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六十八章 杀神再现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和卓玛一起回到居住的小楼,这让阿里昂和屠戈稍微有点意外,但很快这两个笨手笨脚的家伙就变得欢喜了起来,因为在厨房中,卓玛一个人等于五十个阿里昂,等于一百五十个屠戈。

    天闲很有些惊讶这个张口老娘,闭口老娘,性格显得有些大大咧咧的卓玛居然有一手好厨艺,她在厨房里不紧不慢的准备着晚饭,也不见多忙碌,但却在短短时间内把一桌丰盛的晚餐端上了餐桌。

    “怎么样,小鬼?我的手艺还不错吧?”卓玛很有些得意的看着桌上的晚餐,“喂!我还没说开饭,你们几个给我住嘴!”

    天闲几人早早已经坐在桌边,大快朵颐了。

    就算是一直根本不吃这些食物的雪似乎也有些好奇,她拿过一片凉碟里的花瓣点缀,小心的放进了口中,顿时微微缩了缩脖子,这花瓣是腌制过的,有些酸。

    但很快酸味化成甘甜,在口中绽放出浓郁的醇香,这让雪万分惊喜。

    “真是没规矩的小孩子!”

    卓玛无奈,只好任凭天闲几个饿鬼似的家伙胡吃海喝,她自己却慢慢解下了围裙,坐在餐桌边,端着一杯果酒微微出神。

    “你不吃吗?”天闲见卓玛似乎根本没有胃口。

    桌上的食物很多,但消失的也飞快,屠戈一个人就能吃十人份,这个时候这位狮人勇士可是一点都不客气的。

    卓玛轻轻笑了笑,“我还不饿,而且这样的场面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天闲愣了下,放下了食物,“你……平时不自己准备食物吗?”

    “当然,但……只是自己吃而已,上次看着别人吃我做的食物,似乎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卓玛吐了口气,显得有些稚嫩的脸上却露出了几分伤感,“似乎是很久很久之前了……”

    天闲意识到了什么,“你是……一个人生活?”

    卓玛眼神微闪了一下,笑道:“怎么?你觉得奇怪?”

    “呃……我是说,维罗他……不是就在这里,你……你们是夫妻对不对?而且看起来关系十分不错,怎么……”

    卓玛眼角流露出几分苦涩,但很快掩饰了过去,淡淡笑道:“小鬼头,大人的事,你还是不要打听,好好照顾你自己的小美人吧?”

    “和你变成这个样子有关系吗?”天闲直接问道。

    这个问题让卓玛的手微微抖了一下……

    缓缓吸了口气,卓玛歪着头,有些无奈的看着天闲:“再坚强的人,在空虚的时候也会变得软弱,这是维罗说过的,我曾经不信,但现在……我却似乎很想和比人说说话,我变得软弱了吗……”

    卓玛看了看大餐桌对面还在扫荡食物的阿里昂和屠戈,忽然小声问道:“小鬼头,你来这里是为什么?想要提升你的圣痕吗?”

    “我……想去内城找那些最厉害的,对圣痕最了解的学者,我有些问题要请教他们!”天闲据实回答。

    “哦!”卓玛并不很意外,“内城,内城还不够,还要更加深入,那片为成为神域的地方,直到现在也没人知道古城最深处有什么,不知道神山顶峰那巨大的神锚到底有什么样伟大的力量。”

    “为了探索这些,不知道有多少人前仆后继的进入神域,但所得到的却寥寥无几,而有一些……还为此失去了很多宝贵的东西!”

    瞧了瞧自己纤细的手臂,卓玛轻声说道:“看这年轻而富有活力的身体,这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但这其实是一个噩梦。”

    “我几乎失去了一切……”卓玛这句话说的轻轻的,仿佛是在说给自己听。

    “你……”天闲不是很理解卓玛的意思,从现在看来,她似乎也并没有失去什么,只是变得年轻了而已。

    似乎看出了天闲的想法,卓玛笑着说道:“当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彻底改变的时候,那么你也就被完全的抛弃了,你曾经所有的东西都会离你而去,再也不会属于你,你看……我现在甚至觉得维罗看我的眼神很恶心,虽然我知道他是那么怜惜我,那么渴望我回到他身边,可是……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自己了,你能明白灵魂被捆缚在一个奇怪的身体中,被身体的本能慢慢侵蚀,就算挣扎也无济于事的感觉吗?”

