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零二章 交换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天闲已经好久没有离开长老塔了,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几乎都在尤达那里竭尽全力的学习和不断探索,甚至有些与世隔绝的感觉。

    望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天闲深吸了口气,感受一下这炽热的人气儿,同时选择性的忽略掉那些带着敌意的目光,天闲转进了居住区。

    之前居住的那座小楼已经空了,现在无人居住,天闲这次来也不是因为忘记了什么东西而要去取,而是为了见四姑娘。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布置,四姑娘已经把血盟的驻地完整的迁移了过来,在这座大房子周围,原本就稀稀拉拉的住户都很有自觉的搬走了,要不然每天血盟的守卫都在你的大门口晃悠,任谁也受不了。

    目前这座牙城内,天闲也算得上是比较知名的面孔了,也不用通报姓名,早早就有人进去传递消息,天闲只等了几分钟,独龙已经亲自出来迎接了。

    “小姐在等你!”独龙的话很少,而且一如既往的僵硬。

    天闲倒是对他笑笑,大步走了进去。

    血盟的新驻地虽然不像从前那样布置的精巧典雅,但是地方却大了不少,天闲随着独龙穿过几座小门,最后在一个前后通透的厅堂前见到了四姑娘。

    四姑娘看起来才起床不久,也没有经过细心的梳理,无法随意束缚在身后,身上披着绒衫,正站在院中的小池塘前望着里面的游鱼,一脸淡然。

    天闲见光光在厅堂的坐席上正在向一张小桌子上摆放点心,而光光见天闲看过来,毫不客气的狠狠瞪了天闲一眼。

    很显然,光光对于天闲简直是深恶痛绝的,要不是四姑娘不肯,一定已经扑上来把天闲抓个满脸花了。

    这小丫头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天闲摸摸鼻子,略有点好笑的想。

    “四姑娘好兴致,这么早就起来赏鱼。”天闲走了上来,随后不由微微一愣,这小小的水塘里石头水底清澈可见,一共只有那么两尾游鱼,但都在远处,四姑娘压根就没看它们。

    四姑娘微微一笑,“自然不如天小哥的兴致高,在长老塔中这么久,居然还记得妾身在这里无可奈何。”

    “四姑娘说笑了,要是说实话的话,我倒是从没忘记过四姑娘你。”

    “当然,朋友或许会忘记,但仇敌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四姑娘抿嘴一笑,左右转了转头,忽然问道,“天小哥来的突然,妾身不及梳妆,不知这模样可能见人?”

    天闲苦笑,难道说四姑娘站在这,是看自己水中的倒影吗……

    “如果你都无法见人,那就要逼死天下的女人了。”天闲随口一答。

    不过天闲说的倒是实话,四姑娘不仅生的美丽,而且浑身带着一种妖媚气质,虽然她总是尽量收敛,但天成的媚惑之意还是在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来,一个眼神,一个笑容都让人心神泛起波澜。

    这还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女而已。

    四姑娘听了天闲的话,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来,“算了,妾身在天小哥面前也没什么好打扮的,该看的,你已经看够了。”

    天闲只好再摸鼻子,心想你能不能不总提这件事啊,不管怎么说我那也是为了救你好不好……

    “天小哥请吧,没料错的话,还没吃早饭吧?”

    “这个……的确。”天闲一下被四姑娘说中,倒是有点脸红起来。

    “这么早来拜访,那么肯定是打着蹭早饭的注意,还好妾身这里食物充足,今天请天小哥尝尝光光的手艺。”

    四姑娘倒是想到什么说什么,天闲脸皮不薄,不过还是微微红了……

    不过等到了小桌上,看着热烘烘的点心,香气四溢的清汤,天闲还是暂时把脸皮放到一边,大吃大喝起来,卓玛的厨艺十分精湛,但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况且光光这个小丫头显然也是专家级厨师。

    天闲并不担心有毒,四姑娘不知道自己要来,不可能有准备的,仓促下毒的话,不是天闲自己太过自信,如果不是极特别的毒药,还是不要拿出来献丑的好。

    四姑娘显得有些慵懒,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睡足的原因,软软无力的吃着早点,和天闲随口聊着什么,其中不免说起这段时间血宗追着这边尽快完成任务的事。

    虽然说的都是双方如何生死相斗的事情,但口气淡淡,倒是好像在和朋友闲聊,这让饭桌上的气氛有些起卦。

    吃过早点,四姑娘捧着一杯热茶慢慢喝了一口,之后才舒服的缩缩身子,整个人都缩成一团,有点奇怪的问道:“天小哥不在长老塔好好修炼,跑来妾身这里做什么?难道依旧修炼有成,打算拿妾身试试身手吗?”

    “的确有了一些成果,而我这次来,其实是想借点东西。”

    “借?”

    四姑娘十分疑惑,“现在血盟上下,无不恨天小哥入骨,要不是妾身有命令在前,恐怕天小哥连接近这里都不可能,妾身真想不通,天小哥在这个时候还想在血盟借什么呢?”

