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二十八章 内城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布鲁三人呆呆的躲在远处,望着眼前惊骇的一幕,谁也说不出话来。

    无数虚幻的透明影子从最初那个巨大的虚影出现的地方冒出来,那是一些有的庞大无比,有的比老鼠还小,有的轮廓清晰,而有的根本无可名状的诡异影子,这些虚影海潮般从一个点喷发出来,然后摇摆着闪烁着淡淡光彩的身体向前滑去,走出数百米,它们的身影就完全淡去,再看不到丝毫的痕迹。

    但是,空气中那种越来越逼的人不得不后退的强大力量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清晰。

    大气在颤抖,地下传来模糊的巨响声,就连天空的云狮之月似乎都变得光彩异样,这无数虚影的移动,似乎连天地都为之动容。

    “这……这是光之潮汐!”尤达第一个说出话来,声音微微颤抖。

    他眼中现在与其说是畏惧,不如说是震撼和兴奋更多一些,这位饱学的学者面对如此奇景,心中那股向往未知的渴望无法抑制的迸发出来,他忽然大叫起来:“这是光之潮汐!是耀日之月外出游荡的圣灵回归的迁徙!诸神在上,我居然亲眼看到了这一切!”

    “闭嘴!尤达!”布鲁愤怒的打断了他的话,“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办?那个小子不仅逃走了,而且还拿走了源晶黑石!”

    说着,布鲁的眯缝眼中露出几分凶光,望着小灰、阿里昂和屠戈三个,“还好,他们没有全都逃走,我们还有筹码在手中!”

    尤达一愣,立刻说道:“不能伤害他们,你忘了那个小子临走的话,他说:布鲁秃……唔,叫我们不许伤害他们,否则就毁了源晶黑石!”

    布鲁的秃头因为愤怒都已经隐隐发红,他狠狠瞪了尤达一眼,“我知道!先把他们带回去!关起来再说!”

    光之潮汐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到了最后,天空也遍布那些虚幻的影子,整个世界似乎都随着这些虚影的移动而震颤不已,这让三位身在现场的长老惊的目瞪口呆。

    而等到最后一个虚影也在天空缓缓飘过,在远处消失踪影,空气里那股让人压的人呼吸困难的力量总算消失了……

    鲁达重重吐了一口气,伸手一指伏在原地,已经没力气移动的小灰,“抓起来!”

    ……

    模糊的,天闲感觉眼前晃着一张面孔。

    清秀,略显削瘦。

    “红炎姐!”

    天闲兴奋的跳了起来,眼前这黑发红裙,款款站在那里的女孩,不就是二叔家的姐姐红炎!

    鼻子一酸,天闲一下扑了过来,和平常一样用力抱住她,“红炎姐,我好想你!”

    女孩带着几分责备,又带着几分无奈的叹了口气,笑骂道:“小坏蛋,又占我的便宜!”

    说着,抬手在天闲头上轻轻一敲。

    “咚!”

    天闲顿时疼的龇牙咧嘴,一下醒了过来。

    脸前还是那丰满温润的软肉,天闲摸着头,有点茫然的抬头,顿时和古丽冒火的双眼对在了一起。

    一愣之下,天闲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正趴在古丽身上,面孔垫在她的胸前。

    红炎姐呢?

    一时还有些发愣的天闲直起身体,怔怔看了看古丽,有点不相信的伸手揉了揉那弹性惊人的饱满软肉,“这……是你的?”

    古丽惊的轻呼一声,随即怒火上涌,“你……”

    一个神灵巨掌拍在了天闲的脸上……

    天闲被打的眼冒金星,不过这次倒是彻底醒了过来,瞪眼看着又羞又怒的古丽,“你……你打我做什么?”

    古丽现在真想扑上去咬天闲两口,但她还是忍住怒火,“你先看清楚周围!”

