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三十二章 神之仆从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浓雾弥漫……

    古丽惊恐着,可是身体深处却又有一种近乎无法抗拒的东西让她忍不住想要冲上去,抱住眼前的人痛哭一场。 看最新最全

    那柔顺的,不加打理而稍显凌乱的黑发,那冷漠的眼神,那只会对自己露出笑容的薄薄嘴唇,身形、体态……一切的一切,完完全全就是那个已经深深印在自己心上的影子。

    “你……你已经死了!是我亲手埋葬的……”古丽的脚步缓缓后退,手握住自己的剑,可……她苍白的手指在微微颤抖,根本无法拔剑。

    卓雅笑了。

    “怎么了?好像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看着我?”卓雅慢慢走了上来,“我死了?你这个笨蛋,在雷霆古城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你现在还依旧不明白这一点。”

    望着一步一步从容走近自己的卓雅,古丽的瞳孔一缩再缩。

    卓雅已经死了,古丽清晰无比的明白这一点,可是……

    古丽多么想再看一眼活着的卓雅,用力抱紧她,喊叫着诉说自己的愧疚,哪怕只有那么一瞬间!

    卓雅的死,是古丽永远背负的哀伤……

    手指颤抖着,古丽却无法拔出自己的剑,脚也像比钉在地上无法移动,她眼睁睁的看着卓雅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并缓缓抬起了手……

    冰冷如昔的手掌抓住古丽的五指,慢慢的拔出了她的剑。

    “这把剑是我们当初一起铸造的,没想到即使断了。你还带在身上,真是一如既往的是个笨蛋,这样的剑怎么能对敌?”卓雅抓着古丽的手,望着那把断剑,眼中竟浮现出一抹温柔。

    望着眼前的卓雅,望着那眼中似曾相识的温柔,古丽感到自己已经崩溃了,她颤抖着伸出手,慢慢摸向卓雅的面孔。

    “卓雅,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古丽双眼中一下涌出了眼泪。

    “噗!”

    古丽的身体剧烈一抖。伸到卓雅面前的手也随之僵住。

    卓雅将那把断剑反转。狠狠刺进了古丽的身体。

    在这一瞬间,古丽望着眼前那依旧微笑的面孔,脑子有些发空,一时无法思考。“卓雅……”

    卓雅笑着。轻轻搂住了古丽软下来的身体。而手上的剑却在不断更深的刺进古丽的身体,“我知道,我都知道……”她声音柔和的说着。“我知道你满含愧疚,我知道你心存不安,但这依旧不重要了,姐姐啊……我们一起死吧,去那个世界陪我,我一个人……好寂寞。”

    古丽的血不停的流出,身体完全无力的挂在卓雅的身上,双眼的神光急速暗淡下去。

    “我们来唱歌吧,唱我们小时候的歌……”搂紧古丽,两人身体紧贴,面颊交错,此时的卓雅,眼中终于泛出惊人的寒光。

    “小小的女孩,圆圆的脸。”

    “亮亮的星星,眨着眼。”

    “一颗,两颗,三颗。”

    “闪啊闪……”

    卓雅轻轻唱着,面容开始渐渐扭曲起来,迅速浮现出一片狰狞之色。

    那下一刻卓雅的神色一僵硬,满脸狰狞迅速褪去,恢复了卓雅冷漠的面孔,但现在这冷漠的面孔却是一片惊讶。

    古丽那头因为邪眼的火焰力量而变色的红色头发,正急速褪去鲜红的颜色,取而代之的,是如墨的黑丝。

    “一颗,两颗,三颗。”

    “装满弯弯的月亮船。”

    几乎气息全无的古丽居然随着卓雅唱起了歌,但是古丽的声音却出现了奇异的变化。

    卓雅听到这个声音大吃一惊,同时她感觉到,自己抓住的那只手已经握紧了那把剑,自己竟然再也不能把它刺进对方身体哪怕一丝一毫。

    “卓雅?”古丽缓缓站直身体,抬起头来,“这样,好玩吗?”

