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六十九章 曜日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是卓雅!

    天闲几乎在认清眼前这个女人是谁的瞬间,全身都出于本能的紧张了起来。

    如今,天闲已经见到过很多厉害的圣痕继承者,像有汉克那样气势如虹,一往无前的,有古丽那种飘渺不定,难觅踪迹的,也有像四姑娘那样,瞳术和琴声杂糅在一起的,圣痕对人类的影响千奇百怪,但所有人当中,最另天闲感到受到威胁,最能感觉到死亡那种冰冷的,还是卓雅。

    她在黑暗中行走,无声无息,永远没有表情的面孔,永远没有仁慈的狠辣招式,就和古丽说的一样,她完全是为了杀人而生的,她无论出现在哪,执行的任务几乎都是杀人。

    而且,她实力超群,当初凭借一己之力把整个冒险团打的阵脚大乱,虽然是凭借了黑暗的优势,但她自身的能力已经十分可见一斑。

    “西殿的执刑使大驾光临,难道是要在这里大开杀戒吗?”卓玛的口气微冷,而且还带着几分不屑。

    卓雅依旧面如表情,“只是知道你和古丽都在,所以……来看一看。”

    “看一看?”卓玛缓缓皱起眉,“你还有‘看一看’这种想法吗?在毫无仁慈的斩杀了不知道多少生命之后。”

    卓雅并不为卓玛的话所动,轻轻答道:“或许还有吧。”

    天闲略有奇怪,卓玛和卓雅似乎互相认识,而且她们之间似乎还发生过什么。

    “那么现在你看完了,离开吧!这里不欢迎你!”卓玛冷冷说道,“还有,我希望你记住,这里是雷霆古城,不是你西殿的地盘,你最好守规矩!”

    卓雅并不多说话,最后看了一眼卓玛,转身离去。

    这时,楼上忽然飘下来一个声音,“哟……这不是卓雅吗?”

    卓雅顿时停下脚步,抬头一看,古丽正靠在窗前,用悠闲的目光向下望来。

    “我说怎么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浑身的伤口都开始疼了起来,原来是你到了。”古丽轻轻一笑,“既然来了,就不必着急离开,不如上来坐坐,怎么样?”

    卓雅望着古丽,始终没有表情的脸上微微出现了些许波动,她的眼神略微显得有些奇怪,似乎在审视古丽,好像在古丽身上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

    古丽歪了歪头,“来吧……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坐下来谈话了。”

    卓雅面上闪过一分微弱的犹豫,看了卓玛一眼,还是选择了留下,快步走向了小楼的门口。

    “没想到……在残血之月的最后一天,这个家伙还是来了。”卓玛轻轻叹了口气,对天闲说道,“走吧,今天可能要晚些时候再出去了。”

    天闲其实没有想到卓雅会留下来,她一路追杀古丽到雷霆古城,现在这个时候,双方已经没有任何共同的语言了,如果自己要保护古丽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卓雅会连自己一起杀掉。

    现在,自己和雪,加上古丽与屠戈,阿里昂或许也算战斗力,但所有人加在一起,如果是在黑夜中,恐怕也阻止不了她各个击破,最后杀光所有人。

    但虽然奇怪,天闲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见卓雅这个危险系数爆表的女人,说起来现在天闲还是这个小楼的主人。

    在一楼大厅内,古丽和卓雅相对而坐。

    卓雅又恢复成了面无表情的模样,而古丽却似乎有些玩味的看着她,脸上全是轻松。

    “卓雅,命运总是这样让人吃惊,几个月前,我们还在一起执行任务,睡在一个小帐篷里,如今……你千里追杀,逼的我走投无路,好几次差点丧命,就算现在,身上依旧伤痕累累。”

    轻轻撩起衣襟,古丽给卓雅看了看她身上的绷带,笑容多了一丝苦涩,“卓雅……你真的,不能放过我吗?”

    卓雅看着古丽身上的伤,寒冷如冰的眼神里多了闪过几分意义不明的光彩,“你的伤,恢复的很好。”

    古丽苦笑,“是啊,我运气不错,这个小家伙的医术十分了不起,我现在能这样活动,还多亏了他的治疗。”

    “是这个小鬼?”卓雅看看天闲,目光飞速上下打量。

    天闲被卓雅看的寒毛直竖,那是一种标准的,杀人者打量目标的目光,冰冷刺骨,仿佛要把你的五脏六腑都刺穿的目光。

    不过在那种刺骨的冰冷之外,天闲总感觉这种目光中似乎还有些什么不确定的东西。

    “你最好不要打他的注意,圣灵殿的那些老家伙,说的倒是好听,不能劝服就杀掉,但你真的杀掉他,你的死期也就到了。”古丽一伸手,直接勾住了天闲的脖子,往身边一拉。

    天闲冷不防一下靠到古丽身上,却感到头上一痛,古丽轻轻的一拳已经砸到了脑袋上,“老实点,要重新介绍你!”

