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一十七章 所谓引导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杜都正亲自上阵,扛着一根粗重的木桩在村庄里走着,五千狼牙卫正在这里帮助村民修理毁坏的房屋,并且发放给他们粮食衣物,村民们千恩万谢,不时给士兵们送水倒茶,狼牙卫虽然比较凶悍,但对平民向来亲和,这些村民们倒是也不害怕这些士兵。

    “大人!”忽然间一个骑兵冲进了村子,急速向杜都这边跑来,边跑边喊:“大人,出事了!”

    杜都立刻认出这是去给村民分发粮食衣物的一个小队长,瞪起铜铃大眼,吼道:“什么事?这样慌张!”

    “那些异族又回来了!”那队长满脸焦急的叫道。

    “什么!?”杜都一听,“轰”的一声把肩膀上的木桩戳到了地上,咆哮道:“那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又回来了?”

    “是!已经到村庄外了!我们的人拦住了他们!”

    “哼!我去看看!”杜都甩开大步向外走去。

    村庄外,天闲站在最前头,异族们跟在身后,已经被拦在这里好一会儿了。

    所有的狼牙卫都用仇恨的目光盯着这数百异族,甚至用同样的目光望着天闲,村民们才刚刚遭到洗劫,许多人失去了亲人,对这些异族更是恨之入骨。

    但龙九已经下令放了所有的异族,王命在前,谁也不敢造次,而另外一个让士兵们和村民都保持克制的原因,是站在那里不时晃动大尾巴,左顾右盼,目光总在狼牙卫的战马上流连的小灰。

    这二十几米长的庞大巨兽对狼牙卫可是巨大的威胁。

    “来了!”天闲见士兵们背后人头攒动,甚至能听到一个比别人都沉重的脚步声,心知杜都已经来了。

    士兵们让开一条路,怒气冲冲的杜都扛着一柄长枪走了出来,他手里这柄枪看来是他惯用的战场兵器,比普通士兵的长矛粗了一倍有余,长度也要长上三分,通体光滑,毫无铭纹,从头到尾闪着青幽幽的寒光。

    杜都一只手就举起了那边粗重的长枪,枪尖“呜”的一声指向了天闲,喝道:“小鬼!你又来这里做什么?难道还想抢劫这个村庄!皇子殿下虽然恕你们无罪,但可没说你们滋事不会受到惩罚!”

    天闲轻轻一笑:“我不是来滋事的,殿下他的确恕我们无罪,但有些事必须补偿才行,我这次来,是准备以行动稍微弥补一下我们的过失。”

    “弥补你们的过失?”杜都铜铃大眼中露出几分怀疑,“你们一群一无是处的异族,能怎么弥补?”

    “首先,我把这次洗劫村庄的主犯叫你你们发落!”天闲轻轻挥手,后边立刻走出两个狮人,这两个狮人一左一右夹着木图,上来直接把他往杜都脚下一丢,头也不回的走了回去。

    杜都愣住,看了看脚下这个因为恐惧已经浑身发抖,冷汗不住从额头淌下来,想要喊叫挣扎,但却被堵住嘴巴,捆住全身的精灵。

    “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的异族并没有想劫掠这个村庄,是这个精灵的主意,而且也是他第一个冲进村庄里抢夺食物的。”

    杜都放下了手里的长枪,但还是有点怀疑的瞧了瞧木图,“真的?这不是你推出来的替死鬼?”

    “你可以去问问你身后的村民!”

    “就是他!!”不远处的村民中忽然传来一声哭喊,一个女人痛哭着,用极度仇恨的目光盯着木图,“当时他们说要买食物,我丈夫好心要卖给他们,结果……就是这个该死的精灵第一个动手杀了我丈夫!”

    “就是这个精灵!我也看到了!”

    “精灵也不能相信!这些异族全是败类!”

