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零三章 成果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从四姑娘那里回来,迅速又把四姑娘手录的血盟圣痕修炼的最初级的方法看了一遍,稍微琢磨一下,简单收拾东西,很快就又赶了回来。

    对于天闲提前到来,四姑娘很高兴,亲自到大门口迎接,但当她看到天闲背后的雪时,顿时心中一叹,大失所望。

    天闲本来也不希望雪在和四姑娘有太多接触,两个人互相看不过眼,这是再显然不过的事情,但既然答应了四姑娘教会她识穴辩位,恐怕这几天都要过来,总不能一直把雪丢在一边,她看起来性子冷漠,其实却很孩子气,有时候还十分黏人。

    “打搅了!”天闲看着四姑娘望着自己背后的那种目光,只好首先苦笑。

    四姑娘无奈,但还是笑着说道:“没关系,妾身这里食物还算足够,就算雪儿姑娘每天都来,也是不妨事的。”

    这话绵中带刺,显然是不欢迎雪了。

    雪目光在四姑娘脸上轻轻扫过,面无表情的说道:“谢谢。”

    见雪都不拿正眼看自己,四姑娘心中更多一分怒意,心想这个混蛋小丫头居然敢藐视我!要不是你和天小哥一起,区区一个天眼……

    四姑娘心中怒意不断上涌,雪依旧面无表情,但浑身却透着丝丝的凉气……

    “啊……那个!”天闲赶紧开口,“大家不要站在这了,我们进去说话!”

    还是那个开阔的大堂上,还是那个小桌,只不过这次多了个软软的坐垫,多了一个浑身雪白的女孩子。

    光光很有丫鬟本分的端上了茶水和点心,不过她看着雪的眼神,显然比看着天闲还要凶恶上几分,就好像和雪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样。

    真是和主子一条心的好姑娘啊……天闲无力的想。

    四姑娘到后堂换了身衣服,轻飘飘的走了出来,天闲正和雪说话,手里端着茶,回头一见四姑娘,顿时一口茶全喷了出来,整个人都傻了。

    四姑娘散开了长发,如云乌发垂在身后,漆黑黝亮,身上披着一件纱衣,轻薄如蝉翼,却是透明的,里面只穿了贴身的白色小衣,堂上微风吹过,纱衣轻轻摇摆,当真是秀色若隐若现,胴体如梦似幻……

    “啪!!”

    雪手中的茶杯当即被发出一声裂响,被冻出了一道裂纹。

    四姑娘面含红晕,但还算大方的来到天闲面前,轻声道:“天小哥见笑了,婆婆教导妾身时的确也已经强调过,这门手段学习起来必须要以自身的肌肤仔细记忆指法,穴位等等,但是……”

    微微扭捏,四姑娘讪讪说道:“但是毕竟男女有别,所以妾身批了纱衣,还请天小哥见谅。”

    天闲已经在猛力咳嗽了,心想原来你这居然还是多穿了一件的结果!

    见天闲神色不对,四姑娘眼神弱了几分,“这……真的不能穿吗?那……”

    咬咬牙,四姑娘点头,“妾身明白了!”

    “砰!!”

    这次雪手里那裂缝的茶杯连带里面的茶水一起被冻成了两瓣!

    我的姑奶奶!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还明白!你明白什么了啊!?天闲见四姑娘要脱去纱衣,赶忙开口说道:“不……不用了!不要脱!”

