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七十九章 所谓朋友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四姑娘居住的地方其实就在距离交易区不远的路口边,周围的建筑和这座吊脚小楼相比,就显得明显粗劣的多了,这座铺着琉璃红瓦,刷着在晨光下散发出柔和光晕的小楼,在周围的建筑中看起来尤为显眼。

    这里十分安静,就算是傍晚街道上最renao的时候,这里也不会有闲人随意乱逛,毕竟这里是血盟的地盘,雷霆古城就算有铁打的规矩,可那也是在城内,在这里得罪了血盟,出了雷霆古城,那可就说不定有什么下场了。

    四姑娘的情绪很糟糕。

    自从在丹特的黑德尔古堡见到那个小贼,所有的计划都失败了,上一次还受了重伤,直到现在也没有痊愈,而且还受辱在那个小贼手中,几次任务连番受挫,血宗已经极度不满,这一次把zi从丹特调出,直接来到雷霆古城执行任务,这显然是有警告的意味了,是要zi将功折罪。

    要知道,七血枝的任务都在驻守的国家内,极少会有外调的时候,这次再失败的话,恐怕zi也不用再回丹特帝国,而是要直接回总盟受罚了。

    四姑娘依着栏杆,望着远处冉冉升起的日头,心思烦乱。

    因为她隐隐感到,zi这段时间十分不安,并不全是因为连番失败惹怒了血宗,还有什么事情干扰着zi,可是zi却无法在现在的qingkuang中理出头绪来。

    “小姐,你干嘛又跑出来?天还没亮呢?”

    和四姑娘虽然穿着随意。但好歹打扮整齐相比,小丫头光光一脸睡眼惺忪,身上是歪歪扭扭的衣服,一头本来十分整齐的头发现在比鸟窝还要乱上几分。

    四姑娘无奈,zi这个主子在这里烦心,而这个作为丫鬟的小丫头倒是睡的踏实自在,现在还来埋怨zi起床太早。

    “又馋又懒!早晚嫁不出去!”四姑娘回头瞪了光光一眼,但心中却也气不起来,眼前这个一脸不在乎的小丫头,毕竟是和zi一起长大的。是玩伴。更是姐妹,她正式变成zi的随身丫鬟,还是这两年才发生的事情,当时的一段时间。zi甚至还有点不shiying她叫zi小姐。

    光光挠挠头发。“那有什么关系。只要跟着小姐就好喽,说起来,小姐你这段时间总是心神不宁的。不会是想嫁人吧?”

    四姑娘现在懒得和光光生气,她那张嘴巴总是想到什么说什么,似乎根本就不会和脑子发生任何一点交集,这个性子最近似乎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梳拢晨风吹散的秀发,四姑娘幽幽一叹,“如果能嫁个良人,那么就嫁了吧,现在这种日子……哎。”

    四姑娘年纪不大,口气中却似乎很是老成,隐隐有些疲惫之意。

    看着四姑娘,光光先是有些意外,后是惊讶,再之后,连嘴巴都张大了……

    “死丫头!瞪什么眼睛?这些话不许告诉婆婆们!否则我撕烂你的嘴!”察觉到又说了多余的话,四姑娘立刻封光光的嘴。

    可光光的嘴巴越胀越大,眼睛也瞪圆起来,“小……小姐,你……你不是看上了那个小淫贼吧?”

    “嗯?”四姑娘愣了下,随即恼火起来,“光光!你这是讨打是不是!?”

    “可……可小姐你看!”光光伸手一指。

    四姑娘奇怪,回头往楼下一瞧,顿时脸都白了。

    由于角度的关系,天闲站在楼前的环形小院大门前,是看不到楼上的四姑娘和光光的,现在,天闲正在心有感触的看着这座小楼。

    无论是这小小的院墙,还是里面精致的楼阁,建筑风格的确都和火雾山上的房子有些类似,特别是那吊脚小楼。

    火雾山内含地火炎脉,山体炽热,一些小孩子是受不起这种热力的,各家各户就修建一些吊脚小楼,房屋撑在木桩或者岩柱上,让年龄幼小,特别是几岁大的孩子睡在里面。

    家中不知怎么样了?

    这个念头在天闲的奶脑海中萦绕,父亲,三叔,三娘,红炎姐,还有瑶瑶,甚至是青潭的那条青兽。

    “小淫贼!!”

