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五十一章 诺玛再现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的问话进行的异常顺利,因为看起来这两个怪物现在都是吓的不轻,他们两个回答天闲的话时都用一种万分急切,似乎生怕天闲不让它们说似的口气,俨然十分畏惧天闲对他们两个下手。

    很快,天闲就把这个奇怪阵法的前前后后了解了个大概。

    如果这两个东西现在说的是实话——天闲觉得他们现在似乎也不大可能说假话,这个奇怪的阵法的名字,的确就如邪眼之前所提到过的,叫做:散灵魔阵。

    这是一个极其奇妙的东西,凡是踏入散灵魔阵的东西,只要是生灵,那么伴随这个生灵的一切都将渐渐的化为虚无,无论是他穿戴的衣物,携带的器具,甚至是某些具有巨大威力的宝物,连自身的力量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的被削减。

    最终,这个散灵魔阵会将闯进来的任何东西消解干净,完全不留痕迹,当然,这需要一点时间,但只要对方没有突破这个散灵魔阵,那么就只有慢慢等死而已。

    事实上,只要进入这个散灵魔阵一段时间就不可能再走出去,因为闯入者在不断的被缩小,相比之下,散灵魔阵的范围在无边无际的扩大……

    直到被缩小削减的生灵变得脆弱不堪,被一阵风撕裂身体,被一滴露珠砸死、淹死……事实上,绝大多数闯进散灵魔阵的家伙最后的死因都不明确,因为那可能是任何一种想想不大的事,甚至可能因为空气里浮起一阵灰尘而死亡……

    而这一次,支撑着这个散灵魔阵运转的,就是这两个怪物,本来这是一个没有什么破解办法的手段,只要当敌人缩小到一定程度在给予致命一击就好,但这两个家伙……显然因为之前的失手而兴出了报仇的念头。

    可惜他们报仇不成,现在却反成了阶下囚。

    而天闲几人值得庆幸的一点是:要想解除这个散灵魔阵,需要这两个怪物同时放弃操控权才行,这是当时他们考虑到万一出现意外情况而制定的保险策略,但很可惜,他们这个策略最后还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这两个家伙分别在散灵魔阵内外被天闲和卓玛揍的鼻青脸肿,几乎在同时失去了对着魔阵的支撑。

    天闲听了这两个家伙的描述,暗中点头,不过其他的消息却令天闲有些皱眉。

    关于其他人,他们依旧被困在阵法之中。

    因为这一次的散灵魔阵并非只有这两个怪物支撑的一处而已,除了它们支撑的这一个之外,还有其它守卫支撑的其他散灵魔阵的存在,而其他人,现在正被困在那里,其中包括摩根和摩菲两位长老,以及那些先前就已经离开的人。

    “他们在哪?为什么看不到其他的守卫?”天闲把刀子逼近了一些,目光望着周围的原野,脸上一片担心和疑惑。

    周围是一片十分开阔的荒野,不见之前浓厚的白雾,也没有其他奇怪的东西,更没有先前看到的那种阵法的光幕,但在最初的时候,这次搜索行动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一起,虽然中途分开,但既然陷入了散灵魔阵之中,大家应该没有分离太远才对,可视野之内哪有什么人影。

    那个六星怪物忙不迭的答道:“我们……我们也是要看守很多地方的,不能一直关注这边,虽然现在负责这边的守卫多一些,但……但毕竟是少数,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天闲冷冷的问。

    那怪物怯生生的答道:“为了安全起见,免得你们重新聚集,将散灵魔阵整个移走的话,在这里是很平常的事,现在既然看不到,一定是他们已经去了别的地方!”

    “什么!”天闲脸色顿时一变,低声问道,“你是说,那些和我一同来到这里的人,现在已经被转移到其他的地方了吗?”

    见天闲口气已然发寒,那怪物小心翼翼的答道:“这个……这个是十分可能的,当然,也可能……”

    见那六星怪物欲言又止,天闲的刀子直接架到了那个圆滚滚的球形怪物头顶,“你来说!”

    那好像史莱姆似的怪物被吓的缩成了椭圆形,用一种讨好的口气说道:“那个……那个,其实你们已经在这个阵法中呆了很长的时间了,现在还能突破真的十分,呃……十分厉害,但,但其他人就未必……或许他们已经……”

    “嚓!”天闲的刀子顿时插进了地面,刀尖直顶到那怪物软软的身体上,吓的它身体极力的变形,这才没有被天闲穿在刀子上。

    “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他们?还有,你们的那个什么主人在哪里?我现在想要找它谈一谈!”

    听到天闲想要见它们的主人,这两个怪物的反应一下就变得奇怪了起来,它们似乎依旧十分惧怕天闲,但是一时间却似乎对于天闲的这个要求选择了无声的抗拒,虽然看起来都在瑟瑟发抖,但却没有人谁说话!