    四姑娘一愣。

    天闲擦擦汗,“这个,使用这门手段对敌时,敌人可不会先脱光了再和你斗的,如果不能精确的辨识穴道方位,那么学这个也就毫无意义了。”

    “真的……不用?天小哥不必勉强……”四姑娘似乎觉得天闲受到了威胁。

    “真的不用!”天闲大声强调。

    四姑娘这才凤目微微亮起,“天小哥果然没有让妾身失望,这门手段原来也是可以用在实战的,婆婆曾经说起这件事,但她自己也无法办到。”

    天闲见四姑娘没有再减衣服的意思,心中总算松了口气,“那……我们正式开始之前,你还是先回去换身衣服吧,这样……容易着凉!“

    四姑娘瞧瞧自己这半透明的纱衣,知道这完全是不必要的东西,不由也满脸绯红,迅速回到后堂去,换回了平常的衣裳,这才满脸兴奋和期待的回来。

    “首先从全身穴位位置名称,还有大致作用说起!”开始正式教授,天闲的神色严肃了起来。

    四姑娘很是郑重的对天闲施礼,“请天小哥多多指教!”

    教导四姑娘的过程是比较辛苦的,完全超出天闲的预料之外的辛苦……

    这倒不是四姑娘比较愚笨,相反她聪明的让天闲有些汗颜,也不是她故作聪明,一样相反她显得十分诚恳好学,每每问起什么也是切中要害,学习的时候既不卖弄小聪明,也不掩饰她想不通的东西。

    问题是,经过刚才那么一折腾,再面对四姑娘的时候,天闲总有种很不自在的感觉。

    说起来四姑娘这副小身板天闲已经捏扁揉圆过两次了,这也证明了老天是公平的,她天生一副媚骨,面含桃花,虽然年纪尚小,但举手投足已经带着六七分媚惑之意,不过这副小身板儿有向“太平公主”发展的趋势,甚至比起雪来都多有不如,天闲觉得……这真是好可怜啊!

    可当四姑娘用满是迷茫和疑惑的眼神望过来,并且在被按到穴道时不经意发出软绵绵的哼声时,天闲还是有种被这个‘可怜’的女孩哼的心跳加速的感觉。

    还好,四姑娘聪明的很,天闲准备的东西很快就被她全都学去,关于人体各大穴位的位置,功用可以说很快就倒背如流。

    可惜她没有逆心诀这样的力量,纤纤细指在身上戳戳捏捏,却也无法很快见到什么效果。

    雪一直在一旁安静的喝茶,从天闲开始授课,到四姑娘很是感激的向天闲道谢结束今天的教导,雪一共喝坏了六盏茶杯……

    四姑娘这几天总是睡不着,人也软绵绵的没什么精神,不过天闲以火劲点了她的神阳穴之后,她倒是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醒来后精神百倍,现在当真学到了一些感觉尤为神奇的东西,不由更是兴奋。

    “关于血盟的基础圣痕修炼,天小哥可有疑问!?”满面红光的四姑娘主动的问。

    “这个……”天闲虽然没有仔细去看,但在尤达那里学习炼化之法的时候,倒是已经查阅了圣灵殿在圣痕修炼方面的一般见解,对于四姑娘手录的那片修炼简法,天闲的确看到了几个疑问。

    当下天闲提了几个问题,四姑娘兴致很高,毫不犹豫的开始解答,甚至挽起袖子,亲自催动她的圣痕,以自身的能量波动变化向天闲详细的说明,那股滔滔不绝的劲头儿,简直好像在和多年不见的老友叙旧。

    天闲并没有想问及太多深奥隐秘的东西,但四姑娘对这血盟圣痕的修炼有许多独到的见解,往往让天闲脑中灵光一闪,立刻联想到其他的东西,两人倒是越说越是投机,不知不觉,堂外日渐西沉,比太阳更为闪耀的耀日之月冉冉升起……

    前前后后,天闲把那篇简单的法决问了个遍,范围早已经超出基础的范围,不由大感收获颇丰,仔细梳理一番,察觉到已经没有可问之处,这才惊觉时间已经过了很久……

    这让天闲微微有些冒汗,自己居然和四姑娘聊的兴起,把雪独自晾在一边这么久!

