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二十九章 噬灵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巴巴洛特将天闲几人带到了一栋大房子里,房子很矮,而且很粗糙,几乎没有任何摆设,里面隔出了很多房间,天闲几人每人睡一间倒是还有空余。

    “真是抱歉,这里什么都没有!”巴巴洛特笑着说道,“不过起码不用担心露宿野外,这里还是很暖和的,你们自己选房间吧,但其实都是一样的,我现在去给你们准备些食物!”

    “还需要绷带和干净的布条。”天闲一边推开一扇上面积满灰尘的木门,一面提醒道。

    “当然当然!”巴巴洛特一下开心起来,“古丽小姐是要裹伤的对吧!治疗用品这里有很多,可惜没有什么人懂得专业的手法,我看那些家伙都已经很老了,古丽小姐一定不希望他们触碰自己无暇的身体,那么我倒是愿意……”

    “不必了!”古丽伸手按住天闲的脑袋,“这里还有比你更年轻的男士呢!我的确很讨厌老男人!”

    巴巴洛特怔了怔,眨着眼睛看了看天闲,“呃……但这还是个小孩子,我想他还不会……”

    “我们不想浪费时间!”天闲可不想听到这个家伙怀疑自己的专业手段。

    巴巴洛特有点疑惑的瞧瞧古丽,但没有得到好脸色,只要颓然叹了口气,但仅仅过了一秒钟,他立刻就笑了出来,“那好吧!我一定会用心挑选,把满含我诚意的绷带拿来给你们的。”

    “这家伙真恶心!”等巴巴洛特离开后,古丽吐着口水说道,“简直比你还要让人讨厌!”

    天闲打掉她按着自己脑袋的手,“谢天谢地,原来我不是你最讨厌的那个,好了!现在去选一个你喜欢的房间吧!这个该死的地方,看起来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

    卓玛和古丽都选了相邻的房间,天闲也在旁边随便选了一个,雪却没动,只是跟着天闲,天闲走到这边,她就跟到这边,天闲走到那边,她就无声无息的跟到那边。

    见卓玛和古丽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天闲略觉得尴尬,“雪,你也选一个房间住下吧,这里比较挤,一个人睡比较舒服。”

    雪没说话,但摇摇头。

    “小姑娘,过来!姐姐我看来要先教教你男人是多么无耻愚蠢,满身臭气而且危险的生物!”古丽毫不客气的把雪拽到了一边去,然后就是古丽一脸义正言辞的说着什么,雪似乎听的很入神,但时不时就会摇摇头……再摇头……摇头……

    很快,古丽似乎就放弃了……

    当巴巴洛特带着食物和绷带以及一些药品回来的时候,他差点吓的将手里的东西全部打翻。

    天闲正小心翼翼的,从古丽的面上抽出细如发丝的银针。

    不过虽然他十分吃惊,还是看出这似乎是某种十分特别的手段,还是忍住了冲上去“救人”的冲动,将东西放下,直到天闲将所有的银针全部取出。

    “呼……”天闲取出最后一枚银针,古丽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看着面前十几根细细长长的银针,古丽自己都感觉到一阵后怕,这些针居然刺进自己的脑袋中这么久,而自己居然一直没有太多的感觉。

    巴巴洛特看着那些银针,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天闲说道:“牙城传来了好多消息,其中就有一条说你掌握着某种十分奇怪的……嗯,类似于医术之类的手段,而且并非是依靠圣痕的力量。”

    天闲将银针收起,毫不客气拿过巴巴洛特送来的东西,淡淡说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我只是一直很好奇,你这样小的孩子,是在什么地方学会这样的手段?”

    “秘密。”天闲仔细检查了下食物,发现只是一些粗劣的干粮,但显然这是很容易长时间保存的那种,看来在这个地方,吃饱的话就应该算不错了,“你还有事吗?”

    天闲明显送客的话并没有让巴巴洛特有任何不快,反倒是呵呵一笑,“我还要向你们大概说一下,要想活下来,在内城这个地方要注意些什么。”

    “在内城?”天闲不由愣了下,“难道这个据点内还会有危险?”

    巴巴洛特笑着点头,“是的,我希望卓玛也能认真听我的话,毕竟上一次你匆匆赶过来,什么都不知道就进入了神域。”

    卓玛轻哼了一声。

    巴巴洛特继续说道:“内城,和牙城与你们没有去过的外城不同,这里紧靠神域,或者说已经处在神域的范围之内,当初为了能更好的探索,内城的位置都是尽量靠近神山的,虽然经过了大长老们辛勤努力的建设,但这里毕竟是诸神留下痕迹的奇怪地方,很多事是无法预料的,比如……”

    巴巴洛特指了指卓玛:“以前,从未出现有人年龄退化的情况。”

    卓玛见巴巴洛特毫不留情的戳自己的伤口,顿时大怒。

    天闲立刻抓住她的手腕,皱着眉问道:“还有呢?”

    巴巴洛特继续笑眯眯的说道:“再比如,一觉醒来,发现内城已经消失了,而自己身处荒野!”

    天闲眸子一缩,“这是什么意思?”

