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五十二章 小铁块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总觉得,诺玛望着自己的目光似乎隐隐藏着什么让自己莫名其妙的东西,而每当自己想要从这目光之中读到什么确定的东西时,诺玛却都若有察觉的避开了自己的注视。

    而且,天闲觉得,诺玛得知了自己的秘密后,似乎十分兴奋,虽然他那水晶般僵硬的面孔上看不到什么表情,但他微微挪动的四蹄,抑制不住的口气,似乎都在告诉别人他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十分激动。

    “圣痕……”

    诺玛听了天闲最后的话,轻笑了一声,“人类所谓的圣痕,不过只是诸神遗留在这世界上的力量碎片而已,弱小的人类对此趋之若鹜,你能到达这里,难道……依旧对那种力量有着什么非得到不可的形态吗?”

    天闲闻言微微一怔,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圣痕的力量只是渺小的存在!

    不过似乎诺玛说的也没错,这力量的确只是从诸神残留下来的各种东西中提取出来的,虽然如今已经繁衍的十分兴盛而系统,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力量是完全无法和诸神本身的力量相提并论的。

    那种传说中可以驾驭诸神力量的神合阶段,自从人类开始第一次认识圣痕到现在,压根儿就没有人能够达到,还只是一种远在云端的理想状态而已。

    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存在,也依旧只是一位化物者,只是他已经成为完全去别人普通圣痕继承者的存在,圣痕的力量贯通全身,和身体与精神完美融合,并互相激发催动,可以使用普通人绝对无法想象的强大力量,移山填海虽然夸张,但……却也相差不多。

    但就算如此,他也依旧只是一味化物者而已,并没有从真正的本质上掌握诸神的力量。

    进入神合期的圣痕,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天闲轻轻的皱了皱眉,微微思索后答道:“这力量或许的确不够强大,但也是我们人类现在唯一的依靠,我们依靠这力量繁衍生息了上千年,创造了灿烂的文明,统治了整个大陆,不管你怎么看待这种力量,弱小也好,值得鄙夷也好,人类都将追逐这种力量继续走下去,而我……也希望得到一枚这样的圣痕!”

    “你现在具有的力量已经超越了许多圣痕继承者,这样执着于拥有圣痕,难道是希望得到人类的认同吗?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件事一定是个秘密吧?”

    “这不关你的事!我想知道的,只是原因!如果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话,你能否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如果你能告诉我这件事,我想我会真的去忏悔,在我临死前,为我做过的那些事而忏悔!”

    “呵呵……哈哈哈!”诺玛忽然大声笑了起来,笑声显得十分欢快,“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类似的话了,自从来到这里,就再没有听到过谎言,少年人,你说谎的时候,眼神过于认真了。”

    天闲撇了下嘴巴,“如果我真的会死的话,我真的会去忏悔的,你对于可以已经无法走出这里,很快就会死掉的弱小人类,而且还是一个幼小的孩子,就没有半分同情心吗?对于我这种千里迢迢赶来,为了自己的奇怪身体苦恼不已,甚至担惊受怕的小孩子,你难道就不想立刻把你知道的答案告诉他吗?你不觉你这样十分不仁慈,有违诸神对生灵的教诲吗?你这样怎么能做这里的守卫?你难道不感到羞愧!你难道不为自己这样做而感到不安吗?你这样下去的话……”

    诺玛看起来有些木然,他或许没想到天闲会忽然间大帽子如雨点般的盖过来……

    天闲机关枪般“嘟嘟嘟”的说了一通,最后自己简直悲愤无比,“你这样做,难道还算是半人不马的怪物吗?人类会怎么看你?马会怎么看你?你的亲人、朋友会怎么看你?还有你的部下,那些小怪物,他们……”

    “够了!”

    诺玛见天闲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不得不大声打断了天闲的话。

    诺玛轻轻甩甩头,低声道:“真是个难缠的孩子,我记得我像你这样的年纪时,我的同伴们还都淳朴善良,纯净的好像无垢的白雪,现在的人类果然……”

    感叹一番,诺玛摇着头继续说道:“如果你刚才所说的那些就是你来这里的目的,那么我或许可以给你一点提示……”

    “真的!?”天闲闻言猛的大叫了一声,无比兴奋的说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我为什么无法继承圣痕吗?”

    在光柱外面,雪等人见天闲忽然间情绪激动起来,不由都莫名其妙,这道光柱完全隔断了声音,大家都不知道天闲现在到底在说些什么,就连雪在心中尝试着接触天闲,但感觉到的也依旧只是一片黑暗而已。

    诺玛望着天闲激动的表情,不动声色的笑了:到底还是个孩子,仅仅这句话就已经喜形于色了。

    “当然!”诺玛的话好像一记强心剂打进了天闲的身体,“这个世界上,或许没有比我更了解人类和圣痕之间的关系,如果我无法给你答案,那么你也就可以放弃追寻这个问题,老老实实的接受现实,小心的保守这个秘密读过一生!”

