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二十章 决战(二)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耀日之月绽放着奢华的光芒,而已经被卓雅的黑色细剑刺穿身体的古丽,全身却涨起了仿佛要比肩这神灵遗留下的神奇月亮的光辉。

    那虚白的身影仿佛从内而外的透出闪亮的光芒,而且带着几分混杂的火红色。

    卓雅的眼眸在一刹那缩成一个点,因为古丽那虚白的身影扭动一下,急速溃散!身体直接飘出了她剑锋刺穿的位置。

    假身!?

    手中是真实的触觉,抓着古丽脚踝的卓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抓到的只是虚影!

    放开古丽的虚影,卓雅旋风般旋转一周,漆黑的细剑犹如一道黑色霹雳三百六十度劈向四周,剑锋滑出一道黑色的光波无差别向周围攻去!

    夜空仿佛被这一剑劈为两半!

    之后一切恢复了寂静。

    古丽的虚影缓缓消散,而真身却已经无影无踪……

    卓雅本以为古丽会趁机偷袭,但刚才的一剑毫无结果,对方就犹如完全消失在这里,根本不存在一样……

    “不见了?”

    “这女人跑哪去了?”

    “不会是逃走了吧?”

    “完全看不到!”

    场外黑压压的人群顿时发出了乱哄哄的议论声,古丽就这样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令所有人都有些震惊。

    天闲感到手心微微出汗,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留了一手!

    所有人都在搜索古丽的踪影,但无论是那些勉强能进入牙城的人还是像维罗这样真正的强者都无法找到古丽。

    “呵呵,在找我吗?”古丽的声音仿佛一滴水滴入热油的响起。

    卓雅心中顿感寒意,这声音居然是从古丽那已经快要消散的虚影中传出来的。

    猛然回身,细剑爆发刺出!但古丽的虚影已经急速扭曲膨胀起来,火红的光芒疯狂闪动。

    “轰!!!”

    古丽的虚影如炸弹般爆开!灼热的气息冲天而起,卓雅剑锋未到,已经被疯狂的热流撞的向后退去。

    瞬间劈出了几十剑,卓雅虽惊不乱,硬生生把追逐自己的灼热的气流劈的粉碎,但她也已经几乎退到了斗场边缘,浑身破烂,略显狼狈。

    爆炸中心点上,碎散的光芒一点点凝聚,古丽的身影缓缓重新浮现,略微波动,那张带着狡黠笑意的面孔重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没想到这样也没能伤到你,真是难缠。”卓雅虽然狼狈,但也只是破了些衣服而已,还远远谈不上受伤。

    卓雅望了一眼被狂暴热流灼烧的微微发红的剑锋,脸色阴沉,“没想到你已经脱离了光的舒服,而且真的学会了使用火焰力量?”

    古丽微微一笑,“的确,现在我可以自由在自己的光影中移动,身影只是个假象而已,你没有刺中我,不过火焰这只是借来的力量,而且只是暂时的,很快就会消失。”

    “本想快一些,让你毫无痛苦的死去,看来是不行了。”卓雅的手腕上忽然一暗,光芒似乎从这里开始消失,黑暗区域逐渐开始吞噬卓雅的剑,还有她的身体。

    和之前被黑暗的气息覆盖不同,这一次……卓雅似乎是单纯的隐入了黑暗之中,在她身边,一切光芒都开始黯淡下去,仿佛一个驱逐了所有光线的区域。

    一股彻骨奇寒开始弥散全场,外围观战的人群顿时发出一阵阵惊呼声,空气里温极度降低,这让所有人莫名惊诧起来。

    “这个小姑娘真是天才!”卓玛远远望着要被黑暗吞没的卓雅,“再过十年,她一定会是大陆上极为有名的强者!”

    天闲听卓玛对卓雅的评价如此之高,忍不住问道:“那古丽呢?”

    “她?”卓玛面无表情,“她也很厉害,可惜……今天要死在这里了,这个卓雅恐怕已经不在炼形的层次了!”