    卓雅看清楚抬起头的古丽,登时面露极度惊愕之色,“你……你怎么?”

    古丽已经不再是古丽。

    漆黑的长发在浓雾中轻轻飘荡,冷漠如冰的面孔,还有那永远蕴含几丝杀气的眸子——这根本不是古丽,而是活生生的卓雅!

    两个卓雅面对面的望着对方,一个面无表情,另一个却是脸色剧变,猛的大叫一声,转身就要逃走。

    卓雅双目寒光一闪,单手一抓已经揪住了逃走的卓雅头发,用力一扯将她揪了回来,另一手直接扣在了她后仰的脸上。

    “我不喜欢这张脸。”

    被抓住的卓雅奋力挣扎起来,但她却根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力量,根本推不开对方的手,只能徒劳的叫喊。

    “恶心的声音!”卓雅手上猛然用力,狠狠一扭!

    “咔!”

    那个卓雅的头被这一下直接扭的变形,面孔一百八十度背向了地面,瞬间没了气息……

    “砰!”

    卓雅丢下那具尸体,看看自己的手掌,冷霜凝结似的眉毛轻轻蹙了起来——一层薄薄的五彩色粘液粘在她缠满绷带的手上。

    这层粘液如有生命的轻轻蠕动着,好像快速蒸发般化成细碎的光沙飘散在浓白的雾气中。

    地上的尸体也开始慢慢融化,变成一堆粘稠的五彩液体,并迅速的消散着。

    卓雅只瞄了一眼尸体,就不再去看她,而是仔细的看着自己的手,好一会儿,才满意的点点头,笑了笑,“这小鬼,医术果然厉害,可惜手指又被我弄断了。”

    ……

    天闲已经等很久了……

    那一团奇怪的,五颜六色的粘稠液体就在天闲身前反复的翻滚、蠕动着……一会儿似乎要凝结成什么模样,可很快又恢复成了杂乱无章的一团。一会儿似乎又想凝结成什么模样,但立马又变了回去……

    天闲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到底好了没有啊?不吭声也不攻击!你难道是饿了来找我要吃的的吗?”

    那团东西依旧努力的蠕动着,看得出它似乎很想变成什么模样,偶尔还会看到一些比较清晰的轮廓,但是没有任何一次成功的……

    天闲觉得,这家伙就好像大便干燥一样痛苦的在那里扭曲着……看的连自己都觉得累了。

    忽然,这团东西扭曲的速度开始变得快了很多,层层翻滚蠕动着,一张张模糊的人脸从它身上浮现而出。但还看不清楚的时候就又重新融化……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天闲一愣。那个东西居然开口说话了!声音仿佛从闷葫芦里发出来的一样,而且居然在发问。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来问才对吧?”天闲横握灰刀,心中一阵喜悦,既然这东西能沟通。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

    “我的朋友们在哪里?你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袭击我们!?”

    “你……到底是什么?”那个东西再次用沉闷的声音问道。他似乎说话困难。声音显得十分吃力,“为什么,要来打搅主人的安息?”

    天闲歪着头思索一下。直接问道:“你的主人是谁?”

    “离开!否则!杀!”

    “如果你不回答我的问题,那么被杀的还不一定是谁!”

    那东西根本不回答天闲的话,而是随后再次加速蠕动起身体来,很显然他要凝结成什么模样,但是任凭如何努力,却都无济于事。

    “小子,你怎么会在这里?”一个声音在天闲心中响起。

    天闲闻声不由哼了一下,“你终于醒了,自从上个月被冰霜巨人吓的缩起头来,你似乎变得的越来越胆小了。”

    这一段时间,邪眼显得十分安静,他只在少数时候活动,大多数的时间都沉睡在天闲的血脉之中,不过天闲也能清晰的感觉到,每一次邪眼醒来,他的力量似乎就变得强大一点点。

    邪眼对于天闲的嘲弄置若罔闻,倒是似乎十分意外的说道:“你居然遇到了这样的东西,难道说你已经来到人类所说的内城了吗?”

    天闲一怔,“你认得这个东西?”

