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五十章 残次品圣痕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那一箱子食物的确很久了,还是天闲离开寂静森林时,在路上的某座城市里置办的,之后一路也没有缺少个吃喝,这一箱应急的食物就留了下来。

    “那也没有必要送给他们,这只会招来麻烦。”阿里昂听了天闲的解释,无奈的摇头。

    显然,天闲神色稍稍有些发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天闲回头看了一眼,那些孩子们已经不见了,路上那个装食物的空箱子也不知道被谁拿走,那周围的人又该做什么做什么,偶尔才会向这边头来奇怪的目光。

    “离开家乡这段时间,我其实一直都在想,我的命运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我为什么会背井离乡,为什么会离开我的亲人,独自一个来到这样一个冰冷的世界,几次经历生死,经扎求存,我现在本该在家里吃着冒热气的饭菜,然后去瞧瞧我可爱的未婚妻,但是……”

    天闲收回目光,“看来是我想的太多,命运这种玩意儿,似乎从来都没有最奇怪,最倒霉的一个。”

    “你可怜那些孩子?”阿里昂无奈的问。

    “只是一时间有些感慨,几年以前,我也那么大,但和他们的命运截然不同。”说着天闲摸了摸鼻子,“起码我不会因为吃不饱而担惊受怕。”

    转过头,天闲忽然很奇怪的问道:“这些孩子难道就没什么保障吗?这样子的话,恐怕弄不好就会被厉害的行人杀掉吧?”

    阿里昂看了天闲一眼,之后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意,“你难道没有发现,这里没有年龄特别大的孩子吗?”

    天闲一怔,不由得眼球缩了两下,一路走来见到的孩子,似乎都是四五岁到七八岁模样的,似乎连一个十岁以上的都没有。

    想到这,天闲一下皱起眉来,“大一些的孩子在哪?”

    阿里昂淡淡答道:“这些孩子随时会死,饿死,争抢食物中被打死,被行人杀掉,总之他们可能明天就会变成尸体,如果他们有运气没有被饿死,也没有被打死,更从无数行人的刀子下活了下来,那么……他们就有机会被卖掉。”

    “什么!?”天闲瞪圆眼睛,“卖掉!?”

    “是的,我之前对你说过……这里可没有生儿育女,繁衍后代的家伙,凡是来到这里的,都是没有活路,拼最后一口气希望能在这活下去的,儿女?”阿里昂冷笑一下,“只是好用的工具而已,大一些的孩子就能卖给奴隶贩子,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就是这样。”

    天闲眼角抽搐了两下,“亲生的……也卖掉?”

    “是为了卖掉,才会生下来的……”

    天闲不再问了,脸色也微微发黑起来。

    这简直灭绝人性!

    生下儿女,只是为了拿来指使,最后卖掉赚钱,而且这不是一个两个,看阿里昂的意思,这里的家伙都这么干。

    长长一条大路上,孩子们拉来回回的跑过,却没有任何一个大一些的孩子。

    这地方……真他妈的见鬼!

    队伍依旧向前走,天闲脸上紧绷绷的,周围的景象实在是让人心情无法愉快起来。

    在这个地方,无论走到哪里,看到的都是贫穷和混乱。

    孩子们都光着屁股,大人们的衣服也都肮脏简陋,而且这些人眼中没有太多的生气,虽然也在这里生活,为了活下去劳作,交易,但他们眼中没有多少生气,一片死气沉沉。

    阿里昂称之为乱街的这个地方的确很乱,这里有很多人摆着自己的货物等着客人上门,但这里也是冲突发生的密集区域,队伍向前走了一里不到的距离,天闲就看到了两起互相斗殴的场面,而且是拼死搏杀。

    在稍远一些的土沟里,隐隐能看到尸体,那些死在这条乱街上的人,就被随便扔在那里,无人问津……

    地面上随处可见新鲜的,或者是干涸的血迹,这段路上人不少,都是来寻找需要货物的,但人人都极为谨慎,就连女人手里都握着木棍之类的武器。

    虽然天闲这支队伍因为火云睛的存在,那些人几乎都不敢靠近,但天闲还是感觉有些烦闷,望着那些人,天闲感到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

    这些人为了活着跑到了这里来,但在这个地方,性命似乎是最不值钱的玩意儿……

    走着,忽然前面传来一片喧哗声,夹杂着大声的喝骂。

    天闲抬头一看,在前面大路拐弯的地方,那里围了好多人,这些人手中大多提着一些东西,正在那里吵吵嚷嚷,甚至互相推搡漫骂。

    “看来是有好东西出现。”阿里昂望着那边,一脸了然,“这里物资匮乏,有什么好东西的话,都会招来人围观哄抢,要是人手不够的话,有时候就会被抢走。”

