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九十三章 第一个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咯啦啦…………”

    地下监牢的大门慢慢打开,暖暖的照射到了天闲的脸上。

    这一刻,天闲才体会出沐浴阳光是一件多么舒服的事情,那个阴冷的地下监牢已经被甩在身后,再也不用去和那些累累白骨作伴了。

    “自由啊……”

    天闲用力伸了一个懒腰,看着天空上的太阳咂咂嘴巴,心中无限得意。

    “小鬼!你不要以为你真的胜过了我,这个问题只要再给我一段时间,我必然能想出正确的答案!”

    尤达万分不甘的声音从天闲背后传来,他最后一个走出监牢,脸上写满了无可奈何的恼怒。

    在地下监牢大门里面那个被建造成斗场的开阔地上,一个冰坨还在那里冒着寒气,尤达直到雪将那杯水冻透,甚至被子都冻成了两半,也还是没有得出天闲那个问题的正确答案。

    在他绞尽脑汁的过程中也提出了很多种答案,但是无一例外,全被天闲轻描淡写的否决了。

    看着尤达又是不服气,又很有些挫败的脸色,天闲暗暗偷笑,这个问题在这个世界上恐怕绝少有人能答的上来,不仅需要机智,而且要有数学这种严肃科学的素养,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出答案的题目。

    显然,这个圣痕之力横行,人类强大无比的世界上,科学这种东西还处在鸿蒙阶段,更没有数学这种概念……

    天闲真心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尤达还是险些就猜到了正确答案,在那样短的时间内做到这点,他的见识已经相当恐怖了。

    “老人家,愿赌服输,可不能因此对我们怀恨在心!”

    尤达顿时老眼一瞪,叫道:“我尤达难道是那种卑鄙小人!哼!输就是输!我怎么会为此记恨你们这几个小鬼!哼哼……就算是这种稀奇古怪,完全没有常规性的问题,就算是那么短的时间,就算你故意算计我,可这些事情我是不会当作借口来掩饰我的失败的!!”

    天闲干笑两下,心想您老人家这不是正在说吗?而且还在大说特说……

    抓抓头,天闲嘿嘿笑了笑,心中又冒出一个鬼主意,“尤达长老,这个问题并不简单的,我已经告诉你答案,您也该明白!”

    尤达鼻子里喷出两道白气,说起这个他更是恼火,但事实如此,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问题把自己难倒了,还是这个小孩子告诉了自己答案。(这个问题读者有兴趣的话不妨多尝试一下,方法是很简单的,但得出这方法的思维却要十分缜密才行)

    “哼!真不知道你这个小鬼从哪里得到这样的问题……”

    天闲笑眯眯的说道:“这样吧,您要是感兴趣的话,不妨我再向您提一个问题,这个不断赌注,就算给您解闷儿了!”

    尤达暗怒:“小鬼!你以为你每个问题都能难倒我吗?”

    天闲也不解释,直接说道:“如果第一天您得到一枚金币,第二天得到两枚,第三天四枚,以后每天得到的都是前一天的两倍,那么第五十天,您一共有多少枚金币呢?”

    尤达的脸顿时一片铁青,显然是被天闲气的动了肝火,咬牙道:“你认为我连数数都不会吗?”

    天闲咧嘴一笑,“尤达长老,这个问题可比之前那个还要难呢!您可不要妄下结论!”

    “什么?”尤达一愣,脸色微变,才刚刚吃了亏,他倒是立刻谨慎了起来,这次回去还说不定怎么被那两个老家伙嘲笑,要是再从他手上载一个跟头,那自己可是丢人丢到家了。

    摸摸山羊胡子,尤达在脑子里稍微计算了一下,才算了十几天,不由暗暗心惊,这数字之大,远超自己的想象!

    惊讶的望向天闲,尤达面色终于变了,“小鬼,你这是什么问题?”

