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四十二章 肉搏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看着眼前那个东西,感觉心里毛毛的,这个东西怎么看怎么不像只是单纯外貌和自己一样而已,刚才这东西活动身体时所说的话也让天闲稍有不安,似乎……这东西在研究新的身体,如果那只是一团粘液的话,它肯定不会有那个性质吧。

    可从刚才折断手臂的情况来看,那分明依旧还是一团粘液。

    几人警惕的盯着那个东西,而这个东西已经对这边勾了勾手指,笑着对天闲说道:“你,过来吧,看看我们两个到底谁能干掉谁?”

    天闲眸子缩了两下,这东西还真是有信心,就算变成了自己的模样,难道他还能和自己一样会逆心诀不成?大小童虎那群孩子可没有谁敢和自己单挑。

    “我去试试,你们小心。”天闲独自走出几步,忽然站住。

    回头一看,天闲发现雪拉住了自己,“怎么了?”

    虽然雪没有立刻说什么,但天闲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了,她似乎很害怕。

    “没关系,我很快就回来,但先要把那个冒牌的揍扁才行。”天闲对古丽总是恶形恶状的,不过对雪却从来说话都不会大声,这个透着凉丝丝味道,话很少的女孩子,真正的触及过天闲心中柔软的地方。

    “不要担心,回来我教你一种翻绳新花样。”

    雪小声说道:“我已经感觉不到其他的东西……你一定要回来。”

    天闲微微吃惊:“难道你的力量也……”

    雪点点头。

    不只是圣痕的力量消失了!

    天闲心中更加警惕起来,没想到在大家的圣痕无法使用之后,就连雪这样的异族也没有办法再使用自己天生的力量,难道这就是邪眼说的那个什么‘散灵魔阵’。

    “再磨蹭的话,我就自己过去了。”不远处那个怪物懒洋洋的说道,口气和天闲一模一样。

    天闲皱皱眉,对雪点头,立刻转身向那怪物走去。

    “哼!我可不记得光着屁股就可以变的很厉害。”天闲打量一下那怪物,满脸的厌恶。

    但天闲虽然脸上只有厌恶之色,心中却尤为吃惊,因为对方的身体和自己真的似乎一模一样,就连小时候从山崖上摔下来在左肋上留下的伤疤都毫无二致。

    “衣服?我居然忘记了!”那怪物嘿嘿一笑,身体表面顿时涌起一层绿色粘液,这些粘液急速抖动,之后迅速化成了固定的模样,急速改变颜色。

    眨眼间这东西居然穿上了和天闲一模一样的衣服,两人相对而立,从头到脚没有丝毫不同的地方。

    “这样就行了!”那东西很满意的打量一下自己,之后甩甩手臂,做了两个深蹲,一副要准备开打的样子。

    天闲看的有些毛骨悚然!

    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这种现代活动身体的姿势的,这东西居然知道这些动作,而且做起来驾轻就熟,那岂不是说……

    站起身,那个东西露出了和天闲毫无二致的坏笑:“你这身体真是奇怪,似乎有许多不该存在的东西。”

    天闲慢慢的把一只手背到了身后。

    刚才天闲还只想小心的试探,但是现在对方的表现却让天闲不得不极度警惕起来,在只有背后的人能看到的角度,天闲撕下了自己的一块袖角,不动声色的丢到了地上。

    “你本身,就是不该存在的东西!”手背在身后,天闲顺势拉开了一个架势。

    这也是当初从收养天闲的那个赤脚医生手中一大堆“武林秘籍”中学来的拳法,不过这个十分明显是假的,天闲并没有学,这本秘籍被用来擦屁股,蹲着的时候天闲无聊看了两眼,倒是记住了第一个架势。

