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四十七章 绝命反击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觉得,现在有一种绝境逃生的感觉,或者可以说现在正在做的就是这么一回事。

    从这里看去,在很远的地方有一片不自然的光幕,这片光幕呈现一个巨大的弧形笼罩在天边,如果对比一下现在自身缩小的状况,那么这片光幕大概应该在五十到一百米之外的地方,但现在看起来,这简直是一段直通天边的距离。

    “谁认识那个东西吗?”天闲回头问道,其实就是在问巴巴洛特。

    巴巴洛特神色十分凝重,和摩根与摩菲道别之后,他显得十分沉默,见天闲问起,这才答道:“在这个距离上什么也辨别不清,就连我认识那个东西,现在也没办法知道它是什么。”

    天闲点点头,看了看辽阔无际的天空,慨然说道:“真没想到,还要有这么一次奇怪的飞行,但愿我们不要被吹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才好。”

    巴巴洛特皱眉说道:“如果我们失败跌落,或者这件事和你想的根本不同,前面那东西并非什么法阵,那么……”

    “那么我们也就只是回到了从前的麻烦中而已,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当然……”天闲沉声说道,“如果我们能安全降落的话!”

    看看身边几人,天闲叮嘱道:“我们没时间再讨论了,现在确定一下计划,我们一起飞过去,这东西的使用方法我已经告诉你们了,除了主翼之外,还有一小片风翼,可以稍微的调整飞行高度和速度,到时候我们要统一行动,没有问题吧?”

    几人都是点点头。

    “好!我们出发!!”

    天闲带着雪,几人拍成一列站好,各自抓紧自己背后的风筝,天闲感觉着风的流动,在一股向前吹去的风袭来时,大吼一声:“走!”当先跳了出去。

    后边三人毫不犹豫,一个挨着一个跳了起来。

    风在一瞬间变得狂暴起来!

    天闲还是头一次感觉到风是这么狂暴的东西,就算当初在火雾山那常年山风呼啸的地方,在小灰背上穿梭云层时,也不曾感觉到风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几人几乎是一瞬间就被高高的抛上了半空。

    眼看脚下的草木林急速缩小,那速度简直快到骇人的地步,天闲急忙对身后的古丽做了一个手势,立刻调整风翼的方向。

    古丽迅速照办,并立刻通知背后的卓玛,卓玛再示意巴巴洛特。

    四只小小的风筝在半空中翻腾颠簸,犹如大海上的小船,急剧变化的速度让每个人都眼花缭乱,感觉整个世界都在疯狂的旋转。

    天闲忍住心中一阵阵翻滚的恶心感觉,强行圆整双眼,也不管强风吹面,景物急速变化带来的眩晕感,以最快的速度调整风翼的位置,并第一时间用手势通知背后的古丽。

    在半空被吹的转了不知道多少圈,四只风筝终于见底了些高度,重新回到了草木林上方一点的高度,相对平稳的急速向前滑行。

    在地面上时很难发现什么,但到了半空固定的高度向下望去,被狂风折磨的几乎精疲力竭的天闲几人却很快发现了自身的变化。

    现在眼前的景象,和从前走在荒草地上没有太多的不同,那些高大的草木林,那些不知名的植物,全部都只是普通的荒草而已……

    风吹过草间,草叶摇摆着飒飒作响,这本来是让人心神舒爽的事,但现在却变得尤为恐怖。

    那摇摆的草叶就好像钢鞭一样,如果撞到的话还不知道后果会怎样,草叶摩擦的声音现在也显得极为刺耳,加上半空如雷霆般的风啸声,简直让人头昏脑胀。

    而且最致命的危险还不是这些,而是半空中时不时会吹来的零星草叶……

    只要撞上一个,天闲很明白现在就是“机毁人亡”的下场。

    飞在半空,五人心中都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渺小和无力感,作为想要征服整个世界,追寻诸神脚步的人类,如今却被这最简单不过的清风和飘飞的草叶威胁的紧张无比。

    或许是运气,或许是天闲总算和小灰在天空飞过很久,飞行经验丰富,几人托着这草叶做成的风筝一路向前疾飞,虽然颠簸翻滚,但却没有撞上任何东西,而且速度快的甚至让双眼有些无法适应。

    平常风吹过一米,也不过一步的距离而已,而现在相同的时间天闲飞过一米,就犹如一眨巴眼睛已经跑完了百米——简直看不清近处的景物!

    只是一会儿功夫,天闲几人已经不知道飞出了多远,而原本远在天闲的那道光幕也急速拉进,现在已经隐隐可以看到光幕上出现了奇怪的纹路。

    天闲看到那光幕上出现了奇怪的纹路,心中顿时大喜!

    这极有可能就什么奇怪法阵散发出来的光芒,那片光幕或许就是这法阵的边缘,如果没猜错的话,就是这个法阵弄出了众人不断缩小的状况,只要一口气冲出去的话!也许能一举突破现在的困境。

    “大家坚持住!我们马上就要冲出去了!!”也不管别人是不是能听到,天闲兴奋的大叫。

    天闲还是很清醒的,这段距离根本算不上远,一阵风吹过去或许只需要几十秒,甚至几秒钟,之所以在半空飞了这么久,那是因为风总不是直着吹过,如果运气的话,或许下一刻就会到达那片光幕处!

