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六十二章 维罗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没有立刻出去阻拦卓玛和那个中年男子,而是第一时间找到了雪。

    雪这两天显得十分清闲,事实上她大多数时候也都只是安静的呆着,她对于未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具体的打算,被各大势力追逐的紧迫,失去回到故乡坐标的悲伤,这一切都仿佛尘埃,被拦在她雪白的衣裙之外,全然不能在她平静的面孔上留下丝毫的痕迹。

    雪在努力研究翻绳,准备今晚之前研究出一个新花样,继续难倒天闲,然后搜刮天闲肚子里那些已经少的可怜的秘密。

    不得不说,从这个主意的初衷上来讲,这个仿佛一片冰雪般没有什么心计的女孩子,已经学坏了。

    “雪!”

    天闲迅速来到雪面前,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更加平静,“现在有一件事只有你能去做,你需要单独行动!我……”

    雪放下手中的丝线,轻轻问道:“要我帮忙吗?”

    “呃……是的!我是想……”

    “可以。”雪肯定的回答。

    天闲微微怔了一下,“我……我还没说是什么事。”

    “可以。”雪还是点点头,“如果是你要我做的事,我会去做的。”说完,雪轻轻的笑了,这笑容让天闲呆了那么几秒中,但天闲之所以发呆,并非雪今天的笑容如何迷人,而是这恬淡的笑容里,满是信心与信任。

    天闲回过神来,不由摸了摸鼻子,“嗯……谢谢,我们打发了外面的人,我教你一个新的好玩的东西!”

    “真的?”雪眼神微微一亮,又立刻警惕起来,“还是不要了,我觉得翻绳就很好玩!”

    天闲苦笑,雪这是打算吃定自己了……

    “好吧!这件事到时候再说,没时间了,雪!你立刻要……这样这样这样,再这样这样这样……”

    天闲在雪的耳边迅速说了几句话。

    说完,雪瞧瞧面色凝重的天闲,略有疑惑,“就这样?”

    姑奶奶哎……这可一点都不容易!

    天闲郑重的看着雪,“这件事拜托你了!这关系到我们这里所有人的生死!”

    雪点点头,“好的。”

    天闲也不多说,事实上现在也没时间再说话,当下立刻转身向大门外跑去,而雪走上了二楼,转眼消失在楼梯上。

    走出大门,天闲深深吸了口气,今天,或许要面对十分难对付的敌人!

    “卓玛姐姐!你怎么又回来了?难道改变了注意,今天就要带我熟悉这里吗?哦……这位是谁?难道是伯父?”天闲迎上前去,嘿嘿笑道。

    那个中年男子本来一脸笑容,但听了天闲的话,顿时眼角抽动了几下,虽然很快掩饰了过去,但是显然脸色已经不怎么自然了。

    卓玛的双眼直接喷出了火来,但却没有把天闲怎么样,而是回身一脚就踹在了那个男子的腿上,“你这个该死的娘娘腔!哪里长的向我老子!?叫你不要跟来!你非要来!我踹死你!踹死你!”

    那中年男子本来笑呵呵一脸和气,脚步稳重,颇有些大家之气,但被卓玛一阵乱踹,被踢的左躲右闪,顿时狼狈起来。

    “你……你等等,怎么又发火了!我这不也是奉命行事!”

    “奉命!”卓玛瞪起双眼,“踹死你踹死你!”

    天闲摸摸脑袋,没有说话,站在那一动不动,看着卓玛舞动着那双小红皮鞋,追着那个中年男子一阵乱踢,心中感到有点混乱,这两个家伙真的是来抓人的,不会是来演小品的吧?

    卓玛显然心中有火,好一会儿才站住脚,呼哧呼哧的喘气,眼睛依旧瞪着那个中年男子,面色十分不善。

    那个中年男子站在卓玛无不开外,腿上已经全是鞋印,苦笑着拍打着身上的灰尘,不过偶尔扫过天闲的目光,却闪过丝丝的锋芒。

    “卓玛,我们还是先做正事吧,免得上面怪罪。”

    卓玛怒哼一声,别过头去不理那个男子,意思十分明显,要去你去,别想指使老娘我!

