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四十三章 暴走血脉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那怪物惊愕的望着天闲心口的凹陷处:“人类怎么可能还活着!”

    “轰!”

    天闲猛一跺地,地面被强劲的力量踹出一个斜歪的凹坑,砂石飞溅中,天闲犹如一步跃到那怪物面前,蕴含着比先前强了数倍力量的拳头当头砸下!

    那怪物狂吼一声,毫不示弱的挺身迎上。

    “砰!!!”

    两人再次双拳交撞,只听‘咔嚓’一声,那怪物的手直接被天闲一拳打爆,整个小臂筋骨断折。

    “怎么可能!?”这怪物被天闲一击震退,整只手臂完全报废,断了一只脚的他险些跌倒在地,身体摇晃着退出老远,满脸惊愕的望着天闲,“这不是你该拥有的力量!”

    天闲双眼红芒闪烁,一道道血脉般粗细不一的光纹依旧在从心口向身体的四面八方蔓延,甚至攀爬上面孔,这让他看上去有些可怕。

    口中喷着灼热的白气,天闲现在其实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逆心诀本已经无法提升,连接下来的法门都没有,但如果非要说的话,天闲还知道一种可以突破现有力量的办法!

    那就是强行开拓未知的筋脉!

    逆心诀早先已经表现出这种奇怪的特质,但天闲不敢妄动,这种事弄不好可能立刻就会气血混乱而暴毙。

    但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天闲明白自己在大陆已成众矢之的,各方势力明里拉拢,暗中算计,火雾山的位置绝对不能暴露!红炎的下落也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而自己的来历更是秘密中的秘密,这一点如果暴露的话,还不知道会引来多少麻烦!

    但,也不是豁出性命去就有机会强行突破逆心诀,因为没有接下来法门,无法构建能产生更强力量的穴脉运转方式,所以,天闲冒了一个天大的危险!

    同化了那个怪物打进自己身体中,同为逆心诀的力量!强行逆转这破坏的力量为己用,一瞬间把运转到极限的逆心诀冲破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

    这个过程的危险到无以伦比,稍有差错,甚至运气差一点都有可能立刻筋脉爆裂而亡,如果不是实在被逼无奈,天闲也不想把自己推到这种境地……

    天闲深深的呼吸,感受着逆心诀在强行开拓的筋脉中运转,和身体的本来筋脉构成新的回路,衍生出不同波动和频率的力量……这种感觉既兴奋又让天闲恐惧!

    逆心诀的确可以这样使用,而且仅仅多出几条气脉,逆心诀的流动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衍生出了更加强大的力量。

    但同时,这毫无阶梯性可言,急速暴涨的力量可能下一刻就会让身体崩溃。

    咬紧牙关,天闲双眼透出一层杀气!就算身体真的会崩溃,但在那之前,也一定要解决这个东西!!

    狂吼一声,全身放射出一团血红的灼热气息,身体上浮现出的纹路也开始放出微芒,天闲仿佛披着岩浆的恶魔,再次欺身而上,双拳隐隐凝聚一团血光,向着那怪物直轰而去。

    断了一条腿,手臂也废了一只,那怪物现在眼中依然多了几分畏惧,见天闲再次冲来,当即再不敢抵挡,身体一扭,只用一只脚就跳上了半空。

    天闲怒狮般扑来,却扑了个空,仰头看了天闲一眼,双足发力猛一跺地,‘轰’的一声闷响地面被巨力踩的出现了无数裂纹,天闲人如一道血光跃空而起,一跳竟然十几米高。

    那怪物吓的脸色发白,在这个地方任何生灵都无法借用这世界的任何力量,仅仅能凭借肉体活动,可这个小不点的人类孩子,居然飞一样跳上了半空!

    天闲转眼杀到,燃烧着血色火焰一样手一把抓住了那怪物的另外一条腿,“想跑!!?”

