “那……怎么驱动这个东西!?”

    天闲轻轻敲打着那个小方块,问道:“你们的圣痕都恢复了?”

    众人摇头。

    天闲确定了什么似的说道:“我想我们虽然打破了之前的那个散灵魔阵,但现在依旧处在某种限制之中,圣痕的力量消失了,我的邪眼似乎也沉睡了,而我现在使用的力量是我家族传承下来的偏门力量,我也已经尝试过,没办法驱动这个玩意,我为此困惑了一段时间,但是后来我想到了一件事!”

    “哦!”古丽似乎一下就明白了过来,反手一拳砸在地上,可怜的咕噜再次被震飞了起来,一把抓住他,古丽咬着牙说道,“你说的是这个东西吧!我可是一直都没忘记它!”

    卓玛和巴巴洛特略有惊讶的望着天闲,天闲已经露出了笑容。

    “我想,这才是诺玛将他们两个留下来的真正的原因!”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