    那男子无奈,转过头来,望着天闲的目光依旧温和,但天闲却瞬间有种透体冰凉的感觉,在那温和的目光之下,有一种极度寒冷的东西正在慢慢渗透进自己的身体。

    逆心诀迅速运转,血脉之中升起一股暖流,天闲顿时精神一振,身上寒冷的感觉也一起消失了。

    那男子见天闲眼神缩了一下自后,被压制的神色瞬间消失,不由目光微微一亮,心中对天闲的评价高了半分。

    “哼!偷偷摸摸使用威压下手,结果却没成功,真是丢脸。”卓玛的声音传来。

    那男子顿时脸色微微尴尬,笑着对天闲说道:“真抱歉,我也只是想稍微试探一下而已,对于在众多势力参与中夺得魔宝的少年,任谁都会有些好奇的。”

    这话说的倒是比较妥当,但天闲对眼前这个男子丝毫也没有好感,原因很简单,他一定是来抓古丽的。

    “你是谁?”天闲单刀直入。

    那男子立刻谦逊的笑笑,“你可以叫我维罗,至于我的全名,我已经很久都不使用了,目前大家都这样叫我,我是这个牙城的管理者之一,负责处理一些言语沟通比较难解决的事情。”

    天闲心里一颤,什么叫做言语沟通难以解决?这分明就是说,他是负责用武力来解决问题的家伙,也就是说……他是类似于治安头目之类的角色。

    “维罗叔叔,那你不好好看着这个城市,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呢?”天闲眨巴眨巴眼睛,一副天真可爱的模样。

    维罗目光在天闲脸上转了几下,笑道:“我无论在哪里,都是为了这个城市的和平安定而存在的,小家伙,你可以这样认为,我……是和平的使者。”

    和平使者,这家伙倒是真敢给自己扣帽子,天闲尽量让自己不要笑,歪头问道:“那……难道我这里不和平吗?”

    维罗的目光渐渐多了几分锋利,盯着天闲说道:“小家伙,上面很看重你的潜力,希望你能与我们合作,单单凭借这一点,你的未来已经无可限量,所以现在,你一定不要踏错脚步!”

    目光一挑,维罗望向了天闲背后的小楼,“我在追捕一个逃犯,这个家伙犯了重罪,从内城里逃脱,有迹象表明这个罪犯已经来到了这个牙城,所以……我要搜查没一处可能藏匿这个罪犯的地方!”

    “那维罗叔叔为什么还不去可能藏匿罪犯的地方搜查呢?虽然我才住进这里两天,但我倒是可以肯定我这里没有罪犯!”天闲一脸好奇的问。

    诚然,天闲知道对方已经发现了古丽的痕迹,现在说这些毫无用处,但这却可以拖延对方的步伐,给雪充足的时间活动。

    未落的目光已经在小楼上搜索,“我要搜查的,就是这里!”

    “搜查这里?”天闲皱起眉,“维罗叔叔,我才住进来,你就要搜查,难道是觉得我是罪犯吗?”

    维罗根本不废话,目光落到了古丽现在所在的那个房间,刚才天闲就是在那里向外张望的。

    “这些我并不知道,一切要搜查之后才能有定论!”维罗直接上前。

    天闲横跨一步,拦在了他的面前,“站住!”

    “我的乖弟弟,你最好不要拦着他!”卓玛见天闲直接拦住了维罗,不由有气无力的说道,“这是古城上面的意思,你不要惹这个麻烦。”

    天闲脸色冷了几分,“我和我的朋友才住进这里,就有人要进行搜查,这是摆明了指着我的鼻子骂贼!要搜查可以,有公文吗?”

    维罗一皱眉,“公文?”

