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八十章 挣扎的命运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天闲对于独龙的到访十分惊讶,因为天闲从四姑娘那里离开,并非直接回了住处,而是顺便去了附近的交易区,买了一些价值不菲的点心和佐料,想着虽然第一次和四姑娘接触并无战果,但起码自己已经成功的带回了一锅粥,这也算是双方关系有所缓和的表现。

    当天闲哼着小曲儿回到自己居住的小楼时,却惊讶的发现独龙面无表情的在等待自己。

    这家伙居然比我还先到了这里!

    “小姐晚上邀请你过去赴宴,不要迟到!”独龙用你要是敢迟到或者不去就宰了你的眼神看着天闲,满脸冷酷的丢下这句话,直接走人。

    “喂喂!我说天兄弟,你到底去干嘛?那个大个子刚刚来到这,一脸要杀人的表情,我还以为……嗯?好香啊!你手里是什么东西?”

    独龙才一走,系着围裙,身上还有水渍和生菜叶的阿里昂立刻就凑了上来,没说两句话,顿时眼神一亮,盯住了天闲带回来的早餐。

    “哇!天兄弟!你这不会是去打劫哪家餐馆了吧?居然带这么多好吃的!”阿里昂立刻把独龙的事情丢在了一边,欢呼着拿过那喷香的粥锅还有美味的点心,一溜烟跑了回去。

    这家伙现在做了大厨,开始对吃的有位感兴趣了……

    天闲看着阿里昂的举动大感无奈,这两天阿里昂似乎正在研究,甚至是发明食谱,并且把这些事写进他的吟游诗歌中,你很难想象一个挥舞着菜刀,满身碎菜页的劣等厨师在那深情吟唱长篇史诗的模样……

    而对于四姑娘如此反应神速的邀请自己晚上去赴宴,天闲心中还是很高兴的,最起码这说明四姑娘还是有和自己谈一谈的想法的,这是一个好兆头。

    整个白天,天闲的心情都十分好。

    卓玛在临近黄昏的时候准时来到这里,还带来了不少她自己擅长使用的厨具,以及一些特别的调料,看起来大有霸占这里厨房的架势,这个举动深深的打动了阿里昂,这位王子殿下简直到了感激涕零的地步,并且一再表示要和卓玛好好学几手绝技。

    卓玛却翻翻眼睛,审视一下阿里昂答道:“下辈子吧!”

    本来今晚也是要出城的,但天闲说明了今天要去四姑娘那里赴宴,卓玛虽然十分意外,但不得不更改今天的安排。

    “你最好小心血盟的那个小姑娘!”卓玛严肃的警告,“关于她的事我听到过一些,她年岁虽然不大,但心机深沉,你这样的傻小子,她一个人能对付十个!我希望你这次去,还能完整的回来。”

    “放心吧!我不仅自己保持完整,而且还会额外多带一部分的!”天闲呵呵笑着答道。

    本来,雪是要一起去的,但被卓玛阻止了。

    “虽然他年纪还小,但有些事,必须让男人自己去做!”卓玛轻轻按住雪的肩膀说道。

    雪轻微皱眉,但没有坚持。

    看着天闲消失在夜色里,卓玛微微一笑,“作为这样年纪的一个男孩子,现在他身边发生的事的确足够他焦头烂额了,他还能保持现在这个样子,也算得上是难得了,你们几个,最好能帮他渡过眼前的难关,而不要擅自添乱。”

    天闲可不知道卓玛在自己背后说着什么奇怪的话,满心欢喜的来到四姑娘的居所前,门前早已经有守卫在等候了。

    依旧还是那个房间,但现在已经完全重新布置了一番,四姑娘已经在这里等候,而四姑娘的随身丫鬟光光也在,她也是较为正式的打扮,正气鼓鼓的瞪着自己。

    天闲没想到今天会是这样的情况,除了整个房间布置一新,显得典雅精致之外,四姑娘显然也经过精心打扮,细腻乌黑的秀发垂在胸前,一身随意但不失庄重的红色晚裙恰当凸显着她已经出露痕迹的苗条身材,那白皙肌肤在夜色和灯光的映衬下愈发显得迷幻诱惑起来。

    看着干干静静的餐桌,还有打扮一新的四姑娘,天闲忍不在自己身上蹭了蹭手心,微微局促起来,一身随意打扮,甚至和独龙昨天打斗是破损的衣角还来得及修补,而且顶着一头凌乱黑发的天闲,显然不怎么适合今天这样的场合。