    天闲正出神,忽然半空中一声清脆的叱喝让天闲醒过神来,抬头一瞧,天闲微微错愕,小楼上,光光从楼阁里探出半个身子,正怒意满面的瞪着zi,在她旁边,是脸色阴晴不定的四姑娘……

    显而易见,天闲在这是极度不受欢迎的。

    不等里面的守卫来询问什么,光光已经一路风风火火的冲了出来,只套着肥大睡袍的小丫头满脸怒火,站在门口,叉腰指着天闲骂道:“你这个无耻的小贼!居然又跑到这里来!当真以为我们家小姐是好欺负的吗?来人!把他给我赶出去!”

    我还站在大街上呢!你就要出来赶人了?

    天闲不由乐了出来,这小丫头未免反应过度了,zi又没做什么,只是站在街上多看了这里两眼而已。

    不过显然这里的守卫不这么认为,而且看得出作为四姑娘的随身丫鬟,光光可不是什么下人,话音未落,立刻就从院子里冲出两个满脸凶悍的护卫,直奔天闲逼来。

    天闲皱眉,今天来可不是找麻烦的,在这里冲突少不得又要引起古城的人,会平白多很多麻烦。

    “住手!”

    柔媚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就算微含怒意,但听起来已经十分悦耳,四姑娘临时批了一件后袍子,脸色如常的走了出来。

    挥退两个护卫,四姑娘露出笑容:“妾身未及梳理,让天小哥看到这副moyang,真是失礼了。”

    天闲笑了笑,“不。四姑娘不论什么时候都光彩照人呢。”

    这是良心话,打扮一下,四姑娘更显妩媚,现在早起未及梳理,素面朝天之下却在妩媚中添了几分清秀,看起来另有一番别样的味道。

    四姑娘微微蹙眉,天闲的话虽然十分恳切,却让她更觉得别扭,以现在两人的关系,可不应该在大清早的就站在这里寒暄。

    “天小哥这么早就来拜访。难道是有什么要事?”四姑娘依旧保持着从容的问道。

    光光插言道:“有话快说。我还要和小姐吃早饭!”

    天闲顿时双眼亮了起来,“两位还没吃早饭吗?那正好,我也没吃!”

    十分钟后……

    天闲已经美滋滋的坐在餐桌上,眼前是颇为丰盛的早点。水晶栗子粥。五分碟香草点心。一碗喷香的扣肉,还有一个精致的

    而对面,是满面疑惑的四姑娘。以及满眼冒火的光光……

    “小贼!你为什么要跑到我们这里来?还厚着脸皮要来蹭饭!”光光看着天闲,似乎恨不得立刻把天闲从踢出窗子去。

    每一天,光光最喜欢的时间就是和四姑娘用餐的时间,作为四姑娘唯一的随身丫鬟,光光每天都是和四姑娘在一个饭桌上吃东西的,从小就是如此。

    这个时候四姑娘一般都是安静的吃东西,说什么她都不会生气的,这也是每一天光光最能自由发挥她那张肆无忌惮的嘴巴的时候。

    但今天,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面对光光的质问,天闲可不想去回答,早饭还没吃,而美味点心已经送上来了,这还哪有时间去和一个明显是来吵架的小丫头说话。

    拿起餐具,天闲就一个字:吃!

    虽然说上一次因为吃点心而中了四姑娘的通音砂,但这一次天闲并不担心会有问题,谁也不知道zi会来这里,要想临时掺进什么让zi这个也算尝过百草的药师辨别不出来的毒药,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见天闲开始美滋滋的吃了起来,光光更是恼火,但她没等她再有下一步动作,四姑娘已经阻止了她,“光光,吃东西!”

    光光本想说什么,但见四姑娘面色凝重,知道主子心情真的不好,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气呼呼的坐下来,拿起点心当作天闲用力咬了起来。

    从上次四姑娘拿来那些点心的时候,天闲就知道四姑娘zi的手艺很不错,相信她也绝对不肯吃那些制作粗劣的食物,现在的qingkuang果然验证了猜测,这看起来简单的早点其实味道好到让人想要吞掉舌头,光是那碗粥,天闲就喝的通体舒畅,好像浑身都轻了几斤。

    见天闲没一会儿几乎就吃光了所有的东西,居然是真的没吃早饭的样子,四姑娘心中更加疑惑,心想这个小贼不是专门来吃早饭的吧?

