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三十三章 祸根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一再确认,才认定倒在自己怀里的的确是古丽,那苍白的面孔和身体上还是自己给她缠上去的绷带都说明她不可能是别人。

    而当天闲发现古丽腹部的剑时,登时愣在当场——古丽那把断剑几乎已经齐柄刺进了她的身体,血还在不断向外流着。

    “喂!臭女人,你醒醒!”天闲用力打了古丽的面孔两下,但她毫无反应。

    天闲连忙解开身上的后袍子丢在地上,将古丽轻轻放倒,急速检查她的状况。

    “你们有谁受伤了吗?”

    天闲正焦急间,摩根长老干巴巴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他和摩菲长老一起慢慢走了过来,两人看起来和先前毫无二致,显然刚才的袭击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损害,不过二人都是眼神凌厉而严肃,表情不怎么好看。

    “大长老!古丽她受伤了!”天闲大叫。

    摩根长老来到古丽身旁,看了她两眼,眼皮微微动了动,“是外伤,暂时死不了。”言语中颇有随意。

    天闲闻言大怒,站起身吼道:“摩根长老!我的朋友现在生命危在旦夕!我要的是她活下去!不是她现在死不了!!”

    摩根长老轻轻哼了一声,“小鬼,她的死活并不关我的事,而且你最高搞清楚,现在不只她一人受伤,比她更危在旦夕的大有人在!”

    天闲闻言微怔:“其他人也受伤了!”

    正说话间,一个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正是巴巴洛特,和先前他总是一脸笑容不同,现在他脸上一片凝重,身上还带着一些血迹。

    “怎么样了?”摩根长老问道。

    巴巴洛特迅速来到摩根长老身前,沉声说道:“已经死了十七个,十三个重伤,三十二个轻伤,有五个人,应该救不活了。”

    摩根听了这几个数字,脸色阴沉了下来,吩咐巴巴洛特道:“告诉所有人,搜索终止,现在全力救治伤员,我们很快会返回内城。”

    “是!”巴巴洛特立刻转身离去。

    望了天闲一眼,摩根说道:“你的朋友没有伤到要害,短时间不会死,你可以救她,我现在要去那几个或许无法救治的人那里。”

    说完,摩根和摩菲长老两人匆匆离去。

    天闲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就在刚刚那么一小会儿的功夫,这批九十人的搜索队居然死伤大半,要知道这可是整个人类大陆圣痕继承者中精英中的精英,随便谁到了古城外都是独当一面的强者,却在这里死的不明不白。

    “黑……”

    雪的声音让天闲立刻回过神来,立刻重新打起精神,天闲迅速来到古丽身边,“雪,卓玛姐姐,帮我一下,这个家伙再不救治就要断气了!”

    稀薄的白雾之中一片哀声。

    九十人的搜索队死伤大半,几乎人人带伤,摩根和摩菲两位大长老以最快的速度组织人手救治那些伤者,不过最终,巴巴洛特口中那五个受了极重伤势的人还是没能救活,死亡人数达到了二十二人。

    虽然古丽是伤上加伤,不过相比起其他人,她却是很幸运的一个。

    这一剑毫无章法,更没有对准要害,而且这是一把断剑,长度有限,如果是完好的剑,那么再向前一点,就要刺破她的内脏了。

    天闲以邪眼的火力裹住了她的伤口,起剑的同时,最低限度将身体内外的伤口烧焦止血,前前后后,古丽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她流了很多血,一直昏迷不醒。

    裹好古丽的伤后,天闲总算松了口气,这才擦擦额头的汗,得了空闲向雪和卓玛问道:“你们怎么样?当时有没有受伤?”

    雪摇摇头,“我叫它离开,它后来就走了。”

    天闲听的莫名其妙,但见雪安然无恙,倒是也放下心来,回头再看卓玛,却发现她的面色稍显难看。

    “卓玛姐姐?”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已经被我大卸八块。”卓玛恨恨说道,“维罗……已经不是那个样子了。”

    天闲见卓玛心情不好,也没有多问,但不由暗暗思量,卓玛的情况其实和自己有相似之处,她无论身体和精神都经历了时间的回溯,几乎等于拥有两段生命,或许那个倒霉的神灵仆从无法判定到底要映照出什么东西,结果被看出端倪的卓玛怒然干掉了。

    探索队很快返回了内城。

    这是历次例行探索中,结束最早的一次,同时也是伤亡最惨重的一次。

    算上天闲几人,九十人搜索队二十二人毙命,八个重伤和十二个轻伤的人必须离开内城进行长期治疗,这次仅仅持续了不到半天时间的探索,却让内城的继承者数量急转急下,直接减员了一半之多!

