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二十三章 迁徙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耀日之月的最后一个晚上,雷霆古城南方的牙城整个的沸腾了起来。

    在这圣痕继承者的修炼圣地,少有圣痕能提升至化物阶段的化物者出现,而且这次连续出现两个,更让人热血沸腾的是其中一个明显之前就不是化物者,而是在战斗中忽然晋阶的!

    这让无数人心驰神往!

    突破到化物者的层次,可以说是完全脱离了普通人类的范畴,在绝大多数人眼中,这些人,已经具有了真正的神灵之力!

    当然,还有两个原因让所有人难以入睡:第一个就是这座牙城的斗场已经完全毁了,古丽和卓雅疯狂的厮杀把这里完全夷为平地,好多人还为此受伤。

    另外,古丽杀了两个圣灵殿的圣殿骑士。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在牙城中,甚至在长老的面前,一剑砍了两个圣殿骑士的脑袋。

    这绝对是死罪!

    化物者在雷霆古城犯下死罪,这种情况可从来没有出现过!

    所以当这些兴奋而又愤怒,叫嚣不已不肯安睡的人们忽然间发现牙城的城门大开,天闲矮小的身影背着古丽出现在那里时,瞬间彻底的沸腾了。

    人群海潮一样涌到了城门前。

    天闲漠然望着眼前水泄不通的人群,心中毫无感觉,古丽正急速虚弱下去,她先前看起来犹如战神般让人畏惧,但实际上,她也已经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比起卓雅,她的情况也许只好上一点点而已。

    从腰间摸出一片树叶,含在口中猛力一吹,声调奇异而尖锐的叶笛声穿刺过厚厚人群,传出了老远。

    所有人围在城门口,望着倒在天闲身上,几乎如死人般的古丽,乱哄哄的议论声此起彼伏,艳羡、愤怒、惋惜、怜悯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

    而猛然间一声狂暴的嘶吼盖过了所有人的声音。

    听到叶笛声的小灰张开庞大的双翼,摇头摆尾的从厚厚的人群后冲了过来,双翼向前一拍,凌厉的狂风一把刀子似的插入人群,轰然炸开。顿时一阵东倒西歪,人群中露出了一条道路。

    天闲二话不说,抓紧古丽的手,飞身上前,脚踩着狂风跃上了小灰的脑袋,“走!”

    小灰一个转身,庞大的身躯卷起一道风暴,在一片惊呼中把周围的人吹飞的干干净净!

    “轰轰轰!”

    一变呼扇着双翼,一边迈开脚步,小灰飞快的向长老塔跑去。

    长老塔前,以布鲁为首,三位长老早已经等在这里,维罗站在三位长老山旁,他身后,是数百实力强大,维护这牙城规则的城统军士。

    小灰一路狂奔,无人敢挡,但来到长老塔之前,小灰却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三位长老站在那里,一股无形的压迫感在空气里激荡,这让来自摩云山的巨兽也要畏惧三分。

    而小灰才一停下脚步,维罗身后数百城统军立刻展开身形,把小灰团团围住,所有人刀剑出鞘,杀气腾腾的望着正慢慢从小灰头上站起的天闲。

    城中不少人尾随天闲而来,见到长老们在长老塔前堵住了天闲,不由得再次聚集了过来。

    天闲背着奄奄一息的古丽,望着踏前的三位长老,神色凝重的问道:“几位长老拦住我的去路,这却是为什么?”

    布鲁硕大的光头在耀日之月下闪着锃亮的光,他看起来有点无奈,“小家伙儿,这次不关你的事,而是你背上的女人做的太过火了!我们也不想,但现在你必须把她交给我们!”

    “过火?”天闲眸子微微一缩。

    “牙城的斗场几乎都被摧毁了,想要重建起码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耗费大量的钱财不说,这对我们的声誉也是巨大的打击,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在这里杀了两个圣殿骑士!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被容忍的!”

    天闲双目一眯,“谁说她杀了人?”

    布鲁长老脸色一沉,“那两个骑士的尸体就放在圣灵殿的驻地中,你难道还想狡辩?”

    “她可没有去杀他们两个!而是圣灵殿的人冲进决斗场中要以多欺少,击杀古丽!布鲁长老,这牙城里,难道连规矩都没有了吗?被人无故围杀,难道不能反击?”

    “胡说!”布鲁瞪起了双眼,“明明是他们去接收卓雅的尸体!这个女人却暴起伤人!千万双眼睛看着,你休想狡辩!现在立刻把她交给我们,否则!你也一样要作为同谋一罪论处!”

    天闲笑了笑,“布鲁长老,虽然您是这里的最高管理者,但规矩就是规矩,就算你也不能破坏!”

    说着,天闲面色一变,“谁说当时卓雅已经死了?难道您亲眼看到了?”

    布鲁被天闲问的气息一窒,当时所有人都被两人战斗散发的强大气息逼的站在远处,哪有人真能看清楚细节,而且就算近在眼前,也未必就能用眼睛判断卓雅是不是已经死了。

    天闲大声说道:“决斗还没有分出胜负,我当时检查过卓雅的身体,她根本还活着!依照规矩,这样的死斗,不到一方战死可不算结束!而圣灵殿却出现大批骑士,全副武装扑过来!回收尸体!说的好听!谁可以证明他们不是见势不好,冲上来杀人的?又是谁允许他们私自插手决斗?”

