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四十四章 隐匿危机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古丽正眼皮打架,似乎随时都会困的倒下来,忽然看见天闲正眨巴着眼睛看自己,登时双眼瞪圆,发出了惊叫声:“你……”

    “我?”天闲又眨巴眨巴眼睛,之后立刻一愣。

    古丽只冒出一个字来,脑袋意外,身子就软了下来,整个人全部压到了天闲身上……

    天闲一阵手忙脚乱,总算从古丽身子底下钻了出来,呼了口气,转头看看四周,这才多少明白了现在自己的情况。

    搜索队依旧在前进着,大家用草木林中那十分宽大的奇怪草木叶编制了一个厚厚的草垫,把作为重伤号的自己和古丽拖在了上面。

    古丽现在缩着身子倒在草垫上,满脸疲倦——她睡着了。

    天闲想了想刚才的情况,她似乎一直把自己半抱在怀里,就垫在她的腿上,或许是自己搂住了她腰,让她无法躺下去,她就一直这样坐在那,一直不休息……

    这女人真是一根筋啊……

    天闲皱眉看看呼吸均匀的古丽,她虽然十分疲倦,但从呼吸和气色上看,似乎比之前要好了一些……

    “黑!”

    天闲抬头一瞧,雪已经扑了过来,赶紧伸手去接,却早被撞到了脑门,天闲顿时疼的龇牙咧嘴。

    倒在草垫上看着雪难得笑的异常开心,但又难掩担忧的笑容,天闲只好陪着一起笑,心里却忍不住的咕哝,这个小妞的脑袋比我还要硬啊……

    周围的人闻声全部围了上来。包括主要负责拉草垫,一脸不情不愿的巴巴洛特。

    摩根见天闲醒来,不禁又惊又喜,“小鬼,你总算醒了!”

    天闲稍微活动下身体,感觉通体舒畅,不由嘿嘿笑了笑,“我没事,大家不要担心。”

    摩根忍不住叹气,“我们几乎力量全失。又不懂得什么治疗的办法。只能盼着你醒过来,真是惭愧。”

    “没关系,你们的心意我都明白。”天闲拍拍屁股底下厚厚的草垫,十分爽朗的笑了。

    看看周围几人。天闲见大家虽然脸上都有些紧张过度的疲惫。但现在没人受伤。不由问道:“我们这是在哪?往哪里去?”

    摩根沉声说道:“我们在继续深入神域,你昏迷的三天时间里,我们一直在小心的向前走。”

    “我昏迷三天了?”天闲微惊。

    摩根点点头。“说来惭愧,虽然这三天一直在向前走,但我真的非常担心再遇到什么东西,我们这些人失去了圣痕,居然如此脆弱。”

    “摩根长老,我们可不是只有这个小鬼能战斗而已!”巴巴洛特不满的声音立刻在摩根背后冲了过来。

    摩根只是笑笑,对天闲说道:“不要介意,他还年轻气盛。”

    天闲眨巴眨巴眼睛,心想我现在才叫年轻吧……

    “你先好好休息吧,这几天一直平安无事,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准备找个地方过夜,到时候我们详细计划一下以后的行动。”

    摩根显然已经把天闲看作搜索队内极为重要的人物,嘘寒问暖一番,这才带人重新上路。

    等巴巴洛特再次沉着脸拉动草垫,天闲这才笑着敲了敲雪的脑袋,“好啦,快放开我,这样会被别人笑的。”

    雪抬头看看天闲,又埋下头去,双手抱的更紧了一点。

    天闲苦笑。

    “喂,小姑娘!现在不是撒娇的时候,这个小子浑身是伤,你会弄疼她的!”卓玛站在一旁,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

    雪这才意识到什么,慌忙再次抬头,一眼看到天闲心口处依旧存在的奇怪凹陷,登时吓的脸色发白,迅速从天闲怀里挣脱了出来。

    天闲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关系,我的伤……其实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感觉身体已经……”

    “你的胸口是怎么回事?”卓玛凑近一些,盯着天闲凹陷的心脏部位,深深皱眉说道:“以这个深度,普通人早就已经被挤碎心脏而死了。”

    天闲摸摸自己的心口,似乎这才意识到什么,忽然全身绷紧,深深吸了口气,胸腔在一阵‘咔咔’响声中膨胀了起来,这让卓玛看的目瞪口呆,“这……这是?”