    天闲扭头一瞧,顿时再次愣住。

    卓玛倒在古丽身边,似乎刚刚清醒,正晃着头爬起来,而雪静静站在旁边,神色冷漠,在雪前方十几步的地方,站着一群人。

    这群人大概有几十个,统一的黑衣打扮,身上不带半片防御铠甲,但都带着武器,而且十分明显的,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出一股让人为之心悸的气息,他们无一不是极厉害的强者。

    而这群人前面站着两个白胡子老头儿。

    这两个老头也看不出多大的年纪,身体都有些佝偻,各自拄着一根长长的黑色细拐杖,身上套着相同的黑袍子,十分干瘦,他们都留着很长很长的白胡子,胡子的长度足足长过膝盖,他们又佝偻着身体,这样胡子几乎都要垂到了地上。

    天闲略有奇怪的是,这两个老头儿似乎长的一模一样,他们一左一右站在那,就好像真人和镜子里的影子,几乎招找不出任何的区别。

    “死小鬼!还不给我下去!”古丽见天闲还在发愣,才压下的怒火又烧了起来。

    天闲揉着脸,大为委屈的站了起来,哼!忘恩负义的女人……我就轻轻摸了下,居然反过来这么大力气打我!

    “你……是天闲?”

    左手边的那个黑袍老者忽然开口,他的声音很干涩,听起来就好像干枯的古树发出的嘎嘎响声。

    天闲没有回答,而是先把雪拉到了身后,再次飞快打量周围。

    这是一个十分小的城市,或者用一个超级大院来形容也不为过,这个地方的设置和牙城有些相似,但面积似乎比黑德尔家塞纳二小姐自己的那座小庄园还要小的多。

    这里没有高塔,清一色的矮房子,但有些建筑前的标志却和牙城是一样的,天闲看了看那个代表录名塔的羽毛笔标志,眼神立即微微一亮。

    天闲反问道:“这里……是内城?”

    “是的……这里是内城!”另一个黑袍老者开口说话,他的声音和另一个黑袍老者一样的干涩难听,他的目光缓缓在天闲几人身上移动,“天闲,雪,古丽,最后……还有卓玛!”

    卓玛的神色显得尤为冷静,但这似乎只是为了掩饰眼底的激动,她走上两步,带着几分恨意沉声说道:“摩根、摩菲两位长老,我们又见面了。”

    “卓玛,我们叫你在牙城安心等待结果,但,看来你并不相信我们。”后开口的老者轻轻摇头,似乎很失望。

    “我已经不能再等了!”卓玛缓缓说道:“一年了!摩菲长老!一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你认为我到底还有多少个一年可以等待?别人的年龄都在增长,唯有我在不断倒退!如果再过五年,我的力量就会完全衰退!变成一个毫无力量的小孩子!”

    天闲闻言不由大吃一惊,卓玛的年龄在倒退?

    见天闲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卓玛苦笑,“不错,我现在的年龄正在不断衰减,我今年大概十四岁,然后十三岁……十二岁,渐渐的变成一无所知的婴儿,然后……消失!”

    “在那之前,我们会为你找到解决办法的!”摩菲依旧满脸遗憾,“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已经拿回了源晶黑石给那个那个孩子,做这些的最终目的,也是为了能让你恢复原来的样子,对古城有所贡献的人,我们不会忘记!”

    卓玛轻轻摇头:“我已经无法再等了,在我的力量完全衰退之前,我想要自己找到答案!”

    摩菲长老略有不悦:“尤达传来消息,你们利用光之潮汐来到这里,这让我们十分惊讶,许多年来,没有人敢去接触那些伟大的圣灵,从前也曾有过近距离接触的人,但他们大多都消失了,只有几个活着回来,但也没有人神智完全清醒。”

    说着摩菲长老的目光落到雪的身上,“尤达还说,他亲眼见证了这个小姑娘的唤魔血脉!”

    “那又怎么样?”天闲挡住了摩菲的目光。

    摩菲苍老的面孔皱纹松动,露出一个笑容,“那对我们是很有利的!”

    “什么?”

