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章 恐惧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近乎奢华的月光安静的照射着硕大的圆形房间,耀日之月内,几乎每一个夜晚都是圆月。

    天闲聚精会神的站在刻着炼化法阵的石台前,十指合拢,淡淡的火红色光芒在指尖闪耀,凌乱的石台上堆满了零散的羊皮纸和各种书籍,已经根本看不到炼化阵的存在。

    深吸一口气,双手展开,天闲十指在半空缓缓挥动,姿态颇为优美。

    十道火红的光芒随着天闲手指划过而停止在半空中,天闲双手轻轻挥舞,只是一会功夫,一面直径足有一米的炼成阵被天闲凭空刻画出来。

    炼成阵成型的一刹那,发出了铿锵如钢铁撞击的声响,砰然燃烧起红色的火焰。

    将旁边的一把短剑放进去,这把剑凌空漂浮在那里,瞬间被火焰所包裹。

    这一次炼化和天闲从前炼化雪的发丝时有了本质的区别,因为炼化火炎阵中的火焰完全是赤红色的,已经再也不分层次。

    在石台上拿起一枚圣痕也丢进了炼化炎阵之中,天闲双手虚抱整个炼化炎阵,将丝丝灼热的火焰之气缓缓注入阵中,整个炼化炎阵开始运转起来。

    那没圣痕首先破碎,一溜精光从圣痕中冲出,在阵中往来飞旋,但无论如何奔走,总是被强大的火焰力量阻拦下来。

    很快,短剑的表面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仿佛被高温溶解,并散发出异样的光芒。

    天闲全神贯注,心念微微一动,整个炼化炎阵中的火焰猛然一跳,从赤红色化为了苍紫色,火焰的波动速度立刻慢了下来。

    由圣痕中的逃出的光芒飞行速度也慢了下来,并且在周围火焰力量的驱使下,不断的接近那把短剑。

    当那道光芒贴近短剑表面,天闲双手轻轻一颤,炼化炎阵的火焰瞬间化为纯白色,整个炼化阵光芒大放!

    “收!”

    天闲一声轻喝,绽放光芒的炼化阵光芒急速收敛,连大小也缩了几圈,并且发出了一阵“噼噼啪啪”的响声。

    等炼化阵的光芒趋于稳定,里面的短剑依旧安静的漂浮在那,但那道光芒已经化为了短剑上一个青色的铭文。

    双手一翻,整个炼化阵的火焰再度变为了赤红色……

    天闲在尤达长老这里学习炼化的技法,已经快一个月的时间了,来到这里的时候耀日之月才刚刚开始,而现在,这一年中白昼最长的月份已经到了末尾。

    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中,天闲异常勤奋,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经常几天几夜不合眼蹲在石台之前反复催动炼化炎阵,甚至尤达都不得不警告天闲必须休息,但就算不去熟练炼化炎阵的使用技巧,天闲也是躲起来看书,尤达这里有看不完的书,而且每一本都极具价值。

    有生以来,天闲第一次如此如饥似渴,也是第一次被真正系统的传授非常重要的东西,对此,天闲倍感珍惜,唯一可惜的是,这并不是对于圣痕的修炼。

    有尤达在一旁指导,天闲的进步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现在天闲已经不需要在遵循从前他自己参悟的炼化手段进行炼化了,在同一个炼化炎阵中,天闲可以反复变化不同的火焰来炼化物品,这种手段让尤达也啧啧称奇,这并非是尤达教授给的,而是天闲自己摸索出来的东西。

    虽然不是对圣痕的修炼,但天闲也只是稍稍有些遗憾,但学习的热情依旧空前高涨,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以前得到的那本神文的小册子。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学习,天闲的见识算是暴涨了一大截,对于诸神遗迹中出现的这些典籍也有了全新的认识。

    像这本小册子这样的东西,对于现在的人类来说实在是一种尴尬的物品。

    因为这其中记载了许多令人惊叹的东西,那些神奇的描述和记录无一并令人心驰神往,那其中所描述的强大力量无人不怦然心动,可惜的是,这些古代典籍和现在的人类文明之间存在无法跨越的断层,人类就算能破译一部分,但终究无法破译全部,而上面描述的许多条件也是根本无法做到的,比如说一种强大的招数可以毁天灭地,细节也都记录的明明白白,但却要求学习者具备某种破碎时代才特有的力量,人类甚至压根就不知道这种力量是什么东西……

    类似的记录比比皆是。

    所以,这些明明具有无限价值的古籍,却只能在人类的秘密仓库里坐冷板凳,压根儿就派不上用场。

    天闲知道尤达的这个房间最里面的书架是使用强大的禁制封锁着的,里面放慢了珍贵的古籍,只有尤达知道破解禁制的办法。

    偷偷溜过去看的时候,天闲只看见里面的古籍积着厚厚的灰,显然好多年都无人问津。

    天闲手里的这本关于炼化的小册子,就是这种让人爱恨不得的玩意儿……

    但在天闲手中,这却的确是无价之宝,因为天闲有这世界上独一无二,再霸道不过的火焰——邪眼!