    一簇火焰从天闲肩头跳起,凝结成一小团火焰,火焰在天闲肩膀上滚了一圈,睁开了一只眼睛来,邪眼上下打量着那个东西,不无得意的说道:“当然,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不认得的东西,我见证了无数生命的出现,消失……”

    一阵历啸声忽然打断了邪眼的话,天闲面前那一团奇怪的东西忽然间好像烧开的水一样翻腾起来,并且体积急速膨胀,转眼间已经涨到了十几米的高度,而且还在飞快的暴涨。

    天闲莫名惊讶,但邪眼却嘿嘿的笑道:“这种东西在破碎时代有很多很多,他们是诸神的从者,嗯……准确的说是诸神的仆役,用人类的角度来说,他们的用处是端茶倒水,打扫庭院,而且它们没有智慧,只是诸神力量的残片而已。”

    “诸神力量的残片?”天闲听了邪眼的话可是有些吃惊,“你是说现在还有神灵存活!?”

    “不,他们的确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我说过这只是没有智慧的力量残片,所以诸神的消失反倒对他们没有太多的影响,作为这种东西,既然没有主人的意志统帅,那么就会忠实的执行主人最后的命令,直到完全消亡。”

    “最后的命令……”天闲想起刚才这东西的话,心中一片恍然,“这东西……在守卫这里?”

    “是的,这应该是他的主人留下的最后一个命令。”

    天闲慢慢仰起头,因为那个东西已经膨胀到了一个极其夸张的程度,先前它只有一人高,现在已经完全看不清全部身体,因为那庞大的身躯已经被浓雾遮挡,但从那渐渐成型,而且还在不断膨胀的双脚来看,这东西已经有数十米高了。

    “小子,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邪眼突然的问题让天闲一头雾水,“什么怎么回事?”

    “这个东西本身没有什么威胁。但会幻化出对方心中的影子,或是最为恐惧的东西,或是最容易被迷惑的东西,在击溃了对手的精神后,轻易的杀死对方,这是它们的战斗方式。”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它没能在你心中幻化出任何东西。”

    “那能怎么样,这说明我无所谓觉嘛!”天闲一点也不客气的自吹自擂。

    “不……”邪眼明确的否定,“但凡具有智慧的生命,都会有所执着,**、恐惧……这是生命的基本。而这些东西就像是镜子。它没能在你心中幻化出任何东西,那么只有两种可能。”

    “哪两种!”

    “你是一片空白,比亡者还要空虚的空白。”

    天闲皱皱眉,“我可是活生生的人类。”

    “是的。那么只可能是第二种!”

    “你的精神。你的灵魂……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

    天闲大吃一惊。“你说什么?”

    “我说过这个东西没有智慧,智慧一成不变的按照它的方式行动,其实它并非没能映照出你精神中的某个影子。而是映出了好多个,你难道没有看到它之前那许多不断变换的模糊模样吗?”

    天闲心中打起了小鼓,难道说自己的灵魂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事被发现了!?

    邪眼继续带着几分疑惑的说道:“它应该是找到了要找的东西,但似乎找到的并非一种,而它无法辨识到底哪一个才是应该拿来对付你的,无法思考的这个东西就在不断重复判断,重复否定中出现在了你的面前。”

    天闲微微见汗,虽然不清楚那个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邪眼这个说法,却似乎也十分有可能。

    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灵魂,或许已经超出了这个奇怪东西的判断范围,这才会出现先前的一幕。

    “哈……哈哈!”天闲暗暗心惊,但还是打了个哈哈,故作从容说道,“你说的倒是蛮像那么回事,但我可从来没有经历过什么特别奇怪的,会影响灵魂的事情,而且你看这东西现在已经在幻化什么物体了!”

    邪眼嘿嘿笑了一声,也不做追究,“的确,但这个东西并非幻化你心中的事物,而是我的!”