    “这座内城,并不像外面的城市那样安全,大长老的力量无法凌驾在诸神之上,神域内许多奇怪的事物会影响这里,偶尔还会有奇怪的东西跑进内城来,甚至带走这里的人。”

    天闲隐隐明白了,“你是说,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是吗?”

    “不错!”巴巴洛特赞许的点头,“记住,随时在身上带着充足的食物和水!就算睡着的时候也要睁着一只眼!一旦遇到奇怪的危险第一时间大喊大叫,不要妄想凭借自己的力量可以解决问题,之前所有这么干的人都已经被我们埋在了城外!”

    “再有!”巴巴洛特的目光再次落到了古丽身上,“在这里,谁都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就连大长老也不敢明天一定能活下去,所以作为一个美丽的女人,找一个男伴尽情享乐是一件必要的事。”

    古丽闻言露出了诚挚的微笑,用柔和的声音对巴巴洛特说道:“你……可以滚了!”

    巴巴洛特依旧没有生气,他用一种渴望而自信的目光望着古丽说道:“很快你会发现寻找一个真正强大的男人依靠才是最正确的做法,在这个地方尤其是这样,而且我认为,向你这样美丽的女人,天生就应该生活在漂亮的房子中被人服侍,而不是这样在危险中生活。”

    古丽挑挑眉毛,“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不打算接近你们这些浑身充满臭味,而且危险无比的男人。”

    听了古丽的话,巴巴洛特看向古丽的目光似乎更多了几分欣赏,不过他很清楚今天已经没有留下的余地,慢慢后退的说道:“夜晚的时候多加小心,光之潮汐才刚刚结束,许多奇怪的东西在附近游荡,如果你喜欢的花,完全可以到我那里,我会保护你的。”

    巴巴洛特最后留下了一个住址,笑着离去。

    “这真是个从里到外都透着恶心味道的家伙!”古丽又开始吐口水。

    天闲皱眉思考了一会儿,“那……你要不要今天和我一起睡?哎我是认真的,你干嘛又动手?”

    ……

    夜幕很快再次降临了。

    昨天晚上几人迷迷糊糊在光之潮汐中来到内城,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都感到十分疲惫,吃了东西之后,立刻都变得昏昏欲睡。

    “主意安全!”天闲打着哈欠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雪还是和天闲睡在了一起,她现在已经彻底习惯了这件事,有的时候她把天闲当作抱枕,有的时候只需要天闲睡在身边,但无论如何,她要一睁眼就能看到天闲才安心,否则,噩梦就会好像从深渊中不断涌出来的侵袭着她,令她无法安稳入睡。

    而天闲,现在其实也习惯了。

    被雪那一身冷香包裹,在细滑的暗金色发丝缠住四肢的早上醒来,这几乎成了必修课。

    平心而论,天闲觉得雪在自己身边的时候,睡的也更安稳,邪眼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内城的夜晚比牙城要安静的多,历史上牙城的人口峰值曾经突破过一百万,比许多国家的都城人口都要多,而在位置不断改变,不停向神域内靠拢的内城,驻扎人数最多的历史记录出现在北方内城,人数为一百八十。

    现在的南方内城中,只有不到百人,云狮之月再次挂在天际之时,这座内城几乎变成了死地,鸦雀无声。

    这座面积只有不到万米方圆的小城内飘荡着淡淡的雾气,虽然城市周围建立了比牙城强悍的多的能量结界,但在城外不知从何而来的雾气却似乎根本不受阻挡的穿透进来。

    隐隐的,寂静的夜空下,从那淡淡的雾气中似乎传来奇异的吼叫声,又似乎有什么在互相碰撞,发出极为震耳的撞击声,但仔细听去,却似乎什么都没有。

    天闲睁开了眼睛。

    五感远比其他人敏锐的天闲感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虽然一时间说不出哪里不对。

    看看怀里睡的香甜的雪,天闲小心翼翼的把她的长发从身上挪开——每天晚上雪都会认真的把自己的几缕长发放到天闲身上,天闲不明其意,就算问起来雪也只是挪开目光,显然不想回答。

    周围十分安静,简直安静的可怕,连一丝声响都没有,风声,虫鸣声,一切世界的声音似乎都被禁锢。

    天闲动作缓慢的,犹如生怕惊动什么东西般将银晶丝取出来,慢慢的缠在了手指上。

    缓缓的呼吸,天闲感到空气吸进肚子里,冷的吓人!

    猛然间,一声惊叫从隔壁传来。

    古丽!