    “那……我,我为什么不能?”天闲真的十分激动,一直以来想要寻找的答案,这一次居然一下就出现在眼前了,突兀的让天闲有点觉得不够真实,“我的身体从小就很好,比别的孩子都要健康,强壮,但是……其他的同伴每一个都有圣痕,你知道的,就算没有任何修炼的天赋,那也能得到强身圣痕中的某些种类,但只有我,无论是什么圣痕,只要我……”

    “我已经清楚了。”诺玛悠然打断天闲的话,缓缓笑着,“你的情况的确很特别,我从未听说有这样的人存在,看来你是极为特殊的一个……”

    天闲脸上的激动之色瞬间一闪,消失了大半,“你说什么?你从未听说有我这样的人存在?如果是这样!那么也就是说你对我的情况根本毫无了解!”

    “敏感的少年人!”诺玛丝毫没有慌乱,淡淡说道,“的确,我从未听说过这种情况,但……这不代表我无法给你答案,很多事实就摆在眼前,只是有些人站在看不到的角度而已。”

    天闲渐渐冷静了下来,目光微沉,“你到底能告诉我什么?而且……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告诉我!”

    “你很敏锐,而且似乎很有天赋!”诺玛轻轻的点头,似乎有些满意的似的说道,“至于你想知道的一切,我自然会考虑要如何才能告诉你,而现在,我要听听你其他同伴的想法。

    这个混蛋马屁股!!说了一大通,最后居然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也没说!天闲见此不由恨的压根发痒,但脚下的光柱已经迅速消散,外界的声音重新回到了天闲身边。

    诺玛身边的光柱也一样消散,大声说道:“这个少年人对我说了许多有趣的事,我很想知道其他人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希望你们谨慎回答,因为这可能关系到我会对你们采取什么样的做法。”

    另外几人面露惊讶,听起来……似乎天闲和这个诺玛刚才讨论了什么十分不得了的事,诺玛说话的口气似乎都已经有些改变,似乎……是柔和了那么一点点,非要说的话,似乎还带着那么一分善意。

    但这怎么可能?

    “首先是那个叫巴巴洛特的小鬼,你的眼神中充满了狂躁和未知的渴望,你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呢?”

    巴巴洛特面带敌意的看着诺玛,沉声答道:“不为什么,只因为这里是最具价值的地方而已,这个世界十分无聊,我觉得诸神的那些秘密或许会令我感兴趣。”

    “野心吗?”诺玛缓缓的点头,“我能看到你无限的渴求,对力量,对财富,以及他人不会拥有的东西,年轻人……你是想要挖掘出什么惊人的东西,然后以此凌驾在这世界之上吗?”

    天闲几人不由看向巴巴洛特,都是面带讶然,这个家伙……难道还想成为世界之王不成?

    巴巴洛特一笑,“不可以吗?”

    这让其他几人不由眼睛瞪大,这……似乎已经不能用野心来形容了!

    诺玛似乎并不意外:“人类的无畏,或许应该称之为无知,以及最狂妄的野心,啊……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在即将到来的狂龙之月降生的孩子吧?”

    “不错!”

    “代表狂暴与战争的祸乱之子,人类总是无法跳出这样的事……”诺玛长叹一声,似乎有些伤怀。

    巴巴洛特冷哼一下,“你也曾经是人类,而且我不得不提醒你,诸神之所以会陨落殆尽,就是因为他们贪得无厌而又自逞威能,要说狂暴与战争,诸神才是最好的代表!”

    诺玛深深的看着巴巴洛特,这一次只是轻轻摇头,并不没有再说什么,他转向卓玛,问道:“小姑娘,你来到这里又是为什么?”

    “我想要回我的过去!”卓玛不由握紧了双拳,“你的部下夺走了我的一切过往,我来到这里,是要夺回那些属于我的东西!”

    “哦!”

    诺玛似乎微有惊讶,“你说我的部下,可我们这是第一次踏足这片领域,之前我们应该没有任何接触。”

    “什么?”卓玛凛然一惊,喝道,“不可能!我记得那个东西蓝色的光芒!我们在浓雾中遇到了它,之后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是这样……”诺玛若有所思,忽然微微扭身,向天闲这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被天闲拴住的六星怪物顿时挥舞起外围的三颗小宝石,光弧闪亮,看起来似乎有些激动:“主人!我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我也从来没有私自外出过!我始终陪在主人身边,您是知道的!”

    诺玛思索了片刻,似乎一下想到了什么,“你说,蓝色的光芒吗?”

    卓玛大声说道:“不错!和这个东西一样的光芒!”

