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零五章 极限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深夜。

    天闲依旧没有睡,最近这些日子,天闲明显感觉到逆心诀的效果比从前要强了很多,不论是自己身体的各项水准,还是对精神上的强化,一整天不睡也不会感觉困倦,两天之内休息四五个小时就足够了,而且越是在安静的环境下,自己似乎就愈发的显得精神百倍。

    又成功的在那把学徒短剑上锻造了一枚很普通的圣痕,天闲却叹了口气。

    今天古丽没有再出现,她和卓雅试探性的比试过后就一直闷在房间里。

    天闲用力抓抓头,古丽说什么有办法让自己答应她的要求,可是决斗就在三天之后,现在她却忽然不着急起来,难道是在准备什么?

    想来想去,天闲还是放心不下,把那短剑别在腰间,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古丽的房间前。

    这用超大号书籍堆出来的房间虽然简陋,但倒是一点也不会漏光,反正这里最不缺的就是书,一面墙壁前前后后磊上三四层书一点问题没有,天闲甚至怀疑这样的房间就算丢到冰天雪地里也一样保暖。

    瞧着简单的木板房门,天闲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轻轻敲了两下,古丽的房间周围被卓玛用尤达的宝石布置了能量禁制,里面的声音外面听不到,但外面的声音里面却能听的清清楚楚。

    不过,就连卓玛自己都不知道,正是因为这层能量禁制,古丽才能安心的在里面使用源晶圣痕修炼,否则的话,这源晶圣痕的能量波动外泄出来,恐怕又要惹起不小的麻烦。

    这源晶圣痕说到底还是用古丽盗走的那些源晶石换来的,虽然事情快过去一个月了,但直到现在,以维罗为首的古城方面还在搜寻这个窃贼的下落。

    只不过谁也无法相信,古丽之所以能盗走那些源晶圣痕,其实百分之九十依靠的是运气,那根本不是正常可以查到痕迹的途径,再加上她根本没有到内城的实力水准,虽然维罗一直怀疑她,但无奈连半点证据都找不到。

    就在天闲思索要怎么开导古丽的时候,房门几乎在天闲要敲第二下的时候猛的打开,古丽早已经站在门口,依旧是“轻快简单”的打扮。

    天闲微微怔了下,“你在等我!”

    古丽笑的有些狡黠,“当然!我早知道会是这样。”

    “什么……这样?”

    古丽也不解释,直接伸手抓住天闲丢进房间,迅速关上房门,很是高兴的走了回来,在自己那已经破烂的小床上一坐,笑道:“这么说,你答应了!”

    “说什么胡话?我是来劝你不要自寻死路的!”天闲见古丽一脸悠哉,不由皱眉,“你只看到好处,却没有看到这其中有多凶险!”

    “以近乎透支生命的方式得到某种力量,这种事……我很清楚!”古丽轻轻扬起双眉,“虽然你的手法很独特,但不要以为……只有你曾经做过这种事!”

    天闲一听,顿时有些吃惊,“你说什么?”

    古丽坐在那里,近乎有些迷恋的望着自己修长浑圆的美腿,“耀日之月过后,我就满二十岁了,二十岁的年龄,很多修炼圣痕的家伙们还在苦苦追寻入门的途径,而我已经达到了炼形期的终阶,再向上的话,就要踏入真正强者的领域,你不觉得,我厉害过头了吗?”

    “这……”天闲脸上闪过几分古怪之色,“这似乎……也不算惊世骇俗,就我所知……”

    “我知道……”古丽打断天闲的话,手指有节律的在膝盖上敲动着,“这世界上很多同龄人比我要强,比如当初我们遇到的提莫,比如卓雅,还有很多……但我必须要说,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与生育来的天赋,出身、悟性、金钱、权势……所有的一切都影响着圣痕的修炼进度,但和那些含着金钥匙降生的人相比,我一无所有!”

    古丽抬头望着天闲,淡然说道:“我只是一个不知道父母是谁,被遗弃的孤儿而已,而且毫无修炼的天赋,甚至十分笨拙,但二十岁的我已经有资格和那些天赋禀异的家伙比肩,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天闲心中隐隐有一种极度不舒服的预感,轻轻皱着眉。

    古丽轻轻一笑:“猜到了吧?我的确刻苦修炼,的确付出了常人所不及的努力,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得到西殿的秘法,那是我很小的时候,甚至还记不得太多的事,但这件事我却记得尤为清楚,我还有卓雅都是经过这种秘法淬炼过的,和我们一起的还有许多孩子,但最后活下来的……”

    天闲双目猛的缩了两下,“你……你说什么?”

    “不可思议吗?”古丽平静的看着天闲,“秉承正义与仁慈的圣灵殿居然会做这种事?但正义之下必有邪恶,光明伴生黑暗,圣灵殿从来不只有东殿,我们西殿就是全部的阴暗所在,当然……外人看到的,只是我们问哦了惩治邪恶而将灵魂堕入黑暗的无尚自我牺牲,但这牺牲……也并非只有人们看到的正义的一面!”

