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三十五章 灵魂溃散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本想再问古丽的情况,但摩根长老看来对他的判断具有十二分的把握,根本不想在探查这件事,只是低声说道:“她已经快要死了,尽量在她死前让她舒服一些吧。”

    这让天闲有些无法接受。

    但,显然摩根长老已经对这件事失去了兴趣,天闲也不能强迫他再为古丽检查一次。

    “嘿嘿,小鬼,这个女人应该的确没有什么问题才对。”正当天闲犹豫是不是要为古丽再争取一下的时候,心中忽然想起了邪眼的声音。

    天闲愣了下,不动声色的在心中说道:“她没有问题?你知道什么吗?”

    邪眼的声音洋洋得意,“很简单,自从到了这个古城,她和你几乎形影不离,根本没有机会被什么东西袭击,而且我能清楚的感觉的到,她的精神状态就像那个老头子说的那样,是完好的!没有任何受到攻击和侵袭的现象,她现在依旧还是她而已。”

    “你敢肯定?”天闲十分惊讶,如果只是摩根这么说,天闲还十分怀疑,但邪眼这么说的话,那天闲就不得不相信几分了。

    “当然,你以为我是谁?你在她身上留下的火焰还是我的力量,她依靠我的力量才能勉强活着,我自然对她的情况了解的清清楚楚。”邪眼满是自负的说道,之后话风一转,“不过当时她的模样我也的确看到了,所以我觉得,或许那只是另一个她自己而已。”

    “另一个?你这是什么意思?”

    邪眼嘿嘿笑道:“人类是十分奇怪的生命,这个女人虽然一直表现的很平静,但或许心中一直无法接受卓雅已经死去的事实,但同时,她也十分清楚卓雅已经死了,这种对立的想法扭曲了她的精神,或许……已经分裂出了新的人格。”

    “新的人格?”天闲吓了一跳,“你是说古丽她现在有两个人格!?可是为什么她的头发会变色,而且声音和容貌都会发生改变!?”

    邪眼又是嘿嘿笑了两声,这次却没有直接解释。

    天闲顿时明白了邪眼的意思,“你要怎样才肯说?”

    “先解除你对我的力量封锁!”

    天闲心中暗恨,但是不得不先解除了对邪眼力量的封锁,逆心诀随之停息,在这之后的第一时间,一簇火焰在天闲肩头跳了起来,凝聚成一个小小的火球,惬意的在天闲肩膀上滚来滚去,然后“呼”的一下睁开了一只眼。

    “现在能说了吧?”天闲依旧在心中说道。

    邪眼满意的声音随之在天闲心底传来:“关于你后来说的那些事,我就不知道了。”

    “什么!?”天闲一听顿时大怒,“你在骗我!”

    “不!”邪眼依旧懒洋洋的说道,“我只是不能确定而已,但这个女人没有受到任何外来的精神侵袭倒是肯定的,可如果仔细想想,从她表现出的情况来判断,单单这一点或许也不能证明她现在还依旧是她自己。”

    天闲懊恼的追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个女人现在是否存在两个灵魂,或许只是她不自觉间形成了两个人格,在这个地方,或许无法判断,但……”邪眼一点不在乎的说道,“现在完全没比较计较,因为她就要死了,如果你想弄清楚真相,那就等她找到了能活下去的办法再说吧,无论是两个灵魂,或者是两个人格,这可都救不了她的命!”

    天闲沉默了下来。

    邪眼说的不错,如果不能让古丽活下来的话,计较这些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目光看向昏迷中的古丽,天闲有点无奈的抓了抓头,这个女人还真是麻烦不断,已经死去的卓雅居然在她身上复活了过来,这种事真是……

    “摩根长老,不知道我能不能再问个问题?”天闲暂时放下古丽的事,又一次问道。

    “还有什么事?”摩根长老倒是没拒绝,“我还有些时间。”

    天闲看了看附近除了摩根和摩菲两位大长老已经没有外人,心中不由一阵激动,深呼吸一下,镇定了情绪,这才问道:“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无法继承圣痕的人?”

    “无法继承圣痕?”

    摩根长老当即双眉一扬,面露疑惑之色,在一旁的摩菲长老也是露出了意外的表情来。

    天闲尽量小心的措辞道:“是的,我的一个朋友从小无法继承圣痕,现在已经和我差不多大了,依旧没能继承任何一枚圣痕,大家都很奇怪,所以……”

    “你那个朋友在哪?”摩根立刻问道。

    “在我的家乡,火雾山。”天闲知道火雾山这个地方对于人类大陆来说是一块未知之地,把事情都推脱到那里是最安全的。

    果然,摩根和摩菲都轻轻皱了皱眉,“你的家乡,嗯……除了你的那位朋友,还有谁是这样吗?”

    天闲见摩根长老似乎很在意这件事,当下立刻答道:“只有他一人是这样!”

    摩根长老不由沉思起来,“只有一人……难道连圣灵殿分发的强身圣痕也不行?”