    “哦,那或许是了,这件事和它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它总是呆在我的身边,或许你遇到了时间的潮汐,而且幸运的回到了过去。”

    “什……什么?”卓玛眼角抖了一下,“时间的潮汐?我……幸运的回到了过去!?”

    诺玛口气轻快的说道:“是的,应该是这样,虽然这种情况在人类大陆上是不该存在的,但这里是诸神遗留下的领域,这里的规则和外面不同,你遇到了一种奇异的生灵,它们喜欢在时间里穿梭,观察某些东西的过去和未来,当然它们这样做很有可能影响被观察者,于是他们的时间就会出现混乱。”

    卓玛听的目瞪口呆:“我……我被一种奇怪的东西观察着?”

    “或许它们已经走了,或许还在,但你是幸运的,因为它们选择了你的过去,而不是你的未来,否则……你现在已经是满脸皱纹的老太婆了。

    卓玛抖了一下,脸色顿时变白了。

    诺玛沉吟的说道:“以人类的女人来说,变得年轻是一件无法想象的喜事,你居然会冒险进入这片领域,是对那时的自己有某种无论如何也无法放弃的理由吧?”

    “这不关你的事!我现在只想知道我要怎么才能找回从前的自己?”

    诺玛只是笑了笑,“很有意思,这样的事,在人类的女人之中或许也是很罕见的。”

    说完,诺玛居然不再理会卓玛,目光落到了古丽的身上,“小姑娘,你呢?”

    古丽毫不犹豫的答道:“为了活下去,因为我快要死了!”

    “活下去?”这个简单的答案却似乎让诺玛有些意外,他注视着古丽,从头到脚的打量,足足打量了古丽一分多种,这才说道:“你的身上有一种十分沉重的东西……”

    “是我的妹妹!”古丽肃声回答,“我的妹妹死去了,就在我的怀里,是我亲手杀了她!为了她的那份,无论怎样,就算要我像蠕虫那样在地上爬着,我也要活下去,并最终站起来,活的比谁都要骄傲!”

    诺玛微微叹了一声,缓缓点了点头,“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眼神了,好像颤抖但又倔强的某种小东西,呵呵……难得你这样的小姑娘又这样的决心。”

    目光移向雪,这一次,诺玛却微微皱起了眉。

    “极北之地的天眼一族,真没想到这样罕见的种族会混在人类之中,并且来到这里,先前我感到了一点奇怪的气息,看来就是你了。”

    雪安静的望着诺玛,小心的往天闲身后挪了挪,没有说话。

    诺玛居然也没有问,只是说道:“真是不错的搭配,如果只是单单强大的力量,或许不会有任何结果,如此遥远依旧能够聚集到一起,或许……这真的是一种指引。”

    天闲老早就憋不住了,见诺玛开始自言自语起来,不由大声问道:“喂!你到底要说什么?我们来这里可不是和你玩问答游戏的!你啰嗦了这么多,到底想怎么样?”

    诺玛点着头,时不时又摇摇头,最后似乎决定了什么,这才说道:“好吧!我刚刚做了一个决定,打算送给你们一件东西。”

    “送我们一件东西?”天闲满脸古怪,“什么东西?为什么要送给我们?”

    诺玛随手在半空一招,也不知从哪冒出了一件东西落到了他的手上,轻轻一抛,他将这东西向天闲几人这边丢了过来。

    天闲就任凭那东西“啪嗒”一下摔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东西?”天闲瞄了瞄地上的东西,那是一块四棱四角的正方体,犹如魔方一样,但这东西虽然显然是由很多块小部件拼起来的,但却不是魔法那种规则的小正方体,长长扁扁,短短粗粗的都有,完全没有规则,但的确拼成了一个整齐的正方体。

    “三天之后,我会来拿回这件东西,到时候它的状态将绝对我对你们的态度!”

    说完这句话,诺玛居然转身就要走!

    天闲大吃一惊,急忙喊道:“等等!这算什么?你难道不解释一下?”

    诺玛回头说道:“少年人,一切都由你们自己去探索,我没有任何解释,三天之后我会再来,这就是我要说的全部!”

    “你……”天闲简直气急败坏,本以为能知道一些关于自己身体的事,结果最后依旧一头雾水不说,居然还被丢过来这么一个没头没脑的东西来!

    “你不担心的你的部下吗?三天过后!它们还是不是现在这样完整的模样我可就不能保证了!”天闲怒然说道。

    “这三天,它们就留在这里,算是对他们办事不力的惩罚,同时也是你们行动的见证者,到时我会向他们求证你们的行动,你们最好保证它们最后是完整的,那对你们只有好处!”

    “喂!你给我说清楚!!”天闲气的跳脚,但诺玛已经转身离去,身体迅速虚化下去,消失在了空气之中……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