    回头一瞧,天闲本以为会见到雪那种极为不满,但偏偏面无表情的面孔,但却一下愣住。

    雪面带笑意,正在用手指轻轻逗弄一只站在她肩膀上的小鸟。

    这鸟长的有些奇怪,通体杂色羽毛,只有一只独爪,嘴巴没有弧度,如刀锋般笔直,还泛着几分金属的色泽。

    那鸟忽然扭过头来,看着天闲,天闲不由微微一惊,这怪鸟的额头居然还有一只眼,是一只三眼怪鸟!

    “没想到雪儿姑娘真的能吸引这广目鸟。”四姑娘的声音传进了天闲的耳朵。

    “广目鸟?”

    天闲一下反应过来,雷霆古城之中,都在神山上的巨锚神威压迫,但凡生灵想要靠近神山都极为困难,自己在牙城里就压根没见过什么小猫小狗之类的宠物,这只鸟怎么会出现在这?

    四姑娘似乎能猜到天闲的想法:“这广目鸟是妾身喂养的,可以查看周围的敌情,是一种小巧但机警的鸟,不过因为警惕心过高,是不会亲近人类的,就算是主人也不会很亲近。”

    雪很开心的用手指前后逗弄这只半个巴掌大的广目鸟,这广目鸟倒是显得和雪十分亲近,不时晃着脖子,尖尖的嘴巴还会轻轻的去啄雪的指尖。

    “黑……”雪忽然回过头来,“我要这个。”

    “呃……啊?”天闲怔住。

    “它想离开这。”雪轻轻说道。

    天闲一时有点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可是四姑娘喂养的啊……而且显然不只是宠物,既然是侦察敌情用的,那就相当于哨位一样的东西,而且带进雷霆古城的东西,怎么可能让别人带走。

    “雪儿姑娘要是喜欢,就带它走吧!”四姑娘尤为大方的说道。

    天闲立刻说道:“不,这样并不合适!”

    迎上雪的目光,天闲肃然说道:“雪,我们不能带这只鸟,这是四姑娘喂养的!”

    雪垂下目光,沉默了起来。

    无声的抗拒……

    天闲顿时挠头,雪是很固执的……看起来她的确很希望把这只只能用丑陋来形容的什么广目鸟带走,这就麻烦了。

    “天小哥不必介意,广目鸟并非什么珍奇之物,妾身这里还喂养着很多,既然雪儿姑娘喜欢,自然就带走好了,天小哥冷落佳人,可不能不想办法弥补的。”

    天闲瞧瞧四姑娘,心想这句话怎么听起来好像有很多意思在里面……

    正犹豫是不是应该想办法劝雪放弃这广目鸟,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紧接着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堂前侧门打开,一个气喘吁吁的血盟守卫跑了进来,“小姐!外面出事了!”

    四姑娘面色一凝,笑容一扫而光,寒声问道:“出什么事了,居然这么吵?”

    那个守卫看了天闲一眼,“是……是我们对面那座空房子,圣灵殿的人在我们的警戒范围内起了冲突!”

    “什么?”四姑娘一下站了,“圣灵殿的人?那座房子?”向外面望了一眼,四姑娘露出几分疑惑之色,“是那个卓雅?”

    这话一出,天闲顿时愣了一下,卓雅?

    “是!”那守卫答道,“另一个,似乎是西殿的前问刑使,古丽!”

    “什么!?”这一次轮到天闲叫起来了。

    一下站起,天闲两步来到那守卫面前,“你说是谁?卓雅和古丽!?”

    那守卫见天闲靠近,顿时身体绷紧,本能的警惕起来,现如今,天闲在血盟之内可是挂了个大大的凶名。

    “说清楚!”四姑娘沉声道。

    那守卫这才又说道:“其中一个是卓雅无疑,她一直在那座房子里等待,另一个……应该是古丽,只是容貌上有些差别。”

    “差别?”四姑娘疑惑,古丽被逐出西殿,并受到圣灵殿的通缉,这件事人人皆知,她的模样也绘成图像早传遍大陆,这个守卫怎么会不认识她?