    虽然是唬人的东西,但架势却十分像样。

    天闲冷冷盯着对面的东西,直到对方也摆出了相同的架势,眼中才真的露出了惊愕之色,虽然这是个没用的架势,但也不是没了解的人看一眼就能做到如此惟妙惟肖的……

    这东西难道有我的记忆!?想到这些天闲不由额上冒汗,但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如果对方有自己的记忆的话,那么恐怕早惊讶的揭漏自己穿越者的身份了,而且他刚才说自己的身体‘似乎’藏着不该存在的东西,也就是说他应该无法完全知道自己的底细才对。

    “我忽然想起来,这只是个白痴的架子而已,完全没有用。”那东西忽然笑着重新站好,用掠食般的目光望着天闲,“原来你在试探我,那也就是说你已经开始害怕了,这样的话……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吧!”

    这个怪物拉开双脚,摆出了双臂外撑,似乎警惕防御的架势,天闲看到这个不由眼皮直跳。

    防御身前扇形区域,脚下保证随时可以向四面移动——这见鬼的是当初自己在火雾山和童虎他们打架的时候经常用的招数!!

    一声怒吼,天闲二话不说冲了出去,逆心诀鼓荡血脉,一层血光从天闲皮肤上释放出来。

    “找死!!”那怪物毫不犹豫的迎头冲上。

    两人直扑对方,毫无花哨的一拳对撞在一起。

    “碰!碰!!”

    两声闷响,两个天闲的拳头撞在了一起,而且不约而同的使用了头槌,脑袋也一样相撞在一处。

    两人谁也没有后退,而是双脚问问的扎在了地上,力量碰撞之下,地面顿时被踩出了四个凹坑。

    天闲又惊又怒,对方不仅和自己的攻击意图完全一样,而且身体上也升腾着血色的光晕,甚至从拳头上传来的那股带着血脉波动的力量也毫无差别!

    这个见鬼的东西居然会使用自己在地球上带来的逆心诀!!

    如果说这世界上天闲最依为屏障的东西,不是上一世的知识,也不是后来得到的邪眼,更不是现在半个食灵者的身份,而是这从小就一直修炼,重生之后依旧没有间断修炼,虽然最初感觉无用,但现在已经受益无穷的七宝灵心真解,也就是现在经过了天闲改动后的逆心诀!

    天闲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刚刚才变成自己模样的东西,居然可以使用这世界上绝对独一无二的逆心诀!而且威力居然丝毫不比自己弱半分,刚才的对拼双方平分秋色,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两人额头相抵,怒目对视,那怪物脸上带着嘲弄,笑道:“我能感觉到,你在畏惧!”

    天闲一声咆哮!凝力双拳,凶猛向前攻去。

    那怪物丝毫不示弱,浑身血色蒸腾,脚下站稳直接选择对拼!

    两人脚尖顶着脚尖,近距离之下疯狂对攻,半空一片拳影,密集的打击声如爆炸般炸响,双方全身开始血迹四溅……

    疯狂鼓动逆心诀,天闲绝对不相信对方也可以像自己这样使用逆心诀,这种感觉仿佛自己珍藏了多年的秘密被人偷走,天闲几乎把自己在火雾山学到的所有招数全部使了出来,发疯一样要将对手立刻打倒!

    两人疯子似的贴身对战,脚下却都纹丝不动,很快这种战斗就变成了疯狂的互殴,谁也不再估计防御,凝聚全部力量在拳头上,誓要将对手先行打倒。

    爆豆子似的打击声密集如雨,半空全是飞溅的鲜血,两人却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不远处巴巴洛特等人不由看的有些发傻,这种战斗方式大家闻所未闻,如今的人类大陆是圣痕的天下,就算是体术对拼也不会这样倚靠身体,向这种纯粹依靠肉体力量的较量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

    “砰!!!”

    “砰!!!”