    村民们情绪激动了起来,不少人看着被绑在地上的木图,全都红了眼睛。

    杜都见到这个情景,再不怀疑天闲的话,看着木图眼中寒光一闪,“很好,那么这个家伙我就收下了,但怎么处置,就要看那些村民的看法了!”

    “无论无何,都是他应得的!”天闲面无表情。

    挥手让两个狼牙卫把木图从地上揪起来押走,杜都的脸色稍微显得好看了一点,“那,这就是你的来意?”

    天闲指了指村庄:“这次来,我们主要是想帮忙修复这个村庄,我们毁坏的,我们来重建,我们犯下的错,我们愿意弥补。”

    杜都十分惊讶,上下打量天闲,“交出祸首,并且重建村庄,这就是你的目的?”

    “是的。”

    “其他的呢?”

    天闲轻轻答道:“我想让他们明白,自己不该是野兽,而应该像人类一样对做错的事做出补偿,同时,也希望他们会到东部王国这遥远的路途上能够安分守己。”

    杜都沉吟一阵,这才点头,“好!但这还要问村民们肯不肯!”

    村民们自然是不肯的!

    没有任何人愿意让这些凶神恶煞般的异族再接近自己的住处。

    天闲、雪、古丽、阿里昂,还有长的比较和善的异族全部出动去游说那些村民,但收效甚微。

    不过还是有少数村民答应了下来,但很显然,他们是抱着恶意的。

    当异族们走进村庄的时候,无数村民向他们扔石子,扔破烂的蔬菜,吐口水……

    天闲对此早有告诫,所有人默默无言,一声不吭的开始修理那些损坏的房屋。

    几乎所有的村民都聚集到了那几个被异族们修理的房屋周围,厉声的喝骂,投掷各种东西……

    这种情况足足持续了小半天,终于,异族们的沉默让村民们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

    村民们也是因为有狼牙卫撑腰才敢这样对待这些异族,但他们很奇怪,这些异族先前还凶神恶煞,现在为什么却如此顺从,打骂了半日,没有任何人抵抗,只是默默的修理房屋。

    而且不得不说,异族们的手艺是很不错的,在东部王国那样恶劣的环境下,房子可是一种极为重要的东西,不仅保暖防寒,也必须坚固耐用,能防备各种魔兽的袭击,异族们都有自己特有的修建房屋的技巧。

    他们虽然细节粗糙,但整体框架却十分严谨,而且效率奇快!

    半天,只用半天时间,完全由这些异族自行砍伐树木,搬运石料泥土,这修理完成了十几座房屋,而他们只有不到三百人。

    按照人类的标准来说,二十个人,在半天时间里,从置办原料到装修结束,盖起了一座异常坚固耐用的大房子!

    房子是摆在那里的,尽管不是十分美观,但好处是人人看得见的,村民们不由窃窃私语起来。

    很快,立刻有有人提出让异族们帮自己修理房屋,天闲立刻答应,带着人迅速赶了过去。

    没人送食物,也没人送水,身体稍弱的异族负责运输原料,给负责修建的异族准备食物清水,所有异族分成两班,轮番工作休息。

    那些被破坏的房屋开始被迅速的修补好。

    这一次轮到村民们沉默起来了,他们看着异族们眼中依旧警惕,但不再投掷臭鸡蛋、烂柿子之类的东西了。

    屠戈正扛着一块巨石慢慢走着,准备用这块巨石挖出一个坚固的石台,忽然背后微微一沉。

    屠戈吊起的双眼连抖了几下,尾巴一甩,挪到了身前,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小不大点的小姑娘。

    这个看起来只有三四岁的小丫头双手抓着屠戈的尾巴,就那么吊在屠戈眼前,她有点疑惑,刚才还摆弄这一个毛绒绒的东西,怎么一下到了半空。

    小姑娘一点不怕生,她站在地上还不到屠戈的腿弯,现在被吊在半空,倒是很开心,晃荡着小脚丫。

    屠戈瞪着棕色的眸子盯着这个‘人类幼崽’,实在是有点莫名其妙,这小东西……怎么敢抓我的尾巴?

