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九十二章 无罪释放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老人家,您不觉得这十分不合理吗?”天闲理直气壮的说道,“那两个大个子明显比我们厉害好多,而且非要两个一起上场,我才看到赢的希望,你就把他们都叫走了,现在还要和我来车轮战,我在来这里之前,听说雷霆古城是全大陆圣痕修炼者向往的地方,所以我才拼了命也要来到这,见到长老您之后也觉得您的形象是如此光辉高大,我对您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但是……”

    “给我闭嘴!烦人的小鬼!”长老听着天闲的话,听的他眉毛直抖,虽然天闲说的每什么能挑出错来的地方,但长老本能的觉得这个小鬼说的没有诚意。

    “现在我来再考校你们一次!通过就无罪释放!通不过的话……”长老的眼神透出冷意,“这地下监牢,有很多孤魂可以和你们作伴!”

    “老先生,我们怎么称呼您?”天闲问了个和对方说的话毫无关系的问题,又把这位长老气的眉毛直抖。

    “我是南方牙城的长老,尤达!”

    “哦……尤达长老,我要说的还是刚才的那个问题!”天闲一脸正气凛然,“您都已经是这里的长老了,无论是资历还是实力都远超我们,就算我们三个……”

    尤达怒瞪天闲一眼,“这次,考校的不是你们实力如何?”

    “不考校实力?”天闲微微一愣,四姑娘和雪也是微微有些茫然。

    尤达长老拿出从怀里拿出一个杯子和一壶水来,杯子放在地上,倒了一杯水。

    天闲三人奇怪的看着不慌不忙的尤达,完全不知道他这是要做什么。

    “小鬼!如果现在我们陷入绝境,只有这一杯水可以救命,你能将这杯水分成两份,而让我们都觉得公平吗?当然,你必须尽可能获取更多的水。”

    尤达目光灼灼的望着天闲。

    天闲面无表情,望着那杯水,心中有些好笑,这算什么考校。

    诚然,这杯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分成真正相等的两份的,而且如果是真正陷入绝境的两个人,心理压迫之下,就算分量相等,也忍不住的会认为对方的那份水比较多。

    但这并不是一个难题。

    从尤达那借过一个杯子,天闲随意把那杯水分在两个杯子里,水量差不多,“老先生请先选!这样,我们都会觉得公平了吧?”

    尤达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小小年纪,倒很聪明。”

    天闲虽然觉得好笑,但脸上可是露出一副很是激动的神色,“老先生,既然通过了考校,那我们还想回去吃饭洗澡睡觉,等明天再来向您请教问题了!”

    “等等!”

    尤达淡淡而笑,慢慢放下了第三个杯子,指着天闲三人,缓缓说道:“现在,人数变成了三个!依旧是一杯水,你又要怎么样呢?”

    “三人?”天闲微微一愣。

    四姑娘大皱眉头,这个问题简直可以无限延伸下去,接下来是四人!是五人!而且这个问题根本不会有完全公平的答案,这不是在算分量,而是和第一次一样,是在算人心!”

    “尤达长老,这……似乎已经是最二次考校了!”四姑娘当即开口。

    “我没说只有一次!”尤达微微一笑,目光扫了一下四姑娘,眼内全是冷芒。

    “您德高望重,这样无限的为难我们,未免有失身份!”尤达的目光如有千钧之力,逼的四姑娘面皮发紧,但还是咬牙说道。

    尤达稍有意外,没想到四姑娘能扛得住自己的威压,而且还敢开口说话,摸摸山羊胡子,笑道:“最近的小孩子都不得了啊……好吧!这是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们能答出这个问题,而且能问一个我无法回答的问题,我就放你们离开……”

    “以长老的身份,将你们……无罪释放!”尤达故意在最后加重了语气。

    四姑娘的脸色却更难看了,谁不知道雷霆古城的长老们都是活成怪物的存在,他们一个个看起来老态龙钟,没有八十岁也有七十岁,但实际年龄谁也说不清,尤达这个名字,似乎在训练自己的婆婆年轻时,就已经是这里的长老了!