    天闲笑了一声,“大陆律法命令不许擅闯民居!我如今是这里的住客,你随便报一个名字就要闯进去搜查,那怎么行?我的朋友身上有伤,还在休息,而且还有女孩子在里面,难道你动动嘴巴就想闯进去!?”

    “你的朋友……受伤?”维罗眼神顿时微微一凝。

    天闲本来说的是屠戈,屠戈虽然皮糙肉厚,生命力强的吓人,但他的伤毕竟太重,现在还没有痊愈,整体也就康复了四五成而已。不过天闲马上就要开口回答维罗的话时,心中忽然一动,到了嘴边的话顿时换了模样。

    “不错,我的确有一个朋友受了重伤,正在我这里修养,所以我跟不能让你这种可疑的人进去打搅她!”

    维罗看着拦在眼前的天闲,渐渐眯起了眼睛,“你的那个朋友,是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天闲直接回答。

    维罗回头看了卓玛一眼,卓玛看起来有点不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

    维罗也缓缓点头,“昨天,一切都刚刚好……这样,我就不得不去看一看了。”

    “小家伙,你很诚实,这一点很好!”维罗笑了笑,接下来的一瞬间,他的笑容模糊起来,整个人奶油似的融化。

    残像!

    天闲心中猛然一紧!这个维罗的动作好快!自己还没见到他有什么动作,他的本体居然已经离开,只在原地留下一个残像。

    几乎就在同时,维罗的身影出现在了天闲身后几米的地方,此时,他已经满脸凝重,双目之中全是警惕。

    能在内城盗走宝物,并且在一众高手围追堵截中几乎毫无痕迹的退走,这样的盗贼无疑是强者之中的强者,如果现在楼上真的就是那个盗贼的话,自己可必须要小心应付。

    维罗想都没想过,身后的天闲有能力阻止自己。

    而就在他准备继续前进的时候,脚踝上忽然间一紧,低头看去,一道细细的闪亮丝线已经缠住了自己的脚。

    天闲早把银晶丝散布到周围,就是怕对方忽然突进,自己来不及阻止,这个维罗显然没有把天闲放在眼里,直接闪过天闲,但却因为忌惮楼上的古丽,并没有迅速靠近,这却是反倒中了天闲的圈套。

    “作为主人,我还没邀请你进去呢!”天闲脸色微寒,不管三七二十一,猛的向后一拉银晶丝。

    维罗意识到自己中了陷阱,虽惊不乱,身上急速腾起一层橙黄色的光芒,被缠住那只叫猛的一错,如钉子一样狠狠钉在了地上。

    天闲逆心诀运转,力量贯透双臂,可这一拉之下,银晶丝绷的笔直,居然没有拉动维罗。

    这家伙好大的力量!

    维罗和天闲几乎同时心中冒出这个念头,看向对方的目光顿时都多了分忌惮。

    见天闲抓着银晶丝,死死不放,维罗背上一团橙黄的光芒闪亮起来,他的身体似乎一下子膨胀了一号,本来穿在身上宽松的袍子直接变成了贴身短衫,无穷的力量从维罗的身体深处涌了出来。

    脚下一抖,维罗只是抬了抬脚,正在和维罗角力的天闲只感觉一股难以抵挡的巨大力量袭来,银晶丝险些脱手而去,而自己的整个人也被拽飞了起来。

    强行沉下身体,天闲一脚跺在地面上,整个人贴地滑到了维罗面前。

    “小鬼!你该睡觉了!”

    对于天闲阻挠自己的行为,维罗有些恼火,作为这座城市秩序的维持者,要是平常遇到这样的家伙,就算直接宰了,上面也不会说什么,但是天闲如今的身份有些特别,这不得不让他小心对待。

    “破军!”

    身形涨高一号的维罗大手一挥,巨大的巴掌好像芭蕉扇一样向天闲扇来。

    手掌没到,天闲就已经感觉到了一阵强风打在了脸上,生生的疼!这维罗的手上凝聚着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甚至已经有些外吐的势头,光是这一掌的势头就足够把人砸的稀巴烂了!