    那怪物毫不犹豫,五指成刀,狠狠在他那条腿上一砍,这条腿齐根而断,顿时血光爆射!

    天闲一怔,人已经随着那条腿从天空落下,而从半空高大的草木林上忽然飞射下两道绿色粘液,蛛丝般拉住了那个怪物的上半身,在高大的草木叶后出现两个透明的绿色粘球,缓缓将他向半空拉去。

    “哈哈哈哈!”那怪物见天闲凌空跌落,不由大笑,“主人果然说的不错,真是个奇怪的人类,我还是先回去将你的一切搞清楚,然后再来收拾你的好!”

    天闲凌空翻身,望着半空的怪物,嘴角露出了笑容,“蠢货!早就知道你会跑!”

    “什么?”那怪物见天闲眼中再次放出杀机,顿时一愣,紧接着他的身体忽然一震,立刻面色大变!

    天闲在身体一顿,似乎一下被什么拉住,紧接着荡秋千般向着对面的巨大草木叶撞去,当天闲急速掠过半空,这才隐约能看到天闲手中有什么东西和那怪物连在一起。

    那怪物身体悬在半空,已经被两股力量扯住,脸上痛苦不堪,死死盯着自己的身体,满眼不敢相信,“什么时候,居然……”

    纤细而几乎透明的银晶丝就缠在他的身体上,这次他要想再学壁虎断尾逃命,那就只能把整个人砍成两截了。

    “砰!”

    天闲一头撞在那宽大的草木叶上,同时一拳狠狠砸进多汁的干脉固定身体,紧接着毫不犹豫,分尽全力,猛的一拉银晶丝!

    半空中那怪物登时一声大叫,被紧紧捆缚他的银晶丝从半空给扯了下来,天闲见状怒喝一声,转身向他扑去。

    两人撞在一处,那怪物已经全无斗志,天闲如一只猛虎抓住了他,凌空翻身直接把他踩在脚下,急速撞下地面。

    “轰隆!!!”

    两人把地面砸了一个大坑!

    天闲倒是没什么,浑身依旧血气缭绕,不见受伤,但那怪物已经几乎被天闲踩进了地面,身体已然有些变形。

    面对这种对手,天闲心中没有丝毫怜悯,如果这是人类早就已经死了,对方之所以还活着,因为他是彻头彻尾的嗜血怪物!

    抓着那怪物的脑袋,天闲把他从地面下揪了出来,把他半个残破的身体举到和自己相同的高度,冷声说道:“不想立刻死,就回答我几个问题!”

    那怪物四肢只剩下一条手臂,浑身鲜血如注,身体脑面孔都变了形,但此时他却依旧笑着,“呵……呵呵……人类,你果然很奇怪……但……你杀不掉我的……”

    天闲眉头凛然一皱,提在手中的这个怪物忽然间开始融化,他的衣服和皮肤开始迅速变软,重新化为绿色的黏液。

    “哈哈哈……”这怪物大声笑了起来,“人类是没有办法杀我的!你这个白痴!!”

    “白痴是你才对!”天闲冷冷注视着这个急速融化的化物,手上不断用力,手指开始慢慢陷入他的脑袋,“看来你还没有发觉,就算邪眼完全沉睡,我也依旧可以少量的使用他残留在我血脉中的力量。”

    那怪物已经开始融化的眼睛猛然瞪大:“你说什么!?”

    “我说,去死吧!!”

    一道火光从天闲手中爆涌而起!

    “等……等等!!”那怪物猛然尖叫起来,“我是……”

    天闲手中的火光早已猛然爆发,直接顺着天闲的手直接攒进这怪物的身体。

    “轰!!!”