    “天小哥……”

    “能添碗粥吗?”天闲忽然抬头,打断了四姑娘的话……

    四姑娘嘴角忍不住抖了两下,挥手叫人来,直接端来整整一小锅的粥,放在了天闲面前,“够了吧!?”

    天闲略微后悔,要是带雪一起来就好了,她总是不吃其它的东西,几片花瓣怎么能填饱肚子呢,要是今后长不大可怎么办……现在就应该找一些味道清淡,又好吃又能提供营养的东西尝试的吃一点。

    “这个……我能带回去一些吗?”天闲有点不好意思的问。

    “小贼!我和你拼了!!”光光再也忍不住,直接跳了起来!

    天闲真的只是单纯的这样想而已……毕竟卓玛不会总来为大家准备食物的,阿里昂和屠戈的厨艺简直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好一阵混乱之后,四姑娘不得不让独龙把光光带了出去,这才平息了这个小饭桌附近上演的追杀戏码。

    “真是……不好意思。”看着光光那张无限恼火的面孔消失在门外,天闲苦笑。

    四姑娘的眉皱的紧了起来,“天小哥,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不妨直说,如果只是来胡闹的话,那么请回吧,否则的话我有权利立刻把你赶出去,这是古城的规矩。”

    “我不是来找麻烦的。”天闲重新坐下,露出了真诚的笑容。“我只是想和你好好的谈一谈。”

    “谈一谈……谈什么?”四姑娘望着天闲灵光闪动的眸子,心中莫名的警惕起来,并不清晰的晨光让房间里有着强烈的明暗反差,四姑娘觉得对方好像藏在黑暗中,而zi,却在光线下暴露无遗。

    “我们有过冲突,但其实直到现在,我依旧并不清楚你到底为了什么而追着我。”

    四姑娘目色一沉,“你……不知道!?”

    “不不不!我不是说我们之间的过节!而是说血盟!你背后的那些人,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关于我。关于雪。他们到底要什么?”

    四姑娘冷哼一声,“这再明显不过,如今的人类大陆,圣灵殿这个高高在上的存在正在被拉下神坛。各方势力蠢蠢欲动。你得到了邪眼。自然会成为被追逐的对象!”

    “是希望我效力吗?”

    “或许是!但以你现在的qingkuang,恐怕还无法做到效力的地步,最多只是被当作潜在的力量培养起来。”四姑娘嘲弄的说道。“就好像饲养畜生一样!”

    天闲并不介意四姑娘不善的口气,想了想,又问道:“那……血盟会把我怎么样呢?”

    “我们?”

    “嗯!”天闲紧紧盯着四姑娘,“据我所知,血盟和其他组织不同,做事并不受世俗限制,甚至是百无禁忌,如果我投靠了血盟,现在又没有足够的能力为你们所用,你们……会把我怎么样?培养起来,还是……想办法把邪眼的力量从我身上剥离!”

    四姑娘吃惊的看着天闲,猛的站了起来,愕然道:“你……你要投靠血盟!?”

    天闲静静答道:“这不是你的目标所在吗?”

    四姑娘顿时语塞,慢慢坐下来,才说道:“追逐你的命令,是血宗亲口所下,至于要如何处置你,那要血宗来决定,其他人无权过问。”

    天闲会意的点点头,思考起来。

    四姑娘心中越来越奇怪,忍不住问道:“你难道真的要加入血盟吗?如果是这样的话……”

    “是这样的话怎么样?”

    四姑娘顿住,一时情绪复杂起来,如果这个小贼选择了归顺,那自然是一件好事,可以说zi的任务就圆满的完成了,不仅之前失败的经历一笔勾销,还会受到血宗的奖赏,可是……

    四姑娘暗中捏起粉拳,那样的话这个小贼就和zi同在血盟之内,而且必然受到血宗的重视,zi之前受的欺侮,岂不是白受了,永远也不会再有报仇的机会!

    “你……不会加入血盟的!”四姑娘忽然一咬银牙,斩钉截铁的说道。

    天闲愕然,“什么,你说什么?”

    一双凤目盯住天闲,四姑娘缓缓吸气,重新冷静下来,眼神中多了几分咄咄逼人的味道:“妾身很清楚,天小哥不会归顺血盟的,这一点在之前的接触中,妾身已经极为肯定了,天小哥这次前来,恐怕是另有要事吧?”

