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万象尘影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天闲一句话说的众人惊愕无比。

    “这东西会动?”古丽双眼微微放大,再看向那个东西的眼神有些怪怪的,“这……这怎么感觉有点让人不舒服。”

    “小鬼,你确定这东西会动?”卓玛倒是十分重视天闲的发现,双眼微微放光的问。

    天闲捧着那个小正方体,脸色因为激动而微微有些涨红,“这……我应该没有看错,但是……”

    看着手里的东西,现在哪能看出那些纹路在动?天闲不由有点无奈。

    “你怎么看出这东西是活动的?”巴巴洛特似乎不仅是惊讶于天闲的话,甚至是有些怀疑,他用有些不理解的眼神看着天闲,显然对天闲的话抱有疑问。

    “我看见这东西在地上的反光在动。”天闲直接说道。

    “在地上的反光?”巴巴洛特这次皱起眉来,看了看那东西光滑的外表,“你真的看清楚了吗?还是说……你只是在做梦?”

    天闲冷静的说道:“我是不是在做梦,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你不必怀疑。”

    说着,天闲把那小正方体摆在地面上,它光滑的表面在地面上映照着淡淡的闪光,上面的纹路清晰可见,而且银晶丝反射的光线更是明亮的显现出来。

    思索片刻,天闲十分谨慎而郑重的说道:“我没有看错,虽然这种变化十分微弱,但是借着银晶丝十分明显的反光,我还是看出这东西上面的纹路在变化,我绝对没有看错!”

    拿起那件东西,天闲仔细看着上面似乎没有什么规律,颇为复杂的纹路,不由皱起眉,现在看起来这东西可不像是能动的样子,只是一件死物罢了。

    目光扫了扫眼前的火堆,在其他人惊呼中,天闲把这个东西直接抛了进去。

    其余人惊愕了一下,但是惊愕之外,谁也没有出手阻止天闲,更没人去把那方块从火堆里拿出来——大家都在猜测,如果这东西是活的,或许很快就会受不了火焰的烘烤而调出来。

    但时间慢慢过去,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过去了,这东西依旧在火焰里好好的躺着,既没有被破坏的迹象,也没有任何受不了人跳出来的前兆。

    “我想,或许是你看错了。”巴巴洛特看来还是不相信天闲的话。

    天闲也不解释,只是把那东西在火堆里翻了翻,说道:“再等等。”

    又是十分钟过去,在几分不解的眼神中,天闲把那东西从火里取了出来,现在这东西已经在火堆里被烤的一片漆黑,表面全是黑灰。

    拿在手上左右看了看,天闲忽然笑了,“就算这东西是活的,既然是诺玛留下的,这点火焰怕也是无效的。”

    巴巴洛特微微惊愕,“那你把他扔进火中又是为了什么?”

    “嘿嘿,是为了这个!”天闲嘿嘿一笑,从怀里拽出一卷羊皮纸来,就地摊开,一手小心拿着已经黑黢黢的方块,对准羊皮纸就印了下去。

    “咚咚咚…………”

    一连六下,天闲把这方块的六个面全部都印在了这张羊皮纸上,之后随手把方块丢在了地面上,很满意的看了看那张羊皮纸,“效果还不错,你们看!”

    卓玛第一个挤了过来,一看之下不由有点意外,“这个是……那东西表面的纹路?”

    “嗯!”天闲用力点头。

    那羊皮纸上现在有六个正方形的印记,全部都是烙印上去的,黑乎乎的印记上,那些凹陷的纹路清晰可见的浮现在烙印上,一条条痕迹清晰无比。

    天闲把羊皮纸展开摆在面前,让每个人都能看清,说道:“我绝对没有看错,这东西上面的纹路是活动的,我们不妨等一等,再看一看这些纹路的变化!”