    天闲嘿嘿坏笑,这个问题……自己可是不知道答案的,但是方法就在那,慢慢加就好了,不过这个数字吗……恐怕会大到让人咋舌的地步,也不知道这位老先生的加法怎么样,那么一长串的数字,这世界还没有方便的阿拉伯数字进行计算,慢慢加完这道题目的工程量,恐怕也是空前巨大的……

    “尤达长老,这个问题可是给您的,我想我们要是真的被无罪释放,那么……就先回去吃饭洗澡睡大觉了!要是有别的事,我们改日再说!”

    天闲可是再也不想进那个阴冷的地下监牢了,靠近都不想。

    尤达心中思考着这个问题,只是点点头,“我说话算话,你们可以走了!”

    天闲其实真的没想到只是出了个题目,真的就得到了自由!看来这位尤达长老恐怕是在这一方面有着超乎寻常的执着和自信。

    “多谢长老!”

    欢天喜地,天闲三人迅速离开。

    “嗯,对了……”尤达又想起什么,重新开口,但抬起头却是一愣。

    天闲三人早一溜烟跑的没了影子……

    “臭小鬼,倒是机灵的很!”尤达微微一笑,“这次倒是有热闹看了……”

    三人忙不迭的从监牢前离开,一路小跑,直到把尤达和那阴冷的监牢甩的没了影子,这才停了下来。

    “哈,哈哈……”天闲总算吐了口气,“终于从那个该死的地方出来了!要是这辈子都被关在里面,那可真是再悲惨不过了。”

    四姑娘微微气喘,小脸儿红扑扑的,体力上,她倒是不必这个年纪的女孩强太多,“呼……呼……真……真没想到,我们三个居然会都活着出来,呼……这恐怕要成为轰动一时的消息了。”

    “可不要再轰动了,现在就有很多人再盯着我了,圣灵殿和血盟……”天闲一下打住话头,有些微微尴尬。

    这次能脱险,还是仰仗了四姑娘心机机敏和瞳术的强大震慑能力。

    在监牢中时,双方还是共患难的盟友,但是如此已经成功脱离监牢的束缚,这层薄如蝉翼的盟友关系已经重新撕裂。

    天闲所说的血盟……明明就是四姑娘!

    话为说出口,但四姑娘已经会意,这不由让她心中暗暗叹气。

    “这次脱险,还全依仗天小哥才智过人,妾身佩服,若不是天小哥的话,恐怕妾身这一生要在那监牢之中度过了。”

    天闲摸摸鼻子,四姑娘这话说的没什么不对,但……却隐隐有些奇怪的味道。

    “这没什么好谢的,那个时候……我们总要合作的。”

    四姑娘点点头,“是啊,但如今……就不会了!”

    天闲心中微微叹气,逃出监牢是好事,可又和这位性情古怪,救命之恩下辈子再说,有冤有仇却要这辈子清算的四姑娘为敌,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见天闲面露遗憾之色,四姑娘凤目微亮:“这次总算共患难一场,妾身虽身在血盟,但也会记得这份情意。”

    还好,没有下辈子再说……天闲苦笑。

    “既然如此,如果四姑娘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告辞了,家里还有惦记我的朋友们。”

    “是吗……那么妾身……”四姑娘心中微微一个恍惚,自己的家中,可没有惦记自己的朋友……

    “小姐!!!”

    忽然一声大叫从旁边传来,三人循声望去,却见光光从街边一栋房子背后跑了出来,见到四姑娘,大叫着跑了过来。

    几人还没反应,光光已经一头扑到四姑娘身上,“哇”的一下就哭开了。

    “小姐!!吓死光光了!!呜呜…………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小姐了……呜呜呜……”

    四姑娘愣住,好一会才回神,抬头见不远处毒龙带着一众血盟的帮众正急速赶过来,心中不由微微一暖。

    虽然没什么朋友,但……总还是有人担心自己的。

    “好了,别哭了,我不是好好的……”四姑娘轻轻抚摸光光那明显没有怎么梳理的头,柔声劝慰。

    光光只是哭,哭的稀里哗啦……

    独龙带人很快来到近前,看了天闲一眼,对四姑娘肃声说道:“属下办事不力,让小姐您受委屈了,还请小姐降罪!”说着,不由一脸愧色低下头来。

    四姑娘淡淡而笑,“你的伤怎么样了?”

