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九十九章 学徒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小姐……”

    桌前,小丫头光光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四姑娘,眼中全是担忧。

    四姑娘坐在桌边,正仔细的看着手中的一张字条,这是血宗才刚刚传来的消息。

    再三确定了字条上的内容,四姑娘随手将字条折起,收进了袖子,脸上的表情平静,也看不出纸条上的内容到底是关于什么事情的。

    “小姐!?”

    光光不仅是有些担心,甚至是有些害怕,血盟的驻地被一把火烧的精光,而且四姑娘进了地下监牢,这件事必然让血宗震怒,这第一时间传过来的消息,十有八九不是什么好事。

    “光光,你跟了我多久了?”四姑娘忽然抬起目光,认真的望着光光。

    光光一愣,低头答道:“婆婆们说,光光还是婴儿的时候,就和小姐一起被照料了,算起来,有十年了吧。”

    “十年!”

    四姑娘感叹一声,“我们小小年纪,却已经相伴十年了啊……”

    光光听四姑娘的口气,心中越来越没底起来,“小姐,血宗……怎么说?”

    “了解了这边的事,会总盟叙事!”四姑娘轻轻回答。

    光光不由惊叫一声,“回总盟叙事!那岂不是……”

    血枝极少会被命令返回总盟,通常来说,回总盟叙事不是有重大的嘉奖,那就是要有严厉的惩罚,而现在……显然不可能是有什么嘉奖的!”

    四姑娘从容笑道:“光光,你怕吗?”

    光光一脸畏惧:“小姐,光光怕……”

    “可,我却不怕……”四姑娘望向窗外,在这里能看到天闲居住的小楼。

    “小姐,你……”

    “我曾经不理解,人死一次,就什么都看的开是什么意思,但如今我却终于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抛下顾虑后,一切都无所谓了,哪怕是死……这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小姐!”光光抓着四姑娘的衣袖晃了两下,满眼恐惧,“小姐你怎么了?”

    四姑娘的状态的确让了解她的光光感觉有些不妥,这种谈及可能死亡的处罚依旧面带淡淡微笑,仿佛等待死亡到来而漫不经心的态度,简直好像一个虔诚的殉葬者。

    “我没事,呵呵……吓到你了吧?”四姑娘轻轻说道,“不过这一次我可能是逃不过了,血宗或许已经对我失望,毕竟一连串的事让血盟颜面扫地,这次回去凶多吉少……”

    “小姐!不要说不要说!!”光光跺着脚,一下捂住了耳朵!

    四姑娘只停了一下,继续说道:“这次回去之前,我送你去安全的地方,从今以后……”

    “不!!”光光尖叫一声,上前一下抱住了四姑娘的手臂,“光光不走!死也要和小姐在一起!”

    四姑娘眼神抖了抖,看着光光双眼微微发红的模样,笑着戳戳她的脸蛋,“记住,不论何时都不要轻言死亡,活着……的确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今后……像个人一样活下去!”

    “小姐……”光光呜呜的哭了起来。

    四姑娘轻叹,“好了,不要哭,现在我们还有事要做,我们的天小哥似乎有动静,我们去瞧瞧!”

    天闲正在搬家。

    本来是没有太多东西要搬的,但是在卓玛到来之后,天闲那点有限的资金现在都已经变成生肉蔬菜,在厨房堆的满满的,想要把这些食材一起搬走可是要费一番功夫。

    好在,天闲不必为了运输的问题而发愁。

    “他似乎开始喜欢你了!”天闲把手里的大箱子稳当的放在小灰的背上,伸头看了看站在前面的古丽。

    她站在那,脸色稍微有些发白。

    小灰正把硕大的脑袋凑在她身前,两只巨大的眼珠盯着她,鼻孔轻轻翕动,似乎在闻古丽身上的味道。

    忽的,小灰张开血盆大口,棉被似的舌头伸了出来,很是用力的舔了古丽一口……

    古丽一声大叫,不由又惊又怒,按住小灰的脑袋想把他推开,但是一个五十公斤的女子想要推开一头几十吨重的巨兽,这个……

    “喂喂!不是告诉过你了,不要随便舔别人!你的口水很难洗的!”天闲不得不立刻跳过来,用力敲了几下小灰的脑壳。

    小灰浑不在意,好像舔棒棒糖一样继续舔古丽……

    天闲无奈的摊开手,“算了,你看……他喜欢你,我也没办法!”

    好不容推开了小灰的大脑袋,古丽已经浑身都是口水,狼狈不堪的站在那,怒道:“我看只是认为我是一块美味的点心!”

