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七十一章 他不会对你感兴趣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天闲感受着体内强劲的火焰力量,这股力量在急速释放,随着逆心诀引导着逆流的血脉将源源不断的力量散发出来,并在逆心诀所散发出的血色光晕里染上一层明亮的光。

    这样的血红光晕,让浑身火焰已经熄灭的天闲看起来依旧被一团火焰包裹着,明亮的月光下,这火焰看起来竟似乎有那么几分美轮美奂的感觉。

    有了邪眼的火焰力量助阵,空气中的压迫力明显减弱了,甚至微弱的有些感受不到,天闲尝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和平时走动已经没有什么分别。

    天闲意识到,经过了整个残血之月的蛰伏,再度苏醒过来的邪眼,它的力量似乎增强了几分。

    卓玛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尽管实际年龄远远超过她的外貌,但备受身体变化影响的她还是露出了十三四岁小姑娘才会有的惊喜神色。

    连连打量天闲,卓玛见天闲身上的火焰迅速熄灭,之后浑身火焰光芒趋于稳定,这明显是对力量掌握得心应手的表现。

    果然,这孩子却有奇特之处,历史上关于邪眼的记载虽然有限,但无一不在昭示着这件东西的凶暴之处,能掌握这种力量,本身就是一种实力的印证!

    天闲现在可没有卓玛那种心思,随意活动了几下,天闲脸上显然不是很开心。

    “黑,怎么了?”雪见天闲微微皱眉,轻声问道。

    “嗯……只是稍微有一点不习惯了,没事的。”给了雪一个安心的笑容,天闲瞧瞧前面正大步而行的屠戈,“我们也走吧!”

    拖拽着一身如火的光芒,天闲举步向前走去。

    雪无声的跟上。

    卓玛见天闲步伐轻快,不由暗暗点头,但看到雪的时候,不由得又是一愣,雪跟着天闲,一样如履平地的向前走着,丝毫看不出吃力。

    牙城周围还有不少这个时候才开始前行的人,他们都已经催动圣痕,身上浮起颜色不一的光芒,但是像天闲和雪这样的,却是绝无仅有的。

    天闲和雪两人并肩而行,一个浑身燃烧着火焰似的光芒,看起来无比乍眼,一个一身雪白,仿佛披着霜雪纱衣,没有丝毫催动圣痕的迹象,在皎洁的月光之下,一红一白,走在一起煞是好看,这不由吸引了不少周围圣痕继承者的目光。

    这女孩到底是什么来头!?

    卓玛目光盯在雪的身上,仿佛见了鬼一样,雪的模样就好像在自家小院里闲庭信步一样。

    作为一个圣痕修炼者,卓玛可以完全肯定,这个女孩没有催动圣痕,甚至没有使用任何力量抗衡古城中央那巨锚所散发出来的强大压力。

    这一点从她身体柔和的动作,完全没有用力的步伐姿态就可以看出,甚至她的裙边都不曾因为力量的摩擦有过丝毫的摆动。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小姑娘使用了什么办法避开了这股压力,但是已知的事物中,似乎只有一种东西能在内城以外做到这一点。

    但那种东西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样一个小女孩的手中的!

    为什么?

    卓玛百思不得其解,呆呆的看着雪,直到天闲已经走远,甚至超过了屠戈时,这才想起自己的职责来,赶忙快步的跟了上去。

    天闲慢慢走着,虽然步伐不快,但其实已经快过很多其他的修炼者了,但天闲并不感到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地方,反而稍微有些烦闷。

    显然,这是邪眼的力量!

    而不是自己的。

    从本质上说,邪眼和自己是对立的关系,只是暂时双方都奈何不得对方,并且互相有所补充,自己需要邪眼的力量护身,而虚弱的邪眼需要一个媒介来吸收力量,并且逐步破开所有的封印。

    现在邪眼的力量明显有所增长,这一个月的蛰伏他似乎又破开了一小点封印,但是自己……

    天闲深深皱眉,自己还在牙城外,连见到雷霆古城的那些老怪物般的圣痕学者们还是遥遥无期的事情。

    显然,邪眼在努力破除封印,就算没有得到外界力量的帮忙,他也成功的破开了一点封印,力量已经有所增强。

    这样下去的话……当邪眼足够强大,强大到不需要再躲在自己这里的时候。

    “黑……”

    雪忽然一下站住了,并伸手拉住天闲,准确的说是伸手挽住了天闲的手臂,天闲身上略显灼热的火光并非真正的火焰,就算是,在天闲的控制下,自然也不会烧伤雪的。

    天闲正思索着,一下回神,不由愣了一下,也停了下来,因为一个人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天小哥,别来无恙!”

    这一声问候没有丝毫火气的味道,柔言软语,听的人心中忍不住有种舒坦的感觉,再加上一个身姿柔美,眉眼间仿佛藏着几分柔媚之色的美人儿在你面前轻轻施礼,这绝对是一件很享受的事。

    但天闲却无心欣赏这窈窕的月下美人,反倒是警惕心大起。

    “四姑娘,别来无恙!”

    忽然拦在天闲面前的,自然就是血盟的四姑娘!