    “简直是疯狂!”卓玛轻轻说完这句,开始小口的喝酒,似乎不再想说下去了。

    虽然心中十分无奈,但把话说出来,卓玛倒是感觉好了一些,自从身体出现了变故以来,根本没有人可以诉说这些东西,今天,倒是眼前这个还陌生的小男孩成了自己的听众。

    陌生人……会是好的倾诉对象,卓玛苦笑,这话似乎维罗也说过。

    “我大概能理解一些。”

    卓玛正自神伤,忽的一愣,见天闲满脸认真的看着自己,不由笑了起来,“小鬼,你安慰人的本事未免太差劲了,你这样的小不点,怎么会理解我的心情……”

    “我理解。”天闲依旧肯定的说道,“灵魂被捆缚在一个奇怪的身体里,这种事……的确并不怎么有意思。”

    卓玛吃了一惊,愕然的望着天闲,好一会……还是自嘲的笑了,“好吧……就算你可以理解,无论怎么样,你这样说姐姐都很开心。”

    在卓玛说了很多话之后,天闲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卓玛似乎和维罗十分不同,虽然他们都是雷霆古城的人,但维罗给人的感觉有些锐利,但和他统一立场的卓玛……却有那么几分亲切。

    “卓玛姐姐!”既然卓玛高兴,天闲立刻就顺杆爬着继续叫姐姐,“为什么我感觉……你好像有点不喜欢这个古城的那些长者,嗯……就是那些最厉害的管理者!”

    卓玛的眼神极度明显的寒了一下,之后才缓缓的恢复温和,“他们……都是些脑子不大正常的怪物!”

    “你如果要去找他们的话,那么可要十分小心,他们对一切和圣痕有关的事感兴趣,而且为了达到某些目的而不择手段,你带着邪眼,如果能见到他们,一定会受到很多刁难。”

    天闲更奇怪了,卓玛那神色可不是装出来的,她似乎对雷霆古城的管理者们心中有着十二分的不满。

    “好了,不要说这些无聊的事了,赶快吃过晚饭,我们休息一会儿,我带你出去转转,这个地方如果没有熟悉的带带你走走的话,你很容易闯祸的。”

    “好的!”

    虽然说是带天闲一个人出去转转,但是这样熟悉环境的机会,阿里昂和屠戈自然也不会放过的,但天闲有些不大放心把古丽一个人留下来,她正在闭门修炼圣痕,似乎短时间内就会有所突破,而且她受了伤,这个时候要是有个万一的话。

    “不用担心你的朋友。”卓玛把天闲的担心全看在眼里,“圣灵殿的人早就远远盯着这里了,虽然不怀好意,但总不会让她在这里出事,西殿的问刑使了解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她是必须被抓回去的,圣灵殿不会让她落到别人的手中。”

    天闲想了想,这话也不无道理,索性在房间门上贴了字条,之后才随卓玛离开。

    如今,在雷霆古城中还十分安全,在古城管理者的高压下,没人会乱来,只是现在各方势力已经闻风而动,全都守在了这里,天闲暗暗发愁,这到底要怎么离开才好呢?

    夜里,这座牙城依旧喧嚣不已。

    卓玛在前面走着,城市外围宽阔的环路上依旧有许多行人,但没人会挡这个十三四岁小姑娘的路,显然卓玛在这里凶名昭著,许多人一见卓玛都是缩脖子立刻就溜。

    一边走,卓玛一边介绍,“虽然这里是个很和平的地方,一切仇恨都要留在城外,但这里也有势力划分,不能随便乱逛,要是因为在城内的什么事情引发了矛盾,那么管理者多半会把双方丢进斗场中,火拼一场,谁赢,谁就是正确的一方。”