    “什么?”天闲大吃一惊。

    始如元动,融而炼形,通则化物,归以神合。

    天闲从小无数次从长辈们口中听到这圣痕修炼的四大阶段,没提升一个阶段都是质的飞跃,突破元动是成为强者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一步。

    圣痕的力量融入身体,改变着身体的形态外貌,是为绝大多数人都无法突破的炼形阶段。

    而如果能突破炼形,圣痕能达到化物阶段,以圣痕的力量幻化实物,那么……从某种程度上说,圣痕继承者已经脱离了普通人类的范畴,是真正运用曾经诸神力量的绝强存在。

    这样的人,在如今的人类大陆少之又少。

    而卓雅,还如此年轻。

    随着卓雅浑身被黑暗笼罩,一股让人心头升起莫名恐惧的感觉笼罩了整个斗场及周边区域,观战的上万人群中,不少人失声惊呼起来,纷纷向外逃窜,一时间场面变的混乱了起来。

    卓雅已经完全陷入一片莫名的黑暗之中,那团似乎散发着恐怖气息的漆黑区域犹如具有生命般缓缓蠕动着,慢慢的……形成一个模样。

    “幻身!!!”

    不知是谁第一个惊叫出来,一片骇然之声顿时在人群中响起,观战的人们无不变色,卓雅以她自己的力量凝结了一个看起来真实无比的黑暗人像,虽然黑暗中一片模糊,但那轮廓却清晰无比,和虚影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这是进入化物期最典型和基本的特征!

    古丽站在远处,望着那已经完全成型,如从深渊中爬出的黑暗人形,面色早已经苍白如纸,空气中疯狂波动的寒冷和恐怖无情的冲刷着古丽的神经,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卓雅居然已经突破了临界点!圣痕已然进入化物阶段!

    这已经不是一个层面的战斗!

    “呼…………”

    卓雅沉浸在黑暗中的身形似乎轻轻的呼吸着,而随着她的呼吸,那寒冷而饱含恐怖意味的空气似乎也随之波动,这让场外还没退远的人不由心头一阵无以伦比的难受。

    “后退!!”

    维罗大声吼了起来,“不想死的就给我后退!!”

    维罗果断再次向后退去,在牙城聚集的圣痕继承者,绝大多数都是炼形中阶以下的人,他们是绝对无法承受这种强大波动冲击的。

    人群潮水般开始向后退去,天闲也是感到心头一阵恶心,周围冰冷刺骨的空气仿佛要把内脏全部挤出来一样,但在阿里昂等人不得不后退的时候,却还是站在了原地。

    天闲很担心,或许就算站在这里,也没办法在关键时刻救古丽一命了!

    卓雅的漆黑的幻身缓缓举起剑来,指向了古丽。

    “死吧……活着真是痛苦。”卓雅的声音如来自己深渊中的某种东西,冷冽而毫无感情。

    “噗!!”

    古丽猛然瞪大双眼,她的肩头不知为何一下开了一个拇指粗细的血洞,鲜血瞬间喷洒而出。

    古丽一把捂住伤口,满头冷汗的望着远处卓雅的幻身,而她已经轻轻移动了剑锋。

    “噗!!”

    这次是古丽的另一边肩膀,毫无征兆的再次撕开了伤口。

    完全看不见的攻击!

    古丽感到一阵眩晕,重重一咬舌尖才清醒过来,双肩受创,她的两手顿时变得无力起来,连手中的剑都有些握不住。

    飞快后退,但依旧在关注斗场中战斗的那些人无不露出骇然之色,化物阶段的强者和炼形阶段的人果然是完全没有比较的必要。

    单单是这弥散全场的恐怖气息就足以压制炼形阶段的继承者,显然古丽已经无力反抗,甚至连对方是如何伤到自己的都无法知道。

    卓雅开始慢慢向古丽靠近,那隐藏在大片黑暗中的幻身就犹如一个来自深渊的魔鬼,无情的在欺近毫无反抗的猎物。

    这一次,卓雅甚至没有在举起她剑,而是单单抬起手,以手指指向了古丽。

    重创之下,古丽依旧没有放弃,全身化作一道白影向旁边闪去。

    “噗!!”