    就在天闲兴奋不已的时候,忽然间感觉背后一沉,身体顿时歪了一下,险些没有失去平衡。

    天闲大吃一惊,连忙稳定身形,回头一看却是古丽抓住了和自己的风筝连接的绳索,正一脸焦急的望着自己,她焦急的大声喊着什么,可是半空中全是震耳的风啸声,根本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

    “你在说什么?”天闲急速摇头表示自己听不到。

    古丽急的双眼圆睁,忽然伸手一指天闲的风筝,又大声喊了几句什么。

    天闲不由抬头看去。

    一道寒光凌空而落,迅速而精准的刺穿了天闲的心口。

    天闲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犹自望着上方,身体被刺的一颤,瞳孔这才急速紧缩起来。

    在天闲的风筝之上,另一个天闲正紧紧贴在那里,它的身体下边由一层绿莹莹的粘液牢牢粘在风筝上,一只手化作坚硬的长刺,在完全猝不及防的时候发动了袭击。

    “你!”

    一口血喷出,天闲又惊又怒!显然被击退的那个粘液怪物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了,还跳上了自己制作的风筝,发动了偷袭!

    那东西满脸嘲弄,毫不犹豫的抽出长刺,狠狠又刺了下来!

    “噗!!”

    天闲另一边胸口又被贯穿,血被疾风瞬间卷进半空,只是一瞬间天闲就感觉身体凉透,顿时大叫不妙!

    现在的身体,可没有多少血可以流,被这狂风一吹,自己就算不被立刻抽干鲜血,也要被冻死!

    那怪物虽是天闲的面孔,却满脸狰狞,猛的抽出长刺,以一种打量将死猎物的目光打量着天闲和雪。

    天闲强忍侵入全身的恶寒,迅速看了一眼前方,那光幕已经就在不远处了,或许只要几秒钟就可以飞到!偏偏在这个时候!

    天闲很清楚自己现在不能动,甚至不能回避更不能反击,飞在最前头的自己一旦出现了不稳,五个人就要一起摔回地面去!这个怪物显然不打算一下杀掉自己,或许它更希望自己重新摔下去!再次陷入那个无解的困境中,然后一点一点的在绝望中死掉!

    那怪物狞笑着,长刺再次猛刺而下。

    天闲大吃一惊,这一次那怪物居然是对着雪刺去的!

    怒吼一声,天闲奋进全力一拳砸向长刺,那长刺被天闲打的一歪,在雪惊呼声中擦着雪的肩膀而过,顿时在雪的肩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天闲见雪受伤,一时怒极攻心!毫不犹豫的抽出短刀,一刀割断了和背后连接的绳索,同时猛然向下一坠,风筝一歪,急速向下方坠去!

    “臭女人!!看你的了!!”天闲大吼,人已经翻滚坠下半空。

    古丽一直心惊胆战的望着天闲,在那怪物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忽然出现的第一时间她就已经发现,当看到天闲切断绳索的时候简直吓的魂飞天外!

    “小鬼!你……”古丽大叫,却被狂风一下呛回了声音,再向前望去,天闲的风筝已经一头栽进草木之中没了踪影!

    风瞬间变的狂暴起来,没有天闲在前方引导,古丽顿时感觉整个人似乎都被世界厌恶般的挤压着。

    紧咬牙关,古丽抓紧了风翼的绳索,竭尽全力控制着风筝的角度,不让自己被狂风吹翻!

    望着依旧就在前方的光幕,古丽双眼一阵发红:小鬼!我马上回来救你!

    一道蓝色的光芒倏然间出现在古丽的眼前,极其的突兀,极其的不自然……

    古丽一见这光芒,不由脸色大变!

    ……

    天闲把雪紧紧抱在怀里,双手扯着风筝的绳索,强行运转逆心诀,压根不睁眼去看要撞到什么地方,缩紧身体翻滚而下。

    不知道撞了多少地方,不知道被反弹了多少次,当天闲感觉自己停了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五内翻腾,有一种想要把内脏都吐出去的感觉。

    睁开眼,天闲发现自己视线有些模糊,似乎只是一瞬间,自己已经失血过多了,强烈的眩晕感在侵袭着大脑。

    强提精神,迅速确定周围的情况,天闲一颗心总算落下,和预想的一样,这样从半空摔下来,是不会直接撞在地上的——那浓密的草木直接挂住了背后的风筝。

    那个粘液怪物已经不见了。

    但天闲可不认为它不在这里了,既然它能有办法跳上急速飞行的风筝,那么以任何方式出现在这里的任何地方都不会再奇怪。

    风筝被挂住的地方距离地面不远,旁边还有一个宽大的草木叶直搭在地上。

    砍断所有的绳子,天闲缩着身体,一路滚到了地上……

    无力的放开雪,天闲顿觉疲惫无比,眼皮不断的打架,无比渴求的想要睡一觉。

    大口喘息着,天闲知道自己遇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危机,以现在这样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任何重伤,周围同比放大无数倍的环境会瞬间要了你的命,现在一旦睡去,就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雪摔在地上,顾不得疼痛连忙爬了起来,惊慌的看着已经浑身是血的天闲,立刻撕开自己的裙子,按住了天闲胸口还在流血的伤口。