    几人看着羊皮纸上的印记,一时都没有多说,现在谁也不确定这东西到底是不是活动的。

    每过一段时间,天闲就在一张羊皮纸上印下六个痕迹,而且一字排开,上下对齐,等到天亮的时候,天闲面前已经摆了一排印着痕迹的羊皮纸。

    在印好第十张后,天闲总算放过了那个已经被烧的好像煤球般的方块,双眼放着光的盯着地上那十张羊皮纸。

    虽然一夜没睡,但大家现在都很兴奋,全部盯着天闲印出来的羊皮纸,小心的寻找着变化的痕迹。

    就连才睡醒的雪也加入到寻找这些痕迹差异的行列中来,虽然她看起来似乎更想再睡一会。

    变化是显而易见的……

    一共十张羊皮纸,六十个印记,总共六种样式,从第一张羊皮纸开始,到最后一张时,每个人都发现了其中惊人的变化。

    这正方体的六个面,在这一夜之间,几乎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种模样,那上面的纹路就好像天空上的云层一样,你望着的时候它似乎总是安静的呆在那,但偶尔回头,它已经跑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这个发现让每个人都很吃惊!

    这个方块居然真是活的!!

    天闲十分兴奋的用水把这方块里外洗了个干净,重新摆在了大家面前,“看来我们手里的确是一个十分古怪的东西,嗯……这东西会动,但不知道算不算活物,就目前的状况来看,似乎也找不到它是活物的其他证据。”

    “泡在水里试一试,如果是活的,总要呼吸才对,就算是鱼,也总会吐气泡的!”

    “或许用剑直接对付它才更有效!”

    “应该是有什么特别的话作为暗号才能活动的东西吧,类似宠物熟悉主人的某些话那种情况!”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飞快的讨论着应付这东西的办法,天闲在一旁听着,也不插言,不过听起来大家的办法似乎也都没什么建设性……

    “雪?你在干嘛?”天闲忽然发现,雪还在盯着那些羊皮纸。

    雪昨天没有睡好,现在还困着,有些慵懒的烤在天闲身上,双眼半睁不眯的看着那些印记,冰玉似的手指在上面轻轻的滑动着。

    “这些东西……好像地图?”雪动了动身子,把羊皮纸放到了天闲眼前,然后抱着天闲的手臂,闭上了眼睛,看起来似乎要补一觉了。

    大家对于雪的这种状态也算见怪不怪,她总是粘着天闲,而且无视别人的目光,这种抱着天闲的胳膊靠在天闲身上的景象已经是最常态的一种表现了。

    显然雪还迷糊着,但也想帮帮忙,但帮忙的力度似乎也就只到看过那些羊皮纸,然后发表看法了,说了自己的看法,雪更觉困顿,抱紧天闲的胳膊,缩缩头……睡了。

    其余人倒是没有太在意,但天闲倒是稍微有点惊讶,雪说的,似乎不错……

    看着那六个印记,天闲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

    迅速把所有的羊皮纸全部都拿到眼前,一个个逐一的比对,不仅是那方块相同一面仔细对比,就连相邻的面也仔细查看,天闲的双眼很快就放出了光芒来。

    “小鬼,你又发现什么了!?”卓玛见天闲似乎又有了新的发现,不由惊喜交加。

    天闲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拿起一张羊皮纸,三下两下把上面六个印记全部剪了下来,迅速拼凑成一个图案,之后再拿起另外一张纸,再剪下六个印记拼成一个图案。

    这让卓玛三人尤为吃惊。

    因为这六个印记按照一定的顺序排列在一起,隐约间竟然似乎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各个边界上纹路相连的图案。

    当天闲开始剪第四张羊皮纸的时候,每个人都行动了起来,迅速将剩下的羊皮纸上印记全部剪了下来,并重新拼好!

    当十张图案按照顺序全部摆在众人面前时,每个人都露出了无比惊讶的表情。

    那个正方体的六个面,完整的显示了一个图案,而且这图案实在不算变化、波动的,而且这种变化并非毫无规律,从整个图案上来看,这种变化是十分柔和、不断过度的。

    如果从那正方体的单个面上来看的话,那么经常会有整个纹路从这一个面上移动到另外一个面上的情况。

    这个正方体的六个面,似乎就是一副不断波动的图案。

    “这个东西……是地图?”古丽有点怀疑的看着眼前的图案。

    刚才雪说了一句就睡了,不过雪说的倒是没错,把这图案拼接起来之后,虽然组成图案的纹路都是粗糙的直角线,但不得不说,这东西的确有些像地图。

    “可如果是地图的话,会是哪里的地图?我们这里吗?”卓玛向四周看了看,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现在天闲几人周围是一片空旷的荒野,这荒野一边延伸到天边,另一边则延伸到远处高大的神山脚下,无论怎么看都和这图案上复杂多变的纹路不挨边。

    “或许不是单纯的地图,而是某种路线的指示!”巴巴洛特思索着说道,“或许这是离开这里的路线,那个诺玛在给我们提示!”