    “回答我的话!”天闲声音变得寒冷,“如果因为你们耽搁的时间而我们死了任何一个人,我就要你们陪葬!”

    “我……我们不知道你的同伴到底在哪,而就算……就算你找到主人也是没用的!”那个六星怪物忽然尖声叫了起来。

    “没用?”

    那球形怪物也叫道:“人类!你虽然能击败我们,但是你绝对无法战胜主人!你去见主人只是思路一条!”

    “那个东西……”天闲脑海里急速闪过诺玛那奇异的模样,以及他强大的力量,虽然当时他并没有主动出手,但是单单从他那压倒性的防御力量来看,众人加在一起似乎也不是他的对手。

    但有些事不去尝试的话永远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功。

    而且,现在这里的几人,没有谁是来这里度假的,或许去找诺玛才是实现愿望的最佳途径,这总比在这里无头苍蝇似的乱撞要好的多。

    “诺玛在哪?立刻回答,否则的话……”

    “否则的话,你要杀死我的部下吗?”

    一个声音凌空传来,如同混合着什么奇怪回响的声音让几人神经骤然一紧,齐齐望向半空。

    天闲也立刻抬头看去,立刻和其他人一样,露出了骇然之色。

    诺玛已经出现在那里,就在半空上!

    深入淡蓝的水晶精心雕琢,半空强风互相,但他的鬃毛却只是缓缓的波动,如同完全不会被外界力量干扰,在深渊中慢慢燃烧的蓝色火焰。

    诺玛就那么凌空立在那里。

    没有任何依托,也没有任何力量包裹着他,他天生似乎就该能站在半空,四蹄轻踏,正慢慢的,仿佛从台阶上随意走下来般从半空缓缓的降落。

    天闲很想擦擦自己的眼睛,诺玛脚下明明什么都没有,这完全不同于某些小花招,身边存在什么障眼法之类的光雾云朵,一切干干净净,诺玛轻踏着四蹄,缓缓的从半空走了下来,甚至还能听到他的蹄子踏在虚空上的轻轻声响。

    “人类,放开我的部下吧,我已经来到你们的面前。”

    天闲回过神来的时候,诺玛已经来到地面上,就在几人身前不远处,声音平静的说着话。

    “小鬼,把那两个东西看好了,这可是我们唯一的筹码!”卓玛毫不犹豫的挡在了那两个小怪物的身前。

    这两个小东西现在是不能放的,或许真的还有用。

    天闲直接大声说道:“我的同伴们在哪?我想立刻见到他们!”

    诺玛似乎笑了笑,“你的同伴正在忏悔着,他们和你们不同,起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真的在虔诚的忏悔,所以他们去了其他的地方,而你们却舍弃了灵魂被救赎的最后机会,真是可悲的人,你们即将死去,而且灵魂不会得到神灵的宽恕,将坠入永恒的痛苦,无法自拔。”

    天闲哼了一声,“那些该死的神灵在我们活着的时候不来为我们着想,凭什么对我们的灵魂指手画脚,真是一群贪心不足的败类!”

    诺玛缓缓摇头,“看来,你的心中已经毫无信仰,你的……”

    “我只是对你们那些该死的神灵没有任何信仰而已,而且我只相信我听到看到的,你的那些神灵,除了让这个世界支离破碎之外,似乎就只剩下装神秘这门本事让人望尘莫及了!”

    说完天闲怒哼一声,“废话少说,和我们一起来的那些人在哪?我要你立刻把他们还给我们,作为交换,我会好好的把这两个笨蛋还给你,否则的话……”

    天闲直接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撕破脸皮的话,我立刻宰了这两个东西!”

    诺玛显然对于天闲的话感到十分愤怒,他的鬃毛如同反映着他的情绪般在天闲说话的时候剧烈的波动着,但很快他平静了下来,并用一种警告的口气说道:“人类,不要以为你真的能违抗神灵的意志,或许你可以凭借一点点实力和运气偶尔一次的得到胜利,但如果你因为这样就妄想我会妥协,那么你将追悔莫及。”

    天闲眸子里散发出淡淡的寒意,“我并不是狂妄,也没有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事,现在这是我们唯一的筹码,而且我想这个筹码还有一些价值,你已经先后两次因为你的部下而现身,我想无论如何你都不希望他们受到伤害。”

    诺玛闻言忽然陷入了沉默。

    天闲继续说道:“上一次你成功的救人离开,但这一次你如果还想尝试的话,我想我不会再那样大意了。”

    诺玛轻轻移动了几下蹄子,似乎在犹豫思考什么,依旧没有说话。

    天闲又说道:“我们来到这里,就没有想过要安全的回去,我们并非贪婪,而是各自有着不同的必然原因而来到这个地方,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轻易离开,这次交易只是我们行动的一小部分,之后我们会继续前进,但我希望其他人能安全的离开这,怎么样?如果你想对我们做什么的话,现在这次交换并不会让你损失任何东西,很快你就会再次得到机会的。”

    诺玛似乎微微有点意外,问道:“你说……你们都是有着必然的原因才来到这个地方的?”