    他们见过的事物,恐怕比大多数人想象到的事物都要多。

    尤达目光扫过三个少男少女,心下偷笑,三人之中,看来只有血盟的这个小姑娘对自己还稍有了解,而这个小子和那个天眼族却丝毫没有任何认识。

    以短暂的观察来看,血盟的小姑娘心思最为机敏,从小在力量和权力的倾扎下生存,能成为第四血枝,必然有过人之处。

    这个小子看起来十分机灵,可惜……没经过血火的考验,硬不起心肠,很多事自然会受到限制,刚才打巴姆那一拳,如果是那个血盟小姑娘的话,绝对会毫不犹豫的使用邪眼一击致命!

    至于这个天眼,他们一族基本都是一样,从不向往什么,内心一片冰冷,他们的智慧也都用在极北之地的生存上,除了他们麻烦的天赋外,并不是什么值得注意的孩子。

    瞬间把三人评估一番,尤达看着有些为难的天闲,露出了很有几分恶意的笑容,“小鬼!怎么了?想不出办法的话,你们三个……就必须在这里化成白骨了!”

    天闲一时间的确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不由看了看雪。

    雪虽然总是沉默,但天闲知道她却极具智慧,从寂静森林中一路来到这里,无论是跟着冒险团,还是选择相信自己,还有和那位精神头过剩的二小姐成为朋友,抑或是在丹特城外的湖边召唤冰霜巨人,以及在屠戈袭击的时候果断出手,这些无一不显示她内心对这个世界有着独到的理解,对事物有着属于她自己的判断,而事实说明,雪的判断总是正确的。

    “雪,你来试试!”天闲满怀希望的鼓励。

    雪点点头,拿起了那杯水,递给了天闲,“喝吧。”

    天闲和四姑娘,还有尤达都愣住了,这……是把水给一个人?这怎么行?

    还是天闲相信雪,虽然疑惑,但也不犹豫,“咕噜噜”喝掉雪,然后期待的把水杯还给了雪。

    目光寒光一闪,雪的手上窜起一股寒气,寒冷的气息如道道丝带缠在杯子上,杯子内壁立刻凝结出了水珠。

    转眼凝了浅浅的一杯底冷水,雪轻轻喝掉,把杯子放了回去……

    ……

    其余三人看着雪,足足看了三分钟,雪却再没动作了……

    “那个……还有四姑娘呢!”天闲头上开始冒汗,而四姑娘在一旁,脸上已经黑云滚滚。

    “救命的水,她不能喝。”雪声音清淡,却字字清晰。

    尤达一听,本来还满是奇怪,这下顿时摇起头来……

    四姑娘咬牙切齿,这个该死的小丫头,是存心和我作对!救命的水不让我喝!岂不就是盼着自己死掉!

    天闲简直能感觉到四姑娘身上升起的阵阵寒意,心在她心中肯定是一片怒火燃烧了。

    “黑,你要把水分给她?”雪抬起目光,静静望着天闲。

    天闲有些尴尬,但这个时候,却觉得有必要纠正一下雪的认识,肃然说道:“雪,如果真的只有一杯救命的水,你真的要她死吗?你希望杀掉她吗?”

    雪的眼神闪了闪,不由避开了天闲的目光,皱皱眉,还是伸手再次拿过了那支杯子。

    “不必了!”

    四姑娘上前来,伸手夺走了雪手中的杯子,凤目刀子似剜了雪一眼,“妾身自己的命,自己来救就可以了!麻烦尤达长老再倒一杯水!”

    尤达直接又倒了杯水。

    四姑娘端起那杯水,皱眉说道:“根本没办法把一杯水分成真正平均的三份,尤达长老是想考验我们如何在危机中自处,在面对危险利益时保全自己,并联合他人!简单说,就是如何揣摩别人的心思!”

    尤达呵呵一笑,“不错,小姑娘说的很对,有时候必须在不可能的时候说服别人才能活下来,这是生存的智慧!”