    “为什么?”古丽毫不犹豫的问,“我想他没有理由给我们提示然后放我们离开这里,他希望的应该是我们都死在这里才对!”

    “不!”巴巴洛特十分肯定的说道,“他所希望的,绝对不仅仅是我们死在这里而已,否则绝对不会这样大费周折,他一定想要在我们身上得到某些东西,但他现在不确定他能否得到,所以才有了这个东西在我们身边!简单的说……”

    巴巴洛特脸上露出少许不甘,“这个家伙是在考验我们,或者说是在衡量我们有没有达到他所希望的标准,我想这才是他的目的!”

    “考验……”卓玛面色有些凝重,“如果是考验的话,那么就是说诺玛那个家伙很快还会要我们做什么才对,那时候才能知道他到底想要在我们身上得到什么?”

    “但在那之前,我们却不得不先让他觉得我们有那个价值!”巴巴洛特一脸郁闷的看着那个小小的正方体,“我想我们现在的发现还不够,这根本无法从这个东西上获得更多的情报,如果不弄明白这个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的,甚至要正确的使用,我想诺玛再出现的时候,就是我们的死期!”

    “那你倒是先来说说你的看法,这图案到底代表了什么意义?难道真的就像你说的,是路线图?可是我们眼前现在连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古丽显然对巴巴洛特先前的说法抱有十二分的怀疑。

    巴巴洛特看了看古丽,这次并没有吭声,自从他看到了古丽身上出现了卓雅的影子之后,他对古丽的态度就似乎有了些微妙的变化,但对于古丽毫不掩饰的排斥态度,他也显得十分克制。

    “我倒是觉得,地图之类的可能更大一些,虽然现在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地图!”卓玛看着那莫名其妙的图案,多少有点的无奈的说道。

    “如果是地图,那么必然是和这里有关的地方,而且是我们能很容易猜到,可是从我们现在的周围环境来看……”巴巴洛特立刻发出了质疑声。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又再次讨论起来,不过一时间谁也无法就这个图案给出令人信服的说法。

    争论了好一会儿,古丽忽然发现天闲似乎一直没有出声,不由奇怪的望过来,却见天闲一手轻轻拍着雪的背,一手拿着那图案,正对着半空出神。

    这让古丽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这边几个人为了个图案争论的脸红脖子粗,这个小鬼居然抱着人家小姑娘在那里发呆!

    “喂!你在干什么?难道天上有我们要走的路线吗?”

    天闲眼前的天空被古丽微怒的面孔塞满,手里的拼凑起来的图案也一下被抢走了。

    古丽戳着天闲的脑门说道:“这东西是你弄出来,现在却在这里无所事事,对这东西你难道没有什么看法吗?”

    天闲怔怔的出神,目光似乎能穿过古丽的面孔,望向高高的天空。

    古丽顿觉古怪,“喂!臭小鬼!我在和你说话呢!”

    说着,古丽不由得压低了面孔,近距离的逼视着天闲,但天闲的双眼似乎没有焦距,就那么望着前方,似乎还在盯着高空上的什么神秘东西。

    “哦!”猛的天闲一下回过神来,发觉古丽的面孔就在自己的眼前,不由愣了愣,然后嘿嘿一笑,“干嘛?要亲一下吗?”

    说着,天闲嘟起了嘴巴,微微抬头。

    古丽吓了一大跳,脸急速火烧的红了起来,抬起头后退了两步,这才定下神来,“你……你这小色鬼!我……”

    天闲见古丽一脸紧张,不由哈哈笑了起来,“一个女人干嘛凑过来这么近,下次我可就不提醒直接亲了,到时候可不许打人的!”

    “你!”古丽顿时有些无话可说,她倒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子调戏。

    在古丽发怒之前,天闲十分老道的咳嗽一声,然后用十分认真的表情说道:“刚才,我似乎发现了点什么!”