    笑着,古丽看着卓雅,“这个小家伙虽然不怎么可爱,但总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要杀他的话,我不会坐视不管的。”

    卓雅的目色渐渐泛起了寒意,“你不必担心这个,我的目标是你,无论如何都要带你的头回去,我立刻前,大将是这么吩咐的。”

    “大将……”古丽的笑容变的古怪,“好像已经很久没听过的字眼儿了,当初,我们都是这样称呼他。”

    卓雅的目光缓缓落到了天闲脸上,愈发寒冷,“古丽,你变了!”

    “任谁被已经寄托了生命全部的依靠无情的扫地出门,然后被像丧家之犬一样追杀千里,她都会变的!!”古丽隐隐愤怒起来,“而原因……只是她一时疏忽!而且输掉了一枚圣痕!”

    自嘲的笑了一声,古丽大声说道:“我为圣灵殿出生入死!从能拿起剑的那一天就与死亡为伍,十几年时间,无数次觉得自己要死了,可却一滴泪都没流过,因为都化成了血!最后……就是这样的结果!”

    “卓雅!你说……我们值得吗?”

    卓雅沉默了那么一点点时间,短到让人不易察觉,之后轻轻说道:“你真的变了,我本以为……你只是不想死而已!”

    “活着,总需要支撑的勇气!”古丽深吸一口气,向卓雅伸出了手,“卓雅!我们一起长大!你比我强!你修炼圣痕的速度比我快很多,我知道我比不上你,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这一路上你追杀我,我还能活下来已经是一个奇迹!”

    古丽激动起来,“但我要告诉你!就算你再强!你再厉害!也依旧是西殿的一颗棋子!你看到我的下场了吗?明天……你也是这样!”

    望着古丽伸过来的手,卓雅面色依旧平静,“你……是想侧反我吗?”

    “我是想让你活下去!!”古丽大声说道,“圣灵殿收养了我们,给了我们一条生路,可十几年的时间我们出生入死!我们杀掉的人比同龄人认识的人还要多,难道这样的代价还买不来两条命吗?我们欠他们的!早就还清了!”

    天闲似乎看到,卓雅的眼中似乎闪过一点点犹豫,但只是一点点,而且很快消失不见。

    卓雅站了起来,冷冷注视着古丽,“果然,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坐下来说话了。”

    古丽眼中闪过一抹哀伤,“为什么?你难道看到我这个样子还不明白吗?”

    “我要完成我的任务,仅此而已。”

    “卓雅!”卓雅转身欲走,古丽大声叫住她,“我们从小就在一起!这个世界上我不相信任何人,但我相信你!你为什么不能到我这边来?我们……如果说还有亲人的话,就只有彼此了!”

    看着因为激动而眼眶微微发红的古丽,卓雅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淡淡看了天闲一眼,“只相信我?但似乎不是这样……”

    “卓雅,他救了我的命!你现在依旧要杀我,难道不就是当初圣灵殿给了我们一条活路吗?”古丽大声道。

    卓雅目光回到古丽身上,笑了。

    她居然笑了,天闲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卓雅居然笑了,笑的很好看。

    “再见。”再不犹豫的转身,卓雅向大门外走去。

    “卓雅!!”

    古丽起身欲追,卓雅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融入光线的黑暗之中,“古丽,下次见面,分个生死吧!”

    声音还在,卓雅的人已经消失在门口……

    古丽怔怔站在当地,望着大门口,身体微微发颤,离开寂静森立之后她一路被卓雅追杀,可是没有任何一次,让她感到如现在这般的痛苦,古丽很清楚,她永远的失去了唯一的亲人!

    “我要去修炼了,不要来打搅我!”扭头,古丽走上了楼梯。

    目光随着古丽一直到她消失在楼梯口,卓玛才轻轻叹气,“真是可怜的人啊……圣灵殿对外一副正义而仁慈的面孔,私底下却这样残忍,真不怪他们的地位每况愈下,这样下去,恐怕用不了多少年,就要变成血盟那样了吧?”

    天闲扭扭被古丽扳的有些痛的脖子,试探的问道:“你……和卓雅认识的吗?”

    “当然,当初她还是我的学生呢!”卓玛的话让天闲吃了一惊。

    “学生!?”

    “就连古丽也一样,龙渊帝国和圣灵殿之间的关系十分复杂,当初算是友好的一种象征,各自派出了年轻的圣痕继承者,到对方那里却看访学习,为此我做过她们一段时间的老师,那个时候,还是两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呢,一转眼,她们已经是如此漂亮的女人了,而我……”

    挑起眉毛,卓玛耸耸肩膀,把点心丢进了嘴巴里大嚼,“算了,不提这些以前的事,嗯……你们准备一下,我们很快就出发!”

    望着窗外一片漆黑的夜色,卓玛微微有些兴奋,“小家伙儿们!曜日之月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照亮你们的小脑瓜儿了!”