    伸手一指雪,尤达摇头,“像她那样,那么喝不到水的人就要杀掉另外两个了,不仅无法联合别人,最终也未必能得到水!”

    四姑娘缓缓将水倒进其它的杯子,口气漠然,“我从小在血盟的教导下长大,几位婆婆教会我的不仅是琴琪书画,更多的……是人心!”

    将水分成平均三份,四姑娘转向天闲,“妾身已经分过了,现在轮到天小哥了!”

    “要我选吗?”天闲不解,这办法似乎不大妥当啊。

    “选天小哥认为最多和最少的两份水倒在一个杯子里,然后重新分成两份!”

    天闲一怔,随即醒悟过来,不由大喜。

    取了两份水倒在一起重新分开,天闲飞快说道:“雪,你先选!”

    雪第一个拿了一杯水。

    四姑娘随后拿了一杯。

    天闲最后拿了一杯,说道:“尤达长老,这样可以了吧?”

    尤达颇为意外,但又很快释然,这个小姑娘的出身,几乎决定了她才是这个问题的唯一解答者。

    四姑娘喝掉了水,随手丢掉了杯子:“这个问题,三个都想喝水的人分出的水不会有什么差别,重点在每个想喝更多水的人都感到公平,没有分水的第三个人首先选择,所有人都会觉得公平,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分水的人把选择权交给第一个人,两人都会觉得公平,没有人会因为想要多喝水而分的不够均匀,因为那份多的水,他几乎喝不到!”

    “尤达长老,我这人心,算的可准?”

    尤达长老不住点头,“好,很好!不愧是血盟在外单独主事的精英血枝,老头子实在是佩服!”

    四姑娘面上没有丝毫被夸赞的喜悦,“多谢长老夸赞,不过这点小小的见识,和您比起来,还有着天地之差,不知道长老您能不能不要为难我们,这最后的考校……”

    尤达大手一挥,“不行!既然我已经定下了规矩,岂能说改就改?现在,你们三个小娃娃就仔细想一想,有什么问题能难得住我老人家吗?有的话,尽管说出来?但,你们可要知道答案,否则可是不算数的!”

    天闲当即就要开口,四姑娘一下拉住了他的衣袖,“天小哥!”

    “怎么了?”天闲奇怪的看看四姑娘,心想就算这个老头儿再怎么博学,也不可能到全能全知的地步,找个问题难住他还不是轻而易举!

    四姑娘缓缓摇头,低声道:“尤达长老是雷霆古城极为有名的学者!天小哥可不要轻敌!其他不论,单说年龄,他可能已经是我们的十倍,甚至二十倍!他的所见所知不是我们能想象的!”

    “二……二十倍?”天闲咧开嘴,不由瞪大了眼睛,那岂不是二百多岁!

    回头看看尤达,这个老头儿正笑眯眯的看着这边,一脸从容淡定,那股镇定自若,仿佛这世上没有他解答不了的难题。

    天闲犹豫了,如果这个已经人老成精的家伙真的答上自己的问题,难道自己要困死在这地牢里。

    “你有什么办法吗?”天闲谨慎的问四姑娘。

    四姑娘苦笑,“妾身生来就作为血枝培养,可所有的经历,恐怕都已经在他眼中看的通透了,妾身所知,实在难以难倒这样的人物。”

    天闲皱眉,“雪?”

    雪撑开十指,露出了指间蝴蝶型的丝线。

    这个……天闲略有惊喜,但很快又皱起眉,这个翻绳的小游戏,能不能难倒这个尤达还真是未知数……雪能一上来就精通,不代表这个老头儿就不能,万一……

    天闲头痛起来,可恨自己前世没有好好读过书,才十四岁就被老天爷一道天雷劈的一命呜呼,要不然拿出一道难死万千考生,甚至是专家教授的数学题来,保准这个老头儿只有瞪眼的份!