    独龙微微惶恐,“不劳小姐挂念,当时只是被震晕了,没有受什么伤。”

    四姑娘点点头,“其他伤亡呢?”

    “伤了十七个,有三个比较严重,但问题应该不大,无人死亡。”独龙迅速回答。

    “其他势力呢?”

    “房子都毁了,但救援及时,还没听说有谁死掉!”

    四姑娘放下心来,有意无意看了看天闲,说道:“没死人就好,送受伤的去城外休养,立刻重建驻地!”

    “是!”

    见四姑娘已经和自己人会和,并且商量事故善后事宜,天闲知道这里没自己什么事了,而既然无人死亡,那就再好不过了,虽然他们不见得是好人,但在这次事故中,他们的确是无辜的。

    “四姑娘,我们就先告辞了!”

    四姑娘微微点头,并不说话。

    却没想到,在四姑娘怀里呜呜咽咽的光光却好像被踩了一脚尾巴的花猫,一声尖叫转过身来,“小贼!你想往哪跑!?”

    “呃……”天闲愣住。

    光光满脸泪痕,却掩不住心中无以伦比的怒意,指着天闲大声喝道:“我家小姐好心好意叫你来赴宴,你居然烧了我们的房子!那房子是小姐最喜欢的!你这个无耻的小贼!现在居然想走!今天我不……呜呜呜……”

    四姑娘叹气,伸手捂住了光光的嘴巴,微笑道:“天小哥不必介意,这件事我们自己清楚就好了。”

    看着咬牙切齿,恨不得扑上来咬自己两口的光光,天闲不得不承认,这个小丫头的精神头儿简直比塞纳二小姐还要胜出几分。

    她不是只不怕自己的主子,看起来是根本什么都不怕。

    既然血盟的人这么快就等到了自己三人出狱的事,那么想必卓玛也已经将消息带给了古丽他们,天闲也不多耽搁,对四姑娘拱拱手,带着雪迅速离去。

    光光气鼓鼓的看着天闲离去,双眼简直要喷出火来,“这个小贼!我早晚要把他切成八块!”

    一回头,光光一愣,“小姐,你发什么呆?”

    光光发现四姑娘还是望着天闲离去的方向,一脸惆怅,似乎有些失神,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四姑娘这才回过神来,“死丫头,你又想干嘛?”

    “小姐放心!这次那个小贼虽然跑了,但只要他出城,我们立刻抓住他,回去慢慢切成八块!”

    “就你注意多!”见光光虽然又是一脸好笑的模样,但却还是抱着自己,四姑娘心中惆怅之意稍减,无论如何,这个小丫头却是一心想着自己好的。

    “走吧……回驻地去,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去做呢……”

    “嗯!”光光欢喜无限的点点头,“对了小姐!你是怎么从监牢里逃出来的,雷霆古城的监牢已经好多年没有人出来了。”

    四姑娘一笑,却没回答……

    ……

    天闲和雪一路欢天喜地的跑回了城西的居所。

    一路上,但凡见到天闲和雪的人无不惊愕。

    之前那场大火可是震惊了整个牙城,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带着邪眼的小鬼把几百年没有出过大事故的牙城整整烧了两条街,而当天灭火时,那骇人的情景更是历历在目。

    昨天才听说这个小鬼被关进了那个只有活人进,不见活人出的底下监牢,怎么今天就又在外面活蹦乱跳了?

    天闲可不去在乎这些目光。

    这次在监牢里只呆了一夜,还没有什么感觉就逃了出来,但真正又站在地面上,享受着阳光的温暖,天闲才后怕起来,如果真的没办法离开那监牢的话,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现在天闲很想见见阿里昂那张总是有些幽怨的脸,摸摸屠戈脑袋上软软的绒毛,可能的话,再调戏一下古丽……

    “我回来了!!!”

