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零七章 两封信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耀日之月的最后两天,天空的太阳似乎格外留恋和它孪生兄弟般的耀日之月,现在正散发着比平常还要灼热的光芒。

    今天是古丽这一个月来第一次没有在白天的时间里关在房间中苦修圣痕,她盘腿坐在大窗子边,让阳光洒在身上,眯缝着眼睛望着窗外广阔的世界,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她脚踝上的圣痕在散发着柔和的光晕,全身隐隐渗透出微芒,只是在更为耀眼的阳光下并不显眼。

    “感觉怎么样?”天闲拿了一叠点心放在了古丽身边。

    “很合身。”古丽似乎而非的回答。

    “合身?”天闲讶然。

    “我是说衣服。”古丽舒坦的扭扭腰身,她总算换掉了那破破烂烂的衣服,这套是天闲才买来的,不过在牙城里克没有什么大小姐的女装,这是一套束身衣,还配套有几件软甲,不过这倒是把古丽一身精致到细微的身材表现的淋漓尽致。过肩长发披在背后,火红的颜色透着阳光,这让她看上去多少有几分梦幻似的色彩。

    坐在古丽身边,天闲拿起点心塞进嘴巴,边吃边问道:“现在对阵卓雅的话,你有几成赢的把握?”

    “三成!”古丽微微皱眉,又犹豫的说道,“或许两成吧。”

    “卓雅那么厉害?”天闲多少有点怀疑,虽然当时也见识过卓雅那惊人的实力,可是她多半是利用黑暗和出其不意的攻击,要是正面决斗的话,她的优势起码要被削弱一半以上!

    ”她已经是一只脚踏进化物期,只要活下去就能唤出诸神意志的超级强者,如果是在夜晚,就连这座牙城的城统维罗都不是她的对手!如果是在从前,我要打赢她,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现在能有两成,我已经有可能达到三层的几率,我已经该偷笑了。”

    天闲奇怪的看看古丽脸上神色,她的神色可不像是说这种话的模样,淡定、安宁,甚至有些随意,仿佛她口里那个两天后八成要被卓雅杀掉的人不是她自己一样。

    “小鬼……”

    古丽才要说什么,天闲立刻打断她,不客气的说道:“别再叫我小鬼,我可不想被你这样的家伙这么称呼。”古丽目前状况还算良好,天闲立刻再一次纠正这件事。

    “哦……我倒是忘记了。”古丽微微一笑,“我答应过你的,不过……看在我只剩下两天的时间,啊……死小鬼,你做什么?”

    天闲早毫不犹豫,一个手刀劈在了古丽的脑袋上。

    “我们来家有个习惯,做事之前不说晦气话,会倒霉的!”天闲不客气的又敲了一下,“如果现在就没有信心的话,还不如去让卓雅一剑杀掉的好。”

    古丽把眼睛瞪圆,但并没有反驳,只是哼哼着说道:“我只是说实话罢了,但就算如此,我也会竭尽全力的,毕竟,这是我能做的最后一件大事了。”

    “对了!”古丽眉梢杨起,“如果我这次活下来,我就不再叫你‘小鬼’了,就算是对你这么辛苦帮我的回报,怎么样?开心吧?”

    “上次你就是这么说的!”天闲瞪了她一眼。

    古丽随意笑笑,把红色的发丝抓到眼前,轻轻说道:“如果我真的能活下来,我希望能这头发一样,在还能活着的时候,彻底和从前的一切说再见,按照自己的喜好……活一下!”

    “小鬼!有你的信!”卓玛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

    “我的信?”天闲顿时一愣,谁会给自己写信?