    “天小哥,请坐。”四姑娘似乎看出了天闲的局促,心中莫名的喜悦起来。

    天闲倒是很快适应过来,四姑娘既然这样郑重,那想必是打算正式和自己谈一些重要的事情了,如果是这样,一些小节也就只能暂时忽略了。

    对四姑娘微笑点头,天闲从容坐下,面对一桌明显比早上还要丰盛精美的晚餐,天闲没有再好像饿死鬼儿一样大嚼大咽,说道:“早上冒昧打搅,是我唐突了,本该先行通知的,回去之后才觉得不妥,还请四姑娘见谅。”

    四姑娘还未说话,一旁的光光就忍不住了,“小贼!你还敢说?我的粥锅呢?那可是我专门为小姐煲粥用的!你居然敢……”

    “好了……”四姑娘轻声打断光光。

    天闲顿时尴尬,这件事……自己完全给忘掉了啊!没想到那只锅居然还是有专门用途的,怪不得今天见到这个小丫头的时候,感觉她似乎对自己的怒意中又添加了一些什么新的东西,原来是因为这个。

    对天闲淡淡一笑,四姑娘轻声说道:“光光从小跟在我身边,说话向来没有什么分寸,言语不当之处,还请天小哥不要介意。”

    天闲当然并不介意,说起来,光光这个小丫头虽然说话直来直去,一点都不好听,但这也算是她的一个有点,而且她也不是胡言乱语,每个字分明都带着护主心切的味道,比起四姑娘的沉着淡然,她倒是更像一个小姐般刁蛮。

    四姑娘倒也不急于说事,轻轻笑道:“天小哥不必客气,今天妾身特意准备了一些其他地方见不到的食物,天小哥似乎很喜欢美食,希望这些东西还对你的胃口。”

    天闲苦笑,自己可不是喜欢什么美食,真的是被阿里昂那个家伙逼出来的,他做出的饭菜来连屠戈都不敢轻易尝试……

    不过,中国人都习惯在饭桌上谈事情,这一点天闲还是觉得十分惬意的,虽然曾经没有多少机会和自己那些身份见不得光的客户在一起喝酒,但吃饭聊天这种事,简直就是中国人的天生比其他人强的天赋啊!

    天闲也不客气,也不问这些东西什么来头,要怎么吃,尽管挑自己看起来喜欢的,双手齐动,左右开工,立刻把自己面前的盘子塞的满满的。

    “嗯……好吃!!”天闲大赞。

    四姑娘静静坐在那里,只是看着天闲,心中却又开始不安起来。

    今天这番精心准备,重新布置房间,自己显得正式的穿着打扮,其实在这个雷霆古城里毫无意义,特别是面对这个显然不讲立法的男孩子时。

    可是,如果不这样显得自己精心做过什么的话……自己就似乎有种毫无遮挡,会被对方看穿的感觉。

    开始的时候对方似乎有点局促紧张,但现在……他似乎又变得毫不在乎,随性而为起来,自己做的这些,并没有给对方带来多少压力,如今反倒让自己觉得更加紧张起来。

    这个小贼!

    四姑娘发现,经过之前的几次接触,现在自己很难在这个举止从容的小贼面前保持冷静,他一脸真诚和善的笑容,但是却每每让自己想起之前自己受到的伤寒和侮辱,这种反差几乎每次都让自己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一个声音似乎在告诉自己要自己想办法宰了眼前这个小贼!他毁掉了自己视若珍宝的琴,而且让自己受辱在后,现在却若无其事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还说什么和自己本该是朋友!

    再有,四姑娘隐隐感到,如果自己现在还能忍让和妥协的话,那么自己将会陷入一个很难自己的漩涡,面对这个年岁比自己还要小,明显对很多事并不明白的男孩时,自己总有种被什么值得恐惧的东西盯上的感觉。

    寒冷,颤抖,畏惧……

    四姑娘眼神抖了一下,望着正享受美食的天闲,忽然间似乎明白了那种一直以来让自己焦虑不安,让自己愤怒,让自己每每情绪失去控制的源头是什么。

    恐惧!

    四姑娘的眸子剧烈的缩了两下,难道说自己在畏惧这个小贼?

    经历过残酷的训练,甚至已经对生死感到麻木的自己,难道在畏惧这个做事不按规矩的小贼吗?

    自己真的是在畏惧吗?

    心中无限的思潮涌了起来,四姑娘就那么愣愣的望着天闲,一时间竟然失神。

    “小姐!小姐!?”