    “你……”四姑娘还想再问,却是猛的一惊,“天小哥,等一等!”

    天闲哪还会等!?

    如果真的是卓雅和古丽,那古丽岂不是自己找死!?她现在就算已经突破到了炼形终阶,也一样还不是卓雅的对手,而且她身上的伤也还没有完全康复!

    一股风般冲出了大门,天闲直奔那座已经空置了将近一个月的小楼。

    四姑娘这里距离天闲原来居住的地方极近,天闲直接飞身上墙,踩砖踏墙成一条直线冲了过去,眼见那片空地上两人正在对峙,二话不说脚下发力,直接跳起向前冲去。

    那座空空的小楼之前,卓雅一如往常般立在那里,脸色冷漠,一手轻轻搭在剑柄上,她总是这般模样,仿佛天塌下来也无法改变。

    在她对面,一个女子正和她对视着……她和古丽的外貌极其相似,但却又有稍许不同。

    “看来,有人来搅局了。”卓雅眼神微动,缓缓向后退去。

    半空上一道火光激射而来,火光中隐隐可见一道人影。

    “轰!”人影陨石似砸在地面上,一股热浪顿时撞开,但这热浪虽然灼热,却是一股柔劲,就算撞到人也不至于伤到对方。

    “住手!”天闲浑身血光缭绕,逆心诀急速运转,落地后当先一声大喝。

    卓雅扫了扫眼前的灰尘,缓缓摇头:“又是这个小鬼……”

    天闲目光紧紧盯着卓雅,“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这次又是你,你又跑到这里做什么?”

    “这里已经不是你的地方。”卓雅目色冷了一分。

    “就算不是我的地方,可我……呃!”天闲惊呼一声,背后忽然伸来一双素手,毫不客气的掐住了天闲的脸蛋儿,粗暴的把天闲举了起来。

    “你这个小混蛋!今后能不能给我先打招呼再冲出来,我已经没有多少衣服可以换了!”

    居然真的是古丽的声音!

    挣开古丽的手,天闲回头怒道:“你这个疯女人,不在长老塔好好修炼,跑到……”

    一瞬间,天闲愣住,话说到一半也不由卡在了那里。

    古丽出门自然换了身衣服,但她当初逃命逃的匆忙,根本没有什么换洗的衣衫,这身衣服或许是最后的一身,但在刚才天闲落地的灼热气浪中已经被撕裂了……

    当然,天闲并不是惊讶古丽衣服的脆弱,也不是奇怪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而是……

    “你……你的头发?”天闲愕然指着古丽的发丝。

    耀日之月下,古丽那过肩的滑润发丝,根根火红,如烧亮的金线。

    古丽微微一笑,“我还以为你知道会这样,看来我回去还要和你算账,就是因为你那个什么奇怪的办法,我可以活动之后,发现我的头发已经完全变色了。”

    “我……因为我?”天闲这次更加惊讶。

    古丽毫不客气一个手刀劈在了天闲的脑门上,“难道还能是我?给我站到一边去,现在还不是和你算账的时候!”

    “你要干什么?”天闲发愣的功夫挨了一手刀,古丽可是没留情,打的天闲眼睛直发酸,但还是挡在了古丽面前。

    古丽笑笑,“放心吧小鬼,我不会有事的,你在一旁看着就好,看一看我们姐妹两个从前经常做的一件事,这也算是我提前给你的一个交代!”

    天闲不解。

    “呵呵,你给我带来了源晶圣痕,又对我使用了秘法,谢谢,而现在,我只是想让你稍微看一看成果!”

    古丽深吸一口起,挺起胸膛,直视卓雅说道:“我要让你看一看,我到底有没有可能击败她!”

    “你……”

    “看着就好!”古丽对天闲摇摇头,眼含笑意。

    卓雅始终面无表情,但那只手已经握住了剑柄,“耀日之月……真是适合我们的夜晚,古丽!如果你想挣扎的话,那么……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绝望!”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