    卓玛已经踏着那双小红皮鞋来到天闲身边,随手丢了一封信过来,“是古斯塔斯那里送来的,现在人类大陆上,估计只有他们不用灵鸢了,这封信怕是在路上走了一个多月。”

    “快打开看看!”卓玛一脸十分想知道内容的模样,干脆就在天闲旁边坐了下来。

    这些日子卓玛倒是过的挺开心的,这里一应吃穿用度都可以到尤达老头儿那里报销,她一面变着花样用美味佳肴哄着尤达老头儿高高兴兴的,一面监督天闲修习炼化的进度,日子过的倒是也充实。

    不过,让天闲有些无奈的是,这位卓玛姐姐时不时就会耍小性子,当真和十岁小姑娘一样难缠,或者说比十岁小姑娘要难缠的多,得罪了她,多半就真的几顿没有饭吃,老老实实的给她赔礼道歉,她才会眉开眼笑,一面拍着你的肩膀一面笑眯眯的说道:“看在你这样求我的份上,姐姐我就原谅你了!”

    天闲没理会卓玛探头瞄过来的目光,把那封信拿在手里瞧了瞧,心中更是疑惑,这信封看来几经转手,已经有些破旧了,信封上只写了自己的名字,字迹倒是苍劲有力,但不知道是什么人写的。

    “古斯塔斯?那个打死也不和别人来往的小国?”天闲这段时间长了不少见识,人类大陆上国家的名字还是知道的。

    “哦?”古丽大为惊讶,伸手过来就抢走了天闲的信,“小鬼!真看不出来,你和古斯塔斯还有联系?那可是个奇怪无比的地方,嗯……让姐姐我看看信上写了什么?”

    说着,古丽就直接撕开了信封。

    天闲不由直咬牙,这女人还真是一点都不见外!

    不过天闲也没去阻止,因为天闲很明白根本不会有人给自己写信的,这封信八成是什么打邪眼注意的人写来的,或许就是个陷阱,古丽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擅自撕开这封信,弄不好是会倒霉的。

    古丽安然无恙的取出了信纸,抖开来,一瞧上面的娟秀小字,顿时扬扬眉毛,“是个女人?”随后咳嗽一声,大模大样念道:“天闲小弟,不知道这封信能不能送到你的手中,没想到你会以那种方式离开火雾山,我来到西南大陆之后,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

    古丽才念了几个字,天闲“嗷”的一声怪叫,人立刻从地上弹了起来,直扑向古丽:“把信给我!!”

    这把古丽吓了一大跳,天闲猛扑过来,双目睁的溜圆,那神色就好像自己抢了他什么要命的宝贝一样。

    一头撞倒古丽,天闲把信抢到了手中,展开信纸望着上面娟秀工整的字迹,天闲顿感双眼一热,视线模糊了起来……

    天闲小时候识字并不是三娘教的,而是见天闲被其他孩子冷落,刻意找些事情接近天闲的红炎教会的。

    虽然天闲压根儿就不需要一笔一划的识字,但眼前这黑发红裙的女孩子,却让天闲心生好感,无论是柔软的声音,还是这娟秀的字迹,天闲一辈子都忘不了。

    “红炎姐……”泪水一下涌出了天闲的眼眶。

    古丽被撞的眼冒金星,不由万分恼火,现在这个小混蛋撞倒了自己,顺势骑在自己身上还不起来!她正要发怒,两点温热的液滴已经轻轻打在了她的脸上。

    惊愕莫名的望着天闲,古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闲一瞬间已经泪流满面,拼命忍着,可眼泪还是拼命的向外流,天闲从来也没有想到过,这当年被自己吹毛求疵,大肆贬低的字迹,如今只是看上一眼,居然会让自己如此不能自抑。

    没有了坚强,没有了隐忍,也没有平时的老成和严肃,古丽望着眼前这个总是贼兮兮,一肚子坏水,老气横秋而且态度恶劣外加脾性臭屁的小鬼,现在紧紧抿着嘴唇,抽泣,哽咽……哭的像一个无依无靠的孩子。

    恍然间,古丽似乎第一次清晰意识到,眼前的,其实真的就只是个才十一岁的孩子而已。

    所有人都惊讶的望着天闲。

    天闲自己哭的稀里哗啦,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哭,可是望着这熟悉的字迹,那个一身红裙,黑发间带着三缕火红发丝的女孩似乎又竖起眉毛来数落自己,然后捧过自己的面颊,小心的把脸上细小的伤痕烧的干干净净……

