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四十五章 绝境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古丽的声音不大,但却一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出于长期在危险环境下锻炼出来的直觉,大家无不皱眉的向古丽脚边的水壶望去。

    天闲小心的拿起了水壶,将它慢慢举到眼前,众人的目光不由都落到了从里面一滴一滴落出来的水珠上。

    众人的神色不由在同时变得怪异起来,要不是古丽忽然发现的话,或许还没有人觉得有什么异常,但仔细看去的话,这水珠……似乎的确比平时要大了不少。

    自然界的一滴水,总是不会有太大的体积差距的,特别是这种在什么地方慢慢凝结出来滴落的水珠,这个常识大家还是很清楚的。

    天闲伸手接了几滴水在手指上,让水顺着自己的手指慢慢滑落,并在指尖渐渐凝结成水滴……

    “滴答”水滴滑落,打在了地面的石块上。

    所有人都微微变了脸色。

    有了的手指的参照,这次看的更加清楚,这次的这一滴水,只比天闲的指尖小那么几圈而已,纵然天闲还是个小孩子,可是这水滴也明显太大了。

    “水有问题!?”巴巴洛特望着天闲手里的水壶,一脸的阴沉和急躁,关于这里的水大家是反复测试过,证明无毒可以饮用的,可是闲杂居然出现了这种怪异的情况。

    “不!”

    天闲极为肯定的说道,“水并没有问题,如果是毒素的话,我多多少少还是能察觉的,而且既然我们已经喝这种水好多天没事,那么应该不是水存在什么问题才对。”

    “不是水的问题?”巴巴洛特面色反倒更加难看了,“如果不是水的问题,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天闲捏着下巴,缓慢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理解,自然的水滴应该是大小极其相似的,因为自然的水密度都差不多,而且只要不是特别的地方,重力也都相同,在一系列自然力的约束下,自然水滴的大小,几乎是固定的。”

    众人听的莫名其妙,但大概意思到是都懂:水滴是不会莫名其妙改变大小的 。

    把手上的水蘸到口中仔细的品尝着,天闲凝声说道:“如果水本身没有问题的话,那么……就是周围的环境出现了变化。”

    天闲的目光落到了周围巨大的草木林上,“这几天都太平无事,或许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情况,很可能这里的什么东西已经出手暗算我们,但我们却毫无察觉。”

    大家的神色都变得微微紧张了起来,这几天虽然也是小心翼翼,但是每个人都不得不承认,在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情况,心中多少有些松懈,并庆幸没有危险降临。

    但难道说……这其实只是一个假象?

    天闲目光询问的扫过每个人的脸,“这几天,难道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吗?比如看起来虽然有些奇怪,但却不怎么重要,但如果仔细想想的话,却根本无法解释的事情,比如……这水!”

    大家皱眉思索,开始在脑海里翻找起这几天的奇怪情况,并且很快有了各自的答案。

    “水似乎十分清澈,而且有些甜。”

    “那些草木更高大了,汁液很多……”

    “地形变得复杂了,而且越来越难走……”

    大家各自说着自己发现的情况,但是天闲听着心中却不断摇头,这些事并不算什么真正奇怪的事情……

    “那个草垫……似乎变大了。”巴巴洛特忽然说了一句。

    天闲猛然一愣,大声打断其他人的话,急速向巴巴洛特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巴巴洛特眼中一片沉郁,缓缓说道:“我感觉,拉着你和古丽的那个草垫,在这三天里似乎变大了一些。”

    天闲愕然,“你……你确定?”

    巴巴洛特想了想,“我们可以现在试一试!”

    这些天这个草垫都是巴巴洛特在拉着的,他很快将草垫拽过来,天闲和古丽重新坐了上去。

    巴巴洛特望着草垫上的天闲和古丽,神色变得极其古怪起来,向所有人说道:“我的感觉看来没有错,当时是专门为了他们两个制作的这件东西,刚好可以容纳他们两人,但是现在,你们看……”

    天闲和古丽并排坐在草垫上,古丽几乎坐在边缘,而天闲的身边,赫然又多出了一个人的空间!!

    大家不由惊愕莫名,这草垫是大家一起制作的,情况的确如巴巴洛特所说的那样。

    “这是怎么回事?”摩根满脸的疑惑和惊愕,“这三天中,不知不觉我们身边的东西居然都发生了变化,这草垫居然也变大了?”

    “这林子也变得高大了。”古丽抬头看看遮天蔽日似的草木林,嘀咕道。

    大家都深深皱眉,陷入了深深的困惑,一时间这种悄然在众人身边发生,但却无人察觉的情况让每个人感到不寒而栗,一种难以言喻的压抑感不由在众人身边扩散开来。

    天闲低头看了看这草垫上粗糙的编制纹理,忽然用很轻的声音说道:“或许……水没有问题,这草垫也没有问题,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

    大家怔了怔,摩根的面色陡然一变,急声问道:“你是说,难道……”

    天闲点点头,仰头看了看那高大无比的草木林,“或许自从我们开始进入这片奇怪的地方后,我们就慢慢的缩小了!”