    两人的拳头同时砸在了对方的胸前,这一拳异常沉重,双方被打的连连后退……

    天闲身体一晃稳住脚步,张口吐了一小口血,脸上的颜色有青白又恢复了红润。

    那个怪物几乎退的比天闲稍微远一点,站稳之后也是吐了一口血,但他擦干嘴角的血迹,眼中却冒出了兴奋的凶光,“主人说来了一个奇怪的邪眼继承者,果然没错,这种身体和力量真的闻所未闻。”

    天闲和那个怪物都是满脸的青肿,看起来胖了几圈,气喘吁吁的望着那个怪物,天闲一时有些无计可施,对方简直就是自己的完美翻版,根本占不到任何便宜,而且他熟悉自己的攻击套路,好几次自己险些受了重伤。

    如果邪眼还在的话,想必这个东西无论如何也无法凭空弄出邪眼的火焰,可惜现在邪眼已经没了动静。

    靠现在的逆心诀赢不了这个家伙!

    天闲意识到了这一点,但也正是这一点让天闲尤为的抓狂,现在逆心诀已经是自己最后的依仗了,可对面这个鬼东西居然就这么拿去用了,而且用的和自己一模一样。

    这东西甚至还会流血,简直不敢相信。

    该死的神域,果然什么奇怪的东西都有!

    天闲吐掉口里的残血,脚步后撤,双手一亮,重新摆开了一个架势,这个架势十分好看,隐隐有大家风范。

    对面那个东西见状微微一愣,似乎有点意外天闲这个动作,但只是几秒钟,他就笑了出来,“这种毫无用处的东西,你又想拿出来做什么?难道是想找死吗?”

    天闲这次却也笑了。

    刚才瞬息之间,天闲一直在紧紧盯着对面那个东西的反应,他的确是先愣了一下,显然根本对天闲这个姿势毫无概念,但很快似乎又知道了什么,这才出声嘲弄。

    这东西不可能有我的记忆!

    天闲绝对肯定了这一点,最多也只是知道一部分事情而已,而且似乎想要了解什么也需要一点点时间,要不然这样显眼的姿势他不可能不知道。

    天闲亮开的是黄飞鸿一手在前,一手后扬的架势,这种架势到底有没有天闲不知道,但电影可是看的不少。

    总归来看,这个东西似乎能完美的复制别人的身体,甚至是身体上的技艺,但是精神层面,似乎就无法复制了。

    这比起之前那个六颗星星的东西要厉害了很多,但……假的毕竟是假的!

    静下心来,天闲忽然笑了,“鬼东西,我很快就要收拾掉你,不知道你想怎么死?是被蒸干!还是被丢进水里完全融化掉!”

    那东西也是嘿嘿一笑,“你这个怪物在说什么?我很快会收拾你的,让你露出本来的面目,之后和我的同伴一起前行。”

    天闲听了这话不由恨的牙根痒痒,这个该死的东西居然开始打起自己身份的注意了!

    “雪!我很快会收拾掉这个家伙,然后……我们一起回你的家乡!”

    这句话如五雷轰顶,狠狠砸在了天闲脑袋上!

    这个东西怎么会知道这件事!?这是自己曾经对雪说过的话,如果他没有自己的记忆,那么绝对不会知道这件事!

    雪微微怔了一下,这件事只有她和天闲知道,从另一个莫名的东西口中说出来,这让雪有些不知所措。

    “小鬼!干掉他!他已经越来越像你,似乎已经开始得到你的记忆了!”一直伤重虚弱的古丽忽然间大喊了一声。

    所谓旁观者清,天闲猛的一抖,被古丽这一声大喊震的脑子清醒了几分!

    瞪着那怪物,天闲脑海中思绪急速翻滚,古丽说的不错,这东西碰到自己一些记忆方面的东西时,显然有短时间的迷茫,比如刚才那个自己没有修炼过,他也不知道的架势,但他现在开始知道自己的记忆,这显然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他现在这急速的变成真正的自己!

    天闲陡然攥紧了拳头,这个东西务必要立刻除掉!否则自己的身份将曝光无疑!不仅仅是自己穿越者的身份,还有火雾山的位置,还有红炎在古斯塔斯帝国的事!