    摩菲摸了摸他长长的胡子,继续说道:“虽然你们在牙城闯了大祸,但这里并不是牙城,你们暂时不会被追究,根据雷霆古城故老相传的规矩,凡是凭借自己的力量进入雷霆古城的城市,城外的事一概不予追究。”

    天闲微微一怔,抢先问道:“你是说,我们在牙城的事,在内城不会被追究吗?”

    摩菲嘿嘿笑了两声,难听的好似枯木断裂一样,“不错,但你们必须遵守内城的规矩。”

    “内城有什么规矩?”天闲微微觉得有点不妙。

    “内城是我们在神谕外围建立的据点,所有来到内城的继承者,无论是谁,都要担负起探索神域的任务,这也是内城存在的最根本意义。”摩菲指着天闲几人,“你们虽然是借助了外力,但毕竟是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到这里,就算你们是依靠自己的力量,但你们必须要承担起应有的责任”

    “我们来到内城,为的并非是这些!”天闲顿时皱眉。

    摩菲笑的很从容,“我们建立内城,也并非为了你想要的那些。”

    天闲明白摩菲的意思,这里可是人家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据点,没有任何理由无偿的给别人提供方便,而且说到底,天闲跑到这里来,为的就是要见内城的大长老,也就是面前的这两位。

    而卓玛和古丽,她们要寻找的东西,或许就在神域之中。

    天闲扭头看了看那座实际并不高大,但却巍峨耸立,如天界之壁的神山,内城比牙城接近这座神山很多,近距离观看之下,更觉这座神山与上面插着的巨锚给人无以伦比的视觉冲击和压迫力,“我们守规矩的话,会被和其他人一样对待?”

    “当然!这是我们向来不变的规矩!”摩菲理所当然的一笑。

    天闲耸耸肩膀,“好吧!那我们就答应好了,而现在是不是能为我们准备些吃的喝的,还有住的地方,我们很疲惫,而且有伤员!”

    “可以!”

    这次说话的比较沉默的摩根长老,他从黑色袍子下伸出古老树干似干枯的手掌:“但,先把源晶黑石还给我们!”

    天闲嘿嘿一笑:“源晶黑石是当初你们交给我炼化的,现在为什么要收回去?还是说你们根本没打算兑现刚才的话,才一开始就已经准备追究我在牙城的事情了?”

    摩根长老顿时皱了下眉毛,摩菲长老倒是笑了一声,“我们只是觉得你或许已经不想再做这件事,如果你愿意把炼化源晶黑石这件事做完,那么它自然应该还留在你那里,如果你不想,那就还给我们好了。”

    “我当然会的!我们会辜负你们这样年纪的老人家的殷切希望呢?”天闲笑眯眯的回答。

    摩根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显然有些不悦,他对轻轻对身后的一个黑衣人招了招手,“带他们去休息,给他们食物,并告诉他们在这里要怎么活下去!”

    “是,摩根长老”

    从摩根背后闪出一个人来,这个家伙看起来相当年轻,也就二十四五岁,以这个年纪出现在内城可是相当惊人的,他身边的圣痕继承者,大多都是三十开外,四十几许的中年人了。

    这个年轻人和其他人一样黑衣打扮,虽然衣衫宽松,但也可以看出他身型精壮,比例协调,外加他长相颇为硬朗,脸上线条层次分明,看起来给人一种十分成熟、稳重的感觉。

    他来到天闲身前,爽朗的一笑,“我叫巴巴洛特!你可以叫我巴巴,哈哈!但大家似乎都不喜欢,他们叫我洛特,但你们可以叫我巴巴!我来自南海岸,今年二十五岁!”

    天闲一脸黑线,没人会喜欢叫这个家伙前面的名字吧……

    说着,巴巴洛特已经自己行动起来,“你们当中的伤员是谁,我会首先安排,哦!是你!”

    当巴巴洛特看清楚古丽的时候,双眼毫不掩饰的放出了热情无比的光芒,“诸神在上,这就是在牙城打败了圣灵殿执刑使的古丽吗?比他们描述的还要美丽,简直……好像天空的星辰!”