    “是的!所有的圣痕都尝试过了!说起来虽然可以继承,但马上圣痕就会脱落碎掉,完全没有效果!”

    “圣痕会脱落碎掉!?”

    这一次摩根和摩菲都是变了变脸色,俨然是听到了什么极其不可思议的事。

    天闲看了看摩根和摩菲的反应,心里有些不安起来,“这……有什么十分不妥的地方吗?”

    “他是谁?”摩根长老沉声问道,“你很了解他吗?你确定这种情况不是他表现出来的假象?”

    天闲怔了怔,脑子里顿时闪过许多念头,家乡中无数人的面孔一闪而过,之后抓住了其中一个最直接,最好用的说法:“她是我的未婚妻,我自然知道!”

    “未婚妻……”摩根和摩菲再次陷入了思索。

    良久,摩根才终于说道:“这种情况我们从未听说过,自从人类第一次开始运用圣痕,还没有谁无法继承圣痕的记录,如果你想知道真相,就把你的未婚妻带到我们眼前吧,那样或许我们能有什么线索。”

    天闲大失所望,没想到连这样博学广识的大长老都没有听说过这种情况。

    “不过……”

    “不过?”天闲才熄灭的期望再度燃起,惊喜的望着的摩根长老,“不过什么?”

    摩根缓缓说道:“这种情况是几乎不可能存在的,如果真的存在,也很可能只是表象而已,其中有着什么其他方面的原因才导致了这种情况。”

    “为什么您会这么说?”

    摩根摸着自己的胡子,多少有些自傲的说道:“这一百多年,我们一直在探索内城的秘密,探索圣痕的秘密,总归有一些心得,所谓圣痕,也不过是一种力量形态而已,它不会特别的去拒绝谁,现在人们将圣痕作为某种标准,甚至开始慢慢神化这些无意识的东西,其实只是圣灵殿巨大的影响力造成的结果而已,你的未婚妻无法继承圣痕,这和圣痕或许没有什么关系,而是因为她对这世界上力量的某种排斥,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但我不能亲眼看到她,无法做出结论。”

    天闲听的愣愣的,虽然摩根长老并没有给出什么明确的结论,但天闲却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一直以来自己都以为是自己的身体对圣痕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甚至是觉得圣痕有什么问题。

    但是,难道这和圣痕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和自己的身体与圣痕的联系也毫无瓜葛,而无法继承圣痕,只是自己身体奇特体质的一种微小的外在表现?

    自己的身体……难道有什么非常奇怪的地方?

    “嘿嘿嘿……”正当天闲惊愕不已的时候,邪眼的笑声有一次传来。

    天闲微微一惊,皱眉在心中问道:“你笑什么?”

    邪眼笑着说道:“小鬼,我早就告诉过你,叫你不必在意这件事,等你找到强大的力量,自然就会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却非要辛辛苦苦跑到这个地方来,最后却只能得到这种无用的答案。”

    “我可不会把希望都寄托在随时随地都想要吞噬我的邪灵身上。”

    “哈哈!不必对我这样戒备,我们现在也算是同位一体,互利互助,就算你不相信我,但我也不会害你的。”

    天闲对此嗤之以鼻,邪眼当初要不是虚弱的走投无路,根本不会选择自己寄身,而现在他的力量这在日益恢复,每一次沉睡醒来都会变的更加强大,这次吞掉了那个神灵的力量碎片,他的力量明显又有提升,随之而来的是他开始变得张狂无忌,从这一点很容易就能想到,当他有足够的力量破开锁住他的全部封印时,那么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对宿主痛下杀手。

    “我知道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就会了解我身体的秘密吗?”

    “当然,这一点我可以保证!”邪眼无比自信的回答。

    “可我根本无法继承圣痕,去哪找什么强大的力量?”

    邪眼近乎怂恿的说道:“强大的力量,不就在你的眼前吗?这一片广阔的古城中一定还有其他神灵的力量碎片,而是数量可能很多,你只要找到他们,然后由我吞掉,你自己会体会到其中的变化。”

    说着,邪眼用更加蛊惑的声音说道:“你难道不想承认吗?我吞掉那个碎片之后,你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变化?”

    天闲没有回答,而是微微皱眉,邪眼说的没错,虽然那个神灵的力量碎片被邪眼吞掉了,但是在那之后,自己也的确有了一些力量增强的感觉,肉体似乎变得更加力量饱满,而精神似乎也更加充盈了,随着摩根和摩菲长老忙忙碌碌一整天,救治了数十伤者,几乎没吃没喝,可不可不饿,甚至也没有觉得劳累。

    找到那些神灵遗留下来的力量碎片,真的能发现自己身体的秘密吗?或者说只是邪眼在说谎而已?

