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九十六章 赔偿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耀日之月持续的时间中,是一年月亮最明亮,最美丽的时候,这犹如冷辉骄阳般的月亮着实俘获了整个艾尔达大陆各个种族的心。

    代表着正义,代表着光明,自从破碎时代结束之后,耀日之月就一直备受人们推崇,每一年的这个月都会发生许多好事,或者说绝大多数人都愿意把自己一生难得的好事刻意的安排进这一个月中,人们相信这会受到诸神更多的祝福,如果有孩子出生在耀日之月,那么将是一件令全家都十分振奋的事情。

    “妾身是出生在残血之月的,在月中。”四姑娘悠然的迈着步伐,全然不理周围那些向这里投来的差异目光,“婆婆是这样对我说的。”

    天闲浑身不自在。

    四姑娘邀请自己随意的散散步,赏一赏这每年难得的美丽月亮,这倒是一件颇为风雅的事情,可……

    如果是在自己和四姑娘之间,那么这件事就显得有些奇怪了。

    谁不知道自己才在血盟的地头上惹出了大祸,一路上好多人都向自己投来极度敌视的目光,想必是那场大火让他们受到了牵连。

    不过这些人更多的还是投来了差异的目光,因为在这次事故中,损失最大的血盟主事者居然和天闲走在一起,还在微笑着交谈,完全是一副老朋友聊天散步的样子,这种事情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的。

    就连天闲自己都没想到。

    四姑娘在之前的态度已经表达的十分清楚了,无论发生过什么,冲突也好,合作也罢,双方敌人的立场没有变化,而且还变得更加尖锐。

    但前一刻才明确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四姑娘一转眼似乎就忘记了……

    女人真是善忘……

    四姑娘一直在说自己的事,从她开始记事开始,婆婆们的叫道,极度辛苦的磨练,偷偷流泪,偷偷学会坚强,偷偷的排挤竞争者,渐渐展露头角,最终成为了血盟这个庞大组织的外围分部——七血枝的其中一个。

    以及,在最近的日子里如何失意落魄,遇到了命中的克星,一路顺风的境况被打破,连番受挫中血宗大怒,将责任归咎于她,并且下达了最后通牒,等等等等……

    天闲简直听的心惊,这些事……似乎并没有对一个对头说的必要,而且四姑娘的口气还是很虔诚的,她似乎并非在对自己诉说什么,那有些飘渺而且无限感叹的口气,更像是在进行着某种仪式。

    天闲觉得四姑娘虽然是在对自己说话,其实,却是在做另一件事,一件自己根本无从知晓,但却又和自己有关的事。

    这令天闲有一点不安。

    “天小哥呢?妾身现在对天小哥的了解还十分有限呢?”四姑娘忽然转过头来,一对凤目闪烁着明亮的月光,仿佛要把天闲吸进去。

    天闲摸摸鼻子,“我的事,恐怕你们已经调查的再清楚不过了。”

    四姑娘一笑,“天小哥的履历,我们自然严格的调查过,但也只有最近一段时间的消息而已,天小哥是一下就出现在大陆上的,第一次露面就在寂静森林,有很多消息都证明以汉克为首的冒险团在进入寂静森林之前并没有天小哥存在,可之后在某个时候,天小哥就毫无征兆的出现了。”

    “我是不小心闯进去的,正好遇到了他们。”天闲本能的不想多说冒险团的事,在天闲看来,自己这个巨大的麻烦,还是不要连累那些善良的人们。

    “那……之前呢?”四姑娘把她的好奇心毫不吝啬的展现给天闲看,那种微微睁圆眼睛,一脸希翼的表情,完全不是在尝试刺探着什么,而是十分直白的告诉你:我想知道!你能不能告诉我?

    天闲苦笑,四姑娘这模样怎么好像自己的熟悉的老朋友一脸催促的要自己做某些不情愿的事情,而自己却又不好拒绝。

    “据妾身所知,天小哥好多次提到一个叫做‘火雾山’的地方,并且自称是‘火雾山’的人。”

    天闲面色微微一变,眼神彻底冷了下来。

    四姑娘怔了一下,忽然间意识到了自己似乎忽略一些重要的东西,迅速收起自己希望听到什么的表情,略带歉意的说道:“妾身说了不该说的话呢,关于天小哥的出身,妾身并不是非要打探,这也更不是血盟的某种策略,天小哥可以放心,妾身不会打天小哥家人的注意,只是,单纯的想知道而已。”

    天闲无法肯定这些话中有多少是真实的,和四姑娘的几次接触中,天闲肯定眼前这个红裙黑发的美人儿是个心机深沉,精于计算的敌人,这种人自己并不擅长对付,必须事事谨慎才行。

    不过,有些东西告诉她也无妨,毕竟……人家已经先表达了诚意。

    “不错,我出生在火雾山,你也该得到消息,火雾山就在摩云山脉中。”天闲淡淡说道。

    四姑娘眼神一亮,顿时高兴起来,“妾身知道!历史上曾经有过一些记载,上面说摩云山脉上居住着一些很早就搬迁过去的种族,甚至还有人类!龙渊帝国的国史上也有相关的记载,据说当初一只在王权争斗中失势的大贵族为了避免灭族的命运,就是躲进了摩云山脉中,但是后来也就没了消息!天小哥的外貌和龙渊帝国的人很像,难道是当初的贵族后裔吗?”