    “这段时间,我也熟读古城的规矩,这样双方约好的生死斗,不仅不允许外人插手,而且万一出了意外,可是责任自负的!”

    布鲁不由一时愣住,天闲这话……说的竟然有几分道理!

    但这显然是强词夺理……

    天闲不等布鲁反应,转身对着人群高呼:“大家来做个见证!今天的决斗!到底是我们要去杀人!还是那些骑士中途插手进来!?难道别人的刀架到了我们的脖子上,我们要闭上眼睛等死吗?”

    一呼百应!

    人群中爆发出惊人的呼声,绝大部分竟然都是支持天闲,认为古丽无罪的呼喊,一时间人声起伏,长老塔周围喧嚣不已。

    “布鲁长老,您看到、听到了吗?这就是您所说的,千百双眼睛看到的事实!”

    布鲁脸色阴沉。

    这件事无论怎么看都是古丽故意杀人,但化物者的凝聚力是巨大的,而今天这场从未有过的大战,已经让所有人对古丽产生了一种虚幻的向往,每一个人都希望能有一天如古丽一样,一跃从炼形阶段成为一个化物者,成为真正的强大存在。

    而圣灵殿在雷霆古城的影响毕竟还是太弱了,没有多少人愿意为他们摇旗呐喊……

    目光从那喧嚣的人群中收回,布鲁瞄了瞄天闲,暗暗点头,这个小鬼居然能看透大多数人这层心思!

    “那么这件事,还需要慎重调查,你……”

    天闲见布鲁长老口风松动,毫不犹豫的说道:“既然如此,还请长老让路,我的治疗工具都在长老塔中,您再耽误时间,恐怕有谋杀的嫌疑!”

    布鲁暗暗一笑,心想这小家伙言辞倒是犀利,步步紧逼。

    “好吧!你可以上去,但在完全炼化源晶黑石之前,不得再踏出牙城半步!”

    “当然可以!”风一样冲进了长老塔。

    人群又是一片喧哗声,虽然很多人都满心激动的支持至今见过的唯一一个化物者——古丽!但他们也没想到长老们三言两语之后就把天闲放了进去,而那些本来支持圣灵殿的人更是愤怒有加。

    人群一下拥了上来,当时冲进角斗场中那个圣殿骑士长满脸怒火的挤出人群,大声质问道:“布鲁长老!那个叛逆杀死了我们的同胞!您身为牙城秩序的管理者!为什么不把抓起来交给我们!?”

    布鲁对天闲一脸怒意,对这圣殿骑士长一样也没什么笑脸,“这件事还需要再调查清楚,你们当时那么多人全副武装冲进角斗场,我们可是也亲眼看到的!”

    “我们是要去拿回卓雅的尸体!她就算死也是圣灵殿的秘密!现在却不知踪影!难道您不打算给我一个交代!?”

    布鲁眉头一挑,当即眼中露出几分冷意,“交代?你以为这里是你们的圣殿吗?”

    周围顿时传来不大不小的笑声。

    布鲁根本不打算搭理这个骑士长,一面转身一面说道:“到底是古丽破坏规矩,还是你们破坏规矩,这点我们自然会有定论,在这里,还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

    那骑士长满腔怒火,但却不得发泄,在这里别说是圣殿骑士长,就算是统军大将一样要对长老们客客气气。

    “哦!对了!”布鲁忽然停下脚步,转身过来说道,“那个古丽孑然一身,必然是没钱赔给我们,这次决斗是你们圣灵殿追杀她引起的,作为决斗的发起者,你们要赔偿斗场被破坏的全部损失。”

    骑士长的脸膛一瞬间涨的通红,“布鲁长老,您这样未免……”

    “三个月!”布鲁毫不犹豫的伸出三根手指,“三个月内将这里恢复原样,否则,圣灵殿所有的圣徒将会被驱逐出这座城市!”

    “长老大人!”那骑士长简直怒不可遏。

    布鲁却甩甩袖子,和其他两位长老转身返回了长老塔,那骑士长还想理论,维罗已经带着城统军堵住了去路。

    “骑士长大人,您请回吧!这件事的裁断,我们很快会通知你们的。”

    那骑士长恨恨瞪了维罗一样,只得转身离去,“我们走!!”