    以天闲为中心,周遭十几米范围内火光爆射!强劲的火焰冲击横扫四面八方,附近的草木林被吹的‘哗哗’作响,被火光一扫,瞬间燃起了大火。

    当半空火焰散尽,露出天闲身形时,周围早已经一片狼藉,除了焦黑的地面就是窜动的火苗,那怪物早已经早爆炸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闲身体表面缭绕着血色的气息,丝毫没有因为爆炸的劲风而紊乱,犹如一层铠甲轻轻包裹着身体,缓缓波动……

    目光在地上扫了两下,天闲的目光稍微显得有些阴沉——地面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燃烧着火焰的粘液珠,正在快速向四面的草木林中滚动,而从草木林中那超大面积的火势来看,应该早有不少这样的火珠逃了进去。

    最终还是没能宰掉那个怪物。

    天闲明白自己如果不是直接使用邪眼火焰的话,那么是没有那种烧毁一切的霸道特性的,现在的火焰过一会就会熄灭,如果那个怪物逃的够远,那么这次他只会受到重创,但或许还能活下去。

    “嘿嘿嘿嘿……”

    草木林里忽然传来了那个怪物的笑声,这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天闲如此重创他,他居然还能没有受伤般笑出声来。

    “呃……咳咳……”不过这笑声很快被*咳声打断,听起来还十分费力,显然这怪物也不是安然无恙,而且的确受了重伤。

    “嗯……果然是奇怪的人类,我居然大意了。”

    天闲双耳微微翕动,仔细辨别声音的方向,但这声音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混杂重叠,无法确定对方的位置。

    “算了,目的已经达到了,人类!这一次我没有必要和你继续拼斗,我要回主人那里去复命,下一次!我一定会得到你所知道的一切,我对你脑子里那些奇怪的东西很感兴趣,而在得到这一切后,我会慢慢的杀掉你,你给我记住……咳咳,记住这一点!”

    所有的粘液珠全部都迅速钻进草木林中,就连那些后来出现的人形怪物也纷纷重新融化,急速窜回到林子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直到周围在没有任何一滴粘液,天闲不得不遗憾的叹了口气,根本找不到那个东西的位置,这一次没有办法追击了。

    强忍浑身刀切似的痛楚,天闲转过身来,还是对着所有人露出了笑容,“大家……还好吧?”

    每个人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天闲,看着这个浑身是血,心口都凹陷下去,全身布满血脉状金红色纹路的少年,虽然在笑,但对敌时眼中的杀气却依旧还未褪尽,一身让人心生畏惧的血气蒸腾缭绕,这和之前那个虽然总是皱眉瞪眼,但脸上依旧稚气未脱,眼神清澈灵动的少年截然不同。

    “站住!”

    当天闲慢慢走回来时,巴巴洛特一下挡在了众人身前,以剑指着天闲沉声喝道:“就站在那,不要过来!”

    天闲现在浑身有一种膨胀到炸裂的感觉,脑子昏沉沉,见状不由一愣,“你……有事?”

    “小子!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都不能使用圣痕,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而且我似乎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圣痕,那些怪物似乎很关注你,这又是为什么?还有……”

    “黑……疼吗?”

    一只小手拿着手绢伸到了天闲额头上,小心的擦着天闲头上的血迹——雪早不知何时站在天闲身边了。

    巴巴洛特脸色一沉,“小姑娘!这个小子现在十分可疑,我劝你最好先不要接近他,我们搞清楚了所有的事,如果他没有隐瞒什么而让我们陷入危险的话,自然……”

    “拿开你的剑吧……”卓玛抚着古丽从巴巴洛特身边走过,直接推开了他的剑,冷声嘲弄道,“小子!等你也能救了我们所有人的时候再来说这些话吧?”

    巴巴洛特顿时脸色涨红,怒喝道:“我们不能只看到现在,他或许会害死我们所有人!”