    天闲奇怪的看着四姑娘,难道zi之前的态度就那样坚决吗?

    接下来,天闲却变得讶然了。

    四姑娘缓缓站了起来,身体似乎在微微发抖。

    一字一顿,四姑娘慢慢说道:“你……绝对不会加入血盟的!”

    四姑娘zi也不知道zi为什么这么肯定,甚至不知道zi为什么这样激动,甚至心中有一种不受控制的怒火涌出来,当听到这个小贼详细询问归顺血盟的事情时,zi竟然会如此不可抑制的fen起来,却又不知道这股让zi都为之惊讶的怒火到底是从何而来。

    “呃……我,现在也只是询问一下。”天闲感觉的到四姑娘现在似乎变成了一个一点就着的炸药桶,虽然原因不明,但还是小心的回应了一句。

    四姑娘死死的盯着天闲,盯着……忽然感到脑子里一片混乱,自从遇到这个该死的小贼后,zi的日子似乎就变得暗淡无光,yiqie都变得混乱了起来,本来zi在丹特的成绩还算不错,再过两年笼络几个丹特的大臣,就算没有黑德尔家的支持,zi也可以在作为气血枝任满之前拿出足够傲人的成绩回归血盟总部,将来必然会被重用。可以说前面一片坦途。

    可现在,zi却被迫离开丹特,将所经手的yiqie事物暂时搁置,不得不来到这个该死的雷霆古城,为的就是这个该死的,现在却跑到zi这里来蹭早饭,还用一副漫不经心的口气打探他归顺后会怎样的……应该大卸八块的小淫贼!!

    背过身去望着窗外,把天闲从视线里赶出去的四姑娘感觉zi的呼吸顺畅了很多,“天小哥还有什么事?要是没有要事,妾身就不奉陪了!”

    天闲觉得四姑娘是个性子十分古怪。让人捉摸不透的女孩……现在这种表现尤为突出的表现出了这个特点。

    “我还想知道……血盟会把雪怎么样?”

    “雪?”

    四姑娘当即转身。眼中射出两道寒光,刺在天闲脸上,“那个连眨眼都不会的木偶?”

    天闲几乎能真切的感受到,当zi提起雪的时候。四姑娘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再明显不过的敌意。

    “呃……是的!”天闲小心应对。“因为你们总说。雪具有唤魔血脉,而且似乎还对雪有所图谋,所以我想……”

    四姑娘一下明白了过来。原来天闲大早上的就跑来这里,其实是来问这件事情的。

    一瞬间,四姑娘有了和光光一样把天闲直接从窗子丢出去的gdong。

    “哼!”

    四姑娘唯一的回答是一声又冷又怒的哼声。

    “我知道我或许不该来问你,我可以去问雪,问古城的卓玛,但是我想来问你才能知道的更清楚,雪zi都不见得了解她zi的qingkuang,而卓玛……恐怕会有所保留。”

    “这件事和妾身似乎没有什么直接关系,还请天小哥见谅,妾身无法回答你什么。”

    “这……的确和你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我才来找你的,算是……个人的请求吧!”

    四姑娘微微一惊,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天闲,“请求?个人的……你?”

    天闲又给zi添了碗粥,“我想你是知道很多内情的,而且毕竟……如果没有血盟的利益关系,我们也不会是朋友,在丹特的时候,其实我很喜欢你的琴声,可惜……”

    天闲把粥碗拿到嘴边,苦笑了下,“我真的不是故意毁掉你的琴的。”

    四姑娘的呼吸不由控制的微微急促起来,她暗暗咬着嘴唇,眼圈竟微微红了起来。

    不是故意的!居然不是故意的!!四姑娘忽然觉得zi无比的委屈!就这么一句话居然就换走了一直陪伴zi,犹如第二生命的古琴,而zi居然会感到几分轻松,似乎总算有了一些慰藉。

    “如果不是一些误会,我想我们能成为朋友。”天闲望着四姑娘,露出了几分无奈的笑容,“我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都和你很相似。”

    四姑娘的眸子一下一下的开始收缩。

    朋友?

    这个小贼居然说“朋友”这个字眼!