    ……

    长老塔前人声鼎沸,所有人都在议论今天决斗的事,而在高高的尖塔中那个神奇的圆形房间内,天闲已经开始为古丽进行紧张的治疗。

    古丽的情况几乎已经没救了。

    全身差不多没有完好的地方,上百处的剑伤,无数骨肉撕裂折断,内脏破裂出血……

    依照天闲以往的经验,这样的病人,完全可以打一针,让对方无痛苦的死去了……

    不过这一次,天闲却有了不放弃的理由。

    邪眼几乎让天闲得到了所有的便利条件。

    周围被邪眼的热力逼迫,半个细菌都不会存在,银针刺体,疏导古丽身上那些还算完好的血脉筋络,邪眼的热力迫进古丽的体内,逼出淤血,护住心脉……

    在天闲手中,这上古就存在的邪灵变成了消毒液、手术刀、导血管、止血钳……

    而且天闲现在有两个助手,雪和卓玛。

    雪和天闲在近距离下几乎是心意相通,不必天闲开口吩咐,雪就知道该将什么地方暂时冻结,什么地方直接冻碎丢掉……

    卓玛显然精通伤势治疗之道,虽然她没有治疗过伤的如此严重的病人,但她还是能在这个时候帮天闲很多忙。

    而最主要,也是天闲不想放弃的原因,是古丽就算在现在,依旧清醒着!

    这个身体破破烂烂,一条命丢了七八分,就好像一个乱七八糟的破布娃娃的女人躺在被邪眼温热的石台上,努力的睁着眼睛,她剧痛难忍,却已经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但拼了命也还是要保持清醒。

    天闲明白,她怕一旦睡着就再也无法醒来,她答应过卓雅,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经过一夜的施救,在天亮时分,天闲终于松了口气,古丽的命算是保住了……

    但这也是有条件的,古丽在昨天的决斗中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她的身体几乎支离破碎,双手双脚很多地方的伤或许永远不会恢复到原来的程度,而且现在她现在的心跳十分微弱,需要依靠邪眼的火焰力量才能维持血液在损伤的身体中流动。

    天闲把她全身缠满绷带,轻轻抱下血迹斑斑的石台时,古丽的手中捧着一朵眼珠大小的火焰。

    火焰赤红,如水珠般滴溜溜在古丽手中滚动,这是邪眼的火焰分体,现在古丽必须时刻把这朵火焰带在身上,否则随时可能会心脏停止跳动。

    ……

    “这上古邪灵……居然是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古丽看起来疲倦不堪,但她知道自己依旧还能好好活下去的时候,却十分开心,用刚刚被接好的手指,轻轻拨弄着掌中的火焰。

    火焰滚动跳跃,十分温暖。

    “老实呆着!不要乱动,你的手指说不定会立刻再断掉!”

    天闲已经叫雪和卓玛去休息,独自在古丽身上慢慢刺入一根根银针,见她毫无伤病自觉的逗弄着邪眼,立即不客气的用针刺了一下她的手背。

    古丽颇为幽怨的看了看天闲,“我的手现在已经毫无知觉了,你不要再欺负它好吗?”

    天闲倒是忘记了这件事,翻了翻白眼,继续自己的工作。

    古丽继续追赶那在自己手心里四处逃窜的邪眼火焰,轻声笑道:“我只知道你的医术很厉害,却没想到厉害到这种程度,我的手指看起来似乎完全没有断过。”

    天闲看了看古丽那被层层绷带裹住的手指,连连摇头,“你拍马屁也没用,我能做的几乎就只有这些了,今后你能恢复成什么样子,还要看你的运气。”

    “这样……我就很满足了!”古丽微微笑着,“本以为会被截断手臂或者腿脚,身体还能完整,我已经十分感谢你了。”

    “如果一个月内你的身体没有明显好转的话,那么……或许真的有必要截断你的手脚!”

    古丽苦笑,她很明白现在自己的处境,现在四肢只有一只手臂还有些许知觉,两条腿和另一条手臂已经好像根本不是自己的了,短时间无法恢复知觉的话,这些受伤的肢体将成为累赘,还可能要了自己的命。

    “我明白!”古丽面上没有丝毫悲哀之色,“我已经有所准备。”

    “那就好,到了那个时候,可不要来对我喊打喊杀!”

    古丽不由一笑,“你这个小混蛋,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话吗?说起来你现在又是在做什么?”

    古丽看着天闲将银针刺进自己的大腿中,竟然几乎是齐针而没,和之前只刺进一小段的景象截然不同。

    “利用你现在还有用的筋络,暂时恢复一些知觉,但会稍微有点痛苦,不过你勉强可以自己走路。”

    古丽似乎已经不再意外天闲给自己带来的惊讶,只是轻轻的笑笑,“谢谢!”

    “真的能活下来再谢我吧!”

    “当然,我一定要活下去!”卓雅将邪眼的火焰挑到指尖,这朵小小的火焰绕着古丽的手指缓缓的滚动着,似乎想找个平坦的地方安心的呆着,却总是在原地转圈。

    望着这朵火焰好一会,古丽轻轻说道:“今晚,云狮之月出现时,会出现罕见光之潮汐!”

    “光之潮汐,那到底是什么?”天闲早在卓雅第一次说起这个时就已经十分疑惑。

    “光之潮汐,就是圣灵的集体迁徙!”

    “圣灵的迁徙?”天闲讶然,“那又是什么?”

    “记得我是怎么潜入内城的吗?”

    “当然,你发动圣痕,结果被什么不知名的强大存在捆缚住,带去了内城!”

    “是的,光之潮汐,可以看作是无数那种强大存在的一次集体迁徙!”

    “那……那种东西!集体?”天闲大吃一惊!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