    天闲眼中慢慢升起一层怒火,难道圣灵殿就是这样选拔人才,依靠这样的手段屹立千年不倒的吗?他们一面宣扬自己的仁慈,自己的博爱,另一面却如此践踏那些无依无靠的生灵!

    “你生气了?”古丽笑了起来。

    “没人喜欢听到这样的事!”

    “这还并非是最不被人喜欢的地方!”古丽摇摇头,“你知道为什么古恩好不犹豫把我踢出西殿吗?”

    “为什么?”天闲声音微微有些发冷。

    “因为我已经二十岁了!”古丽的声音带着一种奇怪的飘渺感,“上一任问刑使,也是我的半个老师,她十七岁上任,十九岁战死,上上任问刑使十六岁上任,二十岁战死,她前面的也是十六岁上任,但二十岁时不明失踪,再向前……”

    古丽缓缓说着,天闲却渐渐感觉到背脊慢慢发凉,古丽一口气说出八位历代问刑使的供职期限,全部都是十六七岁上任,二十岁之前不是战死就是失踪!至今没有一个好好的活着!

    “我是唯一一个好好的活到现在,甚至身上没有严重伤痕的问刑使!”

    古丽说到这里不由停顿了下,面上微露苦涩,“因为,这一代和问刑使一同就任并搭档的执刑使是百年来最强的一个!”

    “卓雅?”

    “不错……”古丽自嘲的说道,“我能活这么久,其实全赖卓雅保护我,好多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我本该已经死了,都是她救我,好多次,好多次……而今天……”

    “为什么历任问刑使都活不过二十岁?”天闲凝声问道。

    “因为,二十岁……应该就是身体的极限了吧?”

    “身体的极限?”天闲微微吸了口凉气。

    “我们都是从小经过秘法淬炼的,会得到良好的修炼天赋,无论精神还是肉体都格外强悍,尤其是女孩子,这也是为什么西殿的年轻战斗人员中总是女性居多的原因,不过我也是最近才开始明白一件事的!”

    古丽抬起手,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手指舒张,收紧,“这身体,其实无法使用太久,最近……我已经明显感觉到这一点了。”

    天闲愕然当场!一时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古丽继续说道:“或许在寂静森林被你打败的时候,就已经出现这种征兆了,古恩很清楚我们的情况,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丢弃我这个无用的棋子,他毫不心痛,因为在西殿的秘密训练所中,还有很多我这样的人在等待他去使用。”

    古丽放下手,“就好像,东西用坏了,就要丢掉用新的。”

    天闲的身体开始慢慢抖了起来……怒火攻心的天闲实在没有想到,圣灵殿!居然如此龌龊!

    “卓雅知道这些吗?”

    “我不确定!”古丽摇头,“这只是我的猜测,但就算这是事实,我想她的意志也是不可动摇的,她不像我这样贪生怕死……”

    天闲快步走了上来,“躺下,我要检查一下你现在的身体情况!”

    古丽望着神色凝然的天闲,只是笑笑,并没有动作,“如果我的身体真的要崩溃了,你会怎么样?”

    “或许还有办法!”

    “那么卓雅呢?”

    天闲为之一窒,是啊……就算能挽回古丽身体临近崩溃的状况,可卓雅要怎么对付?

    “卓雅她,岂不是也快要临近极限了?”天闲问道。

    “卓雅的年龄比我小两岁,而且她是百年中最强的执刑使,或许她是例外。”

    天闲大皱眉头……

    轻轻伸出双手,古丽按住了天闲的双肩,“小鬼!帮我这一次吧!我虽然进入炼形末阶,但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身体在慢慢衰弱,我没有时间了!我不想就这样默默死去,我希望我之前的选择能有价值!就算怎么样都没有太多的意义,但在我还能行动的时候,我希望作为我自己,完成一些心愿!”

    天闲感觉到古丽的双手沉重的让自己有些无法承担!

    忽然间,眼前这个讨厌的女人,居然……要死去了吗?

    “你到底……”天闲声音略微有些沙哑的问道。

    古丽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好吧,我就知道你不会轻易答应的,明明是个小不点儿,却总爱操心别人的事。”

    随手从身上抽出了一把小刀,古丽交叠双腿而坐,“看清楚,我不想做第二次!”

    随后,古丽居然把小刀轻轻放到了她饱满的大腿上,轻轻的刺入一点,慢慢的移动起刀尖……

    天闲没有阻止古丽,而是眼角微微抽搐的看着古丽缓缓的在她自己的腿上划出浅浅的伤痕,血缓缓流下来,但古丽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那不是强自忍耐的表情,而是……麻木!

    划了两寸多长的伤口,古丽停了下来,苦笑说道:“我的圣痕几乎都依靠双腿施展攻击,而现在,我的腿已经察觉不到这样的疼痛了,从我来到雷霆古城开始,双腿已经开始渐渐变得麻木!”