    天闲几人只是休息了一小会儿,就全部又重新集结在了一楼大厅里,而这段时间,卓玛都在很开心的坐在那里吃着甜甜的点心,天闲觉得她说的不错,身体的变化,让她的确有了许多改变,一个三十岁的成熟女性,是绝对不会这样对甜食情有独钟的。

    趁着刚才休息的时间,天闲到古丽那里去了一趟,但门紧紧关着,敲了几下,里面也没有回应。

    “好了,现在我再说明一点!”看着天闲几人,把最后一块甜点消灭掉的卓玛拍拍手说道,“雷霆古城有个奇怪的地方,至今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每一年的最初,城外的压迫力量就会变强,然后一点点衰减,直到最后一天削弱到最低。”

    指了指天闲几人,卓玛似笑非笑的说道:“也就是说,你们几个来到这里的时候,几乎是城外压迫力最小的时候,如果时间再早一些,或许你们就无法到达这里了。”

    天闲顿时愕然,“难道……那还是比较弱的压迫力!”

    “是的!这种强大的压迫力量来自于神山顶峰的巨锚,越靠近,承受的压力就越大,至于为什么这种力量会出现周期性的变化,那些奇怪的老家伙研究了好久也没有结果,但既然和以命运之月划出的年份有关,肯定是神灵范畴内我们无法理解的某种情况了。”

    “这么说,马上要来的,就是雷霆古城一年中,压迫力最强大的时候了。”天闲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喃喃自语,因为卓雅没有在这里逗留太久就离开,现在距离午夜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时间。

    “是的!这也算是雷霆古城每年一次的盛会!曜日之月出现后,将会有大批的继承者离开这里,开始向外城进发!”

    “这个时候,为什么不在压迫力最弱的时候走?”天闲顿时不解。

    “你以为都像你们这样是笨蛋吗?”卓玛好不留情的说道,“每个来到这里的继承者都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圣痕,这是一种很有效的修炼,那把巨灵使用的神锚散发出的压迫力可以剧烈的刺激圣痕,顶住压力前进,对圣痕的提升有很大好处,谁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而且……”

    “而且?”见卓玛只是笑着,似乎在等自己发问,天闲还是忍不住问道,“而且什么?”

    “实力不够,到了里面……可是有生命危险的!”

    “生命危险!!”天闲脸色微微一变,“雷霆古城既然是中立的地方,怎么会有生命危险?”

    卓玛一笑,“因为古城范围内,存在着十分奇特的异兽,它们数量十分稀少,但确实存在,因为每年都会有那么一些人丧命在它们的口中,从牙城到内城的继承者都有,越是向里面,这些异兽就越厉害,在外城抵御压迫力,还要和那种怪物战斗,那可是很辛苦的。”

    天闲感觉这完全是荒谬!

    “雷霆古城这样古老的地方,有这么多圣痕继承者聚集,怎么会让那种东西留下来害人!?”

    “这或许神的意图!”卓玛很无奈,“古城自然组织人手进行过大规模的搜捕,事实上几乎每年都会,但这么多岁月下来,还从来没有抓到过那种东西!它们似乎一旦遇到这种时候就跑到最里面的神域范围去了,根本摸不到它们的边,而等搜捕结束了,它们才会偶尔的出现,顺便带走两条人命!”

    “这也是修炼的内容吗?”天闲沉声问道。

    “算是吧!因为有人曾经面对那些异兽,并且活了下来,那些异兽的事也才得以让大多数人知晓,可见……它们也不是什么完全无法对付的存在。”

    天闲不语,如果修炼的时候还要防备这种事情,这绝对是相当麻烦的,在牙城之外就已经感觉到十分强大的压迫力,如果深入古城的时候遇到那样的怪物……

    看看天色,卓玛起身,“来吧!时间到了!不必理会古丽,她现在还是呆在这里的好。”

    阿里昂也没有离开,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能来到外城还是多亏了天闲的帮忙,现在出城去完全就是自己找不自在了。

    离开住宅去,踏上牙城外围环形路时,天闲惊讶的发现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这些天从来没有见到这么多的人。

    所有人都站在环路上等待,在城门前的人更是拥挤不堪。

    “坚持不住的时候就开口,我们立刻回来,我并不指望你现在就能走到外城,说实话,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卓玛这句话才刚刚说完,牙城的大门发出了嘎嘎的响声,随着一道缝隙出现,海水般沉重的压迫力冲进了城来,所有人身体一抖,全部迅速催动自己的圣痕抵御这种力量的冲击,顿时城内所有的地方全都亮起了五花八门的光芒。

    城门大开,所有人潮水般涌向了城外,无声的开始向外城挺进。

    随着人流,天闲很快也到了城外。

    再次站到这里,天闲明显的能感觉到空气里的压迫力比之前强了几分。

    “嗯……时间到了!”卓玛走在最前面,仰头望着天空,期盼着什么。

    终于,一缕光芒刺破了黑夜的面纱,并且急速明亮起来,几乎只是眨眼间,耀眼的光芒撕破了沉寂的黑夜,一轮如同圆日般的银色月亮从黑暗中浮现出来,漫天暗影被瞬间驱散!

    “哦……久违的感觉!”卓玛舒服的哼了哼。

    天闲却是浑身一抖,险些没有趴在地上,随着那银色月光笼罩整个大地,强大的出乎意料的压迫力已经降临!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