    蓦然,天闲的眼神沉了下来,“你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该死的东西!这本来就是我知道的!不要在那里混淆视听!”那怪物已经十足是天闲的口吻神态。

    “呛!!”

    天闲背后长剑出鞘的声音传来,巴巴洛特再也忍耐不住,沉声喝道:“现在没有必要单打独斗!立刻干掉这个东西,我们继续向前走!”

    “哗哗哗…………”

    巴巴洛特话音未落,周围的草木林中忽然传来大片的水声,这不由让众人大吃一惊,这声音是水声无疑,但这似乎是一种极其怪异的水声,还夹杂着什么被碾压挤碎的声响。

    “喀喀喀……”

    刺耳的断裂声开始在草木林中响起,那些高大的草木忽然摆动起来,有好多纷纷断裂,大量的翠绿色粘液从四面八发涌了过来。

    这些粘液聚集在地面上,攀附在草木枝叶上,互相粘连互相包裹,仿佛不断从地面和空气中渗透出来一样急剧增多,眨眼就将四面八方围了个水泄不通。

    巴巴洛特本来马上要去抢攻,但几大团绿色粘液已经滚到了他的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众人大惊失色,立刻背靠背站好,各自防御,而那大股大股的粘液中立刻起数十个身影,他们艰难的走出来,模糊的面孔很快凝结成了新的模样,转眼间变成了天闲之外的六人,而且全副武装,铠甲武器一样不少,立刻组成了一个包围圈,将天闲和其他人隔开。

    天闲望着周围涌动的粘液,心中一阵恶心,“你就那么喜欢扮成别人的样子?”

    “这话该我来问你才对!”对方居然怒目瞪过来,一脸要铲除恶徒的模样。

    天闲知道多说无益,回头看了看被包围的人,雪正惊惧的望着这边,古丽也盯着自己,她的眼神中有希望,也有一种近乎乞求的东西。

    双手捏的嘎巴作响,天闲怒然转回头来,“鬼东西!今天我要你知道!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伪装的!”

    怒吼一声,天闲再次飞身而上,对面的怪物毫不犹豫也是一声怒喝,身上逆心诀的血光猛涨,凶猛冲了上来。

    两人再次撞在一起,没有圣痕的强大力量,单单拼接逆心诀带来的强悍肉体力量搏命厮杀!两人身影交错,全都拿出浑身解数,血很快再次开始在半空飙风。

    双拳对撞砰砰作响,干脆利落的肢体冲撞带着让人热血沸腾的原始骨肉撞击声,疯狂对攻之间,银光不时闪烁,天闲已经拿出了银针来。

    而不出所料,那个怪物也从怀里掏出了银针,而且很快使用熟练,两人拳脚交错之间,银色激射,一时间周围的草木“咄咄”作响,射满了银色的长针。

    射光了银针,银晶丝被天闲拿出的时候,战斗几乎趋近了白热化,再次陷入了几乎只攻不守的局面,大片大片的鲜血被银晶丝带上了半空,四处飙射!

    银晶丝游走半空,大片大片的收割着那些脆弱的草木,犹如两道链刃疯狂厮杀,绞在一起时银光爆射,乍一分开又重新拼撞,狂龙也似的嘶吼。

    猛一个刹那,天闲的逆心诀已经经过不断催鼓,到达了前所未有的极限,五指血光迸射,一把抓住了半空那条银色丝线,而几乎同时,天闲的银晶丝也被对方一把抓住。

    两人齐齐怒吼,毫不犹豫的向着对方这一瞬间的停顿空隙轰出了致命的一拳!

    双拳擦肩而过,几乎崩出了火花!

    “砰!!!!!!”