    见天闲有点惊讶,卓玛微微冷笑,“小鬼,你记住,没有真正公平的地方,在这里依旧弱肉强食,这座牙城中心的那么多修炼场,几乎有一半都是用来解决纠纷的。”

    走着走着,卓玛站下来,指着前方的白色尖顶建筑说道:“那个是圣灵殿在这里的总部,有专人驻扎在这,负责接待圣灵殿来这里进行圣痕提升的人,周围都是他们的活动区域,一般来说也不限制别人活动,但如果是血盟的人,那就会被仔细留意了,当然……血盟的人几乎也不来这里,他们有自己的领地。”

    天闲想了想,问道:“血盟……在这里也有公开的领地吗?”

    “当然,为什么没有?”

    “我是觉得……血盟这样的组织,似乎有些见不光,但我一路过来,发现他们似乎很明目张胆,还有七血枝什么的人员。”

    卓玛的神色变得有些玩味了起来,“我的乖弟弟,这样的话如果是在二十年前来说,那倒是不错的,但是现在,情况的确出现了一些改变,嗯……或许这是必然,随着圣痕和与圣痕相关的事物,比如修炼的方法,选择正确圣痕的手段,还有煅痕师和炼痕师的不断出现,还有一些比较隐秘的,不能明白说出来的事……林林总总,导致了圣灵殿在人类大陆的地位正在不断下降,而血盟在这二十年间苦心经营,努力争取拿出一副我其实人畜无害的面孔,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伪装,但……在利益面前却还是都妥协了。”

    说着,卓玛不由一声冷笑,“所谓正义,所谓公平……都是笑话而已,二十年前各大帝国还在信誓旦旦与血盟不共戴天,而现在,当初发誓要杀光血盟的年轻人,现在都已经变得大腹便便,和血盟的主事者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了。”

    “利益……”天闲摇摇头,但对这样的事倒一点不奇怪,说到底,一切都是利益。

    这座牙城的外围环形建筑并非只是简单的一个圈,而是三层圆环状,最大限度的利用了可用的空间,而在这三圈建筑之中的各个区域其实也是有着明确的势力范围的。

    “雷霆古城的历史久到没人真正能知道它在大地上存在了多少年,据说最初几百年,因为要把雷霆古城据为己有,各个国家还展开过混战,可惜,后来大家才发现这里是一个只能看,却无法得到切实利益的地方,又过了几百年,几乎就没人再理会这个地方了。”

    卓玛慢慢在前面走着,随口说着这里的历史,“到了现在,这个地方变成了对外开放,完全中立的一个特殊城市,凡是圣痕继承者都可以到这里来,寻找变得强大的机会,这里是古神留下来的遗迹,说不定在哪寸土地里就埋藏着惊人的宝藏,当然这需要十分强大的运气,千多年的时间,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被彻底翻了几十几百遍了吧……”

    “也因为这里对外开放,所以各大势力都在这里有常驻人员,其中不乏互相对立,向血盟和圣灵殿这样的生死对头,他们都划分自己的活动区域,平时各不理睬,倒也相安无事。”

    转过一条弧形街道,天闲顿时怔了下,街边出现了一座古香古色的小楼,闪着光泽的琉璃红瓦,雕琢精细的滴水檐,屋檐下还挂着一串风铃。

    小楼是在内里,外面一个不大的小院连接大门正对这边,三个人正从里面缓缓走出。

    这三人中有两个女孩子,另一个是高大的中年男人。

    那个男人身体十分壮实,但真正惹眼的是他脸上的那只独眼,就算脸上没什么表情,可那只眼中却始终透着凌厉之色。

    天闲顿时停住了脚步。

    是四姑娘和她的那个小丫鬟光光,还有她的护卫独龙!

    四姑娘依旧是一身红裙,她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打扮,配上她乌黑亮丽的秀发,愈发显得她肌肤白皙细腻,那一双凤眼中总是含着天生的柔媚,只是如今似乎多了几分忧郁。

    “小姐啊!这个时候我们还去哪啊?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吧!让奶奶们知道了又要骂了,我都已经帮小姐隐瞒了一次了,这次再瞒着,我可就要被奶奶们剥掉一层皮了!小姐啊!你到底在没在听啊?”