    “哦,你这么说小灰可是要伤心的。”天闲对古丽伸出手。

    “做什么?”古丽用力擦着脸上的口水,倒是不自觉的递出了手。

    天闲用力一抓,直接将古丽整个人提了起来,古丽轻呼一声,早被天闲拽到了小灰背上。

    “你看,平常的时候,小灰可不会让点心到自己的背上来。”天闲笑了笑。

    “我又不是第一次上来。”

    “那是在寂静森林,谁也没得选择,但现在可不同了。”天闲耸耸肩膀,迅速清点搬上来的物品。

    古丽现在还很清楚的记得当初被小灰一口咬住半边身子,险些丧命的情景,对于小灰这头庞然大物,古丽一直深深的忌惮,看看自己满身的口水,古丽心中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短短的时间,似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我们到底去哪?”古丽转过头,血盟的人都站在远处,警惕的望着这边,显然小灰给了他们巨大的压迫力。

    “待会你就知道了,那可是个安全的好地方,整个牙城或许没有比那里更安全的地方,卓雅再也无法来打搅我们了,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了房东给我们腾出一片地方来。”

    “房东?”古丽更是不解。

    然而,很快古丽就了解了,而且不仅是古丽,所有人得知要搬进尤达长老的大房间时,都是满眼的吃惊。

    站在那个巨大的圆形房间之中,卓玛显得有点不知所措,“难道……难道以后我要在这个地方煮饭做菜吗?”

    硕大的圆形房间和古怪的布置让每个人都心中一片惊讶,而在对面的弧形窗子前,鸟瞰整个牙城,众人更是惊讶的无以伦比,毕竟在外面可是丝毫看不出这座长老尖塔中还有这样巨大的空间。

    “好啦!都赶紧收拾一下吧,我们在这里的活动范围也是有限的!”天闲看着只顾着惊讶的几人,心中十分无奈。

    在和尤达达成了一定的协议后,尤达答应在这个空间内圈出一块地方来作为临时的居住区,反正这地方大的很,收拾一片地方倒是很简单。

    不过这也是有条件的,尤达的这个房间里放着很多珍贵的物品,那些随便丢在地上的宝石或许就是无价之宝,那些胡乱堆放的书籍和纸张上记载的都是惊人的研究成果,总之……这里的东西是一概不许乱动的,如果出现任何意外,所有的责任都要天闲一个人承担。

    还有就是,要安静!

    这里是尤达的房间,是他工作和休息的地方,他可能一天都呆在这,也可能很长世间都不在,但他在这里的时候,这里必须保持绝对的安静。

    这些完全不是问题!

    在房间的一边,靠近窗子的方向清理出一块足够几人居住的空间,之后天闲就地取材,用这里厚厚的书籍和堆放的杂物垒起了墙壁、门窗,还隔出了好多房间,将搬来的物品随便摆放,俨然就是一座小房子了。

    虽然有些简陋,但现在弄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之后卓玛在周围转了两圈,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大把宝石,她将这些宝石布置在各个房间周围,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设置了屏障,居然起到了隔音的效果,一个个完全封闭隐秘的小房间就这么造好了……

    当尤达回到这里,看到天闲用他的书和各种材料搭起来的小屋子,顿时气的胡子都飘了起来,但就算现在拆毁也毫无意义了……只会把一切弄的更加混乱。

    不过尤达的怒火只持续到了晚上……

    “嗯……卓玛!没想到你的厨艺这样出色!”

    在这个大房间内第一次支起了餐桌,并且摆上了丰盛的晚餐,尤达坐在主位上,喝着一碗美味的热汤,简直感动的老泪横流……

    和这样的晚餐相比,在他那个圆形“卧房”内,床头边小柜子上简单的白饭白菜可就寒酸的太多了……

    “维罗这个混小子真是运气,但,可惜啊……”尤达很是感叹。

    “以前的事就不必再说了,现在,我只想好好表现,尽快恢复我录名官的身份,否则的话,下个月我就不得不赖在这个小鬼这里白吃白喝了。”卓玛微微苦笑。

    天闲更是苦笑,心想你早就开始白吃白喝了好吧,这些数量惊人的食材可都是我帮你付的钱,这些食材在雷霆古城外可能不值几个钱,但是在这里可是天价!

    “其实,你一直都做的很好。”说起卓玛的事,尤达显得有些愤愤不平,“内城那些老家伙,他们或许已经不正常了!”

    “有些事,总需要有人付出……”卓玛无所谓的耸耸肩膀。

    “放屁!”

    所有人都没想到,尤达一下恼了起来,老头儿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那些老东西怎么不去牺牲一下!几百岁的年龄都活成了白痴!我们都牺牲了,还追求诸神的隐秘有什么用!”