    天闲正思索着,摩根长老忽然说道:“时间差不多了,小鬼!跟我来吧!你应该去见他们最后一面。”

    天闲一怔回神,摩根和摩菲长老已经举步向外走去。

    看看雪和卓玛,天闲忽然发现两人都用有些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呃……你们在这里先看着古丽,我去看看大长老要做什么。”

    “当然,我们这些女人可不想去参与你们这些臭男人的事情。”卓玛抱着手臂,饶有兴趣的打量天闲,“未婚妻……小子!看不出来嘛!你居然已经有未婚妻了。”

    天闲一愣,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卓玛和雪的目光都有点奇怪,当下连忙解释:“不,我只是……”

    “不必解释。”卓玛连连摇头,“这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嗯,但其他人……”说着,她看了看默不作声的雪。

    雪正垂头,默默整理自己毫无褶皱的裙角,似乎感受到天闲的目光,这才抬起头,轻轻说道:“我在这里等你。”

    不知为何,天闲忽然觉得这一句话让自己有些感动。

    重重点了下头,天闲说道:“我很快就回来,要是这个臭女人醒过来不安分的话,就打晕她。”

    卓玛看着天闲匆匆离去,不由微微叹气,“小姑娘,你还真是好说话呢……”

    雪微微垂头,皱了皱眉,摆弄着裙角,不知在想什么。

    内城所有还能活动的人都聚集在了城中心的空地上,整理整齐的摆放着十几具尸体,他们都是先前在搜索中死去的人。

    两位大长老和天闲的出现让众人起了微微的骚动,不少人一起见到地上的尸体和天闲,不由又是有些双眼发红,但两位长老在场,还是按捺了下来。

    摩根走到那些尸体近前,默默的看了他们好一会儿,这才用干枯沙哑的嗓音问道:“都在这了吗?”

    巴巴洛特立刻从人群里走出来,“都在这了。”

    摩根点点头,挥手让巴巴洛特退下,终于抬头看向了周围的人。

    “我很遗憾,这一次行动我们死伤惨重,这是我们成为长老以来,损失最严重的一次。”

    摩根的话让所有人神色黯然。

    “不过这是我们的宿命,在决定留在这里的那一天,我们就已经有了因为任何意外而牺牲的准备,他们的离开也并非毫无意义,这一次,他们以生命给了我们一个郑重的告诫,同时也是最重要的指引,孩子们!我们这次发现了很重大的秘密,在这里,请向这些先行者做最后的祈祷,愿他们能彻底安息。”

    所有人低下头来,双手合十,默默的祈祷,两位大长老也不例外,天闲更是心中难过,默默的为这些死者祈祷着。

    “这些家伙并不可怜,他们几乎是这里所有人之中最弱的,虽然说那是神灵的守卫,但这种简单的迷惑手段……”

    众人祈祷时,天闲心中再次响起邪眼的声音,这不由让天闲一股火气撞了上来,抬起毫不犹豫的掐灭了肩上的火焰,随即封锁了邪眼的力量。

    几分钟后,摩根长老第一个抬起头来,“好了,送他们离开吧!”

    众人抬头,面上都露出隐隐的不忍之色,不少人别过目光,已经不再看那些尸体。

    摩根在他面前的一具尸体前停了下来,慢慢的蹲下身,望着那因为惊恐而依旧有些扭曲的面孔,缓缓说道:“桑托斯,去年才来到这里的小家伙,我现在还记得你第一次进入内城时兴奋的表情,我会告诉你儿子他有一个伟大的父亲,我们会负责抚养你的儿子长大,你不必担心他,安息吧……”

    天闲有些惊讶的见到摩根伸手轻轻盖住了桑托斯已经苍白如纸的面孔,之后一片幽紫色的火焰从手上飘起,慢慢渗进了他的头部。

    很快桑托斯的尸体上浮起了一层蓝幽幽的光芒,光芒之上渐渐又浮现出了什么东西来,那仿佛是一个人影,不断颤抖,微微扭曲着……

    猛的,桑托斯身上的蓝色光芒一跳,将那淡薄的虚影包裹,如一团火焰般燃烧起来。

    那虚影变得迅速扭动起来,似乎在挣扎,但那层蓝幽幽的火焰急速将它烧灼的崩溃成一片碎散光芒。

    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空气中那些零零碎碎的光芒被烧的干干净净,那些蓝幽幽的火焰也一跳消失。

    摩根站起身,走向了第二具,而立刻走上两个人来,抬起桑托斯的尸体向城门口走去。

    天闲愕然的看着这一幕,猛然间想起了一件事。

    之前,摩根摩菲两位长老说过,他们会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处理这里的尸体,难道说……

    这一次,摩根面前的是一个女人的尸体。

    “芭芭拉,很遗憾不能去参加你的婚礼了,本想结束这几次任务就强迫你离开这里,是我们低估了这里的一切,很抱歉,我会通知你的未婚夫,告诉她你是如何兴高采烈的向我们说其他,如果你还能活着,一定会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请原谅我不得不这样做,愿你安息。”

    摩根长老再次把手盖在了面前的尸体脸上。

    天闲愣愣的看着这一切。

    难道说,这就是那种所谓的特殊手段,这就是防止他们的灵魂被这里的力量侵蚀而不能得到安息的办法……

    摩根,分明是在打碎这些人最后的一丝精神意识,也就是……销毁他们的灵魂!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