    听到异响,周围其他人也看过来,见到天闲的异状不由全都目露骇然。

    “呼————”天闲长长的吐气,膨胀的胸腔慢慢缩小,变的干瘪,整体凹陷,骨头“嘎嘎”作响。

    这再次让大家惊愕的瞪圆了眼睛。

    数次吸气、吐气、天闲的胸腔随之膨胀、收缩,几个循环之后,当天闲大喝一声吐掉全部气息,猛一振臂,胸口的凹陷已然完全恢复了原状,除了有一个红色的痕迹之外,已经完全看不出这里就在刚刚还有一个致命伤。

    所有人都愣在原地,一时间忘了行走。

    见大家都看怪物似的看着自己,天闲抓抓脑袋,嘿嘿笑道:“其实这个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只是我用自己修炼的一门功夫暂时柔化了胸前的骨骼,让骨头变得不那么容易折断,被那怪物打了一拳,骨头暂时脱节弯曲了而已,现在……”

    天闲拍拍胸脯,“我已经重新接好了!”

    这番话说出来,大家看天闲的目光似乎更接近于看怪物的那种程度了……

    “我们走!”还是摩根长老第一个出声,把众人的目光都拉了回来。

    天闲看看拉草垫的是巴巴洛特,立刻笑着对雪和卓玛招招手,“你们两个也坐上来吧,反正也加不了多少重量。”

    虽然天闲极力邀请,但显然雪和卓玛还没有天闲这样无耻——两人只是走在旁边,让受伤的天闲和古丽留在了草垫上。

    “她怎么了?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吗?”天闲看看旁边已经昏沉沉睡去的古丽。轻轻戳了戳她的鼻子,古丽只发出轻轻的哼声,把头转向旁边,睡的深沉。

    “你一直喊叫挣扎,后来抱住她才安静留下来,她怕你再不安分,就抱着你坐在那,三天两夜了……”

    天闲怔了怔,看看刺猬似缩成一团的古丽,微微叹气。这女人看来的确不那么聪明。要是自己的话,直接把人绑住不就可以了……

    想了想,天闲还是把古丽的手慢慢抽了过来,却没想到她立刻把手缩了回去。模糊的嘀咕着:“不要……”

    天闲一番白眼。不要也得要!双手齐上把古丽整个人翻过来。拉过她的手按住了脉门。

    仔细摸了摸古丽的脉象,天闲顿时有些惊讶。

    古丽的确很疲惫,但除此之外。她的身体似乎比先前被刺伤腹部时好转了很多,显得生机勃勃。

    手指微动,天闲逼出几分残余的火力进入古丽的身体,一番探索之下,顿时笑了。

    古丽的情况的确有了很大的好转。

    她的伤主要来自先前被卓雅追杀时留下的旧患,加上身体已经因为早年圣灵殿秘法透支力量而渐渐虚弱,她的生命力再急速衰减,至于后来受的外伤,其实并不是主要威胁她的东西。

    但现在,她的身体变得多了许多生气,血气流动稳定,五脏六腑也活跃了很多,天闲能清晰的感觉到,在她的身体内,逆心诀催动的强大生机和邪眼灼热的火力在流动……

    这或许,就是好心有好报吧……

    虽然当时昏迷,脑子不清晰,但天闲依旧记得那种被新生力量冲撞煎熬的痛苦,后来是出现了莫名的宣泄口,这才逐渐理顺了身体中冲撞的力量,想必那个时候是古丽抱住了自己,她的身体中已经残留有邪眼的力量,而且现在身体大半依靠邪眼残余的火力支撑。