    天闲神经瞬间崩到极限,来不及思考,怒喝一声,狠狠一拳砸在身边的墙壁上,这房子很简陋,墙壁很薄,逆心诀运转之下,天闲凝着邪眼火力的一拳直接把墙壁打了个大窟窿,想也不想,天闲直接抱起雪,一头钻了进去。

    另一面就是古丽和天闲一样狭小的房间,天闲还没冲进去就看到了古丽浑身散发出的炫目白光,身体突破墙壁直接一滚,已经到了古丽的身边,抬头看去,顿时大吃一惊。

    这个不大的小房间里,古丽的小床占据了三分之一的面积,而剩下的地方,全被一个硕大的怪物占据。

    这东西明显不是实体,虚幻的身体呈半透明状,边缘闪烁着淡淡的红色光纹,这东西就好像是一团不断翻卷旋转的水流,一刻不停的蠕动改变着形体,而且天闲分明看到,自己冲进来的一瞬间,一张满是獠牙的巨口从这个东西的身体上缩了回去,那水流似的身体一动,这张巨口已经直接不见了。

    刚才,它似乎想要把古丽整个吞下去。

    五指凌空一抓,灼热的气息爆炸般迸射而出,一道耀眼的火光在天闲手上窜起,火光急速凝结成型,漆黑的灰刀出现在天闲手中。

    一道剑光破空而来!!

    正当天闲准备动手驱赶眼前的怪物时,森然的杀气破门而入,一把宽刃长剑箭矢一般飙射而来,凌厉之气震的整个房间的空气为之一抖。

    那在半空翻卷的怪物发出了一声奇异的嘶鸣,被这一道剑光直接贯穿,半透明的身体直接被破了一个大洞。

    天闲心脏骤然一紧,脑袋急速向旁边偏去,那把长剑擦着天闲的耳朵“碰”的一声定在了背后的岩石墙壁上。

    一道伤口在天闲脸上缓缓出现,血流了出来……

    “你们没事吧?”天闲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雪和古丽。

    雪和古丽立刻摇摇头。

    “啊,好危险好危险,多亏我赶来的及时!”房门外,一个身影缓缓走了过来。

    巴巴洛特随手扔掉了破碎的木门,走进房间先是看了一眼在半空扭曲盘旋,并不断缩小体积的怪物,这才笑着望向对面的天闲三人,“看来你们运气太差了,第一天就遇到了这种游荡的噬灵,它们总有办法钻进城来,真是头痛,不过它们本身并不强大,只寻找弱小的猎物,看来它盯上了受伤的古丽小姐。”

    “先前,为什么不对我们说有这种会袭击伤者的东西?”天闲眼中浮起一层寒气。

    巴巴洛特耸耸肩膀,“它们也只是偶尔出现,而且没有对我们造成过威胁,所以很抱歉,我之前忘记提醒你们了,哦对了,可以把剑还给我吗?”

    天闲抹去脸上的血痕,回手抓住那把剑,一拔之下,居然没有拔出来,再次用力,那把剑居然好像被吸在岩石里一样,丝毫不动。

    “怎么了小鬼!拿不动我的剑吗?”巴巴洛特笑容中带着一点都不掩饰的得意。

    逆心诀瞬间运转全身,天闲五指间“嗤嗤”的冒出几颗火星,那把剑上顿时冒出一阵青烟,之后“呛”的一声被天闲拔了出来。

    “还给你!”

    “谢谢!”巴巴洛特稍有意外的看了天闲一眼,伸手接住长剑,顿时脸色一变。

    整把剑烫的犹如烙铁一样!

    巴巴洛特握剑的手飞快冒出了淡淡的青烟,不过他并没有把剑插回剑鞘,而是对天闲挑了挑眉毛,笑容古怪起来。

    “洛特,你做完了自己的事,就应该离开这!”卓玛冷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巴巴洛特呵呵一笑,“美丽的女士,哦不,可爱的女孩子!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

    说话间,半空那好似一团旋转水波似的透明怪物已经缩小到一定程度,忽然间发出了一声犹如人类哭泣的声音,身体急速扭动着从半空掉了下来。

    才一落地,这东西直接一滚,居然变成了一个赤身裸体,只有十几岁光景的小女孩。

    这小女孩披头散发,眼神里全是恐惧,最主要的是她的身体化为了实体,再不是那种半透明的样子。

    见到这个景象,天闲惊讶莫名,难道这是那个奇怪东西的本体?

    寒光陡然闪现!

    小女孩一头长发被斩为两截,随着她的头飞上了半空……

    所有人大吃一惊。

    巴巴洛特面带微笑,缓缓把剑收回剑鞘,“一般,它们不会连续来打扰,今天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说完,他转身欲走。

    “等等!”天闲怒喝一声。

    巴巴洛特站住脚步,疑惑的回头,“还有事吗?”

    “你……你居然就这么……杀了她?”天闲怔怔望着那缓缓倒下的幼小尸体,简直不敢相信刚才她还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

    “小鬼!看清楚一点吧,还有记住我先前的警告!”

    “黑,你看……”雪拉了拉天闲的衣袖。

    天闲看过去,瞳孔不由缩了缩,那个小姑娘的头颅正在慢慢变得透明,然后渐渐化为光沙飘散消失,就连她流出的血都是如此。

    “在这个地方,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巴巴洛特略带嘲弄的看了看天闲,转身离去。

    “早点睡吧,明天一早,大长老还要见你们!”门外传来巴巴洛特越来越远的声音。

    卓玛缓缓走进房间,看着地上逐渐消失的尸体,摇头说道:“小鬼,这不算什么,你还没见到他微笑着杀死自己幻象,毫不犹豫砍掉自己脑袋的情景!睡吧,从今天开始,到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们睡在一起,而且尽量一起行动!”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