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八十九章 斗气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砰!”

    牢门被关死,维罗面无表情的又看了天闲一眼,随即离去。

    雷霆古城的监牢和其他地方的监牢没有什么区别,阴暗,寒冷,安静的好像一处死地。

    天闲叹了口气,打死也没想到自己还有蹲大牢的这一天,这次惹恼了那几个大长老,处罚自己倒还是小事,也不知道向他们请教问题的机会是不是也随之消失了。

    “天小哥似乎忘记了妾身的话。”

    四姑娘慢悠悠的声音从天闲旁边的牢房里传来。

    两个牢房中间只有精钢栅栏而已,可以清楚的看到对面,四姑娘已经将地面的甘草收拾一下,全部堆在了栅栏边,看样子似乎打算在这里铺一个临时的床位。

    天闲想起四姑娘先前对自己说的话,索性也走回去收拾地面的干草,“似乎我也没做错什么。”

    “要是没做错什么,就不该呆在这监牢中了!”四姑娘轻轻一脚赶走了那只小老鼠,在干草堆上坐了下来,似乎是真的累了,一坐下来,四姑娘松了口气,脸上终于露出几分疲惫。

    “我说过,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会负责的,而且如果不把这件事好好解决,恐怕今后也没办法再留在这里,我千辛万苦走到这,绝对不能轻易被赶走!”天闲整理好干草,就地躺下,又皱眉说道:“火我灭掉了,我会再想办法将功折罪的,至于你……这件事和你的关系不大,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你的。”

    四姑娘轻轻一笑,“天小哥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雷霆古城的大牢,难道不是?”

    “这倒不错,但天小哥可知道,进了雷霆古城大牢的,有多少能活着出去?”

    天闲翻了个身,面有惊讶,“你想说什么?”

    “雷霆古城的大牢有个别称,叫活人墓!”

    “活人墓!”天闲眼睛瞪大了些,一下坐了起来,“什么意思?”

    “凡是进来的,几乎就等于要死在这里,天小哥难道没有发现,这监牢里没有狱卒,而且一点声音都没有?”

    之前天闲也留意到这一点,现在四姑娘这么一说,更是让天闲心生疑惑。

    迅速运转逆心诀,将全身五感发挥到极致,天闲侧耳倾听,但过了好一会儿,天闲听到的,只有死一样的寂静,除了自己和四姑娘的呼吸声,这里似乎只有老鼠而已……

    这偌大的监牢中,一个活人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人?”天闲惊讶的问。

    “因为根本不需要。”四姑娘往草堆里缩了缩,“这是地下监牢,周围用质地坚硬无比的岩石围住,想挖洞逃跑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出口是监牢的大门,只要派人守住那里就行了,而且既然根本没打算让进来的人出去,自然也就没有狱卒看管。”

    天闲愕然,“你是说,要让我们在这里自生自灭!”

    “是的。”四姑娘把干草盖在身上,“雷霆古城的铁则很简单,可一旦触犯,惩罚也极其严厉,其中大多都是经过严惩后赶出城去,通常,是不会杀人的,那样影响不好,所以会丢进监牢,让他们等死!”

    “这岂不是比杀人更可恨!”

    天闲顿时火气上涌,那三个长老一副还要再考虑考虑的模样,之后却立刻把自己丢到这有进无出的监牢中,没想到他们竟然这样歹毒。

    “妾身早提醒过,叫天小哥不要答应他们任何事,他们说要暂时关押的时候,天小哥就该明确拒绝,并且立刻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

    你当时可是答应的很快!天闲不由瞪了瞪四姑娘,但现在计较这些毫无意义,天闲知道真相不由大皱眉头。

    “不过,这也是一个机会。”四姑娘渐渐闭上了眼睛。

    “机会!?”正懊恼的天闲一愣。

    “凡入狱者,只要逃出这里,就不会再被追究刑罚了,这是这里不成文的规矩。”

    “呃……真的!?”天闲这次可是比之前还要吃惊,“这种规矩……也可以存在?”

    “只是为了堵大家的口而已,要不然这样的监牢会惹众怒的,如此一来……许多犯了重罪,已经无可饶恕的人,倒希望能进入监牢,这样起码还有一丝希望,但……他们几乎都变成对面那些家伙的模样了……”

    四姑娘似乎的确困倦了,说这话,声音渐渐低了下来,这句话没说完,似乎已经进入了梦乡……

    天闲向对面的监牢望去,眼角不由一跳,对面的监牢栅栏前,倒着一具骸骨。

    这具骸骨还保持着一手抓着栅栏的姿势,可想而知临死之前他是多用力的握着栅栏,渴望着能够出去,可惜……他只能保持这个模样,直到化为白骨。

    监牢里依旧静悄悄的,而这次,天闲却从这宁静中闻到了些许死亡的味道……

    天闲还想问些什么,但发现四姑娘已经睡着了。

    这时天闲可是无心睡觉,四姑娘就睡在栅栏边,这边一伸手就能够到,天闲把自己这边的干草拿了一些,小心盖到四姑娘身上,之后迅速来到了牢门前。

    虽然被押下了大牢,但维罗并没有对天闲和四姑娘搜身,更没有收缴什么东西,天闲看看那牢房粗大的铁索,从怀里掏出两枚银针,迅速伸进了钥匙孔中。

    这种小把戏天闲打小就学会了,凭这本事还救过自己和那个老骗子的命。

    “咯!”

