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八十五章 若有来生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卓玛异乎寻常的坚持让所有人都在这里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单论实力的话,已经聚集在这里,也有不少能稳胜卓玛人,其中包括圣灵殿的大骑士,血盟中一些还没有出面的人,甚至是人群中一些从来不显露实力的家伙,雷霆古城方面,维罗的实力更是公认的强悍。

    但现在的问题也就出在维罗身上。

    但凡对卓玛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她和维罗曾经是多么恩爱,多么让人艳羡的一对夫妇,两人早就有所往来,但碍于某些原因,却不能走到一起,最后维罗在公开大比武斗中,凭借一己之力击败来自南方三大帝国的劲敌,以令人震撼的强者姿态将最终抱得美人归,这件事一直被传为佳话,也是维罗真正展露头角,登上强者之位的契机。

    可惜后来卓玛出了意外,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从内城之内,有神之领域的内域归来的卓玛变成了一个小孩子,而且性情大变,不仅变得难以相处,性情乖戾,而且对维罗更是表现出了极度的不满,如今两人不仅不再像是恩爱夫妻,反倒像是有着深沉隔阂的对头。

    但,维罗对卓玛一往情深,这倒是谁都看得出来的,任凭卓玛如何刻薄,维罗都只是笑笑……没人能真正看到他笑容背后的苦涩。

    现在这个场面,卓玛已经开始和雷霆古城的规则作对!

    作为破坏古城宝贵建筑,破坏古城不得随意在修炼场外争斗两条规则的天闲,绝对应该立刻被拿下问罪,至于四姑娘,大家心里明镜一样,血盟和天闲有过节,而且按照古城的规矩,争斗双方可是齐罪并罚的,再加上血盟这次必然迁怒于她,可以说这个已经奄奄一息的女孩几乎已经没有活路了。

    救,还是不救,差别不大。

    但,现在的问题是没人敢上前阻止卓玛。这不仅是因为卓玛本身实力超群,更因为的是有一个实力更强,虎视眈眈的维罗。

    现在看起来是他带头逼迫卓玛,但任谁都知道,当初卓玛出了意外,他险些直接和雷霆古城翻脸,据说还爆发过一场大战,但结果却不为人知。

    维罗是目前雷霆古城四座大型牙城之中,唯一一个经常抛头露面,圣痕已经到达炼形终阶,马上就要突破到化物阶段的超级高手。

    他如果不第一个对卓玛动手,那么其他人只能干看着,天知道对卓玛痴情有加的他会不会临阵倒戈,可没人愿意用自己的小命儿却和这种实力强劲的家伙开玩笑。

    现场犹豫维罗和卓玛的对峙,气氛倍显凝重,许多人感到无比压抑,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

    维罗开始变得焦躁,目光落到围绕天闲的黑色能量幕布上,总会闪动杀机,但转向卓玛时,又会化为无奈,几番踌躇,却是无可奈何。

    卓玛死死盯着维罗,从周围那些人的手里抢了救济物品后,现在动也不动一下,浑身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暗黑能量波动,随时准备出手。

    外面在紧张对峙,一旦动手就是天地雷火,而在卓玛的庇护之下,天闲却是根本没有感觉到外面的情况,因为现在摆在天闲面前的已经是足够他焦头烂额的状况了。

    天闲简直不敢相信四姑娘现在的状况,她在刚才的爆炸中被邪眼强劲的火焰力量击伤,但真正要命的是她的旧伤根本没有痊愈,而且其实还很严重,她的五脏六腑都呈现衰败的迹象,这是重伤后根本没有修养,又强行进行修炼的征状。

    简直是不要命了!以那种重伤还不好好休养,强行修炼的痛苦是非人的,她的五脏完全是在修炼的痛苦煎熬中变得衰弱的。

    “不用这么恨我吧……这样可真是会死人的!知道你这么想不开,我当时给你好好道歉也可以啊!”天闲手忙脚乱。

    卓玛倒是真抢来了不少急救的物品,可是现在大多派不上用场,四姑娘是五脏开始衰竭了,根本不是普通的手段能治疗的了的,天闲自问医术精湛,可也没到金针续命,生死人活白骨的程度!医术就是医术!那不是什么魔法!