    “是你们而已……”古丽厌恶的看了他一眼,“我从来都没觉得你是自己人。”

    这句话似乎比卓玛的话还要厉害,巴巴洛特顿时目瞪口呆,极度受打击的望着古丽,但古丽已经扭过头去,再不看他。

    “小鬼!看不出来,你还很厉害的嘛!”卓玛走过去,伸手拍了拍天闲的肩膀,天闲却感到这轻轻的手掌沉重如山,险些把自己拍倒。

    古丽就不这么乐观了,有些担心的看着天闲那极不自然凹陷下去的心口,“你没事吧,你胸口似乎受伤了,你……呃?”

    正说着,古丽猛的吃了一惊,天闲依旧笑着,就那么笑着,直挺挺的倒了下来……

    天闲晕倒了……

    ……

    在天闲的记忆了,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真正的昏倒过了。

    自从被那个无良的赤脚医生以各种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所谓‘秘籍’折腾的度过了整个幼年阶段,因为练缩骨功而痛的昏倒无数次,因为修炼某种法门而辟谷饿昏过去无数次,因为炼某种堪称神奇的硬气功而被打晕无数次,在那之后,天闲就没有在昏倒的记录了。

    但这一次就算昏倒了,天闲依旧感觉痛不欲生。

    新生的力量狂暴不受拘束,新拓展的筋脉和从前的筋脉总是会有冲突,同源但又不同方向的力量在身体内冲撞,刀刃一样切割着身体,如烈火焚身,如寒冰透骨。

    这痛苦比从前修炼任何东西得来的痛苦都要强烈百倍,简直要让灵魂脱体而出,昏厥的天闲只能感觉到这强烈的痛苦,不能说,不能动……好像被活活绑在火柱冰山上受刑,而混乱的意识就连梳理自身筋脉的能力都没有。

    只能活活的受苦,忍耐……什么也做不了。

    天闲不知道自己能忍耐多久,但新生的筋脉引起的力量冲撞却似乎没有要停歇的意思……

    或许,这次就不会醒来了……天闲似乎模糊的感觉到自己有了这个念头。

    或许,真的不会醒过来了……

    ……

    一股温暖而柔软的气息包裹了天闲……

    天闲忽然感觉有些奇怪,虽然依旧痛不欲生,但同时,却似乎有种很舒服的感觉,仿佛疲惫的时候躺在了舒服的床上,而且,而且身体中混乱的力量似乎一下找到了宣泄口,喷发似的汹涌流向了某个方向……

    天闲顿觉轻松,整齐流动的力量顿时让身体轻松起来,新生的筋脉也变得和身体协调了很多……

    天闲不知道到底什么东西忽然之间帮了自己的忙,但本能的伸出了手,天闲觉得自己应该是伸出了手,然后好像抓到了什么,毫不犹豫的紧紧抱住……

    身体中冲撞的力量在流向同一个方向,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协调,不断的归于统一……

    ……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闲觉得自己似乎睡了一觉。

    不是昏过去,而是舒服的睡了一觉,睡的饱饱的……

    慢慢的,天闲睁开眼睛,眼前有些黑,鼻孔里是一种奇怪的的香味……

    有点迷糊的天闲转头,向有光亮的地方看了看,映入天闲眼帘的,是一张疲惫的面孔,饱满而柔美的脸颊轮廓,英挺秀气的鼻子,丰润而带着几分性感诱人的双唇……

    天闲愣了愣,一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通常来说,每次睡醒的时候,看到的都是雪的面孔,她总是小猫般钻到自己怀里,轻轻勾着自己的脖子,呼吸细细无声的睡着,自己不叫她,她就可以在自己身边睡一整天。

    可这张脸……明明是古丽的好吧!

    天闲眨巴眨巴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好像躺在古丽的腿上,双手搂着她的腰,刚才就把脸埋在她的小腹上,怪不得觉得眼前什么也看不见。

    愣了那么几秒钟后,脑子渐渐清醒过来的天闲眼神轻轻抖了下,忽然明白了过来……

    在自己昏倒受尽暴走力量煎熬的时候,原来是她帮了自己!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