    这门锁看着很牢固,其实开起来一点难度也没有,天闲用了二十秒就直接搞定。

    “咣!!”

    这时监牢大门的方向却传来了响声,有人走了进来。

    天闲赶紧重新锁了牢房门,迅速躺回到干草堆上,心里不由嘀咕,怎么又有人来这里,难道说那些大长老真的商量了出什么结果,打算发落自己了,可这也未免太快了。

    让天闲没想到的是,这次进来的还是维罗他们,而且他们带来的新的犯人。

    向外一瞧,天闲顿时惊的原地跳了起来,“你……”

    面如表情的雪被押了进来。

    “咣!”

    牢房门被关上,雪被关在了天闲另一边的牢房里,维罗带着他的部下,又迅速离开了这里。

    天闲急速冲到栅栏边,又是吃惊又是担心,“雪!你怎么进来了!”

    雪秀眉微蹙,似乎不大喜欢这里,“我在街上找了个人,把他冻成了冰块,就进来了。

    “呃…………”天闲感到一阵头晕,“你……你是说你随便找了个人,是……”

    “不是随便找的人,是阿里昂。”雪平静的回答。

    天闲无力的瘫在了栅栏上,阿里昂这个家伙可是够倒霉的,“我正在计划怎么逃出去,你却自己跑进来……”

    “我睡不着……”雪轻轻说。

    天闲苦笑,这倒是事实,这些日子雪都是睡在自己身边的,自己进了大牢,她一个人睡,恐怕是要做噩梦了。

    “就因为这个?”天闲有些责怪的看着雪。

    “嗯!”雪点头。

    本来还想好好说教一番,但见雪十分直白的就点头承认,天闲忽然间感到自己不知道该如何说起才好,似乎雪觉得这才是她正确的做法……

    “算啦……”天闲叹气,“已经是夜晚了,今天先休息,等养足了精神,我们再想办法出去。”

    雪终于露出了轻轻的笑容。

    牢门的锁是难不住天闲的,轻松开了锁,天闲将自己那边的干草抱到了雪的监牢里,好好的铺了一张简陋无比的床。

    在寒冷的监牢中,天闲缩在干草堆里,轻轻搂过雪来,却一时无聊起来。

    雪每天是准时睡觉的,当然要拉着天闲,现在这个时候雪已经很困倦,缩在天闲怀里,很快就睡着了,天闲合上双眼,却还是睡不着。

    心中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天闲渐渐觉得这次的麻烦并不小,而且可以说比较糟糕,如果没有办法在雷霆古城立足的话,不仅无法知道自己身体的秘密,而且一旦被驱逐的话,立刻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灭火时拿出拿出灰刀的那一刹那,天闲清楚的感觉到了背后那无数道炽热的目光,以及赤裸裸的嫉妒和敌意。

    而且这次都是颇具实力的圣痕继承者,如果不在雷霆古城解开自己身体之谜,甚至得到全新的圣痕,那么想要离开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然,想要离开雷霆古城,还要先离开这个监牢才行,按照现在的情形来看,这监牢里虽然半个人影都没有,但是周围都是特制的墙壁,而正门肯定有什么名堂,十分难以通过才对!

    “吱呀…………”

    牢房那生锈的门被轻轻推开。

    天闲不用看也知道是谁,这监牢里现在就三个人,除了自己和雪之外,就只有四姑娘一个了。

    “天小哥好雅兴!”四姑娘脸上倦意全无,目光在缩在天闲怀里的雪身上扫过,略有促狭的继续说道,“在这种地方,也有佳人相伴。”

    天闲并没有多大的反应,现在天闲已经习惯每天抱着雪入睡,雪身上那种凉丝丝的冷香几乎成了天闲的安神香。

    而对于四姑娘,天闲并没有顾虑,她可不像是随便会误会什么的女孩,那脸上写着的全是精明。

    “有事吗?”天闲淡淡的问。

    四姑娘眉头一挑,见天闲大大方方的回话,似乎还把雪抱紧了一些,不由皱眉,“妾身只是想,现在该好好考虑怎么离开这里才是。”

    “夜深了,雪需要休息。”

    四姑娘微怒,“离开这里我们就是无罪!有的是时间休息!如今正是深夜,不趁现在离开,难道要等明天守卫精神百倍的时候离开!”

    四姑娘声音淡淡,可监牢里就这么三个人,所有的话都带着回音在监牢里回荡。

    雪醒了。

    抬起头,雪一金一黑两只眸子冷冷盯着四姑娘,“走开!”

    四姑娘锐利的目光当即瞪了回来,“小不点儿!你想在这里常住,但我可不想!我与天小哥早就有打算离开这,你别来添乱。”

    一股寒气自雪的身上荡漾开来,监牢的地面在一瞬间“噼噼啪啪”的凝上了一层薄霜,空气里温度直降,“麻烦的源头就是你,现在,居然还敢大言不惭!”