    站起身,四姑娘嫣然一笑,不得不说,这个女孩虽然才十三五岁光景,但是却已经将一身浑然天成的媚骨展露无遗,月辉落在她还不丰满的身躯上,似乎都多了几分窈窕的味道。

    雪微蹙秀眉,淡淡问道:“你来做什么?”

    天闲讶然,雪居然主动开口和别人说话了!这可是相当难得的事。

    四姑娘凤目闪亮,月光下,微微翘起的眼角似乎更显媚态。

    “妾身只是来找天小哥叙叙旧而已,上次匆匆道别,天小哥将妾身留在小城里养伤,后来妾身伤愈离开,一直可都记挂着天小哥呢。”说着,四姑娘向天闲颇为含蓄的笑笑。

    天闲摸摸鼻子。

    哪有什么留在小城里养伤,那分明无法从四姑娘口里得到有用的情报,可又不忍心把她就那么丢下火云睛,这才随便找了个小城把她“放生”了,就算血盟的势力庞大,恐怕在那样偏僻的小城镇里,联系上血盟的过程中,身无分文的她恐怕也吃了不少苦头。

    现在,四姑娘却好像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面色平静的说着问候的话,甚至有几分老朋友相见的意味。

    但天闲岂能听不出,在这肉声软语之中,每一个字眼从四姑娘口里蹦出来,都带着磨牙的声音。

    她心中恐怕已经恨极了自己。

    端详一下眼前这位把怒意掩饰的很好,依旧显得温和优雅的四姑娘,天闲发现她现在丝毫看不出受伤的模样,不由得问道:“你的伤,没什么大碍了吧?”

    天地良心,天闲这句话其实是有几分关心意味的,毕竟在事实上,血盟现在还没有对天闲喊打喊杀,和四姑娘之间的过节,更多的其实算是个人恩怨。

    而对于这个从骨子里向外散发着东方古典韵味的女孩,天闲总有种莫名奇妙的好感,不得不说,如果把她放到火雾山去,就凭她黑发黑眼,举止含蓄的模样,就不会有谁觉得她是外人。

    但这句无心的话,却把四姑娘刺激的双眉止不住的跳了好几下,想起在丹特帝国那个湖边被冰霜巨人打成重伤,结果趁机被这个小贼趁机占了便宜,虽然回去自己仔细检查了身体,并没有大碍,但恐怕身体上上下下都已经被看光了!

    一想到这些,四姑娘心中不由怒火燃烧,当即就要发作!

    “小yin贼!到了这里,你还敢欺负我们家小姐!看我不立刻收拾你!”

    没等四姑娘有所反应,一个恼怒无比的声音已经在四姑娘身后响起,四姑娘的随身丫鬟,那个总是给四姑娘抱琴的光光满面恼火的冲了出来,看模样似乎是直接要和天闲拼命。

    天闲一愣,刚才四姑娘站在那太过惹眼,现在光光说话,这才发现她居然也在这。

    这不由让天闲十分惊讶,能站在这里的,无一不是圣痕修炼者,而能在耀日之月的第一天出城行走的,更应该是已经有了一定圣痕修炼基础的人,没想到她居然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小丫鬟,只继承了最基本的凡品圣痕的话,恐怕根本就无法站在这。

    四姑娘本来还要发火,却被自己的丫鬟光光一声“yin贼”给全部噎了回去,顿时羞的满面通红,一时间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死丫头!还不给我回来!”见光光一副要上前拼命的架势,四姑娘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该死的小丫头一张没遮拦的嘴巴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光光却是满面为了四姑娘声讨yin贼的义气,回头说道:“小姐,你不用怕他再欺负你,这样的小yin贼光光我见的多了,不用小姐您动手,我……”

    “给我闭嘴!”四姑娘被光光说的脖子都跟着烫了起来,本来也没有什么太严重的事情,结果从这个小丫头的嘴巴说出来,味道顿时就变了。

    “小姐啊!我是在帮你啊……你怎么还向着他说话!”光光顿时委屈起来。

    “你这个死丫头,立刻给我闭嘴,到后边好好抱着我琴,要是弄坏了一点,看我不要你好看!?”四姑娘气的凤眼圆睁。

    光光似乎早习惯了四姑娘这副模样,虽然顺从的退了回来,但嘴上却依旧小声嘟囔:“人家毁了你的琴,你还和人家‘别来无恙’,我要是弄坏了一点,却要被‘好看’……”

    虽然是嘟囔,在夜里四周静悄悄,也没什么人说话,声音可是谁都听得到的……

    对于这个丫鬟,四姑娘也是没办法,从懂事起这个小丫头就已经在她身边了,没有亲人的她完全把她当半个妹妹,平时就算气的咬牙跺脚,恨不得立刻把这个小丫大卸八块,但是归根结底……四姑娘却舍不得。