    想到此,天闲脑海里猛然闪过一道亮光。

    专业的没有,业余的还没有吗?好歹自己也算博览群书,前后通晓五百年,什么读者、故事会、青年文摘之类的都仔细研读过,虽然为此经常被那个老骗子责骂不务正业,但可是从中真的得到了些东西。

    这些艰涩难懂的典籍中,总会偶尔冒出两个更加晦涩难懂,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来……

    赶紧凑到四姑娘身边,小声和她连比划带说叽叽咕咕一通,确定了人类大陆也有一种叫“平衡秤”的东西,天闲顿时气足了起来。

    “等好消息吧!”天闲信心满满的拍拍胸脯。

    四姑娘额头已经微微有些见汗了。

    天闲一时兴奋,倒是没有留意他刚才小声和她说话时贴的过进了,四姑娘甚至被逼的不得不微微偏过身子,免得天闲的额头贴到自己脸上,近距离轻声耳语,不仅呼吸相闻,那张总是有些坏笑的清俊面孔一下占据了所有的视野,这让四姑娘有种窒息的被压迫感。

    那双眼,居然如此明亮。

    十三四岁的女孩子,远比一个十一岁的毛头小子成熟的多……

    “你不舒服?”雪清冷的声音传到四姑娘耳朵里。

    四姑娘吓了一跳,转身见雪注视着自己,这才发觉自己脸热心跳,不由窘迫万分。

    “哼!”怒哼一声,四姑娘转身,对雪不理不睬,但却发现,自己的脸似乎更热了。

    该死的小鬼!该死的小鬼!一样该死的女人!该死的女人!!四姑娘心中不住的诅咒着……

    天闲已经在地面上到处捡石头了,刚才巴姆兄弟在这里和天闲打了一场,地上有不少新的碎石。

    尤达很奇怪,“小鬼,你在做什么?”

    天闲很快回来,将十二枚石子放在了尤达面前,然后把雪叫过来,把刚才剩下的半杯水塞到了她的手里。

    “石子?”尤达更奇怪了。

    天闲嘿嘿一笑,拿起一枚石子,指尖顿时冒出火焰,把这石子烧的表面一片焦黑。

    “老人家,现在这有十二个石子,如果其余的石子重量相同,只有这枚烧黑的不同,您用平衡秤,只称量三次,能找到这枚石子吗?”

    尤达双目一亮,“这样的问题,这倒是十分新奇!”

    天闲心想这能不新奇吗?这世界上或许有逻辑推理,但是关于数学推论可就不会有了!这个问题看似简单直白,其实要用到许多假设推论,还有涉及到敏锐的数学嗅觉,可不是什么简单的问题。

    当初,还一心想当科学家的自己想破了头,用了一个星期想出的答案,却是标准答案第一个就否定的题目陷阱。

    “一杯水的时间!”天闲竖起一根手指,那杯水在雪手中会慢慢结冰,我不会让她偷偷加快冻结速度,这一点,您自然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如果那杯水完全冻结之前,您依旧想不出答案的话,那么,我们就……无罪释放!”

    尤达想了想,点头同意,同时飞快的把所有石子分开,六六,三三,一一!哼!小鬼!把石子分开称量,很容易就得到答案了!”

    天闲脸上露出老大一个微笑,“老人家,您还是再想一想,比如,那枚石子您可是不知道是轻是重的!”

    尤达眉毛一皱,顿时反应过来上了天闲的当,他故意在自己眼前烧黑的那颗石子明显最大最沉!分明是误导自己。

    抬眼看了一下,雪手中那杯水已经开始慢慢结冰。

    “哼!这种问题,难不倒我!”尤达哼了一声,飞快思考起来。

    “天小哥,这问题……”四姑娘调整心绪,忍不住凑了上来,看着天闲又渐渐靠近的面孔,感到心脏又不争气的剧烈跳了起来。

    天闲转头微微一笑,“放心吧,这个问题他在规定时间内答出来才怪!”

    四姑娘微微茫然……

    眼前这笑容……竟然……竟然是如此好看。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