    回到内城,天闲几人将身上保暖的软袍都脱了下来,为古丽扑了一张还算舒服的床,而古丽至今昏迷不醒。

    这次外出探索让天闲十分意外,甚至有点震惊。

    原本,天闲以为内城这里只是压迫力更强,有更多没有被人类触碰过的神灵遗迹,这里的人大多数工作就好像考古一样,虽然会遇到一些意外的危险,但也只是一些机关或者某些带着奇怪力量器具的威胁,但没想到,仅仅是第一次外出,居然就这样伤亡惨重的收场。

    虽然从摩根与摩菲两位长老的反应来看,遇到的这个东西从前没有出现过,但他们仅仅是例行探索都要八十六人一起行动,而且还结成坚固的防御阵,那么平日里遇到了的危险也就大概可以想象了。

    “你们两个在这里看着她,她暂时不会有什么情况,城里伤者很多,我去看一看。”天闲叮嘱了卓玛和雪,立刻去找摩根长老。

    现在内城的人除了少数一些负责警戒,其余人都在尽力救治那些伤者,摩根和摩菲长老也是一样,他们两个一般都是救治最严重的伤者。

    天闲找到摩根和摩菲的时候,摩菲正面无表情的将一个继承者已经扭曲麻花的腿截断。

    “我们很忙!”摩根一样面无表情的看了天闲一眼。

    “我能帮忙!”

    摩根目色一沉,打量了天闲一下,“情报上说你会使用奇怪的医术,但你能处理这样的重伤吗?”

    “古丽已经安全的睡了。”天闲挽起了袖子,“而且比这更严重的伤,我不知道见过多少。”

    天闲走上前来,指间燃烧起血红的火焰,在那个满头冷汗的家伙断腿处缓缓抹过,那血如泉涌的伤口顿时被极其轻微的,但恰到好处的烧焦,血顿时被止住。

    摩根长老眼神微微一亮,“用邪眼的火焰救人……很好!”

    天闲很快得到了摩根和摩菲的认可,跟随他们两个在城中往来奔波,救治那些受伤的人。

    经过一整天的忙碌,那些受伤的人经过所有人全力抢救,再没有出现死者,大多数人的伤势都稳定了下来。

    把最后一个伤者的伤口处理好,摩根似乎也松了口气,他看着天闲的眼神也柔和了很多,“去洗洗身体,然后来议事厅,我们需要好好总结这次教训。

    一天的奔波,天闲身上到处是血迹,现在也分不清都是谁的。

    天闲干脆丢掉了身上的血衣,在城里唯一的井中打了水简单洗掉了身上的血迹,火气透出体外,瞬间蒸干井水,大步向那个城里最大的建筑——议事厅走去。

    所有能动的人都聚集到了议事大厅中,有些伤者也被抬到了这里,卓玛和雪也得到了邀请,古丽虽然昏迷着,一样也被抬了过来。

    摩根长老对天闲招了招手,把他叫到自己身边,找了个位子叫天闲坐了下来。

    天闲可以十分清楚的感觉到大厅中围坐几圈的人们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了改变,才来这里时,这些人大多只是投来淡漠的眼神,但现在却多了几分认可。

    这些人中,绝大多数都是经过天闲白天亲手救治过的。

    在这里不得不说,但就医术来说,这些本身实力强大的圣痕继承者们简直低级到了让人发指的程度,他们几乎都是专注的修炼战斗型圣痕,这么多顶尖的强者之中,居然没有任何一个是向当初方良那样可以使用高阶治疗圣痕的,就算是摩根和摩菲两位实力深不可测的大长老,天闲觉得他们或许顶多只有实习护士的水准。

    实习护士决定你的伤必须要截肢!这简直恐怖至极!

    大家都在对这次遇袭的事议论纷纷,脸上神色凝重,自从内城建立以来,这是伤亡最惨重的一次,内城人员减半,这件事将会在雷霆古城,甚至人类大陆产生极大的震动。

    “好了,安静!”摩菲长老轻轻顿了顿手杖,大厅中的议论声迅速停下,大家的目光全部聚集了过来。

    摩菲张来举起手,之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轻轻落到了天闲的头上,他干巴巴的声音中比平时多了几分感激之意:“首先,我必须要感谢这个孩子!这一次他为我们做了很多,我们当中没有任何人精通医术,他帮了我们大忙。”

    这句话立刻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之前天闲满身血迹的随着两位长老在城中忙碌,一整天都没有休息的情景大家都是看在眼中的,而且许多人亲眼看到,亲身体会过天闲的手段,无比啧啧称奇。

    “小鬼,谢谢你的帮忙,我们之前的态度或许还不够友善,希望你不要介意。”

    被这么当中夸赞,天闲倒是有点不好意思,笑了笑说道:“这没什么,在这种地方,我想大家已经对我够好了。”

    摩菲点点头,“你能这样想自然最好,你也看到了,我们所处的环境十分危险,很多时候无暇去顾及其他事。”

    “我明白。”

    摩菲对天闲露出一个笑容,天闲惊讶,这位不知多大年龄,犹如枯树般的老者,笑起来倒是显得十分慈祥。

    揉了揉天闲的小脑袋,摩菲拿开了他枯枝似的手,神色也随之严肃起来,“今天,我们需要对这次遇袭的情况进行一次严格的总结。”

    沉默少许,摩菲有些沉重的说道:“这座内城是我和摩根一手建立的,从最初成型到几次搬迁,已经快有百年的时间,期间我和摩菲带领过许多人对神域进行过无数次探索,但……从未遇到过今天这种东西!”目光缓缓扫过所有人,他继续说道,“现在每个人都描述一下你们当时看到的情景,不要遗漏任何细节!”