    四姑娘身上已经有了不少银针,天闲希望能通过刺激穴道的方式激发她的生命力,甚至尝试了几个平时不会用到,使用起来颇有风险的穴道,但效果甚微,四姑娘的脸色已经越来越白了。

    但四姑娘还是醒了。

    张开有些迷糊的双眼,四姑娘看着天闲,看着身边漆黑的能量屏障,在里面,倒是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的情况。

    感觉到自己衣襟大敞,上身几乎赤裸的躺在地上,浑身传来异样的刺痛,天闲又一脸焦急的忙碌着什么,她立刻就明白了什么。

    但这次,她没有懊恼,甚至都没有激动……

    “你在做什么?”

    四姑娘忽然说话,差点把天闲吓的银针落错了地方。

    “救你的小命儿!很抱歉又要把你看光了,但你只好先忍着了,比起被我这个小yin贼欺负一下,还是活下去最重要,活下来才能找我报仇!我随时恭候!”

    四姑娘面如白纸,淡淡的笑了笑,“……为什么?”

    “闭嘴!”天闲对于类似这样的问题感到十分恼火。

    对于天闲突如其来的恼怒,四姑娘倒是似乎很开心,又笑了一声,笑声让她不住的咳嗽了几下,之后才说道:“妾身好像……要死了!”

    天闲差点就想立刻就去把她打晕过去,但鉴于现在她还是保持清醒,尽量心情愉快的好,只好哼一声了事。

    “我……是要死了吗?”四姑娘看得出天闲很恼火,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天闲黑着脸,“你想死的话,就在活过来之后再去死!但是先给我澄清事实!而且不要死在我的面前!”

    “事实……什么事实?”四姑娘目光挪向高空,璀璨的耀日之月正在闪耀。

    “你的房子被毁了,整条街道都烧毁了!雷霆古城的人就在外面,准备抓我们回去问罪!我可不想无辜受到牵连!!”天闲瞪着眼说道,“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来到这,而且有必须去内城的理由,你这个死丫头最好不要坏我的好事!”

    “否则你怎么样?”四姑娘轻轻问,问的有几分嘲弄,嘴角全是轻松的笑意,感觉到生命在流逝,四姑娘反倒轻松了下来。

    “否则我……”

    天闲闭口,否则怎么样?难道还能宰了人家不成,你现在可是在极力要救人家的命呢!

    见天闲不说话,四姑娘轻笑道:“妾身不如告诉天小哥一件事吧,咳咳……是坏消息。”

    天闲忽然觉得有种想立刻掐死四姑娘的冲动,自己在这里竭尽全力要抱住她的命,她却毫无顾忌的在说着风凉话,俨然十分惬意的模样。

    “坏消息就不要说了”

    四姑娘好像压根儿没听见,说道:“依照古城的原则,破坏争斗规矩的双方,无论情况是什么样子,罪名都是相同的。”

    “什么!?”天闲一下瞪大了眼睛。

    “呵呵……就是说,其实已经没什么必要挣扎。”扭头望向不远处那滔天的大火,四姑娘总算松了口气似的说道,“古城的人,血盟的人,都不会放过我们的……你想澄清真相,可那有什么用呢?”

    天闲嘴角抖了两下,“你是说……无论如何雷霆古城都不会放过我吗?”

    “啊……不错。”四姑娘重新望向天空的耀日之月,“而且……妾身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很想……留下些罪名给天小哥,免得天小哥很快就忘了妾身……”

    天闲心中顿时骂娘:¥……※()*※

    这个该死的小丫头分明就是存了必死的决心拉自己下水!

    强行压下怒意,天闲手上依旧没有停顿,“好吧,你这个该死的,阴险刻薄的贼女人!你放心好了,我会救活你的,有时候活着比死了还要难受,这件事我是很清楚的!只要你活着,你总是血盟的人,他们总会庇护你的,至于之后怎么处置你,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四姑娘不为所动,淡淡一笑,“天小哥……还是这么天真呢!”

    “什么?”