    众人不明所以,一时都呆呆的看着天闲流泪,却无人出声,好一会儿,才终于有一个声音打破了沉闷。

    “黑……”雪轻轻拉住了天闲的衣袖。

    天闲回过头,雪这担心的望着他,雪的意识里,并没有觉得天闲是会哭的。

    看着雪担心的眼神,天闲干劲抹掉眼泪,之后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来,“是我姐姐!我姐姐给我的信!”

    “你姐姐!?”众人无不吃惊。

    自从天闲出现在众人视野中,天闲就好像忽然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身世无迹可寻,只有“火雾山”这个模糊的名字昭示着天闲的来历,但火雾山在哪?这个根本无人知晓,无亲无故,只身一人在寂静森林出现,之后得到了邪眼,这是所有关注天闲的势力得到的消息。

    现在,居然一下冒出一个姐姐来!

    古丽这时候也缓过神来,有些愕然的问道:“你说姐姐,难道是……我这样的?”

    天闲立刻用杀人似的眼神狠狠瞪了古丽一眼,“是比你这样的臭女人好一千一万倍,比亲姐姐还亲的姐姐!”

    古丽立刻翻了个白眼,“是吗?那有你这样的弟弟,可真是够倒霉的!”

    天闲没心思和古丽斗嘴,赶忙擦干泪痕,迅速看起信上的内容来。

    依旧是有些严厉的话语,依旧在字里行间透出一种淡淡的,却诚挚而亲切的温柔……

    大致上,这封信的意思是红炎离开火雾山之后远嫁古斯塔斯国,而得到天闲的消息之后倍感担心,知道天闲到了雷霆古城,尝试着写了一封信过来,信上免不了又是把天闲好一顿数落,责怪他不该私自跑出家乡,这会让她担心,会让大家担心云云,几乎通篇都是如此,但这依旧掩饰不住这位性子强硬,但却一副柔肠的女子对天闲的挂念之意。

    “姐姐现在已在古斯塔斯国,不便行动,现在西南大陆几乎所有势力都想争夺邪眼,你若在外并不如意,就来姐姐这里吧,姐姐一个人,孤单单的。”

    信的末尾,是一个地址。

    天闲忍着眼泪看完这封信,心中不住的翻腾,这分明是担心自己,想要自己去古斯塔斯寻求庇护!

    冲到石台前,天闲把所有的东西粗鲁的扫到一边,翻出西南大陆的地图来,迅速搜索起古斯塔斯的方位。

    古斯特斯是一个小国,地处龙渊帝国西南,也是整个大陆的西南角,大半国境线仅靠无望大海,是一处比较封闭,而且与世无争的所在。

    这个小小的国家面积连龙渊帝国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而且多是山地,土壤贫瘠,七大帝国在西南大陆连年征战,但谁也没有打过这片贫瘠的土地注意,再加上这里基本不和外界来往,也不参与争斗,倒是在这混乱的征战年代里颇为神奇的在没有投靠任何势力的环境下存活了下来。

    天闲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这位至亲的姐姐,是嫁到了这样遥远的地方。

    “雪!”天闲十分激动的转过身来,“我们离开这里后,我带你去见我姐姐好不好!?”

    “姐姐?”雪看起来略有些犹豫,事实上,除了天闲,她并不想主动亲近任何人。

    “嗯!是我姐姐!”天闲很兴奋,“从小和我在火雾山一起长大,是我的亲人!她现在就在古斯塔斯国!”

    “嗯……嗯!”虽然犹豫了下,但雪还是点了点头。

    “古斯塔斯……”一众人都有些吃惊于天闲忽然之间冒出一个姐姐的时候,卓玛却皱起了眉,问道,“小鬼,你的那位姐姐,真的是你的亲人!”