    松开天闲的胳膊,雪缓缓站起,目光再次与四姑娘对撞时,眼底已经有冷辉滚动。

    “哼!”

    四姑娘见雪浑身寒气四溢,却丝毫不惧,冷然说道:“我在残血之月出生,却在这雷霆古城的耀日之月下被天小哥重新救活,这一切都是命运,诸神早已经注定了一切!”眉梢一跳,四姑娘不客气的说道,“你这样偏僻小地连神灵都遗忘的蛮族,才是不要在这里扰乱诸神赋予我们的命运。”

    雪那金色眼眸中朦胧的迷雾霎时间散尽,一种惊人的寒芒透射而出,四姑娘亦是寒光大涨,毫不犹豫迎上雪的目光。

    两人一个天赋禀异,一个刻苦修炼,都是精神方面见长,双目对视,一时间监牢中一股无形的精神能量对撞一处,隐隐空气中发出噼啪响声。

    “你们两个……歇歇吧。”天闲哭笑不得的出现在两人之间,挡住了她们的视线。

    见天闲插手进来,雪和四姑娘这才同时偏过目光。

    雪的眼中迷雾再次渐渐聚拢,将她那璀璨的金色眸子遮掩,而四姑娘双眼也是神光收敛,两人都是一脸不悦。

    天闲有点想笑,可又不敢笑,因为雪难得一次露出这么多的表情……

    “打架可以,但最好不要互相打,否则的话我就要拖着受伤的人离开这里,你们要是不开心的话,尽管可以把精神都放在怎么离开这,看谁最后更厉害!”

    “哼!”

    “哼!”

    两人对哼一声,四姑娘扭头就走,“那今晚就好好休息,明天想办法离开这!”

    雪也直接回到了身后的干草堆上,倒头就睡。

    天闲叹气,这两人的性子几乎是完全相反的啊……完全是看见对方就不舒服……

    “我自己睡!”雪翻身不理天闲。

    天闲摸摸头,这是干嘛?

    …………

    半夜,天闲忽感有些异样,睁眼一瞧,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缩到自己身边了,正抱着自己的手臂,安稳的睡着……

    摇摇头,天闲把她抱过来一些,拾掇下干草,睡下了……

    监牢里是没有日夜区别的,只在监牢的顶棚上叼着几盏魔晶石制成的灯,这种灯不需要管理,会一直亮着,直到魔晶石的能量耗尽。

    但天闲还是在清晨准时的醒来,逆心诀强大的调节功效让天闲自身就是一个精准的时钟,根本不需要感受光亮来判断时间。

    雪夜准时的醒来,她在作息时间上,现在倒是和天闲十分同步了……

    “嗯……一下。”

    照例,每天醒来时,雪会在天闲脸上蜻蜓点水似的吻一下,自从上次雪破天荒轻轻亲了天闲一下,这就成了雪的习惯,只是时间从夜里入睡前改到了早上睡醒后。

    刚刚睡醒的时候,还有些迷糊,雪觉得,不会太害羞……

    好多次,天闲都想亲一下回去,但最终还是忍住了,不论怎么说,雪还是个小小的小丫头呢,或许她只是表达亲近而已。

    相比之下,四姑娘似乎睡的不大好,昨晚她看起来似乎还只是有些疲倦而已,但是现在却多了两个并不明显的黑眼圈。

    “你……没事吧?”天闲有些担心的看着四姑娘的黑眼圈,她现在算是大病初愈,消耗了身体很大的潜能才活了过来,身体还十分虚弱。

    “妾身安好,天小哥不必担心。”四姑娘的回答依旧十分从容淡定,看了雪一眼,又补充道,“最少妾身一个人就可以睡的安稳。”

    “我们走吧。”雪拉着天闲,转身就走。

    “不了解这监牢的情况就想闯出去吗?”四姑娘不无讥笑。

    “等等!”天闲拉住雪,“四姑娘,这监牢有什么名堂不成?”

    “如果说有名堂的话,那就是机关了,靠近大门口时会有不少机关陷阱,但那些无关紧要,只是大门内外都有人把守,这才是最难办的,每当监牢关着活人时这里就会有看守,而这些看守……无一不是极其厉害的角色。”

    “就是说,打败那些看守就能出去了!”

    “可以这么想,不过似乎这四五百年来,从这监牢里走出去的人,一种也才那么三四个而已。”

    “三……三四个?”天闲惊愕无比,“那不是一百年也没有一个?”

    “不错!按照这个数字来看,我们成功的几率很低。”

    “那如果失败的话,岂不是只能等死!?”

    “不错!”四姑娘微笑,“但妾身已经死过一次了,并不在乎这个,而且既然有天小哥作陪,妾身就算是死,也算报了大仇,了无遗憾!”

    天闲:“………………”

    天闲发现,四姑娘的性子现在变得十分难以捉摸了。

    “走吧,先看看情况,之后再做打算,我可不想在这里的等死,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这种鬼地方!”

    “好,路上,正好可以向天小哥说明一件事。”四姑娘笑着,当先走了出去。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