    正当屠戈有点茫然不知怎么处理这个小东西的时候,一颗石子打在了他背上。

    “放开我妹妹!”一个比小姑娘大两三岁模样的小男孩出现在屠戈身后,瞪着满是恐惧的双眼,手里攥着好几块石头。

    小女孩还不懂事,但男孩却已经深深懂得眼前这高大狮人是如何危险的生物。

    屠戈转过身来,目光一扫那男孩,男孩顿时吓的一哆嗦,险些坐在地上,颤抖着,他又丢出了一颗石子,大声喊叫:“怪物!放开我妹妹!!”

    “轰!!”屠戈肩膀一晃,背上的巨石被放到了地上,巨大的震动差点让男孩摔倒,而抓着屠戈尾巴的女孩也是惊叫一声双手松开,从半空跌落下来,屠戈伸出手,轻轻接住了小姑娘的身体。

    三四岁大的小姑娘坐在屠戈巨大的手掌上,眨巴眨巴眼睛,咯咯笑了起来。

    屠戈把这个胆大的小姑娘举到眼前,棕黄的眸子里透出了异样的神采,“妹妹?”

    小男孩显然认为屠戈要吃掉自己的妹妹了,全力的把石子全丢了过来,“放开!该死的怪物!放开我妹妹!!”

    周围的村民早看到这一幕,但无人敢靠近屠戈,不过附近的狼牙卫闻声急速赶了过来,迅速把屠戈围住,舒适把长矛立刻对准了他。

    “放下那个孩子!!”

    屠戈看了看那些士兵,眸光微冷,但并没有说话,只是缓缓把这个小女孩放下,但这个胆大的小丫头却再次双脚凌空飘了起来……

    她趁着屠戈把她举到眼前的机会,抓住了屠戈嘴边的胡须……

    这一次,连那些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攻击屠戈的狼牙卫都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这个小丫头未免太不知死活了!

    屠戈瞪着挂在自己嘴边的小丫头,面无表情。

    但这小姑娘却很开心,屠戈头部脖颈厚厚软软的绒毛让她十分舒服,如果不是要抓着胡须腾不开手,她倒是想打两个滚儿,大抵上,这个小丫头把屠戈当成一只可爱的大猫了。

    屠戈终于再次抬起了手,并露出了锋锐的爪子!这顿时让所有人紧张了起来。

    “不许动!”

    “再动就杀了你!”

    士兵们厉声叱喝!

    屠戈没有理会那些士兵,爪尖在被抓住的胡须上轻轻一碰,那根被拉直的胡须被立刻割断,小姑娘微微一愣,已经顺着屠戈的身体滚了下去,这次屠戈有了教训,直接拎住这个小丫头的衣襟,把她轻轻丢到了地上。

    小丫头一屁股坐在地上,回过神来,看看高大的屠戈,又是露出了坏笑,爬起来就想再去捉屠戈的尾巴,但立刻被他哥哥拽了回去。

    屠戈冷冷望着围着他的士兵,伸手在腰上的皮囊里拿出了一件东西来,直接丢给了那个小男孩。

    “拿去吧!你做的很好!”

    那小男孩愣愣的接住屠戈丢过来的东西,入手沉重,仔细一看,却是一大块足有十几斤重的肉干。

    小男孩大喜过望,在这样偏远的村庄里,这可是最好的储备食物!

    屠戈重新扛起那块巨石,看也不看围住他的狼牙卫,向不远处等待修缮的房子走去。

    这一幕,全被不远处的天闲等人看在眼里。

    “要不是他天生就是这副模样,凭借他的力量,在狮人部落应该已经有很高的地位了。”陪着天闲的老索姆望着屠戈的背影,不由长吁短叹。

    “你和他很熟?”天闲问道。

    “不,但我们比克人和狮人部落的关系还算不错,他的事我多少知道一些,当初我还见过他的父母。”

    天闲心中微动,“那你知道他妹妹的事吗?”