    “嗯!”天闲很用力的点头,飞快说道:“是二叔的女儿!比我大一些!”

    卓玛却把眉头皱的更深了,“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去!”

    天闲满脸的兴奋之色顿时一僵,“什么……”

    “你现在可谓是人类大陆上人人想要争取的对象,你之所以现在还能逍遥自在,一方面是你有邪眼为依靠,一方面是运气,另一方面,也是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你没有把柄在别人手上!”

    天闲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你说……把柄?”

    “如果有人知道你有一位至亲就在古斯塔斯的话,恐怕……”

    天闲背上顿感冰凉,瞳孔猛的缩了缩,“你是说,可能会有人对我姐姐不利?”

    “不是可能!”卓玛面色肃然,“而是一定!”

    天闲的神色顿时变的无比难看,而看看手上的心,立刻又紧张了起来。

    卓玛又说道:“但只要你不去找她,她就应该是安全的。”

    天闲怔了下,“为什么?”

    指了指天闲手里的信,卓玛解释道:“你姐姐应该庆幸,她身在古斯塔斯,那个地方不怎么和外界来往,也没有灵鸢这种灵兽传递消息,这封信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的手才送到了这里来,而且信封上也没有什么痕迹可寻,就算别人知道这封信是你姐姐写来的,想要顺着这条线索找回去,那也是几乎不可能的,所以只要你保持沉默,她就应该不会有危险。”

    天闲不由激动起来,想要说什么,但话却卡在嗓子里说不出来。

    卓玛说的其实没错,天闲不由暗暗苦笑,如果没有邪眼的话,自己大可以跑去古斯塔斯和她团聚,但是现在自己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再去见她的话,只会连累她而已。

    看着手上的信,看着那些带着责备,却又难掩担心之意的词句,天闲一阵伤怀……

    难道今后……已经无法去见亲人了吗?

    一只柔软的手轻轻落到了天闲头上,轻轻揉了揉,天闲没去理会,因为早已经察觉到古丽来到了自己身边。

    古丽略有些无奈的说道:“卓玛说的不错,你也不必难过,等你有了足够的力量,能对抗那些想打你主意的人时,你就可以见她了,但在那之前,你要忍耐。”

    “当然,你要是想哭鼻子的话,姐姐也可以抱抱你的。”古丽轻笑起来。

    天闲打开古丽的手,把那封信小心翼翼的收好,还是对所有人露出了一个笑容,“这件事,暂时保密吧,虽然我现在还不能去,但起码我知道姐姐在哪?这就可以了,当初我说过要去见她的,我一定会尽早兑现这个诺言!”

    “不要姐姐抱抱你吗?”古丽惋惜的说道。

    天闲拿眼斜了她一下,“你错过机会了,但……谢谢。”

    古丽一笑,“不必客气,我随时欢迎你来找我哭鼻子!”

    天闲嘴角抽动了两下,“你这样毒舌,没有男人会要你的。”

    “哦!是吗?想必有资格娶姐姐我的男人还没出生呢!”

    两人正互相瞪眼,身躯高大的屠戈从房间的门中挤了进来,进门就是闷闷的一句,“来信了!”

    众人一呆,来信?怎么又是来信?

    所有人立刻都凑到了屠戈身边来,满眼古怪的看着屠戈手里那封皱巴巴的信。

    和刚才天闲的那封信不同,这封信上鬼画符似的写着一串串的文字,有大陆的通用语,还有不少奇怪的文字。

    “看来,我的族人真的遇到了麻烦!”屠戈望着手里的信,神色有些凝重。

    是兽文!

    天闲恍然,那些有些杂乱的文字应该是东部王国兽族部落的文字。

    猛的,天闲想起一件事来。

    当初,自己带着屠戈和阿里昂先行来到了雷霆古城,可当时可还有不少兽人呢,他们也说要来雷霆古城汇合,还说会联系另外的搜寻队,可是现在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他们却连一根毛都没看到。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