    天闲似乎想去触摸一下伤口,但终究还是忍住,“你估计,还能撑多久?”

    “我不知道,但如果没有恶化的话,或许能撑一个多月的时间吧。”

    只有这些时间了吗?天闲心里微微一紧。

    “所以,你才要尽快和卓雅一战吗?”

    “拖的越久,已经对我越不利了,我不想她看到我衰弱无力的样子!”

    天闲沉默了好久……

    “这……可能很凶险,这种手法在此之前我只在四姑娘和你身上用过而已,虽然对你的那次已经把风险控制在十分之一以下,但显然危险性超过了我的预料,而如果你的身体是这样的话,这或许会直接要了你的命!”

    “你以为我现在……还会怕死吗?”古丽悠然一笑。

    天闲长长吐了口气,平静的看着古丽,“我忽然觉得……你其实也算不错……”

    “哈哈!”

    古丽毫不客气在天闲头上敲了一下,“小鬼!你要记得,你只有十一岁而已,别人的事不要老是那么操心!这个世界随时都有像我这样的倒霉鬼死去,你这个样子……活不长的!”

    “好吧!”

    天闲终于点头,“你死了的话,我会记住你的,虽然你的确有些惹人厌烦。”

    “哦……”古丽自在的笑了笑,“死后有人怀念,真是奢侈的事情,那么……我们需要准备一些什么呢?”

    “做好必死的准备,除此之外不需要准备任何东西!”

    “那种东西,我根本不需要准备。”

    十几分钟后,天闲重新回到了古丽的房间,脸色显得有些凝重,而手上也多了些东西。

    这近一个月的时间中,天闲除了在这里全力的修习炼化之法,也准备了不少东西,反正在这里吃喝全部免费,倒是把省下的钱留起来在城外定制了一些东西。

    全新的一百二十枚银针,完全按照天闲的要求定做,无论是粗细还是长度,用起来比从前的针都要顺手的多。

    古丽坐在小床上,好奇的看着天闲满满排开针袋,“这个……又要刺到我身上吗?”

    “一根都不会留下!”

    古丽吞吞口水,“会不会特别的痛苦?”

    “会的!”天闲十分肯定的回答,“人的身体天生筋络血脉就不是完全畅通的,这其实并非是缺陷,而是一种符合身体情况的自我保护,擅自打通穴脉,气血紊乱是会要人命。”

    古丽一脸错愕,完全听不懂天闲的话。

    “我会用邪眼的力量辅助,强行打通你的这些穴脉,当然是有选择的,逐个的打通,你会为此得到巨大的好处,但在这期间你的肌肉会抽搐,内脏绞痛,甚至血液也会出现短暂的倒流,你要做的就是忍耐!”

    天闲用前所未有凝重的表情望着古丽:“记住!当你无法忍耐的时候,必须告诉我,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能打通全身所有穴脉的人,打通的越多,你就离死亡更近一步,到时候你要转动眼球告诉我你的极限,那应该是你唯一还能动的地方!”

    古丽眨眨眼睛,“那……我需要脱衣服吗?说起来你还没见过漂亮女人的身体吧?要不要姐姐便宜你一次!?”

    “现在不必了,你死后,我会检查你的身体,我要知道你身体崩溃的具体缘由,但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三天时间,你必须尽力适应全新的身体状况!”

    古丽脸色白了白:“不必吧……连尸体你都不放过!?”

    “我很想知道圣灵殿都在做些什么,虽然这让我感到很愤怒!至于你就不必顾虑这些了,毕竟你那个时候已经毫无感觉。”

    古丽垮下肩膀,一副要翻白眼的模样,“该死的诸神在上,你不要和我讨论我死后的事情好吗?我现在好歹还活着呢……”

    “那,开始吧!”

    天闲捻起了第一枚银针,“我先要封住你的身体,免得你过分挣扎,这并不好受!”

    “我需要的仅仅是忍耐,对吧?”古丽一笑。

    天闲指尖透出一点红光,银针在一瞬间变得灼热起来。

    以几乎无法辨识的速度急速出针,天闲第一针精准无比的刺在了古丽的脖颈上,“具体来说,你现在是要豁出性命的去忍耐!”

    天闲不需要对银针做任何的加工,邪眼的火力会纯粹银针上每一分气息,并将灼热的火力带进古丽身体。

    十八根银针落到古丽身体上,她已经完全无法动弹,只有眼珠还能转动,嘴巴轻微的开合。

    捻起第十九根银针,天闲眼中全是凝重之色,邪眼的火力淬炼的银针的时间足足是先前的两倍,随手闪电般刺入古丽后背。

    从刚才开始一直没有任何反应的古丽身体顿时颤了一下,脸上立刻绷紧。

    “忍耐吧!”

    天闲迅速拿起了下一枚银针,“还有一百零一枚!有多少是用来打通穴脉的,就看你能忍耐到什么时候,你最好活下来,否则尸体就完全归我所有了!”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