    忽然间,四姑娘醒了过来,脸色有些苍白的望着满脸紧张的光光,“怎……怎么了?”

    光光看起来都要哭了,一见四姑娘恢复了过来,顿时喜不自胜,“小姐你还说,你刚才怎么了?呆呆坐在这,叫你也不回来,我还以为,以为……”说着,光光竟然哽咽起来。

    “她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手脚,要是你再不清醒过来的话,恐怕她就要大叫,引来这里全部的守卫把我杀掉了。”天闲在对面苦笑,刚才四姑娘忽然间就没了动静,仿佛变成了一个木头人偶,这可真是把天闲也吓了一跳。

    “是吗……”

    四姑娘脸色显得微微有些难看,在和敌对方进行谈判的时候自己居然会失神,这种错误简直是致命的,平常的时候自己根本就不会犯这种错误。

    “光光,你先出去吧,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会叫你的!”四姑娘很快恢复了平静。

    “小姐!你说什么?”光光大为惊讶,打死她也没想到四姑娘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刚才她忽然出现的极度反常的状况,要是自己离开的时候她再陷入那个模样,那岂不是……

    “去吧,我想单独和天小哥谈一谈,你和独龙在门外等候。”四姑娘的意思很清楚,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你们察觉到就可以进来。

    光光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见四姑娘神色坚持,还是选择了闭嘴,虽然她平时总是顶撞四姑娘,但是这个时候她是知道分寸的。

    “小姐如果有什么吩咐的话,光光就在门外。”转身离开,光光还不忘狠狠瞪天闲一眼,似乎在说:你要是敢对我们家小姐不利,看我不把你大卸八块!

    天闲其实也有点奇怪,四姑娘似乎完全没有理由让光光离开。

    “天小哥,妾身以为……我们是该做一次详细谈的时候了。”

    天闲奇怪,“我来到这,就是为了这件事。”

    四姑娘眸子中精光一闪,“但妾身要和天小哥说的,恐怕不是那些事!”

    天闲微微惊讶,四姑娘的情绪似乎稍微有点不对劲了,她明显的陷入了某种自我的状态中,眼神都开始变得迷离了起来。

    “四姑娘……你是不是,还需要休息?”天闲很自然的想到了早上四姑娘十分虚弱的模样。

    “不,我不需要休息,就算休息也是没用的!”

    慢慢站起,四姑娘也不理会天闲,自顾走到窗前,望着窗外已经升起,犹如太阳般的耀日之月,喃喃问道:“天小哥是哪个月份出生的?不知道可否告知妾身。”

    “嗯……我是云狮之月出生的。”天闲摸摸鼻子答道。

    “啊……云狮!”四姑娘淡淡而笑,“原来是令人羡慕的云狮之子,那天小哥可知道妾身是出生在哪个月份的?”

    天闲隐隐感到有些不大对头。

    艾尔达的人类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那就是绝对不会轻易和别人谈论自己的生日,在诸神大战后遗留的命运之月照耀下,人类将太多的东西和这八轮命运之月联系在一起,一个人出生在什么样的月份中,最可能继承什么样的命运,这对于一些人来说是可以用来标榜的资本,比如说那些王侯权贵,但对于有些人来说,这却是秘密,绝对不能轻易泄露出去,否则就可能会被敌人针对。

    四姑娘这样的人,关于她的一切都应该是秘密才对!

    “我是出生在残血之月的,上一次在丹特的湖边妾身已经暗示过,不知道天小哥有没有留意到。”四姑娘抬起手,缓缓的摘下了发簪,一头漆黑如夜的秀发完全垂了下来,外面的夜风一吹,如夜晚的黑莲缓缓绽放。

    “命运这个东西,有的时候真的无可奈何,但却依旧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反抗!”

    天闲瞬间一股寒气走遍全身,整个人立刻警惕起来。

    四姑娘静静站在窗前,明亮的月辉洒在她一头已经不自然飘动起来的秀发上,随着她看似随意的言语,一股无形的能量波动从她身上散发而出,竟然惊人的寒冷。

    “今天,就让妾身好好品尝一下,命运!到底是什么滋味!”

    四姑娘双眼寒光爆闪!全身疯狂飞涨的能量波动如流水般猛然收缩。

    “砰砰砰!!”

    一连串的巨响声中,房间所有的门窗全部紧闭起来,一道无形的气劲紧紧压在房间四壁上,顿时形成了一个封闭的隔绝空间,把天闲和四姑娘自己锁在了其中。

    这……这女人发什么疯!?

    天闲瞪大了眼睛。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