    还没进院门,天闲就是一声大叫,“阿里!臭女人!大个子!快来欢迎我啊!”

    拉着雪一脚跨进大门,天闲猛的站住,脸上的喜色一瞬间退的干干净净。

    周围静悄悄的,只有风摩擦地面的声音,飒飒作响……

    阿里昂小楼门口,探出头紧张的望着这边,卓玛站在不远处,脸色有些难看。

    而屠戈站在楼前空地上,手臂上青色圣痕闪闪发亮,风环绕着他的身体急速飞旋,那一头长长的白色绒毛正水波似的抖动。

    屠戈死死瞪着眼前的敌人,倒吊的双眼中全是谨慎,迟迟没有出手。

    “哦……小鬼,你回来了?”

    那与屠戈对峙的身影缓缓转过身来,对天闲微微一笑……

    天闲打了个寒颤,神色凝重起来,“你来做什么?”

    站在屠戈面前的,是一个身披软甲,身姿高挑,但表情冷漠的女子,在她腰间挂着一把乌黑色的细剑,剑柄上刻着细细铭文,她纤细的手指正轻轻搭在上面……

    这明亮的上午,却似乎因为这女子的存在而显得黯淡了几分……

    这女子,竟是卓雅!

    卓雅缓缓转过身来,大方的将后背留给了屠戈,那张总是冷冰冰的面孔上带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微笑,“我听说你被关进了地下监牢,怎么……逃出来了,这样的话,我不介意帮古城重新捉你回去!”

    “我被无罪释放了!”天闲冷冷说道,“而且,就算我被关进监牢,你也不应该再出现在这里,我们还在古城中,你无权来打搅我们!”

    目光一转,天闲凝声问道:“卓玛姐姐,我们现在是受到古城保护的对不对?如果有人来骚扰我们的话……”

    “我什么也没做!”卓雅静静望着天闲,“只是知道朋友的朋友出了事,这才来探望而已!”

    天闲一怒,“古丽已经不再是你的朋友!从你开始对她拔出你手上的剑那一刻起,就不再是了!”

    古丽身上的伤,天闲是最清楚的,那些伤只能用触目惊心来形容,古丽千里奔逃,能活着到达雷霆古城真的只能说是一个奇迹!好多伤口只要再偏差几分,恐怕她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小鬼,她一直是我的姐妹,以前是,现在也是,未来也一样!无论她生……或死!你想夺走她吗?只怕……你没有那样的力量!”

    “你……”

    天闲怒目圆睁,但心中很清楚,这里的人,除了卓玛之外,无人是她的对手,如果是正面对敌的话,或许只要一眨眼的功夫,所有人都会变成卓雅的剑下亡魂!

    古丽清楚的说起过,卓雅的冷酷,卓雅的无情,她以及她无所畏惧的强大,她是天生的屠杀者!

    “你们……只是弱者!”

    天闲捏紧了拳头,面对敌人的欺侮,天闲知道自己必须忍耐,如果被对方激怒先行攻击的话,那么……或许会被当场斩杀!

    而这时,一声怒吼从卓雅背后袭来。

    屠戈早按捺不住,卓雅异常轻蔑的态度已经让他浑身怒气沸腾,而卓雅在双方对峙时近乎嘲弄的将后背对准他,这对于屠戈来说,无异于是巨大的侮辱!

    当卓雅那句“弱者”出口,屠戈的情绪终于失控!

    “人类!去死吧!!”

    狂风嚎叫,屠戈怒吼着凌空跃起,狂风在他周身汇集,隐隐现出一头青狮,张开血盆大口向卓雅咬来!

    天闲面色大变:“住手!!”

    狂风激起卓雅一头碎散的发丝,却吹不去她身上散发出的惊人杀气。

    五指一扣剑柄,卓雅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第一个!”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