    天闲艰难的吐出一个字,感到身体正在急速变空,似乎流出的不是血液,而是整个身体的骨肉。

    血变得格外黏稠,附着在天闲身上急速就会干枯,就好像一层血壳,但这却无法止血,雪无论怎么压住天闲的伤口都无济于事。

    天闲现在只能寄望于古丽能成功的突破,并且事情按照之前预想的那样顺利发展——这是一个什么奇怪的阵法,被破坏之后大家被缩小的情况就会恢复。

    但愿,这个蠢女人在关键时刻不要再做蠢事……

    天闲感觉自己的脑子越来越不清醒,仿佛生命正远离自己而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猛的,天闲眸子一缩,也不知哪来的离去,一下坐起,抓住雪的手腕把她拉到了身后,眼中放出一片寒光。

    就在天闲身前不远处,一个小小的水坑中,绿莹莹的液体正在慢慢涌出来,并蠕动着形成一个人形的模样。

    片刻功夫,那个怪物再次以天闲的模样出现在了天闲的面前。

    “卑劣的东西……难道你自己没有一张能看的脸吗?”天闲看着眼前的面孔,心中尤为的恶心。

    “只是还想得到你脑子里的东西而已!”那怪物轻松的笑着,“可惜你毁坏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本来我该慢慢知道的事情全部丢失了,但不要紧,我这不是又来取了,你要是死掉我可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天闲感觉自己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甚至看不清眼前这怪物,逆心诀就算极力气血的流动,可依旧无法弥补胸口的重伤。

    天闲感觉的到,自己的心脏受到了重创!

    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受到了重创!

    “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类!”那怪物慢慢走进,身体也开始变得逐渐透明起来,一道道晶莹的光线开始从他身体中浮现出来,并慢慢交织在一起,看起来又在编制起什么。

    “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人类就是贪婪而胆小的圣灵,现在依旧是这样,区别只是他们得到了一点点力量,同时暴露了他们另一个可笑的缺陷,那就是狂妄自大!他们居然妄想有一天和神灵比肩,诸神啊……请宽恕这无知的罪孽吧!”

    “但你不同!”那怪物饶有兴趣的望着天闲,“你的脑子里有很多东西,多到我一时竟然无法完全读懂,需要一点点的却熟悉,你和大部分人类都不同。”

    天闲看着那怪物透明的身体内,那些浮现出的光线渐渐又编制成一个人形,心知这怪物又要使用什么奇怪的办法从自己这里窃走自己知道的一切,可现在……自己却已经连保持意识都十分困难,对此毫无办法。

    “看来我要快一点,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我讨厌死去的东西。”那怪物再次走进了许多。

    忽然间,一声柔软的呼声中,人影向前冲去,锋利的短刀一下刺进了那怪物的身体。

    那怪物似乎呆了呆,天闲也完全呆住了。

    雪急促喘息着,用颤抖着的手握着天闲的短刀,刀身已经全部刺进了那怪物的肚子。

    看着短刀插进那透明的身体里,雪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居然……自己居然也会有这种举动!也会拿起刀子……

    “啪!!”

    那怪物随手一掌打在雪的脸上,雪轻哼一声,身体倒飞而回,摔倒了天闲身上。

    “不必着急去死。”那怪物慢慢拔出短刀,液态的伤口处轻轻波动了几下,瞬间愈合,“我做完正事,自然会杀你的。”

    天闲感到自己的血在不受控制的似乎蹦腾,雪倒在天闲怀里,唇边带着血痕,已经昏了过去。

    这种景象,天闲从未想过会在自己眼前出现!

    这个小心翼翼,对一切都畏惧着,连说话都不敢大声,总是用一种柔弱而依赖的目光望着自己的小姑娘,怎么可能这样倒在自己面前!!?

    “你……我……我要宰了你!!”

    浑身的骨头发出一阵“嘎巴”“嘎巴”的响声,天闲居然抬起手来,轻轻抹掉了雪嘴角的血痕,之后一连在自己胸前的伤口处点了十几下,出手之重直接在皮肤上留下了一连串的血痕。

    瞬间天闲身体猛然一震,胸口的血脉骇人的急速暴凸而起。

    那怪物见状不由一愣,“这是做什么?难道你还想反抗吗?”

    天闲站了起来。

    在哪怪物无比惊愕的目光中,浑身是血的天闲将雪轻轻放在旁边,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而胸前的伤口也已经不再流血……

    “人,在死前,总习惯反抗一下。”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