    一道鲜血高高飙起,古丽惨叫一声,身形从虚影中跌了出来,重重摔倒在地,大腿上已经开了一个血洞,鲜血汩汩而流……

    “够了!!”

    天闲见状不由一声大吼,但没等行动,却被一只纤细的手臂拦了下来。

    “你?”天闲额头青筋鼓起,怒然望着卓玛。

    卓玛轻轻摇头,“小鬼,这不是你能插手的事,她已经有必死的觉悟,你不是最清楚这一点?如果不能战胜卓雅,那么她或许在这里死掉才是最好的结局。”

    天闲眼珠不由一阵抖动,“可……”

    “没有可是!”卓玛打断天闲,“在这里死去,她起码还是一个战士,但逃走,她将失去最后一点活着的价值,反正……她也活不长了。”

    天闲一下握紧了拳头,不错!古丽无论如何,都没有多久的生命了,甚至自己知道她极有可能战死,但现如今,难道真的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卓雅杀掉……

    “记住她吧!”卓玛轻叹一声,“这就是这个世界上许多人的命运,你今后还会经历很多类似无奈的事,虽然我们无力反抗什么,但很多年后你还会想起她的话,这就足够了。”

    “命运……”天闲眼角抖了一下。

    而在此时,已经重伤倒地的古丽却做出了惊人的举动。

    四肢中只有一条腿还算完好的古丽居然重新站了起来,踉跄着,血流如注,却依旧站了起来……

    “噗!!”

    古丽唯一完好的一条腿上爆出了一个血洞,她身体一晃,不由跪倒在了地上,但强撑身体,却没有完全倒下。

    “真失望啊……古丽!本以为你会如何强大,但最后,也不过是徒劳的挣扎。”

    吞噬一切的黑暗临近了古丽,空气中那种让人发疯的寒冷和恐怖气息如潮水般涌向古丽,刺的她浑身发抖,脸白如纸。

    全身的力量被无形的压制着,古丽无论怎样催动圣痕却都无法使用一丝一毫的力量,在绝对的强大力量面前,古丽的圣痕似乎已经完全选择了臣服。

    就在古丽感到身体和精神都要被卓雅散发出的气息完全击溃的时候,这种让人发疯的气息却开始急速消退……

    卓雅周身的黑暗区域急速缩减,那漆黑的幻身也开始慢慢缩小起来,一切归于急速消退的黑暗,随着脚步声,卓雅缓缓从漆黑之中现出身形,慢慢走到了古丽身前。

    居高临下望着古丽,卓雅的面色却显得比古丽还要苍白,隐隐发青,刚才发动幻身,似乎让她稍微有些吃不消,毕竟她也只是刚刚摸到了化物阶段的门槛。

    望着昔日的姐妹,如今已经随时会死掉一样的古丽,卓雅眼中没有丝毫怜悯,“你背弃了诸神的荣光,但在你临死之前,依旧有忏悔的机会,如果再给你一次选择的话,你还会选择背叛这一切吗?”

    虽然没了卓雅那狂暴的恐怖气息压迫,但古丽却感觉到自己在对抗刚才那气息侵蚀的时候,竟然几乎已经耗尽了全力,如今卓雅就在眼前,但却无法在举起手中的剑。

    “呵……”古丽忽然笑了。

    “如果是之前,我会回答我没有背叛,而是被遗弃,但如今……我想说,我一定会再次背叛!”