    天闲看着兴奋的说个不停的四姑娘有点无力,自己才含糊的说了一句而已,四姑娘就倒豆子似的说出这么多东西来……

    还有那虚无缥缈的贵族传说更是可笑,在摩云山上,自己可没有看到任何那里和龙渊帝国有关的痕迹。

    “或许吧,但那也应该是好几百年之前的事了,人都已经更换了十几、几十代,再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了。”

    四姑娘不由点头,“天小哥说的是,但如果天小哥真的是当初的贵族后裔,以如今龙渊大帝英明神武的决断,妾身觉得,天小哥倒是有可能被招回帝国,还能得到一个不错的爵位呢。”

    天闲不由失笑,“我倒是不想要什么爵位,我们在火雾山的生活很安逸,如果不是因为某些原因,我也不会离开那,现在……大概已经定亲了吧?”

    四姑娘闻言秀眉微微一扬,“天小哥在家乡已经定亲了吗?”

    想起瑶瑶,想起那个自己临走时用无比仇恨目光望着自己的小小女孩,天闲只能叹了口气,“曾经有过,但……我悔婚了。”

    “哦!天小哥果然厉害!”四姑娘笑了起来。

    这有什么好厉害的,天闲暗暗叹气,有朝一日如果能回到火雾山,怎么面对瑶瑶还是一个让人挠头的问题,别的不说,单单就以二叔那护短的脾气,自己在亲事还没定下来的时候就甩了他女儿,他怕是不把自己吊起来打上一顿是不会消气的……

    “那,天小哥为什么要离开火雾山呢?”四姑娘又好奇的问。

    为什么,这可是秘密了……天闲一时想不出该怎么解释。

    “小姐啊!”

    天闲正拼词凑句准备应付一下,这时候光光却来解围,小丫头一脸的不高兴,上前来用力的拉了拉四姑娘的衣袖,“跟这个小yin贼有什么好说的,他烧了我们的房子,小姐你不是说要来找他赔钱的!怎么却聊起天来了?”

    “赔钱!?”天闲顿时一愣。

    四姑娘微显尴尬,立刻打开光光的手,狠狠瞪了她一下,那意思似乎在说:一会儿和你算账!

    周围没什么人的时候,光光可是不怕四姑娘,当即一撅嘴巴:“我们今天都要睡大街了,小姐还有心情在这里谈天说笑……”

    四姑娘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死丫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次天闲倒是尴尬了,光光这么一说,天闲立刻想到了一件事。

    血盟驻地被自己一把火烧了个精光,他们几十上百号人去哪睡呢?牙城里居住区倒是有许多空房子,但古城的房子可不是随便乱住的,租价不菲不说,还要登记在册,弄起来十分麻烦。

    而且……

    天闲越想越是觉得心中发虚,整个驻地都被烧毁了,附近的街道也跟着化为白地,那这次的损失到底谁来赔偿呢?

    血盟?还是自己?

    血盟家大业大,这点小钱怕是眼都不眨,但现在自己可要变成穷光蛋了……

    “小yin贼,你在那一脸笑嘻嘻的做什么?你烧了我们的房子!我们还没叫你赔钱呢!你知道在这个地方,一座房子要抵得过一座宫殿的价值吗!!?”

    一座宫殿……

    天闲只知道这里的东西都十分昂贵,毕竟想要运过牙城来的货物,都是圣痕修炼者抵抗那种神威的压力才弄来的,是相当吃力的。

    但一座房子等于一座宫殿……

    天闲暗暗掰掰手指头,顿时心里凉了半截……这岂不是自己一把火烧光了一座紫禁城。

    四姑娘听着光光口里的“小yin贼”听的脸上发热,见她还要说,顿时低声骂道:“碎嘴的死丫头,再说撕烂你的嘴!”

    “小姐你自己不说嘛!”光光倍感委屈。

    天闲知道这事躲也躲不掉,咳嗽两下说道:“这个……关于赔偿的问题,我倒是……”

    四姑娘回过头来,又恢复了笑容,“天小哥不必担心这个,区区一些钱财而已,血盟会自行处理的,就算是住处也已经都安排好了。”

    天闲很想拍拍胸脯说不用客气,损失我来赔偿,可是……想起自己可怜的钱包,天闲还是立刻领了四姑娘这份情。

    “不知道血盟新的驻地在哪?”天闲客气的问了一句。

    “就在前面!”四姑娘笑着指了指前方不远处。

    天闲也笑了,“原来在这,这真巧,我住的地方就在对面,在楼上似乎就能看……到……”

    呃?

    直到这时候,天闲猛然发现,四姑娘一路和自己慢慢走着,这条路可是自己回去的路,前面拐角的那座显得颇为气派的大房子是这个居住区最大的一座,周围还有一些附属建筑,而自己居住的地方就是绕过这个小建筑群后,向右一拐的一座小楼。

    血盟的驻地居然搬到自己家对面来了!?