    这是她唯一能说说知心话的人……当然了,四姑娘无数次后悔不该告诉她那些事,因为一个不留神,这件事就会被全世界知道。

    但是许多年来,这个小丫头却十分贴心的照顾着四姑娘,倒确实是真心为四姑娘着想,有的时候四姑娘会想,如果这个小丫头的性子能‘委婉’那么一点,那就好了……

    天闲忍着笑,对于这个有一个奇怪名字的小丫鬟,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天闲就已经见识过她的‘厉害’了,敢于和自己的主子斗嘴怄气的丫鬟,恐怕也就只有她这独一无二的一家了。

    四姑娘觉得异常尴尬,在这次见面前,为了不让自己因为之前受伤的经历而显得弱势,四姑娘可是下足了功夫,克制着自己心中的怒意,努力不去回想自己受辱的经历,这才能保持平常心,以惯有谦和优雅的姿态出现,维持这个样子可是相当耗神的。

    结果这份苦心计划却被自己的贴身丫头三两句话打碎,变成了更加让自己感到羞辱的掩饰。

    看着天闲嘴角有些忍受不住的笑容,四姑娘气的眉梢又抖了几下,面色大是难看。

    “黑,你做了什么?”雪轻轻的问。

    天闲不知道为什么,就感到有那么一股凉气从雪的身上浮起,冷的天闲抖了一下,赶紧说道:“我什么都没做,就是好心的救了她的命!你也知道的!”

    雪想了下,当时自己因为召唤冰霜巨人,耗力过度已经意识不清了,但……

    瞄了瞄四姑娘,雪心下笃定了起来,对着脸色很难看的四姑娘说道:“你,不要再无理取闹,黑救了你,你该心存感激!”

    四姑娘的鼻子都气歪了,“你……你这个小jian人!你说什么!?这个小……小贼!他趁我昏迷的时候……”说到这,四姑娘涨红了脸,却说不下去了。

    雪用惯有的平静口气说道:“我当时也昏迷着,他怎么可能对你感兴趣?”

    静…………

    场面瞬间完全安静了下来……

    才回到四姑娘身后的光光回头看来,嘴巴张的大大的,眼睛瞪的圆圆的,目瞪口呆的看着雪。

    而卓玛听了这话顿时眉毛一杨,眼中露出几分似笑非笑来,目光迅速打量雪几下,很是惊讶这个沉默寡言的女孩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至于四姑娘……她在陷入了短暂的浑身僵硬后,无以伦比的怒火烧上了她的心头,如果说刚才她还是感到羞怒,而现在被一个明显比自己还要小上两岁的女孩这样说,这简直……就是足以发动战争的耻辱!

    女人可以被男人唾弃,被男人羞辱,但却绝对不能承受来自同样女人的羞辱!

    “你……你……”四姑娘浑身发抖,脸色由白转青,再由青转黑,“你……你……”

    天闲看着四姑娘仿佛要气炸了模样,早已经脑门上微微见汗,雪说的倒是轻松,可是……恐怕她自己也不是很明白她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吧……

    “丑女人,你居然也敢欺负我们家小姐!!”

    虽然被四姑娘叱喝,但光光可是护主心切,见四姑娘一时说不出话来,顿时又抱着琴冲了出来。

    “闭嘴!”雪视线挪到她的脸上,目光瞬间冷了一下。

    光光大吃一惊。

    眼前这个金发白裙的女孩忽然间仿佛变了一个人,拿双黑金双色的眸子里散发出如一片无尽冰原般寒冷的气息,只是看了一眼,浑身就仿佛被瞬间冻透。

    打了个冷战,光光一脸惊愕的站在了原地,还要说出口的话居然硬生生憋了回去,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话说到一半。

    “光光,回来!”

    四姑娘虽然恼怒,但眼见自己的丫头吃亏,顿时喝了一声,双眸瞬间透出一缕精光,直刺雪的双眼。

    雪只是扫了光光一眼,转过头来,正好和四姑娘目光相撞,两人几乎同时身体微微一颤,各自退了半步。

    雪脸上没什么变化,但眼中却多了几分惊讶之色,四姑娘脸色肃然,望着雪的目光中全是赤裸裸的敌意。

    “雪,你怎么了?”天闲见雪退了半步,而且刚才空中似乎有能量对撞,顿时担心起来。

    雪轻轻吐了口气,脸上不自然的潮红一闪而逝,对天闲轻松的笑笑,“没事。”

    本来很正常的言语,但现在被刺激的十分敏感的四姑娘却听的极为刺耳,难道这个该死的小妞是在说我不如她!

    “小姐!我们已经耽误不少时间了!”

    就在四姑娘怒不可遏,甚至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发泄怒气的时候,一个沉稳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这个声音仿佛一盆冷水当头泼下,瞬间让四姑娘清醒了过来……

    真是见鬼……四姑娘深深的呼吸,望着天闲和雪心中满是古怪,这两个家伙难道是自己的命中克星不成,怎么一见到他们自己就乱了阵脚,平时的自己并不是这样的!

    “独龙!”

    四姑娘很快恢复了平静,对身后一喝,顿时身材高大的独龙从四姑娘身后走了上来,“小姐,请吩咐。”

    “按照计划,去吧!”

    “是!”

    独龙点头,当即走上了前来。

    “小鬼!敢不敢和我斗上一场?”独龙走到天闲眼前几步远的地方,居高临下的问道。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