    天闲记得那时候自己抓到了什么,看来是模糊中抱住了古丽,看来她身体中和自己相似的邪眼气息在自己体内力量冲撞时成为了桥梁……

    之前也猜到一些,但现在相通所有的事,天闲还是忍不住叹息,虽然这股力量并不与古丽的身体排斥,但当这力量涌进她身体的时候,那绝对不是一种享受的感觉,或许她当时比自己还要痛苦……

    但她却没放手,依旧抱住了自己,天闲歪头看着沉睡的古丽,再次确定了一点:这女人是个死脑筋……

    好在,她最后倒是因为这个得到了不少好处,就现在来讲,起码能活的更久了,如果她找到了活下去的办法,那么今后会怎么样,还真的不好说……

    “谢谢。”

    无声的说了一句,把古丽的手小心放回去,天闲恶意的捏了捏她的脸蛋,古丽立刻躲避似的把脸埋进草垫里,模糊的呓语:“不……不要……”

    天闲大乐,伸手又要去捏,卓玛已经在一边咳嗽了起来,“小鬼!别戏弄受伤的人。”

    天闲略有尴尬的缩回手,嘿嘿对卓玛笑道:“卓玛姐姐,我们这两天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卓玛摇摇头,“没有,这两天安静的出乎寻常,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连着一片的这种草木林。”

    抬起头望着已经几乎看不到顶的高大草木,卓玛略有些疑惑的说道:“我觉得,这林子似乎更高了,你觉得呢?”

    天闲也抬头望去,顿时一愣,愕然道:“这……不是只高了一点点吧!”

    天闲清楚的记得在自己昏迷之前,这草木林的告诉只有现在的四分之一而已。

    卓玛点点头,“我们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虽然这林子变得更加高大了,可是光线似乎并没有怎么变弱,真是奇怪。”

    天闲也立刻察觉到,按理说这样高大的草木林,应该已经完全遮蔽了阳光,在寂静森林中差不多就是这种情况,但这里似乎有点不同寻常。

    询问了一下这几天的情况,天闲得到的答复就是这几天安静的犹如这里不是什么奇怪的神域,只是一片没有尽头的林子。搜索队在这里几天里不仅没有遇到任何奇怪的东西,反倒是找到了大量的食物和水,虽然精神紧张,但实际上却过的十分滋润……

    显然怪物的袭击就好像做梦一样被甩在脑后了。

    不过,在这片人类几乎无法踏足的地方什么奇怪的事情都不发生,这似乎本身就是一件极为奇怪的事。

    天黑之后。

    搜索队在草木林中清理出了一块空地,现在的草木变得高大了许多,而且更加枝叶繁盛,一片硕大的叶子简直可以拿来当被子盖,众人索性直接找到干枯的草木叶扑倒地上做垫子。夜里一卷就成了被子。暖和的很……

    众人围在火堆旁,一天的紧张和疲倦似乎都有所松弛。

    摩根让天闲坐在身边,一边吃着找来的果子,一面和大家商量着今后的打算。

    “我们已经走了好几天了。可是最近都没有遇到任何东西。这种情况还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当然,我们或许现在是中了什么圈套在原地打转,大家对如今的情况有什么想法吗?”

    众人互相看着。一时间都没什么可说的。

    巴巴洛特在一旁‘咔嚓’‘咔嚓’的咬着果子,说道:“我想我们不必担心没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先前这个小鬼不是昏迷着,现在,他可是醒过来了。”

    卓玛当即目光微微泛出冷意,“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是在说,我家弟弟救了大家的命,现在反倒变成了惹来麻烦的家伙!”

    “你家弟弟?”巴巴洛特一下被果子噎住。

    “他叫我姐姐,你耳朵是聋的吗?”

    巴巴洛特正要说话,摩根已经插进来打断道:“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是我们自己要进入这里,而这个孩子救了我们,这才是事实,巴巴洛特,你要道歉!”