    “什么?”巴巴洛特大惊失色,“我们……我们缩小了?”

    卓玛脸色微微白了几下,迅速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小子,你不是在说笑吧?我们现在似乎还好好的!”

    “的确还好好的,但也只是暂时,臭女人,把你的剑借给我。”天闲就挨着古丽,也不客气,古丽还没答话,天闲已经自顾的解下了她腰上的细剑。

    古丽微怒,“你拿我的剑做什么?”

    天闲知道自从和卓雅决斗后,古丽异常珍视这把已经断掉的细剑,这是她对卓雅的一种怀念,当下笑笑,“很快会还给你的。”

    说着,天闲挪开屁股,露出了草垫上的长形的痕迹。

    天闲把那把剑按在痕迹上,眉梢不由轻轻抖了一下,说道:“我昏迷后,古丽一直坐在这里照顾我,几乎没有移动过位置,对吧?”

    众人点头,这件事大家都是看的很清楚的。

    古丽倒是满脸尴尬,“这……我,我也不是情愿的,是因为……”

    天闲已经继续说道:“她的剑压在草垫上,留下了这个长长的痕迹,大家现在再来看一下。”

    众人目光不由立刻看向草垫。

    古丽就在天闲身边,低头一瞧,不由瞪大眼睛,惊叫道:“这痕迹也变大了!?”

    草垫上是一道凹痕,这道凹痕远远的超出了现在这把剑的长度和宽度。

    所有人愕然望着那道凹痕,一时无法说话。

    天闲沉声说道:“我们周围似乎很多东西都放大了,就连我们之前留下的痕迹也是,但水不该也跟着如此,可……”

    举目四望,天闲用凝重的声音说道:“如果说我们缩小了的话,这倒是所有的事都解释的通了。”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惊愕。

    “这……这怎么可能,完全没有任何感觉,我们缩小的话……”巴巴洛特震惊着,依旧有些无法接受天闲的猜测。

    “这的确有些诡异,不过我昏迷了三天,再醒来的时候,第一时间的确有一种错觉,和我昏倒之前相比,这个世界似乎膨胀了许多……”

    慢慢站起身,看着周围茂密的草木林,天闲沉声说道:“现在或许还没有更多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但我们可以继续走,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很快就会有更多的证据出现,露珠会变得更大,砂石变得更加粗糙,会出现很大的泥土块,运气的话,我们还能见到巨大的虫子……下一次找到的野果,或许就必须要扛在肩膀上才能拿回来了。”

    “我们先休息吧,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已经遇到了奇怪的麻烦!”

    众人满心疑惑,这一晚也格外警惕,第二天天色才蒙蒙亮就立刻出发,这次天闲已经清醒,古丽经过一夜休息,看起来也精神了很多,队伍的行进速度明显加快了。

    这一次每个人都仔细的留意身边的各种变化,天闲的猜测让每个人都心中极为震惊,同时也极为不舒服,如果一直变小的话,那么最终会成为什么样子?变成一只蚂蚁,被人不经意间踩死吗?

    但是,越向前走,情况似乎就越倾向于天闲所猜测的情况。

    那些草木林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更加高大,众人仔细的辨别之后,心中有些恶寒的发现这高大的草木林中的树木似乎和草原上的一种杂草极为相似。

    水珠在继续变大!

    在走了一天之后,第二天清晨时众人在草叶尖上见到了拳头大小的水珠,而且现在已经明显可以感觉到水的黏度了,这在之前是不可能的事情!

    地面也变得愈发凹凸不平,甚至开始变得怪石密布,越来越大的土块让人无法相信这只是地面上平常的土块。

    又走了三天之后,众人停止了前进。

    这三天依旧平安无事,没有任何情况发生,周围安静的可怕,连虫鸣鸟叫都听不到。

    这仿佛是一个被遗弃的世界。

    连续多天的探索,众人却一无所获,周围没有任何东西,除了高大的草木林带之外一无所有,让人无法理解的奇异生命,那些应该遗留在这里的伟大遗迹,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未知危险,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

    众人再次围坐在火堆旁,燃起篝火的是几块枯木枝,十分粗大,但并不耐烧,上面窜动的巨大火苗舔着锅底。

    在这只众人一致制作热食的铁锅中,热汤这在翻滚,散发出浓郁的香气,但现在却没人有胃口吃什么东西,因为就算在这汤锅中,翻滚的水泡都大的出奇。

    所有的证据都在指向一个结果——天闲的猜测是对的,众人在不知不觉中,居然缩小了!