    天闲的易容效果时间有限,古丽现在早恢复了本来的容貌。

    天闲本来对这个笑容爽朗的年轻人还有几分好感,但见他一上来就开始发花痴,对他的评价顿时低了几个层次,当下不客气的说道:“喂!脸蛋儿不能当饭吃!我们现在需要食物和休息的地方!”

    “当然!请跟我来!”巴巴洛特异常热情的说道,“这座内城很久没有新人了,我们食物充足,而且有许多空房子,哦对了!卓玛,你还要住上次的房间吗?你走后,那里一直空着!”

    卓玛望向这个年轻人的眼神有些阴沉,“不,我和他们呆在一起。”

    “那好吧!”巴巴洛特也不坚持,只是有些遗憾的说道,“真可惜,上次你还是一个美丽的女人,现在却变成一小姑娘了。”

    “闭嘴!洛特!”卓玛面色恼怒。

    巴巴洛特笑笑,并不以为意,当先向前走去。

    天闲四人自然是立刻跟了上去,古丽行动不便,但雪和卓玛谁也不会去扶她,只好天闲搀着她的胳膊,巴巴洛特倒是似乎很想接替天闲,但很快被古丽杀人似的目光逼退了。

    古丽几乎是把大半个身体的重量都挂在天闲身上,但她同时不由东张西望,并小声对天闲说道:“我感觉他们看我的眼神儿不对劲儿,既然布鲁已经把我们的事通知这里了,那么没理由不提及源晶石的事!我们当中最受怀疑的就是我了!”

    “臭女人,你是不是该减肥了,好重!”天下嘀咕道。

    古丽顿时怒道:“死小鬼!是你腿太短的缘故而已!”

    “臭女人!”

    “死小鬼!”

    两人互瞪了几眼,天闲这才不咸不淡的说道:“这件事暂时不会被提起的,因为我们还没有更直接的证据,嗯……而且一旦有了证据,你就要被抓回去问罪了,你可不要了忘了,你可是在这座内城盗走的源晶石,现在又赶回来,完全是自投罗网,而我们有了新的利用价值,他们不会急着追究那些事的,相比起来,探索神域才是他们关注的事。”

    “你是说他们已经确定是我盗走了源晶石?”古丽一脸吃惊。

    “嗯,我想只要他们不是傻子,现在一定知道这件事!”

    “那怎么办?”古丽一脸紧张。

    “我怎么知道?”天闲不慌不忙,“反正他们现在不会对付你,而且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建议!”

    “快说!”

    “看见那个巴巴洛特了?”

    “嗯!”古丽忙不迭的点头。

    “我看他对你很有意思,虽然你不那么耐看,但好歹比丑八怪强多了,你只要稍加努力,色诱一下他肯定……啊!!”天闲大叫一声,痛的嘴角抽搐。

    巴巴洛特回过头来,“怎么了?”

    “不……没什么!啊哈哈……被石头咯到了脚。”天闲干巴巴的笑着,然后低下头,用极小的声音说道,“你这个混蛋女人,还不把手拿开!”

    古丽的手正用力的掐着天闲肋下的软肉,“你这个该死的小鬼!这是报你之前掐我屁股的仇!”

    “你……”

    “你……”

    “你们最好不要打巴巴洛特的注意。”卓玛平淡而带着警告意味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的互相怒视。

    “怎么?”天闲微微一愣,卓玛似乎对这个巴巴洛特报有很大的敌意。

    “他很年轻,能出现在这里不仅仅是因为他出众的力量,还有……因为他心中没有仁慈和怜悯这样的字眼,面对神域内的任何东西,他都可以毫不留情的斩杀,只要拿合乎规矩。”

    “他出生在狂龙之月中狂气最盛的一天,是个极危险的人物!我希望你们记住这一点!”

    “狂龙之子?”古丽闻言着实吃了一惊,“这样年轻,这样厉害的狂龙之子?”

    “他是个异类……不,或者应该说,他是那群疯狂家伙中出类拔萃的一个!”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