    天闲心情并不怎么好,但凡是一个正常人,就算心肠不那么慈悲,但是到了这么一个连基本人伦都已经沦丧殆尽,好似满城活死人般的地方,谁也不会心情好的。

    天闲闷着头向前走,现在天闲只想快点离开这,这个地方比那些脱离文明的野蛮之地还要让人不舒服。

    那些人挤在路边,围住一个摊位不断的叫嚷着什么,天闲这些人走过的时候,里面忽然传来一声暴喝,接着是一个人惨叫的声音,人群顿时一阵骚动。

    一个人踉踉跄跄的摔了出来,似乎被什么巨大的力量撞了一下。

    这人直接撞了过来,天闲还没等反应,小灰已经不高兴了。

    这个地方让小灰感到十分烦闷,死气沉沉,而且没有什么吃的,那人一撞过来,小灰立刻怒吼一声,翅膀猛的展开,狂风顿时刮起,只听那人惊叫一声,人已经被狂风卷了起来。

    那个人倒是比较幸运,被风卷飞后一头扎在了一个摊位背后的草垛上,看起来还死不了。

    但是小灰翅膀一动,暴风可是在地面上直接炸了开来,那些围在摊位前的人顿时被吹的东倒西歪,怪叫连连。

    而那个摊位的主人是个光头胖子,情急之下更是一下扑到了自己的摊位上,但他正好站在地当中,风头正劲的地方,当即一声大叫,人被狂风撞飞了出去,手里的东西顿时飞上半空。

    阳光下,这些东西闪闪发光。

    天闲没来得及制止,心中正懊恼,一眼看见半空的东西,却是一愣。

    圣痕?

    那个光头胖子在这里出售的货物,居然是圣痕?

    那些圣痕被吹散,顿时掉了一地,大概有十几枚,全是指头大小的玉简,看起来都是些低品阶的圣痕。

    周围的人一瞬间红了眼!

    也不知道是谁怪叫了一声,第一个就冲出了出去,一下扑到一枚圣痕圣痕上,就仿佛饿狼见了食物一样,他抓住一枚圣痕,连带着泥土直接塞进了怀里,立刻向另一枚圣痕扑去。

    其余人慢了半拍,但也瞬间反应过来,现在这些圣痕散在地上,抢到就是自己的!当即全部冲了上来。

    “我……我的圣痕!!”那个光头胖子被风掀了翻,摔在地上,还没等爬起来就发出了一声尖叫,和他一起看守这个摊位的人刚才也被狂风逼退,现在一看那些人哄抢圣痕,不由大急,挥舞着手里的武器就冲了上来。

    “小灰!”天闲皱了皱眉。

    小灰正不开心,天闲这么一说,当即一扭头,对着人群就是一声狂吼。

    这一声吼,简直把平地三尺的灰尘都直接压了下去。

    剧烈的震荡音波横扫而出,所有人被震的眼冒金星,就好像被重重砸了一拳,人仰马翻的全倒了下去,一时间一片惨叫之声,此起彼伏。

    就连天闲身边那些异族都是脸色一阵狂变,小灰这一声吼虽然目标不是他们,但是余波也把他们震的眼前有点发黑。

    这个摊位的货主和那些围观的人一个不落的全倒在地上,痛苦不堪的抱着头,刚才那一下算是标准的魔音灌耳了。

    天闲也没理会那些人,直接走了过去,挨个的把所有的圣痕都捡起来,抓在手里只有一小把,数了数,一共是十一枚圣痕。

    天闲自己没有圣痕,但却认识很多,从小到大,在火雾山上继承圣痕最多的就是天闲了,虽然,一次也没有成功过。

    这十一枚圣痕全是低品圣痕,除了一枚欲品,其余都是凡品,甚至天闲看到里面还有强身圣痕这种圣灵殿无偿发放的圣痕。

    这种东西,在这里也能引起哄抢……那唯一的欲品圣痕也是极为普通的火焰型,稍微有些钱都能得到。

    天闲心中一叹。

    “你……你要干什么?”

    那个光头胖子倒是身体强壮,居然第一个爬了起来,虽然看起来身体还摇摇晃晃的,但是眼睛盯着天闲手里的圣痕,一脸震惊和愤怒,显然是以为天闲是来强抢的。

    天闲扬了扬抓着圣痕的手,“这些圣痕,我都要了。”

    “什……什么?”那光头胖子刚才还一脸愤怒和杀气,现在顿时变成了满脸的错愕。

    “用食物交换,就算这些强身圣痕我也要了。”说着,天闲走到先前最早扑出来的那个人身边,掀开他破烂的衣服,把他早先抢走的圣痕也拿在了手里。

    这圣痕是圆形的。

    天闲愣了下,所有的低品圣痕应该都是长方行的才对,因为制作玉简的时候都是良好尺寸,用特殊手法切割的,圆形的是怎么回事?