    “死小鬼!又想转移话题!!”

    和天闲在一起厮混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古丽现在倒是很知道天闲这幅表情是专门用来岔开话题用的。

    天闲嘿嘿笑了笑,还是继续说道:“关于我们刚才拼出来的图案,我想,那或许不是地图,但它的确是一张图!”

    “不是地图?”见天闲说的具体,古丽倒是愣了下,瞬间把刚才是事抛到了九霄云外,“那是什么图?”

    天闲指了指天空,“你们看,就在那!”

    大家疑惑的抬头看向半空,可天空上空空荡荡,连一只飞鸟都没有,只在高空上有那浩渺的云层滚滚而动。

    “看什么?”卓玛满脸奇怪,“天上什么都没有!”

    “难道我们能像那个诺玛那样,在天上行走吗?”巴巴洛特也是满脸疑惑。

    “是云!”古丽忽然瞪大了眼睛,失声叫道,“是云!!那张图!是云的图!”

    卓玛和巴巴洛特闻言一惊,目光立刻落到那层层叠叠的云层上,仔细辨识之下不由大吃一惊,那张拼接起来的图案,竟然和天空云层的分布和纹理极其相似!

    天闲笑着点了点头,“如果我们没有弄出什么太大的差错,那么……这很可能是一张描绘云层流动的图案!”

    说着,天闲把那个小方块丢尽了火堆留下的残灰中,又在羊皮纸上印了六个痕迹,将这六个痕迹剪下来拼到一起,对比天空的云层模样。

    大家惊愕的发现,这居然有八分以上的相似!

    “看来我们找到这东西代表的含义了。”天闲不无兴奋的看着手里那个小方块,“这上面居然是一面云图,真是有意思!诺玛把这样的东西留给我们,这又是为什么?希望我们在云层上得到某种暗示吗?”

    几人一起望着天空,在最初发现的激动过后,很快又沉默了下来。

    云层还是那样的云层,除了反应在那奇怪的方块上外,似乎就再没有奇怪的地方,半天过后,包括天闲在内,大家不由都有些沮丧。

    “喂……你们两个!再给我说一说诺玛拿出这个东西时候的情况!”天闲拿着那个小方块,一脸郁闷的对咕噜和三角说道。

    这已经是天闲第五次追问这个问题了,咕噜和三角这两个家伙绞尽脑汁,但是看起来的确想不出更多的东西回答给天闲。

    因为当时的情况的确简单的很,诺玛只是拿出这件东西,看了看,之后就收了起来,咕噜和三角几乎把诺玛鼻子眉毛的动作都描述的清清楚楚,看起来是真的没有更多的东西可说了……

    天闲连续问了两遍,最后不得不放弃了从他们两个身上寻找突破口的打算,看起来这两个家伙对这个小方块的确知之甚少。

    几人正皱着眉思索,但不得要领时,雪终于醒了。

    重新补了半天的睡眠,雪的精神看起来好了很多,又在天闲身边黏了一会儿,这才高高兴兴的到一旁去了——天闲把那个小方块交到了她的手上,雪对这个外形十分精致,闪闪发亮带着金属光泽的小东西尤为的喜欢。

    “现在怎么办?”天闲略有点无奈的向其他人问道,“那个东西上再找不出什么线索,时间也已经过去一半了,再不想出办法的话,恐怕诺玛出现的时候我们会有麻烦。”

    古丽等人一直还是望着天空,天上的云变化多端,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留意的地方,也没有任何古怪,不合常理的流动,看了大半天,却一点奇怪的东西都没看出来。

    这一次没人立刻回答天闲的话,该说的话早就已经讨论过了,现在大家心里都有些焦灼,诺玛明显在暗示什么,而且现在大家已经找到了这个暗示的大门,却徘徊在门口不得而入,这种情况真是让人无比的急躁。

    “或许,我们可以尝试暂时离开这里,我们移动起来的话,或许会在周围发现些什么。”古丽倒是最先开口,她也算见多识广,这个时候心思倒是活络一些。

    天闲点点头,“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走吧!反正枯坐在这里也没有好处!”