    众人讶然,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尤达也意识到自己有些事态,吐了口气说道:“算了,难得老头子我能吃上这样美味的晚餐,还是不说那些该死的事情了!卓玛!再给我添些汤……”

    搬入新居的第一个晚餐就在看似和谐,但有些古怪的气氛中度过了……

    对于自己的地盘上忽然间多了好多奇怪的家伙,人类,天眼族,狮人,逃亡的问刑使,被罚的录名官……这里一下热闹了起来,和之前安安静静的情况截然不同,但尤达似乎倒也不是十分介意。

    晚餐过后,老头儿十分积极的立刻开始教授天闲有关炼化的课程。

    其余人对此并不感兴趣,但虽然这里没有任何娱乐设施,呆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但这里却有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珍贵书籍。

    作为这里的租户,天闲显然给大家带来了一个隐形福利——随意翻看大多数你喜欢的书籍。

    天闲在房间的另一头认真的学习着,而这边以卓玛为先锋,已经开始对这里进行扫荡,除了雪之外,几人都是继承了特别的圣痕,几人找了几圈,都找到了和自己的圣痕相关的书籍,这些书籍要么是一些奇特的文献记载,要么是一些尤达写下的研究成果,还有是一些在外面绝难找到的珍贵资料。

    尤达这里可以算是藏书丰厚了,就连雪都找到了一些关于极北基地记载的书籍,厚厚的一摞抱在怀里,比她的头顶还高……

    对于几人的举动,尤达视而不见,因为事先已经做过了警告,尤达相信他们知道如何对待那些珍贵的书籍和资料。

    而且,这里常年也没有人来,除了布鲁他们两个偶尔来借阅一些书籍外,多一个喘气的都没有,更别说来看书,现在卓玛几人热情高涨的四处搜寻,倒是让尤达颇有些骄傲,毕竟就算你这里藏书再有价值,可直到这里倒塌也没人知晓,那真是一件无比寂寞的事情。

    关于如何进行炼化,天闲学习的十分认真。

    尤达虽然总是吹嘘他如何如何见多识广,博闻强记,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他虽然没有他说的那么厉害,但也的确有着令人惊叹的真才实学。

    炼化的方式和手段,天闲自己摸索过,后来不了了之,也没有深入的去研究,一方面是没有必要,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茫然没有头绪,仅仅凭借那一本语焉不详,而且记载的内容和现在人类的技艺处处脱节的神文典籍,实在难以继续炼化的研究。

    而现在听着尤达的讲解,天闲却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当时的种种迷惑在一瞬间解开,前后支离破碎的点连接起来,只是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天闲对炼化的认识有了飞跃性的提升。

    “好了!今天的内容就是这些,只是让你初步了解一下炼化的内容,如果你充分的理解了我的话,那么……现在可以尝试炼化一件东西!”尤达将一块圆溜溜,拇指甲大小的红色宝石放到了身前的石台子上。

    “炼化是这世间能量的转移,和圣痕的制作原理相同,可以说一个厉害的炼痕师就是一个掌握了这个世界能量规则的存在,他们是深不可测的,小鬼!你要记住这一点,如果你今后要和炼痕师为敌,那么一定要倍加小心!每个炼痕师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古怪的能量使用方式,这是他们极为强大的根源!”

    “那……老师您呢?”天闲好奇的问。

    尤达呵呵笑了两下,“小鬼!才第一天当我的学生,就像知道我最大的秘密吗?”

    “那好吧,这东西……要拿来怎么办?”天闲看看眼前石台上的红色宝石。

    “炼化是能量和物质之间的转移,这是最基本的东西,这宝石蕴含强大的火焰力量,你今天只要把其中的力量引出来,并且注入前面的能量阵就可以了。”尤达指了指房间内那个巨大的圆形法阵。

    “这个能量阵是做什么的?”天闲终于找到机会问起那个巨大的能量阵。

    “嘿嘿!”尤达颇为得意,但却脸一板起,“你现在还不用知道,只要引动火焰的力量到那边就可以了,能量阵会自动吸收这股力量,嗯,我想想……今天你办不到的话,不许睡觉!”

    “啊?”天闲瞪大眼睛,“不许睡觉!?”

    尤达伸了个懒腰,疲惫的锤锤肩膀,转身向他自己的房间走去,“炼化是一种相当复杂的技巧,小鬼!你只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当狂龙之月到来的时候,狂躁的气息会影响古城,在那之前,你必须在一定程度上掌握这种技巧,可没有时间睡大觉!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有很多时间睡觉了,现在着急什么,啊…………”

    打了个哈欠,尤达消失在了高高的书架背后。

    这个无良的老头子!

    天闲暗暗嘀咕,但对此却并不怎么在意,有逆心诀支撑,几天几夜不睡也没关系,而且,这么简单的事,根本用不了一夜的时间。

    心念一动,逆心诀运转起来,丝丝火焰之气在血脉之中腾起,天闲手指间窜出一道火苗裹住了红色宝石,那宝石瞬间放出亮光来。

    一道和天闲手上的火焰略有差别的火焰呼啸着窜出,直奔不远处的大能量阵,火焰才到能量阵边缘,立刻被能量真中微微凉气的铭文吸收了个干干净净。

    远处的书架背后,尤达鬼鬼祟祟的望着天闲,连连点头,“邪眼果然不是凡品,而且这小东西倒是够聪明,这次内城那些老家伙们可要开心了。”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