    维罗的想法很简单,打退天闲。

    这一掌,天闲躲开的话就顺势脱困,上楼搜人,要是不躲,那就干脆打晕对方,维罗可不觉得这样一个小孩子能在力量上和自己选相提并论,单纯比拼力量的话,恐怕现在古城中那些老家伙都没有几个是自己的对手!

    天闲毫不犹豫,逆心诀瞬间提升到极限,浑身血光滚动,怒喝一声,举拳直接迎上!

    硬碰硬!

    维罗打死也没想到天闲会选择这样硬撼,显然对方和自己的力量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这样的对拼完全是自讨苦吃!

    这小鬼难道看不起我?

    维罗心中微微恼火,手上一紧,顿时又加了两分力气。

    拳掌向撞!

    “砰!”

    天闲被打的倒飞出去,整只手臂七扭八歪,变成了面条!

    凌空一个翻身,被击飞的天闲却稳稳落地,旋身轻巧而立,面相维罗的面上居然带着几分得胜的意味,而那条手臂,只是用力一抖,“咔咔”响声中,前一秒还软绵绵的手臂瞬间恢复如初。

    维罗脸色已经黑的如同锅底。

    他手微微颤抖着,慢慢的从另一只手掌心上拔出了一根锋利的黑色木针,这根木针极长,完全刺穿了他的手掌,现在上面正慢慢滴下血来。

    看着这木针,维罗心中暴怒,眼前这个该死的小鬼居然再次算计了自己!他刚才根本就没想硬拼,那一拳其实目的是对自己使用这根木针!自己打了他一掌,他看似狼狈,其实根本没有受力,完全是主动向后飞退的,有限的力量也都被他软掉的手臂卸走!

    天闲双手一紧,又握住了银晶丝,银晶丝的另一头,依旧死死的缠在维罗的脚踝上。

    望着带血的木针,维罗眼中闪过了几分寒意,“小鬼……你简直是在找死!”

    双臂一晃,维罗的身影陡然消失在原地,残像瞬间模糊!

    天闲顿时瞪大了眼睛!

    维罗冲了过来,以天闲能看清的动作冲了过来,但是……天闲却骇然的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应付这种情况!

    太快了!!

    维罗的动作十分诡异,他的身体在空气里扭动着,留下数个残像,每个残像的动作都极为连贯,他仿佛是紧紧奔跑了两步,却同时出现在好几个地方,天闲感觉自己看的很清楚,维罗的每一个动作都很清晰,但是……

    当想要做出反应的时候,维罗高大的身影已经猛然出现在天闲面前,快的好像闪电一样!

    毫无花哨!维罗当先一拳砸下!

    天闲顿感巨力扑面,那拳头上的劲风压的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在嘎嘎作响,别说反击,这种巨大的劲力简直把自己牢牢罩在原地,根本动弹不得!

    眼看巨大的拳头瞬间在眼前放大,天闲已经开始心中默念“阿弥陀佛”的时候,一声怒喝从身侧传来!

    “维罗!你这个蠢货!!”

    一道暗黑裂隙在天闲眼前出现,白藕似的手臂伸了出来,那只不大的小拳头狠狠砸在了维罗的脸上!

    仅仅是一击,维罗高大的身躯被直接抽飞,凌空飞了十几米远,一头撞在小楼上这才滚到了地上。

    卓玛双眼喷火,指着维罗大骂道:“你这个蠢货!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天闲目瞪口呆,甚至银晶丝脱手都没有留意到,卓玛……卓玛居然一拳就把维罗给打飞了!

    维罗甩甩头,站了起来,看起来有点头晕,但似乎没有受伤,见卓玛发火,他自己挨了一拳,却一点也不生气,“呃……我有点冒失了,但……”

    “那个……”

    天闲忽然说道:“如果你非要进去搜查的话,那就进去好了!我的那个朋友在二楼!”

    维罗和卓玛都是一愣,心想这小子怎么一下转性了?

    小楼的大门口,雪安静的站在那,正对天闲微笑。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