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上门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嗯~~~”

    古丽鼻子里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幽幽醒了过来。

    她赤裸着上身,卧在房间的床上,太阳初升,晨曦落在她沁出细细汗珠,光滑而曲线优美的背脊上,闪闪发亮。

    天闲站在床前,身边摆着一个小小的陶碗,里面的烈酒正燃烧着蓝幽幽的火焰。

    弯曲手指,关节陷进肌肤,缓慢而有力划过古丽的背脊,另一手的银针有节律的刺下,银针和烈酒以及一些救急物品是天闲在这片住宅区附近的交易市场弄到的,价格贵的离谱。

    “我睡着了?”

    古丽轻轻哼了一下,因为天闲忽然用力抵住了她的脊骨,同时插下了一枚银针,“我睡了多久。”她又问。

    “只睡了一小会儿。”天闲依旧聚精会神。

    “抱歉,我很久没好好睡一觉了……”古丽感觉背上酥麻火烫,天闲的手指顺着肌肤划过,好像留下一条滚烫的火线,皮肤不由得缩紧,哼了一声,古丽很惬意的扭了扭身体。

    “别动!”天闲按住她,及时收回了要落下的银针,“这针不符合我的要求,只是勉强能用而已,你不想背上留下难看的疤,就老老实实的趴在那!”

    窗外的晨光和烈酒的火焰照耀下,古丽肌肤柔滑细腻的背脊显得分外诱人,细细的汗珠蒸起热气,散发出阵阵让人心神动摇体香,但是……就在这让男人看的口水直流的诱人背脊上,现在却满是伤痕……

    纤细的贯穿伤,摔打的擦伤,撞击的青紫,横一道竖一道的剑伤……

    这些新旧不一的伤口几乎占据她整个后背,让她本来柔美诱人的胴体显得多少有些骇人。

    听了天闲的话,古丽咯咯笑了一声,之后慵懒的扭了扭腰,让自己趴的更加舒服一些,不在乎的笑道:“我这种人,何必计较身上的伤痕,背后的伤疤,我自己又看不到,哼!只有你们这些臭男人才会计较这些事。”

    天闲摇摇头,从一旁拿过自己调配的药酒,洒在古丽背上,运起逆心诀,用力推拿起来。

    古丽顿时吸了好几口凉气,天闲的手一下灼热起来,催发着药酒的药力透进肌肤,瞬间让她有种火焰烧进身体的感觉。

    “你……你不是要杀了我吧?”伤口火辣辣的疼,古丽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动起来。

    “忍着!”天闲硬邦邦的说了一句,手上加重了力气。

    天闲其实有点奇怪,逆心诀运转的时候,血脉中似乎传来一股股的热气,这种感觉仿佛是邪眼的火焰力量,但邪眼明明已经完全沉睡了。

    古丽可是没有受过这种推拿的手段,她光是背上就受了不轻的伤,天闲直接下了猛药,针灸推拿双管齐下,虽然她背后的经络血脉被急速打通,郁结的气血急速被疏导消散,但这种痛楚可也是很难受的。

    古丽忍痛的哼哼了老半天,之后很快终于没了动静,到了最后,气血疏通的畅快感开始清晰起来,古丽感觉身体舒服的轻飘飘的,浑身无力,连哼都懒得哼了……

    “庆幸吧,你身上没有大面积的伤口,否则我只能在你这细皮嫩肉上缝上几道难看的丝线了。”天闲拍打着古丽肩膀上最后一块已经发黑的淤青,无奈的摇头。

    古丽身上的伤并非是短时间造成的,而是长时间积累下来,看来她离开寂静森林之后,可能一直都在战斗,并且得不到良好的休息,身体几乎已经到了极限,这些伤再得不到有效的处理,恐怕她的身体随时都会崩溃。

    古丽只舒服的哼了一下,算是回答。

    “你一路,都在被卓雅追杀吗?”天闲犹豫了很久,才问了这个问题。

    “啊……她一直追着我,差点把我杀掉。”

    古丽回答的轻描淡写,但天闲从她背上的伤就能看的到,当时的情况到底有危急,卓雅的可怕天闲可是亲身领教过的,在黑夜中,她的力量被无限的放大,当初她一个人就牵制了整个冒险团中所有人的动向,要不是自己把淬炼过的银晶丝布片垫在心口,那一剑恐怕早杀死了自己。

    “你身上有的伤口很新……”天闲看了看她背上较新的伤口,那似乎是前两天才留下的,“你不是说你早就来到雷霆古城了?”

    古丽本来已经闭上了眼睛,享受着天闲手指中渗透出的火力透进肌肤的舒坦感觉,听天闲问起这个,嘴角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也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件东西,直接丢给了背后的天闲,“认得这个吗?”

    “这是什么?”天闲接住一瞧,这是一块巴掌大小,透明的水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就是那些伤的原因,嗯……”古丽想了想,“准确点说,我私自拿了一些别人的东西,不小心被发下了,所以他们追打我的时候,我受了点伤!”

    天闲慢慢张大了嘴巴,“你……你偷了别人的东西!”

    猛的,天闲想起了古丽搬来的那个巨大的木箱子,“难道那个箱子就是?”