    “如果天小哥不把妾身带到这里,或许……这个想法还是正确的。”四姑娘慢慢闭上了眼睛,“众目睽睽之下,天小哥无论如何也要救活妾身,这份情意可是让人佩服的很,血宗恐怕也是这么认为吧……原来,我们私交笃好,之前的事……都是演戏而已。”

    天闲一下愣住,“你……你说什么?”

    瞬间天闲脑海里闪过一道亮光,自己简直是自己跳进了火坑啊!

    一路带着四姑娘逃跑,现在急急忙忙救人,凭什么啊?自己说想让四姑娘澄清事实,谁信?任谁看起来这都是自己心急四姑娘的命,不顾一切也要救她吧!这很能说明自己和四姑娘其实有很不错的私交,只是外人不知道吧?

    而且最主要的,四姑娘似乎已经无心活下去,压根儿就不会再去解释什么?自己就算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这个事情!

    而且就算说清了,雷霆古城似乎也根本不会在意,这次烧了整整两条街,不知道伤了多少人命!这种事怎么能说清楚就算了!?

    至于血盟!自己暗中结交第四血枝,腐蚀渗透血盟的精英势力,又导致血盟被雷霆古城敌视,以后恐怕也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而这次之后,想必计算不被雷霆古城为难,也会被驱逐出城!不仅搞不清楚自己身体的秘密,还要马上面对一大票血盟强者的追杀!

    越是想着后来的事,天下就越是冒汗。

    “就……死在这里吧!”四姑娘忽然轻轻的说,之后重新睁开眼,眼中隐隐散发出灼热的生气。

    回光返照!

    天闲一见四姑娘模样,心下顿时冰凉!她要死了!

    四姑娘的语气一下轻快起来,眼神也变得明亮,红晕从她惨白的面孔下浮出,让她的脸庞重新升起一股妩媚之气。

    月光涂在四姑娘赤裸的上身上,那一身娇柔无力,浅浅一笑,仿佛有着勾魂摄魄的魔力……

    天闲一时竟看呆了……

    “妾身……好看吗?”

    猛回神,四姑娘的手已经无力的抬起,落到了天闲脸庞上,惊的他险些立刻躲开。

    “知音难觅,在丹特偶遇天小哥,妾身本以为时来运转,没想到天意弄人,只是数月时间,居然落得这个下场……”四姑娘指尖一点一点摩挲天闲的脸庞,“可惜啊……”

    天闲任凭四姑娘的手停在自己脸上,没有再想躲闪,直到这个时候,四姑娘似乎才隐隐变得清晰起来,抽丝拨茧撕去那个满目怒火和仇恨的女孩面纱,里面似乎只是极其简单的东西……

    “你我本是陌路人,天小哥……你何苦要来逼我,妾身这样的人……要想清醒的活着,必须执着,可你……亲手毁了那些执着。”

    忽然,天闲觉得四姑娘很可怜……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树叶,妾身临死之前……很想在听听天小哥的叶笛,妾身谱了一手新曲,可以……”

    四姑娘的话慢慢顿住,“啊……亲身手中无琴,只能来生再弹给天小哥听了……”

    她眼中的光芒急速黯淡了下去。

    天闲抓住她无力垂下的手,眼中露出几分挣扎。

    四姑娘真的要死了……

    看着四姑娘慢慢合上双眼,手指开始无力的微微弯曲,一股热血窜上了天闲的脑子。

    放下四姑娘的手,天闲飞快拔出了她身上所有的银针丢在地上,逆心诀奔腾而走,逆转的血脉再次腾起一层红光在天闲身上。

    丝丝缕缕的红色光晕开始向天闲的双手聚集,慢慢汇集成一片若隐若现血色光晕。

    四姑娘还有气息,见天闲忽然有所动作,一股奇异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而出,灼热的烤在自己身体上,不由微微愕然:“你……”

    “既然你连死也能坦然接受,那么接下来的事!也请好好的忍耐!我也是第一次用这种手段,可能……会痛苦一些!”

    猛的双掌击在四姑娘的身体上,一掌在胸口,一掌在腹部,天闲双目圆睁,怒喝一声,逆心诀带动灼热的邪眼火力,近乎疯狂的灌进了四姑娘的身体。

    “啊————————!”

    四姑娘猛然间响起的惨叫登时冲上了天空。

    --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