    还离得老远,天闲就听到那个嘴巴闲不住的丫鬟光光正在嘟囔着,她依旧和以前一样,怀里抱着一把颇为巨大的箜篌琴,走在大街上的话十分引人注目。

    四姑娘脸上没什么表情,非要说有的话,倒是有那么几分茫然,走出院子,她其实也没有想好去哪,只是觉得心烦,自从去那个地方见过那个该死的小混蛋后,想起之前受辱的经历更是心烦意乱,根本无法安静下来。

    一抬头,四姑娘身体微微一震,顿时站在了院子前。

    “啊呀!”

    小丫头光光险些撞到四姑娘身上,努力收住脚步,自己的头倒是撞到了琴上,顿时大呼小叫起来,“小姐,你干嘛……我只是说了几句而已,你也不用这样……嗯?”

    正在抱怨,光光却是看到了街对面的天闲,顿时面色大变,上前两步挡在四姑娘身前,大声对着对面的天闲喝道:“你这个小yin贼!居然找到这里来了!当真以为我们家小姐好欺负吗?”

    天闲一呆,被人当街骂“yin贼”,这可是第一次……而且还是被一个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一些的小丫头片子骂。

    不过天闲倒是立刻反应了过来,这应该是四姑娘回去后,将她受伤后自己给她裹伤的事说给了光光,这样来看,她倒是和这个小丫头的关系十分亲密。

    四姑娘站在背后,刚才还因为吃惊而有些僵硬的面孔,现在早红的好像要滴出血来一样,特别是光光大叫那一声“yin贼”,最后还非要说什么“我们家小姐好欺负”的时候。

    “死丫头!给我回来!”四姑娘一把揪住光光背后的小辫子把她拽了回来。

    光光吃痛,不由咧嘴大叫:“小姐……疼!你怎么还生气?我这不是在为你骂他!”

    “给我闭嘴!”四姑娘又羞又气,脖子根都红了个透。

    光光很不服气,嘟着嘴巴,“闭嘴就闭嘴!”

    卓玛把这一幕全看在眼中,不由回头微微一笑,似乎明白了什么,“乖弟弟,你倒是很厉害,人家可能要追你一辈子了。”

    天闲只能苦笑。

    开了句玩笑,卓玛也不看四姑娘,继续向前走,“这里是血盟的据点,以你现在的情况,最好不要到这里来闲逛,或许会倒霉的。”

    默默站在那,目光盯着天闲,直到天闲消失在街角,四姑娘才松了口气,回头骂道:“你这个不知好歹的死丫头,再嚼舌头!我把你丢回去让奶奶们好好教训你!”

    光光嘟着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回去吧,到处都是倒霉事!”四姑娘掉头回了院子。

    天闲倒是没有太在意四姑娘的事,毕竟现在需要在意的事太多了,天闲也是第一次知道,雷霆古城里聚集了如此多的实力,什么这个帝国的办事处,那个公国的临时驻扎点,这个组织的周转中心,那个帮派的固定地盘,卓玛在前面走着,嘴巴就没闲着过,前前后后也不知道说出了多少势力的据点,多到天闲完全记不住。

    “这就是这个牙城的势力分布了,你要记牢,不要乱闯。”卓玛可没管天闲记没记住,“接下来,回去吃些宵夜,嗯……时间也差不多了,然后我们出城!”

    “出城!?”

    “午夜过后,曜日之月就要降临了,这个时候是去城外的好时候,我需要瞧瞧,你现在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总之……先回去吃宵夜!”

    天闲心情古怪的随着卓玛回到了居住的小楼,但还没等进门,卓玛一下停住了脚步,冷喝道:“谁?”

    天闲一怔,“有人?”

    黑暗之中,慢慢透出一个人影……

    “卓玛……别来无恙。”

    一个轻轻的,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

    “是你……哼,我就猜到你应该快来了。”

    黑暗里的人影逐渐清晰起来,仿佛黑暗被她渐渐驱散。

    天闲顿时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卓雅!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