    众人开始一一说起自己当时遇到的状况,巴巴洛特显然是摩根和摩菲的得力助手,他没有受伤,站在两位长老身边,拿着一个本子飞快的记录着其他人的话。

    所有人的说法几乎完全趋向于一种情况:忽然间独自一个身处浓雾之中,之后看到了幻象,在脑子有些不清楚的情况下遇到了袭击。

    少数人,比如说巴巴洛特,他们识破了幻象,直接发动攻击打退了对方,之后雾气很快就消失了。

    没过多久,众人都已经说过自己的情况,摩菲长老把目光投向天闲,“小鬼,你都看到了什么?”

    天闲是对这次袭击唯一了解全部情况的人,之所以刚才一直没吭声,其实是想用其他人的情况验证一下自己已知的事情。

    “这一次,其实是我们撞上了这里的守卫。”

    天闲的声音不大,但却一下让整个议事大厅完全安静了下来,私下里小声议论这件事的人不由都惊愕的望着天闲。

    摩菲和摩根两位大长老也是十足的吃惊,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你说什么?这里的守卫?”

    天闲点了下,索性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是破碎时代就遗留在这里的守卫,也可以说是从前神灵的仆从,我们踏进了它的防御区域,所以它选择了攻击我们。”

    大厅里一片哗然,众人顿时大声议论起来,好多人吃惊无比,但不少人也是面露怀疑,对天闲的话看来并不相信。

    “小鬼,你怎么知道?”摩菲迅速问道。

    天闲伸出一根手指,指间跳起一朵血红色的火苗,“是他告诉我的。”

    众人微微吸了口凉气,“邪眼!”

    摩菲和摩根两人互相看了看对方,脸色一片凝重,最终还是摩菲问道:“如果那个东西是这里的守卫,那为什么之前没有出现,这条路我们已经走了无数次,根本没有那样的东西!”

    “这……”天闲一下为难起来。

    “因为之前我没有出现在这。”忽然一个嘿嘿笑着的声音出现在大厅中,同时天闲手指上的火焰一跳,凝成了一个小小的火球,火球滴溜溜转了几圈,赫然张开了一只眼睛。

    众人顿时发出一阵惊呼声,不少人甚至忍不住向后退去,各个都是面色急变。

    “邪眼!”

    摩菲和摩根两位长老眯缝的双眼几乎全部张开,惊诧无比的望着天闲手指上的那个小小的火球。

    天闲皱起眉,在心中疑惑问道:“你忽然跑出来做什么?你很惹眼的,难道自己不清楚?”

    邪眼无所谓的声音在天闲回应道:“反正已经是人人皆知的事情,隐瞒没有任何意义,而且现在你需要我来解释这件事。”

    天闲依旧皱着眉,因为天闲清晰的感觉到,身体中邪眼的力量波动再次变强了,这一次它只睡了一天的时间,但再次醒来事,力量增长的程度却似乎比往常都要厉害的多,如果再来几次这种情况,或许……

    邪眼自顾的顺着天闲的手指滚动,转眼爬上了天闲的脑袋,就呆在天闲有些凌乱的黑发发梢上,不无得意的大声说道:“这段时间我对这个地方也有了些了解,这座古城看来是某位神灵在破碎时代留下来的遗迹,在这周围一定会有他留下的许多力量碎片,你们之所以还没有发现,只是因为它们都躲在更深处,而且他们还没有觉得你们是像样的威胁。”

    这句话让众人不免有些愤愤不平,邪眼的意思似乎是说他们还不够资格被那些守卫理会,这对于这些平时里都被尊为强大圣痕继承者的人有些无法接受。

    邪眼又说道:“不必不承认,你们一直在这里安全无事就是最好的证明,而这一次,这个东西之所以会扩大防御的范围而撞见你们,原因自然是感觉到了我的靠近,嘿嘿,在破碎时代,那些个诸神几乎个个与我为敌,这一次他们的力量残片……”

    后面的话天闲就没有再听了,而是想立刻软到在地上……

    天闲瞬间就明白了,虽说不是刻意的,但自己辛辛苦苦救治那些伤者还回来的认同,被邪眼这么三两句话随便扫的干干净净!

    所有人望向天闲的目光中都透出怒意来,当然准确的说他们是看着天闲头上那朵小小的火苗。

    闹了半天,这次行动死伤过半的罪魁祸首,却是这个该死的邪眼!!

    “小姑娘,过来!”卓玛在一旁把雪叫到了身边,笑着嘱咐,“我们现在带着那个女人离开这。”

    雪看了看天闲,有些担忧的问:“不会死掉吧?”

    “不会的!”卓玛十分肯定的回答。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