    “屠戈的妹妹……”老索姆神色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这件事是狮人部落自己的事,我是比克人,所以……”

    “没关系,我是神使,你可以对我讲!”天闲一下子就有了神使的觉悟。

    老索姆还是犹豫了半天,这才小声说道:“屠戈的妹妹还很幼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正被关在狮人部落的监牢里,算是屠戈为狮人部落效力的人质。”

    天闲有些吃惊,“人质?不是说他被食人部落重新接纳!怎么他妹妹会被关进监牢?”

    老索姆摇摇头,“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屠戈似乎也很无奈,而且他并非被狮人部落重新接纳,这件事我还是清楚的,当初,他应该算是被抓住才对!”

    “是这样……”天闲皱了皱眉。

    老索姆叹了口气,“这些年东部王国的环境渐渐更加恶劣,许多族人纷纷逃往人类大陆,就算过着被奴役的生活也不愿留在那里,我们这些不愿离开的不得不寻找新的出路,屠戈应该就是狮人部落为了聚集力量才不惜代价捕获的,当时似乎还死了好几个狮人。”

    “东部王国的环境更加恶劣了?”天闲试探的问,对于那片极为神秘的土地,天闲现在还知之甚少。

    说起东部王国的情况,老索姆一脸唏嘘,“我们在那里已经生存上千年了,但似乎从未遇到现在这样恶劣的情况,土地越来越贫瘠,危险的生物层出不穷,树潮活动越来越频繁,我们比克人的人口在最近二十年下降了十分之一,而这已经是各个部落中很不错的状况了。”

    “这些……和精灵王的那个什么神谕有什么关系吗?”

    老索姆缓缓摇头,“神谕是精灵王传出的,其他人并不是很清楚,但我们根据精灵王的指示,的确在树潮移动过后的土地上发现了规模巨大的地下遗迹,可惜我们无人能开启这个巨大的宝库,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联合起来,不惜代价来到人类大陆,我们这一队出发时有三百人,但现在只剩下一百二十个了,好多是在翻越摩云山脉时,有一些是因为意外,有一些是在和人类的冲突中……”

    看了看不远处的族人,老索姆满是遗憾:“我们当中,不知有多少能再回到东部王国。”

    似乎觉得自己的话有些沉重,老索姆笑了笑,又说道:“但这些都值得了!我们找到了神使大人,而且得到了您的引导!只要您和我们回到东部王国,我们的大地母亲一定会再次拥抱我们,赐予我们全新的生命!”

    天闲摸了一下鼻子,“我并没有引导你们什么。”

    其实天闲是想说:我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就跑到东部王国去!

    老索姆哈哈笑了起来,四只干瘦的手臂兴奋的摊开来,好像小孩子似开心的说道:“您这不是已经在引导我们!您让我们来帮助人类修理房屋,这是对我们最好的引导。”

    天闲看了老索姆一下,“只是补偿而已。”

    “但这些却不是我们能做到的!”老索姆用很认真的表情说道,“我们这些在认路大陆上的异族,始终对人类小心翼翼,甚至怀着敌意,我们不相信能得到人类的信任!也不相信和人类之间存在任何公平!但您看,现在我们修好了人类的房屋,他们已经不再向我们丢石子,只要我们真的去做某些事,一样可以得到人类的认可,遵守人类大陆的规则,那么就不必把自己看作不会被接纳的异类,这个道理,您已经用实际行动教会他们了。”

    天闲不由多看了老索姆一眼,这位老人家倒是心思通达,十分聪明。

    “我只是希望你们回去的时候,不会因为这次的事而过分紧张,到时候必然会麻烦不断!”

    老索姆顿时一愣,“神使大人的意思……难道不和我们一起回去?”

    “我还有很多事必须马上去做,就算要去东部王国,也不会是现在。”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