    连带着携带的所有物品一起缩小了,就好像走进了一个不断膨胀,不断变大的世界中,在古丽身边放着一只果子,那是众人今天的晚饭,这只果子是巴巴洛特带回来,他真的是扛回来的,因为这两只果子前些天还算正常,但现在已经和水桶差不多大了。

    坐在火堆前无言的沉默了好久,在天闲为火堆填了三次木枝后,摩根叹了口气,首先说道:“好吧,我们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该商量一下接下来的对策了,再走下去,恐怕不会有什么结果,而且随时会遇到无法抗拒的危险。”

    巴巴洛特满脸阴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是怎么变小的?这段时间完全没有任何受到袭击的迹象,我想现在不是说丧气话的时候,而是应该立刻找到原因,只要破掉对方的手段,我们自然可以重新得到自由。”

    天闲说道:“现在的问题是要怎么找到这个原因。”

    巴巴洛特焦躁的瞪向天闲:“小鬼,你既然最先意识到这一点,现在难道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吗?”

    天闲摇头:“很遗憾,我完全摸不到头绪,连我们是怎么中招的都不知道,更别提破解现在的困境。”

    “那……如果我们一直走的话!?”

    天闲再次摇头,“我们不能再走了,那是自取灭亡,如果不算的缩小,那么或许某一天清晨,我们就会被一滴露水砸死,当我们被缩小到一定程度后,现在周围安全的环境就会变成致命的敌人,也许一阵风就能撕裂我们的身体。”

    大家的脸色都很难看,天闲的话谁都可以明白。

    以目前的状况来说,如果这是敌人搞的鬼,那这可真是万分省事的对策,压根不用理会别人,只要敌人不断的缩小,那么很快就会自取灭亡,死在这个世界的环境中。

    自身不断的缩小,世界变得越来越危险,而且根本不知道破解这种情况的办法,这让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焦虑和不安。

    “我们,回头吧。”摩根终于还是谈了口气,一下好像衰老了很多,“虽然我们是抱着必死的信念而来,但如果明知一无所获,哎……”

    摩根的口气中充满了悲哀和无奈,“或许,诸神和他们的守卫在抗拒我们,根本不想再让我们接触他们的伟大力量。”

    大家也是面露无奈,这种情况下,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或许,向回走也无济于事。”天闲依旧摇头。

    大家微微一怔,摩根更是沉声问道:“你说我们回头也无济于事吗?”

    “很可能!”天闲用刀切了一大块水果过来,边吃边说道:“虽然说情况好像是我们越向前走就变的越小,可是当时诺玛离开时明确的告诉我们,他没有放我们离开的意思,而是要我们忏悔,把我们丢在这里等死,所以我想即使我们向回走,很大几率上也无法逃离现在的状况。”

    说着,天闲皱起眉来,“事到如今,我很怀疑当初和我们分开的那一队人根本就没有找到回去的路,而是也遇到了和我们相同的情况,正被困在原地。”

    “困在原地?”

    “不错!”天闲思考着说道,“我们在不算缩小,虽然说一直在移动,但其实速度却在不断的下降,我们前后走了十来天的时间,但真正算起来,或许连一天的真正行程都不到,而且在这样茂密的草木林里根本走不快!或许那些人,就在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

    巴巴洛特说道:“现在就算联系到那些胆小鬼也毫无用处,我想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是立刻做出某种行动,就算无法正确找到突破的办法,但总要试一试!”

    “不错,我们已经没时间再耽搁了!”天闲这次倒是完全同意巴巴洛特的话,“要是这次猜测不错,我们持续缩小,那么很快就会面对难以想象的困境,在周围的环境逼死我们之前,必须想办法突破!”

    摩根沉声说道:“关于幻境和有着奇特效果的阵法我也有许多的研究,但类似这样的事我还闻所未闻,至于突破的方向……”

    大家听了这话不由都倍感无力,如果说连饱学广识的摩根都毫无头绪,那么其他人……

    “其实,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可能的办法。”天闲说道。

    众人大吃一惊,古丽惊喜无限的一下抓住天闲的手臂,“小鬼!什么办法!?”

    天闲神色有些凝重,“这还只是暂时一个设想,如果要实现的话,还需要确定一些条件,所以,我希望大家今天吃过东西之后不要休息,我们直接向回走,开始印证第一个条件!”

    “小鬼,把你的计划都说出来吧,如果可行的话,我们会全力支持你的!”摩根现在对天闲十分信任,见天闲可能有办法,心中不由热了几分。

    “好,这个计划,可能有点危险,但我现在也的确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了!”天闲拿过一节树枝,开始在地面上划起了什么东西,“如果我们足够运气的话,我想还是有一个方法可以迅速离开这里的!”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