    虽然不能说完全通吃,但这本不厚的小册子上许多其他人无法达成的条件,天闲却可以凭借邪眼的火焰勉强达标。

    在努力学习尤达的教授的知识同时,天闲也在不断参悟这本古籍上的内容,虽然看起来这上面只是一些炼化的基本知识,但破碎时代的诸神的确拥有着令人惊才艳绝的智慧,天闲觉得尤达已经是极为少见的智者,但他教授的知识,和这古籍上同类型的简介相比,差距何止一个层次!

    这自行构造炼化炎阵,自由变化火焰反复炼化的手段,一半是天闲想出来的,一半却是受到这古籍上知识的启发。

    阵中火焰变化的速度一再加快,一连变换了数十次火焰,反复淬炼这把短剑,天闲捏成剑指,轻轻一挑,那把短剑发成一阵嗡鸣之声,如有灵性的回应天闲的动作,一下从阵中跳了起来,不偏不倚,落到了天闲手上。

    短剑脱离了炼化炎阵,整个阵法的火焰如沸水般翻腾起来,凶猛的向空中一跳,“砰”的一声炸成细碎的火花,一眨眼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闲拿着还散发着余热的短剑,左看右看,加上刚才天闲锻造上去的圣痕,这短剑两侧已经各有三枚,一共六枚样式不同的圣痕。

    “你这个该死的小鬼!再弄出什么声响,我就把你丢下塔去!”远处尤达的开放式小房间里传来了老头儿恼火无比的声音。

    天闲嘿嘿笑了笑,对着尤达的方向无声的说了句抱歉,转身正要回去继续研究那本古籍,但却不由站住,“你怎么……”

    古丽靠在窗边,人躲在阴影里,正无声的注视着这边。

    “刚刚结束修炼,出来透透气,结果看见你在这里做奇怪的事。”古丽慢慢走了出来,长时间封闭修炼的古丽穿的很简单,看起来那应该是一身束身衣,但她可能觉得碍事,简单粗暴的撕成了短衣短裤。

    古丽的头发变长了一些,她也懒得搭理,多少显得有些凌乱,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她小腿上的伤已经稳定下来,虽然将来难免留下难看的疤痕,但这丝毫不影响她这双修长的美腿那诱人的弧度。

    撕去了袖子和下摆的束身衣裸露着双臂和小腹,月辉落在她身上,显得尤为耀眼,身姿修长但却倍显圆润的古丽随意的走过来,赤着双足,这副闲散的模样却让天闲有点不敢直视。

    古丽的这副打扮天闲见过两次,都是在深夜的时候大家睡熟了,她从修炼中醒来,然后随意出来走走,透透气,而这个时候天闲这在努力捣鼓炼化炎阵。

    天闲知道古丽无心留意她的模样,但这个打扮,真的不适合见人……

    “你又在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古丽来到天闲面前,随手拿走了天闲手里的那把短剑,瞧着上面整整齐齐六枚圣痕,摇头道:“这种给学徒使用的剑,这种低阶的圣痕,亏得你还能这么有热情的一连锻上去六枚。”

    “我这是在练习!”天闲不由抬头瞪眼说道,但一眼眼前古丽白生生的模样,又赶紧别过目光去。

    古丽笑了笑,把短剑丢回来,“你似乎不敢看我!”

    瞧瞧自己的打扮,古丽有点无奈,“这段时间都在修炼,衣服居然越来越破了……”

    “分明是你自己撕的……”

    古丽歪歪头,“因为这样很方便,我也知道这样不好见人,所以总是这个时候出来,嗯……可你就不同了。”

    伸手扳过天闲的面孔,古丽嘿嘿一笑,“一个才十一岁的小不点,居然也会害羞!姐姐我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感到无奈。”

    天闲不由大翻白眼。

    虽然最近都没怎么说话,但是很显然,自从上次从迷雾小镇回来,这个女人对自己可是越来越放肆了。

    打开古丽的手,天闲毫不客气的拿目光把古丽浑身上下刮了个遍,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身材的确相当的出色,而且这对修长浑圆的美腿起码可以打一百二十分。

    唯一遗憾的是……

    看着古丽腿上的伤痕,还有她双臂,肚腹上虽然不显眼,但依旧可以察觉到的各种剑伤,天闲心下还是微微一叹,“你的进展怎么样了,快一个月的时间了,还没有突破吗?”

    古丽见天闲开始肆无忌惮的看着自己,顿时也失去了在逗弄天闲的心情,随意在石台上一靠,“比我想象的要困难,以前我从为想过还要突破下一个阶段,以为那个问刑使可以做一辈子,而且卓雅很早就突破了炼形中阶,我以为这并不困难,而且这次有宝物在身,没想到……”

    “还许多多久?”天闲皱起眉来,古丽有源晶圣痕,但即使如此还是不能迅速突破现有的阶段,那么一旦被卓雅抓到机会交手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我也不知道。”古丽倒很光棍儿的耸耸肩膀,“但我感觉在不断前进,正在临近突破点,绝对就在近期了,我并不着急,反正……也不可能在突破下一个阶段了,在那之前,一定会和卓雅有一个了断。”

    轻轻抚摸着身上的伤痕,古丽叹道:“不知道我今后,是不是还有机会抚摸这些伤痕,想起我曾经那个好姐妹,或者……我的身体会变成冰冷的尸体,烂成泥土。”

    天闲无言,这件事上,天闲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帮忙。

    觉得话题有点沉重,古丽笑了笑,问道:“你的小美人儿呢?没有你陪着,她不会睡吧?”