    天闲不屑的歪了歪嘴巴,“废话,要不然谁愿意来这个鸟不拉屎,又危险重重的地方,如果不是传说这里有着无限的可能,你以为我们会冒险进入这里!而且如果早知道这里只有一片荒野和一群愚蠢的守卫,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来的!”

    诺玛听了天闲的话,不怒反笑,问道:“那么少年人,你能否告诉我,你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呢?你所说的那种无关乎个人贪婪欲望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天闲心中微微一动。

    或许这是一个机会!

    目光飞速扫了一眼身后的巴巴洛特,天闲又微微有点迟疑,自己没有圣痕的事现在还是秘密,就连卓玛都不了解,如果巴巴洛特知道了这件事的话,不知道会引起什么后果,这件事宣扬出去,对于现在带着邪眼的自己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无数以为自己无力反抗的势力会立刻蜂拥而至,甚至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我很了解人类的自私和可笑的安全感,好吧,你只要告诉我就够了!”诺玛似乎看出了天闲犹豫的的原因,四蹄轻轻踏了两下,他的脚下忽然亮起一道光圈,光圈中升起了淡蓝的光柱将他罩在了其中。

    天闲正不明所以,脚下忽然间也出现一道光圈,同样的光柱升了起来。

    这一下可是把天闲吓的不轻,对方居然不动声色的就在自己脚底下弄出了什么东西来!

    “不用担心,我没有恶意!”诺玛的声音清晰的传到天闲的耳朵里,天闲却觉得这声音似乎是从地下传来的,不由微微有些愕然。

    看看其他人,天闲见雪他们也是满面惊愕,但见自己一时无恙,也没敢贸然上前,但已经全部围到了光圈之外。

    “他们不会进入这个区域,我们的声音也不会被他们听到,现在告诉我吧,人类的少年人,你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呢?”

    “雪!把手给我!”天闲侧过身,在雪看不到自己嘴巴的角度大声喊了一句。

    雪紧张的站在光圈之外,十分担心的望着天闲,她倒是已经轻轻触碰过这道光芒,可是这光芒如有实质,阻挡了她的脚步。

    见雪没有反应,天闲确定自己的声音不会泄露出去,否则雪就算奇怪,也早就伸出手来了。

    诺玛的笑声传来:“真是个谨慎的小家伙,你年纪幼小,但似乎经历了很多事,你的眼神……不像这个年纪的孩子。”

    天闲望着不远处的诺玛,轻轻呼吸了几下,淡淡说道:“我的情况或许有些复杂,但我没有向你说明的必要,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来到这里的话,我倒是可以告诉你答案,同时,我也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答案!”

    “给你答案?”诺玛略有意外,“少年人,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答案呢?”

    “你曾经是人类,曾经是雷霆古城最著名的大长老,你对圣痕也有极为精深的研究,如今你又已经成为这神域的守卫,我想你见识和对某些领域的看法,应该已经无人能及。”

    “从前的事,我大多已经不记得了。”诺玛幽幽说道。

    “好,你记不记得都没有关系,我来这里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因为我没有圣痕。”

    “什么?”诺玛似乎吃了一惊,无比意外的望着天闲,“你说你没有圣痕?”

    “是的,我虽然得到了邪眼,而且现在使用一种奇怪的力量,但我其实没有圣痕,我所使用的并非圣痕的力量,就算是现在也是一样,我已经受到了重创,这一点我的同伴们还没有发现……”

    天闲不自觉的用手摸了摸胸口,在身体恢复原状后,借着把雪抱在身前掩饰的机会,天闲已经把胸前的衣服扯进,遮掩了那骇人的伤处。

    “我的心脏现在已经停止跳动,我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另一种力量在支撑我的身体,我不知道这能持续多久,但……我的确不是使用圣痕的力量。”

    诺玛用十二分惊讶,甚至有些激动的声音的说道:“的确,你不是在使用圣痕的力量,这来自于诸神的力量在这里会被无情的压制,没有谁能在这里使用圣痕的力量……你居然依靠你那神奇的力量支撑身体而活着,心脏已经不再跳动了吗,这,这真是……”

    天闲微微皱眉,“老先生,我说的重点,是我没有圣痕这件事!我从小就无法继承圣痕,所有的圣痕即成之后很快就会碎裂,这才是我来到神域的目的!外面的人常说,在这里能实现外面无法实现的愿望!很多人都得到了意想不到的东西!”

    “哦……是这样!无法使用圣痕的身体!”诺玛的声音似乎更加激动了。

    “不错,我来到这里,就是想知道这是为什么,而且……得到一枚圣痕!”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