    “我想参看以下血盟关于圣痕的一些基础典籍。”

    “圣痕!?”四姑娘眼神刷的一下变得雪亮,“天小哥难道是说,想要血盟关于圣痕修炼的典籍?”

    “如果能有专门修炼的典籍,那就再好不过了。”天闲颇为期待。

    四姑娘望着天闲,天闲也望着四姑娘。

    一个神色古怪,一个满脸期望。

    对视了好一会儿,四姑娘叹了口气,揉着额头说道:“难道妾身还没睡醒吗?怎么会有这种事?”

    “光光!”

    四姑娘叫了一声,在一旁的光光立刻凑了上来,“小姐!哎呀!”

    四姑娘伸手敲了光光脑袋一下,“疼吗?”

    光光捂着脑门,叫道:“当然疼啦!小姐你怎么了?这个该死的小yin贼是不是又对小姐说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四姑娘有点无奈,“天小哥,就算光光没听到你的话,似乎都猜得到你说的话十分奇怪,你真的……明白我们现在的立场吗?”

    “我明白!”天闲点头,“血盟拉拢我不成,现在或许更想置我于死地!”

    四姑娘点头,“那妾身的立场,天小哥可知道?”

    “离开古城的话,你会立刻来杀我吧!”天闲不是很确定的回答。

    “是一定会去的!你这个小……”

    “好了!”四姑娘瞪起凤目打断了光光的话,“去再准备一些点心,我还没吃呢。”

    天闲面不改色,虽然刚才的点心几乎都被天闲吃掉了。

    光光十分不甘心的离开了,临走还不忘恶狠狠的瞪天闲几眼。

    四姑娘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无力,“天小哥,你既然知道如此,难道还认为能在这里得到那样的典籍吗?如今人类大陆圣灵殿和血盟分庭抗礼,各自有各自的圣痕修炼方式,圣灵殿虽然大肆散播圣痕,但他们的战斗成员所持有的圣痕修炼方式是绝对不外传的,这一点,血盟自然是一样。”

    “我只是想要一些最基础的,就和圣灵殿普及到每个人手中的那些圣痕般平常的东西!”天闲纠正四姑娘的话,“你们吸收成员的时候,总会给一些最最基础的指导,我想参考的,仅仅是那样的东西,至于你们修炼的秘密,我毫无兴趣。”

    天闲这话可是让四姑娘疑心大起,“天小哥为何要那种东西,说起来那是为了培养血徒的基础入门知识,难道天小哥终究还是想要倒向血盟吗?”

    四姑娘说到这不由微微皱眉,似乎天闲要真的加入血盟的话,她倒是根本不会高兴。

    “不,圣灵殿普及的圣痕修炼方式我已经很熟悉了,现在只是想了解另一种圣痕的修炼方式而已,我……最近在学习一些东西,需要一点材料。”天闲略感无奈的摊开手,“我知道这样可能有点唐突,但……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学习……材料?”四姑娘凤眸微动,美丽的双目眯了起来,“妾身总不能为血盟培养一个厉害的敌人,说起来,妾身与天小哥之间,可不该存在这样的请求。”

    天闲挠挠头,“我知道,但起码,在雷霆古城中,我们还算半个朋友,而且我也不需要那些牵扯到血盟秘密的东西,只要……你知道的一点点东西就好。”

    “朋友?”四姑娘慢慢咀嚼着这个字眼儿,“天小哥将要取你性命的人看作朋友吗?”

    “我只是把请我吃早饭的人看作朋友。”

    四姑娘眼角微微抖了两下,一时无言……

    良久……

    四姑娘抬起眼来,“好吧,既然这不涉及血盟机密,妾身也不该小气,就算是妾身这个朋友,帮天小哥一个忙吧!”

    “多谢!”天闲大喜。

    拿过纸笔,四姑娘不紧不慢的写了一篇东西,吹干墨迹,交到了天闲手上,“这是我宗门培养血徒会用到的一些东西,也算不得隐秘,天小哥既然有心,那就拿去吧。”

    天闲拿过这样纸,飞速扫了几眼,凭借当年快速辨识那鬼画符般药方的本事,很快记住了所有的内容,心中默念一遍,这才将这张纸小心的收好,“多谢四姑娘!”

    “不必!”四姑娘笑了,笑的十分开心,开心到那笑容让天闲觉得微微有点不对头。

    “所谓朋友,就是互相帮忙吧!不知天小哥能不能也帮妾身一个忙?”

    “哎?”天闲一愣。

    “不行吗?”四姑娘眉梢一挑。

    “当然不是!”天闲赶紧说道,“只是不知道四姑娘……”

    “妾身也很想学一样东西!”四姑娘凤目闪亮!

    “你也想学?”

    “而且和天小哥不同,妾身想学的,并非是战斗的技法或者修炼的技巧,而是一门很罕见的手段,妾身早年曾经在婆婆那里学到了一点,但婆婆自己也并不精通,但据妾身观察,天小哥却是很懂这门手段!”

    “我?”天闲疑惑起来。

    四姑娘卷起衣袖,把一直纤纤玉臂放在了桌上,“妾身最近心思焦虑,无法安睡,不知该用什么穴道?”