    “说起来天小哥就住在不远处,这真是巧呢!”四姑娘一脸认真的说道。

    这真是故意的吧……

    天闲已经可以想象以后自己家周围,四处活动着血盟帮众的情景了……

    “妾身已经让下边的人收拾房子,天小哥要是不嫌弃,不妨到妾身的新居坐坐,今后,就是邻居了。”

    这话说的……可真是让人感到心中温暖,多么温和善良的邻居啊……

    天闲脸上抽搐,终于看到前面不远处扛着一个残破雕像迅速走过的血盟帮众,他们显然是在紧张收拾地面,再仔细看些,更远的地方已经有血盟的守卫在巡视,按照这个距离算起的话,天闲觉得现在那些守卫应该已经晃荡到自己的家门口了……

    “四姑娘的好意……我就心领了,今天还有要紧事要办,有机会的话,改天一定登门拜访。”天闲说着话,心里这个别扭,怎么事情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和这个四姑娘的关系,现在应该是冷眼相对,一句话也不说甚至互相提防才对的吧?

    这么客客气气的说话,这辈子还没有过……

    “要紧事?”四姑娘凤目一动,“天小哥不会是又答应了长老们什么事吧?”

    急速扫视天闲脸上的神色,四姑娘顿时心中有数,凝眉说道:“妾身早警告过天小哥要小心他们,三位长老之中,尤其是布鲁长老,这个人看起来十分和气,其实是最为凶狠的一个,这次……难道又是他提出了什么事吗?”

    天闲微微心惊,四姑娘猜的一点不错,这次要炼化源晶黑石的事,正是布鲁提出来的,这其中果然有什么隐情不成。

    这让天闲有些犹豫起来,想想家中的情况,雪不问杂事,阿里昂正埋头厨艺,古丽闭门不出,屠戈……屠戈并不是一个商量事情的好人选。

    倒是眼前的四姑娘聪明伶俐……

    “天小哥要是不嫌弃,不如到妾身的新居坐坐。”四姑娘笑着,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天闲嘿嘿笑了两下,“我先回去打声招呼,之后就打搅了!”

    四姑娘忽然想到了什么,凤眸转了几圈,说道:“妾身倒是失礼了,初来乍到,怎么好要主人到客人处拜访,应该是妾身先做拜访才对。”

    “呃……什……什么?”天闲眼珠子都一下瞪了出来。

    十几分钟之后……

    一脸已经准备好迎接狂风暴雨表情的天闲,还有一脸出于友好往来善意的四姑娘一起出现在了天闲现在居住的小楼之前。

    一股凌厉杀气几乎瞬间淹没了两人。

    “她?”四姑娘当即皱眉。

    天闲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飞快走上前去,“你居然又来了!”

    卓雅就站在楼前的空地上。

    依旧显得从容不迫,一身软甲勾勒着她常年锻炼出来的黄金身段,让男人想入非非的同时,浑身散发出的那种若有若无的寒冷杀气却让人望而却步,她的一只手永远都轻轻搭在剑柄上,修长的手指有节律的收紧,松弛,仿佛那已经是和她呼吸同步的一部分。

    屠戈依旧站在她对面,冷冷和她对峙,但这一次屠戈显得极为谨慎,现场很整洁,看来还没有发生争斗。

    “我说过,我还会来……”卓雅连头都没有回,“没想到,你居然搭上了血盟的小姑娘。”

    四姑娘当即踏前一步,冷冷说道:“古城戒律森严,你在这里滋事,圣灵殿怕是面上不好看吧?”

    “我只是来看望我曾经的姐妹,只是站在这里,别无其他。”卓雅对四姑娘的话丝毫不以为意。

    四姑娘冷笑,“依照古城规避戒律第十九条,但凡有恩怨的双方,在古城内不得有任何互相挑衅行为,不得私自擅闯对方的住地,白纸黑字!你难道看不懂吗?”

    天闲讶然,居然还有这样的规矩!

    卓雅这才慢慢转身,面无表情的看着四姑娘,“那,你呢?”

    四姑娘下巴微微扬起,“我?我是客人!”

    “四姑娘是我请来的客人!”这个时候天闲自然是立刻占到了四姑娘这边。

    卓雅冷冷看了天闲和四姑娘好一会儿,这才微不可见的点点头,“小鬼!你正走向万劫不复。”

    说完,卓雅直接转身离开。

    卓雅一走,天闲顿时觉得松了口气。

    似乎卓雅只是站在这里,就让空气变得紧张很多。

    四姑娘望着卓雅的背影,沉声说道:“看来,天小哥的麻烦果然很多,圣灵殿居然如此咄咄逼人!”

    天闲苦笑,圣灵殿是如此,你们血盟可也不差,你不用把你自己说的好像我们这边的人一样……

    “请进吧,刚才多谢你了,我还真不知道古城有这样的规矩。”

    四姑娘忽的莞尔一笑,“天小哥,其实古城似乎没有这样的规矩,那是妾身编造的。”

    “呃……”天闲顿时愕然。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