    天闲这一次来,自然不是想投靠血盟,也不是专程来问雪的事,而是想一定程度上和四姑娘达成和解,也只有在雷霆古城这样的地方,如今的双方才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如果能让血盟在未来暂时对zi放缓追踪,甚至是和四姑娘私下里达成什么协议那是最好不过的。

    本心上,天闲不觉得四姑娘是敌人,误会总是可以和解的,如果暂时撇开血盟的关系,两人之间应该还有回旋的余地。

    死死盯着天闲,四姑娘眼中的怒火时隐时现,藏在袖子里的手一再的收紧。

    就在这里把这个该死的小贼gandiao!!

    这个念头几乎是不可抑制的直冲四姑娘的脑子!

    现在对方已经到了zi的居所,而且是孤身一人,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还不是zi说了算,只要杀掉对方,让后进行一些布置,就算是古城的人也拿zi没办法,谁让这个小贼zi送上门来,这可不是zi却把人撸到这里来的!只要zi愿意,可以给他扣上的罪名数不胜数。

    zi和独龙,以及这里的护卫,还有几个常驻的厉害角色,绝对可以gandiao这个小贼!

    杀!!!

    杀!!

    杀了他!!!

    四姑娘心中无数个声音在大喊,面容不由变得微微扭曲起来。

    “你不舒服?”天闲再迟钝,也注意到四姑娘脸色不对了,她站在那浑身直打颤,神色变幻不定,目光就好像没有焦距一样望着这边。

    四姑娘猛然一惊回过神来,见天闲正望着zi,“啊……不,妾身只是……只是奇怪,天小哥的亲人难道和妾身很相似?”

    话出了口,四姑娘zi心中狂怒,zi到底在说什么疯话?现在应该立刻翻脸,这样的机会或许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天闲不由笑了,“啊……她们是二叔家的孩子,从小一起长大的,也喜欢穿红衣服。”

    “是……是吗……”四姑娘竟有些虚脱似的回应着。

    蠢货!废物!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居然还能笑的出来?四姑娘心中天人交战!一个声音在大吼着翻脸杀人,可是四姑娘却发现zi的身体仿佛僵硬了一样,无论如何也动不了手。

    “你是不是生病了,如果不方便的话,我改天再来。”

    天闲看的出四姑娘qingkuang似乎很不好,而且是短时间内立刻就变得气喘起来,额上更是已经见了汗珠。

    “冬月刚刚过去,气候变化,这时候容易生病,就算是圣痕修炼者也是一样,你一个女孩子家都注意身体吧,这里有一些适合现在这个时候使用的温性补药,可以防寒祛热,最适合这个时候服用。”天闲拿出两个扁平的三角纸包放到了桌子上,之后笑了笑,“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就扔掉吧,但里面的确没有‘加料’的。”

    说完,天闲站了起来,“多谢款待,你这的早饭真不错。”

    四姑娘眼中浮出些许血丝,“你要走?”

    “看来今天来的不是时候,有些话也不方便再说,下次吧,我还要在雷霆古城停留一段时间,还有很多机会。”

    天闲知道今天没办法再说什么,四姑娘完全不在状态。

    礼貌的道别,天闲从容离去。

    直到天闲消失在街头,目送天闲离去的四姑娘才无力的靠在了栏杆上,竟然好似生了一场大病般,神色憔悴下来。

    “小姐……”独龙一直静静站在屋子的角落里,毫无存在感,这时终于走上前来,kankan餐桌说道,“他真的把那锅粥端走了。”

    四姑娘听了这个顿时苦笑,那个该死的小贼,居然真是说到做到,就那么无耻的带走了人家的食物,甚至连煮粥的锅都没有放过。

    “刚才……”独龙欲言又止,他还是了解zi的主子的,刚才四姑娘已经想要翻脸杀人,可后来却忍住了,独龙有些奇怪。

    长长吐气,四姑娘闭上双眼疲惫的说道:“不能杀……我们的任务不是杀掉他,一会儿你亲自去他的住处,邀请他晚上来赴宴。”

    独龙大皱眉头,但还是点点头,“是。”

    看了一眼桌上的小药包,四姑娘挥挥手,“把那个丢掉。”

    “是!”

    “等等!”独龙正要动身,四姑娘又叫住了他。

    “算了,先收起来,或许以后有用。”

    “是!”——

    少了补,不少就不多补,这不是好习惯,懒惰了啊……(未完待续……)ro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