    “为什么?为什么你临死也不想忏悔?”卓雅紧紧盯着古丽。

    “因为我已经……见到过真正的光明。”古丽惨然一笑,“圣灵殿,只是虚伪的阴影罢了……”

    望着卓雅那没有丝毫情绪波动的面孔,古丽忽然笑的很开心,“动手吧……好多年前,我就该死在你手里,如今……只是还你一个人情罢了,能死在从前的姐妹手里,我也没有遗憾了……”

    卓雅冷冷的望着古丽,“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古丽微微一怔,苦笑道:“你这个坏心眼儿的混蛋,我已经要死了,你就不能哄哄我吗,从小……都是你哄我的。”

    “被你这样说,我倍感羞辱,你自甘堕落,就算只在最后一刻,我也不想与你为伍,而且我想说,像你这样失去庇护就无法生存的弱者,唯一的意义是有价值的死亡。”

    古丽眼神变了变,“你……你在说什么?”

    卓雅退了一步,“我只是在告诫自己,不要如你一样堕落,也不要如你一样软弱,你……只是毫无用处的弱者!”

    古丽吃惊的望着卓雅,一时间无言以对。

    “从小就是我在保护你,而失去了我的庇护,你就要如此难看的死去,就和它一样。”

    “它?”古丽眼神抖了一下。

    卓雅随手在腰间摘下了一个不大的布包,丢在了古丽的眼前,“叛逆者,在你接受审判之前,看清你自己愚蠢而无知的模样吧!这是我对你最后的仁慈!”

    古丽望着地上的布包,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袭上了心头。

    用颤抖的手拿起那个布包,慢慢的打开,古丽看清楚里面东西的时候,无以伦比的震惊和绝望出现在了她的脸上。

    布包里是一个几乎透明的冰块,冰块中封着一只半个巴掌大小,仓鼠似的圆圆生物,它已经死了,只是一具尸体,而且被一切两段。

    “你……你……”古丽牙齿咯咯作响,用极度惊愕而又茫然的眼神妄想了卓雅,“我最喜欢的土鼠……是你小时候送我的……”

    “我杀了它。”卓雅说道。

    古丽瞳孔猛烈收缩,“为……为什么?”

    “因为它和你一样,你已经没用了。”

    “没用……”古丽狠狠哆嗦了一下。

    “因为你软弱才会喜欢这样的东西,之所以会送给你,是因为我需要一个弱者在身边,我需要更强大,保护你……只是我对自己的枷锁,而现在,无论是这个东西,还是我的枷锁,我都已经不再需要,我已经是真正的强者!”

    古丽痴痴的望着卓雅,简直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许多年来,这个冷冰冰,不善言辞的姐妹是她心中唯一还有温暖的寄托,但事实上……

    缓缓的,艰难的抬起手,古丽似乎想触摸卓雅,“卓雅……你,你是在开玩笑对不对?你从来没有说过笑话,我就要死了,你想对我说一次笑话对不对?刚才的话……你都是骗我的对不对?你一定很难过!因为我……”

    乌芒一闪!

    古丽的三根手指飞了起来……

    “不要碰我的身体,你现在唯一该做的,是忏悔你的愚蠢和渺小!”卓雅把剑锋上的血迹在古丽身上擦了擦,之后架到了她的脖子上。

    “以圣殿、伟大的诸神至高无上的名义,以执刑使污浊但圣洁的剑锋,在此对你进行审判!叛逆者,你是否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做最后的忏悔?”

    古丽如一具空壳听着卓雅寒冷如铁的话,这是她审判异端时的话语,从很久以前开始,毫无例外的,在说出这些话之后,她会无情的将那些忏悔着,或者没有忏悔的人斩杀。

    怔怔望着地上被削断的手指,古丽丝毫不觉得疼痛,只有麻木。

    怔怔望着那被封在冰块中,被锐利剑锋一剑劈成两段的土鼠,古丽忽然感觉一切都如此好笑……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古丽仰天大笑。

    “叛逆者!我是叛逆者!!?啊哈哈哈哈……”

    “执刑!”卓雅眼中杀机毕露!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