    沉重的撞击声中筋骨爆裂,其中一只拳头慢了一线,被对方首先轰中了心口,顿时全身力量溃散,那致命的一拳只软绵绵的打在了对方的身上。

    几乎能看到一道红光从背后破体而出,两人中的一个被这沉重至极的一拳轰飞了出去,一头摔在地上,口中一道鲜血喷出,登时再没力气站起。

    天闲满身狼狈,浑身全是鲜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虽然打飞了对方,但他似乎也已经快挺不住了……

    慢慢的,满脸杀气的走回来,天闲目光所及,那些围着雪他们几个的伪装人急速向后退去。

    “呼……呼……”天闲呼呼喘息着,艰难的回到了几人身前,“抱歉……有……有点晚了,但那个混蛋果然不是我的对手!”

    雪惊疑不定的望着眼前的天闲,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刚才两人旋风般的厮杀,从地上跳上半空,再摔进草木从,现在谁也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雪?”天闲见雪满脸警惕,不由愕然,“是我啊……你干嘛?不要像那个臭女人那样呆呆的!连我都不认识了!”

    雪默默的后退,来到古丽身边,伸手轻轻揪了一根她的头发下来,将火红的发丝轻巧的穿成一个花样,郑重的举到了天闲面前。

    天闲苦笑,“好吧……看在你还翻了一个简单的花样上,我就来试试,但我赢了的话,可就不许在套我的秘密了!”

    天闲伸出手……

    雪脸色一变,猛的缩回手来,迅速退了回去,眼中已然是一片寒气。

    “呃?”天闲愣了愣,有些不解的看着雪,“雪,你这是……”

    “蠢货,在欺骗小姑娘的时候,是要拿棒棒糖的。”一个声音忽然从‘天闲’背后传来。

    ‘天闲’顿时大皱眉头,转过身,神色已经阴沉无比,“你居然还活着!”

    另一个天闲已经慢慢的站了起来,虽然浑身颤抖着,嘴角还流着血,在心口处更是有一个明显的凹陷,但眼中却是一片无法形容的神色,嘲弄,鄙夷,愤怒,似乎……隐隐还有几分奇异的兴奋。

    “你这种藏头露尾的东西是杀不掉我的!”天闲嘿嘿笑了两声,之后把手腕在身前晃了晃,“蠢货,我早就为了这种情况做过防备了!”

    那‘天闲’眼角抖了抖,这才发现天闲的袖口少了整齐的一角,而自己的袖子在刚才战斗时虽然也有破损,但和那个缺口却完全不同。

    回头看了雪一眼,这个怪物顿时明白,自己伸手的时候,袖子已经出卖了自己。

    “哼,没关系,我也只是觉得这样很有趣而已,既然你们不配合,那么就干脆杀掉你们好了!”

    脚下猛的一跺,这怪物飞跃而起,直扑向天闲:“看你这样的身体还能怎么样!!?”

    这怪物和天闲一样,身体柔韧灵活无比,凌空转身,脚如鞭子般抽向了天闲的脑袋。

    “砰!!”

    这一脚正中天闲的脑袋!

    所有人都吃惊的瞪大了眼。

    天闲居然不闪不避,硬接了这一脚,不仅身体纹丝未动,就连脑袋都没歪半分。

    血光闪烁的手一把抓住那怪物的腿!

    “咔嚓!”

    天闲如有神力,那怪物的腿好像纸筒般被一折而断!

    惊叫着,那怪物急速抽身后退,单脚退到远处,已是满脸骇然,“你……这是什么?”

    天闲满眼杀气,眸子中透出隐隐的红光,丢掉那只断脚,露出了胸口的奇异景象。

    天闲的胸口已经微微凹陷,正在心脏的位置,而如今在这周围,一道道血红色的亮纹正慢慢的扩散向天闲的整个胸口,看起来就仿佛是一条条穴脉从皮肤下浮现而出。

    捏紧拳头,天闲咬牙说道:“为了收拾你这个鬼东西,我去阎王那借了新的力量……”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