    “呃……你的?”天闲这次实实在在的愣住了。

    “啊……在我因为意外陷入虚弱的时候,一些讨厌的家伙找上门来,从那以后,我最痛恨的就是这种家伙。”

    天闲愕然向前望去,忽然间明白了邪眼在说的到底是什么。

    那如石墩般的巨大脚掌和闪烁着让人心寒光芒的冰晶已经说明了一切。

    天闲眼皮一阵狂跳,“冰霜巨人!?”

    这个东西天闲可是记得太清楚了!雪将它召唤出来,那仿佛要把整个世界冻成冰块的寒气现在还在让天闲不时的打冷颤。

    邪眼却很是愉快的说道:“应该说是冰霜巨人的幻影,识破假象的话,它一点威胁都没有,而且说起来……这可是不折不扣的好东西啊!”

    “好东西?”天闲隐隐在邪眼的口气中听出了一种猛兽露出了獠牙的味道。

    “这,可是诸神的神力碎片啊!”邪眼发出了犹如嗅到血腥的野兽般的呼吸声,“嗯……我能闻到它在什么地方,狡猾的小东西,但……还是骗不了我!小鬼,我们这次走运了!”

    伴随着震天动地的怒吼,半空中巨大的风压袭来,那浓稠的白雾瞬间被冲散,冰霜巨人那山丘般的巨大手掌狠狠砸了下来。

    “砍……砍了它!!”邪眼的声音微微发颤,疯狂的大吼。

    虽然半空的景象极为骇人,犹如雪崩海啸一般,但天闲却毫无感觉,印象中那种要把人冻成碎片的寒气,这一次根本没有出现。

    毫不犹豫,天闲灰刀一翻,刀刃上顿时窜起血色的火焰,怒喝一声向半空斩去,随之一道火光横扫而出。

    这道长鞭也似的火光飙射半空,还没碰到冰霜巨人的手掌,那庞大的巨掌就已经因为灼热的气息而土崩瓦解,被这火光一下砍出一道巨大的裂缝山。

    呼海啸般而来,但当真正落到地面时,这手掌已经破碎成细末,犹如漫天银沙洒了下来……

    “想跑!?”

    邪眼厉喝一声,天闲肩头上那个小小的火球一瞬间炸开,化成一道细如蚕丝的火焰急甩而出,转眼没入浓稠的白雾之中。

    只是瞬间,这道细细的火焰绳索已经倒卷而回,而在火索前段,一个小小的金色光团已经被捆缚其中。

    火索瞬间重新凝聚成火球模样,之后从中猛然裂开,转眼变成一张比天闲的脑袋还大上三圈的火焰巨口,一口将那金色光球吞了下去。

    天闲呆呆的望着肩膀上急速又缩小成弹珠大小的火球,“你……你吃了它?”

    “离散的神力,不要白不要。”火球重新浮现出一只独眼,然后立刻白了天闲一眼,“再有这样的好事,如果我在沉睡,千万要叫醒我,唔……真是纯净的神力,好久没有得到这样的力量了。”

    说着,邪眼的火球渐渐散乱起来,瘫倒天闲肩上变成了一小滩离散的火焰,“我要再次睡了,记住,再有这样的……叫我…………”

    转眼邪眼就没了动静。

    天闲愣愣看着自己的肩膀,直到忽然觉得手上传来异样的感觉,这才一惊回神,不由愕然意识到,古丽的手居然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中,周围的雾也不知何时变的淡了。

    “雪!卓玛姐姐!”见到身边的人又全回来了,天闲喜出望外。

    “臭女人,你……呃!”

    天闲兴奋的抬起头,正要说话,但声音却一下卡在了嗓子里。

    卓雅静静立在那,用淡漠的眼神望着目瞪口呆的天闲,“小鬼,看来……你没有履行对我的诺言。”

    “卓……卓,卓雅!?”天闲的舌头在这个时候都已经不灵了。

    “如果再有下一次……我……”

    卓雅的声音很快变弱,身体一晃,直挺挺的倒了下来。

    天闲赶紧抱住卓雅的身体,陡然间眼神一跳——天闲的视线中,卓雅的黑发正在从发向发根,慢慢的变为深红色……(未完待续。。)rt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