    “我哄她睡了,然后点了她的穴道,她会安心睡到天亮的,在那之前我会回去。”

    古丽一笑,伸手就捏住了天闲的耳朵,“小鬼!你每天都抱着那么一个小美人儿入睡,有没有监守自盗,我们家雪儿可是很单纯的,你要是敢欺负她……”

    天闲有点无力,“你可不可以说些正经事,还有雪可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再有……”

    “哦呀!”古丽眨巴眨巴眼睛,“你的头发长长了呢!”

    天闲气闷,这女人根本就没有在听自己说话……

    古丽思考了那么一秒钟,然后做出了一个让天闲胆战心惊的决定!

    “我来给你修剪一下吧!!”

    被如此性感妖娆的理发师理发,天闲还是第一次,但天闲满头冷汗,十分怀疑古丽到底明不明知不知道修剪头发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她手里拿着的分明是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那个,我能不能不剪,我还是比较喜欢……”

    “不不不……不行!”古丽当即否决,举起了匕首,“我今天很想找几件事做!”

    “那也不用……呃!别过来!”

    “你最好不要挣扎,要是受伤的话,可不要怪我!”

    天闲几乎是全程挣扎着,古丽却是就差发动圣痕的力量,死死把天闲抓在怀里,飞快的砍起天闲可怜的头发。

    没一会儿,天闲的脑袋就变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

    在一旁的大水晶镜子里瞧了瞧自己的新形象,天闲无奈的叹气——还好,自己最近也不用出去见人,这样,最多被阿里昂他们几个笑话而已。

    “喂……这样总可以了吧!”天闲回过头,又无奈又好笑的看着古丽。

    古丽却站在那,眼神有点没有焦距的望着天闲。

    “我可警告你!”见古丽眼神不对,天闲立刻警惕起来,“要是你再敢靠近我的话,我就……”

    “谢谢。”古丽轻轻打断了天闲的话。

    “呃……谢谢?”天闲稍稍一愣。

    理理脸庞微乱的长发,古丽轻轻笑了笑,“虽然只是个小鬼,但却意外的好心,我把你的头发剪成这个样子,等大家看到会笑你的吧,呵呵……你为什么不挣脱?”

    天闲心中这个气啊……你死死抓着我,现在问我为什么不挣脱?

    “哼!我父亲告诉我,男人的力量,不是用来对付女人的!”天闲哼哼一声,很是自傲的别过头去。

    “哎呀!真是个让女人感到恼火的说法。”古丽咯咯笑了起来。

    “就算你恼火,可是……呃?”天闲一下怔住。

    古丽已经走过来,轻轻跪在地上,抱住了天闲。

    慢慢收拢手臂,古丽吸吸鼻子,“果然还是小鬼,比我矮这么多,抱着你很费力呢……”

    天闲一时间有点发愣,只觉得古丽身上软软的,一种和雪截然不同,温热而浓香的气息冲进鼻孔,蒸的自己有点发晕。

    “抱抱我吧,小鬼!”

    天闲忽然感觉到,古丽的身子在轻轻发颤,忙收敛心神,自然的伸手抱住她,“你怎么了?修炼出了问题吗?”

    “我……有些害怕!”古丽把天闲抱的更紧了,紧到天闲微微感觉有些窒息,“我拼命的修炼,拼命的想要活下去,可……却必须要杀死我的姐妹!我如此的渴望……渴望要杀死她!我……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们……”

    古丽眼圈一红,“我不知道我是要杀死她,还是要杀死我自己!如果我真的杀了她,我……还真的活着吗?”

    天闲微微一叹。

    古丽,还远没有卓雅那样冷酷无情,如果卓雅在追杀她的时候也能想到这多的话,怕是她也不会受这样严重的伤了。

    “人总是要活下去的,好好活下去,这没有任何错误,你现在需要的是安心修炼,不要想其他的事情,等你能好好的活下来,再去仔细思考这些吧!”

    “我……我能活下来吗?”古丽的身子抖的更厉害了,“我……我根本不是卓雅的对手,一直都不是!我从来没有在任何方面胜过她!我知道我打赢的时候只是她在让我而已,从她追杀我的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死定了!我现在居然还能活着,我真是……”

    “好了,不要害怕……”

    天闲吐了口气,得到源晶圣痕依旧无法突破现在的境界,古丽看来开始焦躁起来了。

    抬起手,天闲的手指摸索到古丽的后颈,灼热之气透指而出,用力按了下来……

    “睡个好觉吧!”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