    “你变聪明了!”古丽打趣儿,“不错,那就是我不小心拿来的东西,里面都是你手里那样的晶石!”

    不小心拿来的……这要多不小心才能拿来那么巨大的箱子?

    天闲望着那块透明的水晶,“这是什么?值得你在雷霆古城中冒险?”

    “嗯……这东西是源晶石,制作圣痕的材料!”

    “制作……圣痕?”天闲一下瞪大了眼睛。

    “低阶圣痕的玉简,都是用这种东西制作的,是很珍贵的材料。”古丽解释,同时轻轻扭了扭腰,“你的手停下来了。”

    天闲回过神,这才继续为古丽推拿,但目光依旧望着自己手上的源晶石,忽然间,一个念头闪过天闲的脑子,让天闲的手再次停了下来。

    “你在雷霆古城这样研究圣痕的地方,偷偷拿了一大箱源晶石!难道你是从……”

    古丽耸耸肩膀,“不错,我是从雷霆古城的掌控者,那些高高在上的长者们手里借来这些东西的,他们现在一定气的发疯了吧,这可是很稀有的东西。”

    “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天闲大为惊讶。

    古丽轻轻吐了口气,好一会儿,缓缓答道:“为了钱!”

    “钱!!?”天闲的眼睛再次瞪大,“你说钱!?”

    古丽自嘲的笑道:“是啊,为了钱……我就是为了钱才来冒这个险的,怎么?很奇怪吗?”

    “你疯了!”天闲不由怒意上涌,“当时在十字镇,你也拿到了足够的宝物,把那些东西卖掉你已经有很多钱了,这个鬼地方就连一个登记的录名官都强悍的变态,你居然为了钱跑到这个地方来冒险!你到底脑子里在想什么!?”

    “你很生气?”古丽苦笑。

    “我为什么不生气!?”天闲怒容满面,大声喝道,“在寂静森林是我们大家救了你!我们不求你回报我们,可是你最起码该好好珍惜你这条命!你为了这样该死的理由跑到这里来送死!弄的一身伤!你知不知道你再这样撑上几天,你的小命儿就要回归诸神的怀抱了!你居然还在和我说你想要钱!!!”

    “居然被一个十岁的小鬼教训……”

    “我已经十一岁了!”天闲手上的力气强了三分,顿时让古丽痛的龇牙咧嘴。

    “好吧……”形势比人强,古丽只好服软,无奈的说道,“如果有可能,我也不想这样,十字镇带出来的几件宝物只够我平常度日而已,但我需要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躲上很长时间,如果西殿执意要杀我,我或许要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躲上一辈子,我需要一大笔钱,否则我能怎样?难道你要我找一个鸟不拉屎的乡村,然后胡乱嫁给一个只知道吃饭搞女人的男人,变成一个农妇度过一生?”

    天闲没有说话。

    古丽轻轻叹息,“我从懂事,就开始训练,训练……再训练,我的生命为了圣灵殿而存在,除了我学会的那些东西,我什么都不会……我发现我甚至没办法活下去,这一路上,我分不清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所以吃野果的时候中过毒,慌忙中也迷过路,我在一个村子里抢了一点谷子,却发现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弄熟来吃,我被卓雅追的落荒而逃,就和丧家之犬一样……我只能带着一大笔钱,然后躲到一个安全的小地方去,小心翼翼,连呼吸都不能大声,怀着恐惧和不安,慢慢的度过一生……”

    苦笑一声,古丽声音淡了下来,“可笑的是,就算我冒险拿了这些源晶石,我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卖掉它们……但我不想死,我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行……”

    “我有错吗?”古丽最后轻轻的问。

    天闲依旧没有回答,但已经放下了那块源晶石,双手继续为古丽推拿。

    房间里一时陷入了寂静。

    很快,天闲把古丽背上的银针全部起掉,“转身!”

    古丽轻轻一笑,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闷,回过头来说道,“小色鬼!你是想看我的身体吗?”

    “我只想看你的伤,你肩膀上的贯穿伤口还需要处理。”

    古丽回过头去,抱着被子舒服的扭了扭身子,“不必了,前面的伤只要有时间,我会自己处理的……”

    说着,古丽瞄了天闲一眼,“对于你这样的小不点,还是不要看我的身体好,那会让你对女人的身体留下阴影的。”

    “就算比你还要难看的女人,我也见过。”

    古丽轻笑一声,撑起了身子,背上柔美的曲线在晨光中映出了一道诱人的光亮,背着天闲胡乱套上了一件灰袍子,这才转身,“谢谢。”

    犹豫了一下,古丽小声说道:“可以的话,能为我看看腿上的伤吗,似乎……有点严重,你的治疗手段似乎比较有效。”

    “腿?”天闲看了看古丽那两条修长的美腿,似乎没什么问题。

    一分钟后,天闲立刻就不这样认为了。

    当古丽脱下沙皮长靴,慢慢翻起沾着血迹的贴身皮裤时,已经染透绷带的血瞬间淌了下来……

    天闲简直惊呆了。

    古丽的左边小腿上有一道长一尺左右的深深伤口,伤口很深,而且没有愈合,绑在外面的绷带早被血浸透……

    这女人居然一直忍到现在才说这里有伤!天闲愕然望着古丽,古丽被天闲看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欠你的情,但是……”

    天闲有点恼火,古丽或许是个不错的战士,而且精通情报刺探收集,以及许多拷问的手段,但她显然不会处理伤口,这样巨大的伤口她居然只是粗糙的绑上了绷带,现在伤口已经开始发黑,显然已经感染,而且依旧血流不止,天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忍受这种伤,还能四处逃命,甚至在强大的敌人手里偷走了整整一大箱源晶石!