    穴道?

    天闲眼睛不由慢慢瞪大起来,难道说四姑娘她……

    四姑娘另一手五指在自己的手臂的摸索,“婆婆曾说,这种手段有十分奇特,甚至神奇的效果,可惜已经失传,妾身仔细研究,发现这手段的变化无法复杂,要想独自参悟几乎不大可能。”

    “你想学习辨识穴位吗?”天闲皱眉问道。

    四姑娘眼神闪亮,“是的!”

    天闲犹豫起来,单单记住人体的筋络穴位是很简单的事,但依据这些筋络穴位的特点而扩展这门学问,那可是具有无限空间的,可以说人的身体有多极限,这门学门就有多深奥。

    而自古以来,就无人能激发自己的全部极限。

    “不行吗?”见天闲犹豫,四姑娘有些微微失望。

    天闲瞧了她一眼,“不是不行,而是我在考虑怎么下手,这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我自己也只是粗略懂得皮毛……”

    天闲还没说完,四姑娘已经抢着说道:“妾身自然不会妄想学到精髓,只要略知一二就心满意足了,只是婆婆说这门手段完全要实际动手才行,可妾身几乎完全不懂。”

    “这个没关系,用自己的身体记住就好了!”

    “身体……”

    天闲猛然扬手,运指如风,直刺四姑娘的面门!

    四姑娘冷不防天闲忽然出手,而她自己也没有什么肉搏的能力,一惊之下,天闲的手指已经刺到了她的眉心。

    指尖一点红芒闪烁,瞬间没入四姑娘的肌肤之内。

    “焦躁不安,五神不稳,已眉心神阳位置之,可保安神宁睡。”天闲飞快收回了手,目光在堂后的一个小门处扫了一眼。

    独龙的身影在那里一闪而没。

    四姑娘有些茫然的摸了摸眉心,除了微微有些发烫之外,并无不妥,倒是一股暖流自眉心流入身体,让自己浑身舒服的似乎每个毛孔都张开了。

    “果然厉害!”四姑娘大喜过望。

    “但,我也只能教你皮毛,更深的东西,我自己也不懂!”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四姑娘连连说道。

    “那么……”天闲瞧瞧四姑娘,意在询问。

    四姑娘会意,“时间还早,天小哥不妨先回去准备,午后妾身再次恭迎大驾!天小哥可以早些来,晚些回去,妾身是不会让天小哥饿肚子的。”

    说完,四姑娘不由莞尔一笑。

    天闲不是很清楚四姑娘为什么想要学习这些穴位的知识,但只是教会她祛病健体的方法,这倒是也没什么。

    关键在于,这次血盟的修炼方向已经得到了。

    “那我就先告辞了,如果关于血盟修炼方式有什么疑惑的话,还请四姑娘不吝赐教!”

    “当然!”四姑娘很高兴的回答。

    天闲不做停留,当即告辞。

    等天闲一走,光光立刻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下抓住四姑娘的手臂,“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四姑娘依旧笑容满面,不解道:“什么怎么了?我让你准备的点心呢?”

    “哎呀!这个时候小姐你还记着点心!小姐你怎么能把我们的修炼圣痕的方法告诉那个小yin贼!这可是严令禁止的!血宗知道的话……”

    “能怎么样?”四姑娘依旧笑着。

    光光一愣,微微骇然的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道:“小姐,你怎么敢这么说,要是被别人听去了……”

    “就算不被听去,结果也差不多……”四姑娘并不在意,“等这边的事结束,我们就要回总盟了,生死还未曾可知,而且其他的失误相比,这小小的修炼方式算什么,随便抓一个血徒问问就知道了,算得上什么秘密?”

    光光有些怯生生的打量着四姑娘,“小姐,最近……最近你变得好奇怪……”

    四姑娘看了看这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小丫头,淡淡笑道:“光光啊,其实……是我从前很奇怪,你不觉得吗?”

    光光皱起小脸儿来:“而且最近小姐总说光光听不懂的话。”

    “小姐我啊……最近自己在说什么,都不是很清楚了。”四姑娘咯咯笑了起来,“但却很开心,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敲敲光光的脑门,四姑娘精神百倍的说道:“快去收拾东西!不到午后,那个贪吃鬼肯定就要来了,这次你想办法加点料进去,免得他总是这么大摇大摆的白吃白喝,难道真以为我们没办法毒到他吗?”

    “要……能毒死的?”光光试探的问。

    四姑娘毫不犹豫的用力捏住了光光的脸蛋儿,“死丫头,毒死了那个小贼!谁教你们家小姐那种失传的手段!?”

    “又不是什么厉害的手段,小姐你最近……”

    “小丫头知道什么?叫你去准备就去准备,到时候让你瞧瞧你家小姐的厉害!”

    “可是,光光觉得……”

    “多嘴!快去!”四姑娘瞪起瞪眼来。

    “去就去!”光光撅起嘴巴,在四姑娘好笑的表情里跑掉了。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