    巴巴洛特不满的瞪了天闲一眼,目光往天闲身边扫了一下,愤愤哼了一声继续吃自己的果子,没有丝毫要道歉的意思。

    摩根皱眉,正要再次说话,天闲出声道:“不不,不必了,先前那怪物似乎的确很留意我,巴巴洛特这么说也不算错,不过我们到这里来毕竟不是游山玩水的,有什么东西找上门的话,大家也不会介意吧?”

    摩根一阵摇头,对巴巴洛特似乎微有不满。

    天闲是十分清楚巴巴洛特为什么看自己不顺眼的,原因就来自身边坐着的这位。

    今天雪被卓玛拉到一边去说什么悄悄话了,坐在旁边的是已经醒来,显得精神奕奕,正鼓着腮帮,大嚼大咽的古丽。

    显然古丽是比较记仇,天闲之前因为体内能量冲撞不安分的喊叫翻滚,她费了好大的劲来按住天闲,之后被天闲搂住不能动,担心再出意外三天没合眼,还有之后睡着的时候隐约觉得有人捏她的脸。

    毫不犹豫的,古丽把这些仇都记住了!

    虽然嘴巴不停的吃着东西,但古丽倒是没忘时不时恶狠狠的瞪着天闲,大有寻仇的意味。

    天闲真心佩服她,重伤后又三天没睡,这次醒来几乎算是大病初愈,可是胃口居然一下就这么好了,而且这眼睛瞪的比任何时候都圆……

    看来真的是变精神了。

    唯一的问题是,显然在打古丽注意的巴巴洛特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竟然隐隐对自己生出了敌意。

    哎……天闲暗中无奈,男人的妒忌啊,不仅难看,而且也更加可怕……

    “小鬼乃供我记住,我离定……嗯嗯,嗯……嗯……”古丽飞快吃着东西,用模糊不清的声音对天闲放着狠话,但很快就被噎住了……”

    天闲只好把水递给她:“好——好的,我又不会跑,随时等你来报仇,你不用这么着急……”

    “咕噜噜”的喝了水,咳嗽了一阵的古丽总算松了口气,狠狠瞪了瞪天闲之后,继续吃东西……

    天闲瞄了瞄古丽的肚子,现在她似乎还没有吃饱的迹象,眨巴眨巴眼睛,天闲忽然回忆起当时的感觉——这女人的腰好惊人的曲线啊!

    “看什么?”古丽发现天闲盯着自己的小腹出神,脸色微微发紧,立刻又瞪眼过来。

    “我是想问你的伤怎么样了?”天闲万分自然的答道。

    “哦……”古丽一怔,见天闲关心自己的伤,嘿嘿笑了下,目光里露出几分歉然,“我觉得好多了,当时也没刺中要害,这个伤还不算要紧。”

    “嗯,那就好……”天闲认真的点头,又一次确定:这女人确实是一根筋。

    “小鬼,现在的状况,你怎么看?”

    摩根长老温和的声音传来,现在他再叫起‘小鬼’的这个称呼,已经显得亲近了很多。

    天闲把目光从古丽腰间挪开,回头说道:“我们之前一进入这里就遇到了那个奇怪的六星怪物,对方不可能不知道我们的行踪,这些天平安无事,只是出于某些原因没有直接找我们麻烦吧,只要我们还在这里,很快就会发生什么事,这应该是一定的!”

    摩根十分满意的点点头,“不错!我也是这么想!而且我觉得我们或许将会面对更加危险的东西,所以我之前就计划……”

    “呃?”古丽在天闲身边忽然愣了下,有些奇怪的说道:“怎么……好像变大了?”

    天闲不由翻了个白眼,迅速回头小声说道:“你又在嘀咕什么奇怪的东西?”

    古丽有点愕然的望着脚边的水壶,这个刚才天闲递过来,已经被喝光的水壶正向外滴着残水,“我是说,水滴……好像变大了。”

    “什么?”(未完待续……)r861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