    “给我老实的呆着!”天闲迅速剪开了她的皮裤,这个动作却招来了古丽一声轻呼。

    她按住自己的膝盖,不让天闲剪开她大腿处的皮裤,脸色不由得红了起来,“到……到膝盖就够了。”

    “你如果还想有命去享受你赚来的钱,最好别再掩饰你的伤。”

    “真……真的没了!”古丽有些局促,“腿上……只有这个比较严重,我说的是真的!!”

    天闲瞪着古丽,瞪了好一会儿,确定她似乎没有说谎,这才低下头,飞快的解开她绑在伤口处的所有绷带。

    古丽微微安心,看着天闲不觉暗骂自己没用,对方怎么说也还是个小孩子而已……自己担心个什么劲儿。

    天闲现在确是已经十分明白了,这个时不时还会对自己抛两个媚眼儿的女人,其实内心里,脸皮儿薄的要命。

    “三天内你走不了了!”天闲皱眉看着古丽的伤口,“三个月吧!”

    古丽咬咬嘴唇,“那……会留下疤痕吗?”

    天闲狠狠瞪了古丽一眼,这女人似乎对她这两条美腿抱有一些额外的执着,她身上的伤都不在意,却在乎腿上是不是会留下伤痕。

    被天闲一瞪,古丽有些讪讪,“我也只是问问,嗯……三个月是不是太久了?”

    “三个月!你应该勉强可以动了!你这个蠢女人,你的腿已经骨裂了,你难道没有发现吗?”

    “呃……是吗……”古丽头上冒出了冷汗。

    “在这里呆着被动,我要找些工具!”天闲起身离开。

    忽然,一个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喂…………那个死小鬼!你是不是住在这?没死的话就给我答应一声!”这声音懒洋洋的,带着几分不耐烦。

    天闲一愣,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到床边一瞧,天闲瞬间缩回了头,小楼前的空地上,站着个一脸凶巴巴模样的女孩子,十三四岁年纪,穿着一身漂亮的小花裙子。

    居然是那个录名官,卓玛!

    天闲瞬间把在录名塔的事情在脑袋又过了一遍,确定自己没有再从什么地方招惹这个简直“穷凶极恶”的女孩子,心中总算安定了一些。

    古丽十分古怪的看着天闲,“你怎么了,外面是谁?女孩子?”

    “是个瘟神!”天闲皱起眉,十分不解这个卓玛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在外面,卓玛可是早看到天闲向外张望,当即眼神一亮,“你这个死小鬼!居然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害的老娘我跑了那么多的冤枉路!”

    卓玛似乎忘了,其实她是按照天闲的名牌找来的,至于冤枉路,对于拿着地址都找不到人的家伙来说,那其实并不能叫做冤枉。

    人家已经瞧见自己了,天闲只好摆出小脸,来到了窗前,“卓玛姐姐,你怎么来了?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卓玛似乎很不开心,歪着脖子,没好气的说道:“下来,跟我走!”

    “卓玛姐姐有什么急事吗?我还没吃早饭,是不是可以……”

    “嗯……”卓玛很严肃的考虑了一下,之后点头,“好吧,正好我也没吃东西,你这里有什么?”说着,卓玛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见鬼!

    厨房里,阿里昂正把他最拿手的,但依旧煎的焦糊冒烟的煎蛋端上餐桌,一见卓玛推门而入,顿时吓的一缩脖子,“你……”

    卓玛看着那直冒青烟的煎蛋,顿时大皱眉头,“这就是你们的早餐?”

    “……是……是!”阿里昂脸上直流热汗,在录名塔里的时候,这位姑奶奶的厉害大家可都是有目共睹的。

    卓玛又看看不远处的板案上,屠戈正拿着一把利刃,飞快的把一截羊腿切成碎片,旁边一个清汤白水的锅里面还翻着一些连骨头带肉的羊腿,以及整片整片,连切都没切过的菜叶……

    “愚蠢!”卓玛目光不善的看了看阿里昂,之后又瞪向屠戈,“野蛮!”

    目光扫过餐厅里堆放的食材,卓玛大叫一声,“给我滚开!厨房不是你们这种家伙能呆的地方!全都给我滚出去!去去去!!”

    阿里昂和屠戈几乎是被踢了出来,两个人滚地葫芦似的撞出了餐厅的大门,正好天闲从楼上匆匆跑下来。

    “你们怎么……”天闲惊讶的望着趴在地上的阿里昂。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阿里昂有气无力,“才来了一个抢食物的,这次居然连厨房都要抢了……”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