    卓玛和巴巴洛特都点点头,同意了这个提议。

    “可我们去哪呢?”天闲环顾周围空旷无比的旷野,“向神山进发吗?还是向别的方向走!”

    “去那边!!”

    在旁边摆弄那个小方块的雪忽然抬起手,指向了和神山相反的方向。

    大家一愣,天闲也很意外,“去那边?”

    那一边明显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旷野而已,天闲仔细看了看那个方向之后,疑惑的问道:“雪,我们去那边做什么?”

    “那边有河,可以喝到干净的水。”雪简单的回答。

    “有河!?”众人无不吃惊。

    这片旷野一望无际,而且平坦的超乎想象,视野之内哪有什么河流?

    天闲来到雪的身边,认真的问道:“雪,你怎么知道那边有河,这里完全看不到!”

    雪反而很疑惑的看着天闲,“看不到吗?可上面明明标着的!”

    “标着!!!”

    天闲双眼不觉微微放大,“什么…在哪?哪里标着?”

    雪举起那个小方块,指着上面的一个条纹,“在这里!你看!”

    这句话让每个人的嘴巴都不觉张的老大。

    天闲一下抓住了雪的肩膀,“雪!你看的懂这方块上的纹路!?”

    雪倒是似乎被天闲的激动的表情吓到了,“我……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

    天闲顿觉语塞,雪的确说了这东西是地图,可之后她就困的睡着了啊!!

    见天闲脸色似乎一点也不像‘这件事我的确是知道’的样子,雪小声解释道:“在极北之地,是没有路,也没有地图的,我们按照风暴和冰雪的走向辨识方位,偶尔也会画图,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样子。”

    雪把那方块放回了天闲手上,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没有说清楚这件事,雪多少有点紧张,轻轻咬着嘴唇,略有些担心的望着天闲,讷讷说道:“我……我该早说清楚……”

    “哈哈哈!!!”

    雪有些忐忑的心情瞬间被天闲高声的大笑搅的不知所踪,天闲兴奋的一下抱起了雪,在半空转了一圈,“雪!你真是大功臣!!”

    ……

    一分钟后,大家又重新围坐在一起,天闲满脸兴奋,同时……脸上多了两片不自然的红晕。

    天闲多少有点不理解,雪似乎很怕被人举起来在半空转,上一次给自己留下了清晰的巴掌印,这次似乎是逆心诀的恢复效果变强了,巴掌印迅速消失着……

    “我不是故意的……”雪靠着天闲坐在旁边,偶尔会小声的嘀咕……

    “知道了知道了,下次我一定会把脸保护好的……”天闲逗趣的小声对雪说道。

    “小子,你到底又发现了什么,这上面还有河流吗?”卓玛有些不解的问,“就算有河流,可似乎对现在的状况也没有任何改变!”

    “不!”

    天闲双眼神光外透,“如果只有云层的变化,那的确有些不知所谓,但如果还有河流……河流可是不会自己随时改变路线的!”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其他人,卓玛他们三个一直在留意云层,倒是把最基本的因素忽略了!

    河流怎么可能自己变化路线!

    天闲拿起那个小方块,神色严肃了起来,“这上面记录的并不仅仅是云层,还有河流,如雪所说,还有一些她也不确定的因素在里面,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东西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云图,也不是地图,而是它所代表的地域的全部动态!”

    “这对我们似乎依旧没有太多的用处。”巴巴洛特摇头说道。

    “的确,仅仅是如此对我们的现况并没有什么帮助!”天闲用手指轻轻抚摸那方块上的纹路,“但河流是不会像云那样随时改变路线的,但这上面的河流却是如此,其他的一些因素也是,那么我有一个猜想,或许这个猜想能帮我们度过这次难关!这或许……也是诺玛对我们所谓真正的考验!”

    “什么猜想!?”古丽精神大振!

    天闲神秘的笑了笑,“现在还不能说,就是我自己也觉得这个想法不怎么可信,所以现在我们要去确认一件事!”

    “什么事?”

    “那条河!”天闲指着方块上的一条纹路,“我们去找那条河!然后就会知道一切的答案!”

    --

    嗯 今天补一些,真是越更新越少啊……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