    天闲左右瞧瞧,也没在意,这世界上奇怪的事情多的很,既然连亲生子女都是拿来卖的,那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两大箱食物!”天闲也不等那个光头胖子答应,拿了圣痕就走,又在火云睛背上搬了两个大箱子下来,“咚咚”两声放在了地上。

    “小鬼!你是来找麻烦的是不是,想在这乱街撒野,就算……”那个光头胖子见天闲拿了圣痕不肯放手,当即脸色连看起来,不过他看看已经转国头,露出满口獠牙的火云睛,话不由又吞了回去。

    “觉得不够,我还有别的。”天闲打开了两个木箱。

    那光头胖子本来一脸凶相,但一看箱子里面的东西,顿时愣住,眼中一下放出光来。

    这两箱子食物是天闲在丹特采购的,当时知道离开丹特就会遇到麻烦,所以特别准备了这些东西,所有的食物都是二小姐吩咐人精挑细选的,所有的东西都经过特殊工艺压缩过,天闲尝过这些东西,比起现代的压缩饼干也丝毫不差,而且选的都是这个世界中一些十分特别能充饥的食物。

    简答说,这是可以长时间旅行携带,并且在关键时候救命的食物。

    这是二小姐特别吩咐定制的,别的地方,有钱也买不到。

    “食物,放上几年也没问题,一小块就可以让你一天不饿。”天闲用小刀割了一块干粮丢给了那个光头胖子。

    那光头胖子迟疑一下,把干粮丢进嘴里,眨眼间露出了惊愕之色。

    不得不说,二小姐是很够意思的,这么两箱食物可是画了很大的力气才弄到的,就这两箱食物,前后制作消耗的材料,远远不止二百箱食品。

    “成交!”

    光头胖子倒是干脆,他自己也明白那些圣痕都是什么货色,在这个地方,今天活着,明天可能就死了,圣痕这种玩意说的好听,可拿到手谁真的有时间去修炼?那都是活命本钱的人才能去做的事,在这个地方,只有食物才是最宝贵的!

    天闲也不罗嗦,留下两箱食物,拿着圣痕转身就走,带着队伍迅速离开了这个地方。

    没走出多远,阿里昂叹气的声音就从天闲背后传了过来,“我说天兄弟,你不会想对我说你需要那些圣痕吧?我们可能受到敌人的攻击,圣灵殿,血盟,或者是东部王国,食物对我们来说还是很重要的,你怎么能随便把食物送人?”

    “我们的食物还很充足,不必担心饿死。”天闲声音有些发沉,“人不论贵贱,都只有一条命,一旦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两箱食物,我换了几十条人命,这生意值了。”

    阿里昂耸耸肩膀,“你留下的那两箱食物,恐怕之后也会引发很多血案,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天闲不由握紧了手里的圣痕,“我明白,但是我还明白一件事,我不可能救每一个人,也不可能每次都救他们,很多人都在我眼前死掉了,我很清楚这个道理,我能做的,很有限。”

    阿里昂听出天闲的话中似乎隐含着什么,但是却无法猜透,“你好像……对有些事特别固执。”

    天闲一笑,“我这个人,没什么是非要坚持的,但对与活着……却十分执着。”

    “活着?”阿里昂皱起眉,心想这算什么执着,每个人都想要活下去。

    天闲也不多解释,两世为人,一生救过很多人,也看过很多人死去,转眼隔世醒来,上一段生命已经结束,而这一次活着的机会却是一个女人付出生命的代价所换来……

    天闲总觉得……自己对活着这件事,有一些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

    “这些圣痕,你们谁需要吗?”天闲回头看看自己这个奇怪的队伍。

    除了阿里昂和雪,其他的异族神色古怪起来。

    这个人类要送圣痕吗?

    圣灵殿的存在将圣痕发放到了每一个人类手中,但异族就没有这个待遇了,圣痕对于异族来说是极其稀有的,就连最低品的凡品圣痕也是如此,而且在人类大陆行走的异族,必须遵守一条准则,

    那就是不得在人类大陆获得圣痕!

    凡是被证明,或者被怀疑是在人类大陆得到圣痕的异族将会被直接驱逐,甚至有被诛杀的危险。

    天闲自然也知道这个,笑笑说道:“你们跑到人类大陆来抓人,想必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吧,怎么,现在却连圣痕都不敢拿吗?”

    “我们……没有东西交换!”抬着屠戈的一个狮人闷闷答道。

    “算是你们随行,保护我的报酬。”天闲一笑。

    几个异族互相看了看对方,虽然是低品圣痕,但这的确是很具有诱惑力的,自己能不能继承是小事,这次任务可以说现在已经失败了,但如果能带着圣痕回到东部王国,那么将功补过,还是有希望的。

    “真的不需要我们支付代价?”另一个狼人沉声问道。

    “我要强迫你们,也不需要这样。”天闲瞧瞧小灰,小灰立刻对着每个异族龇了龇牙,满眼凶像。

    几个异族又犹豫了一下,终于,最先说话的那个狮人走了出来,谨慎的拿走了一片凡品圣痕。

    之后,所有的异族都上前来,每人拿了一枚,而且只拿一枚。

    等他们都拿过之后,天闲一瞧,不由笑了。

    这些家伙虽然粗鲁野蛮,但是他们对于这种占便宜的事倒十分谨慎小心,每个人都拿的是凡品圣痕,唯一的那枚欲品圣痕现在还老老实实的躺在自己手里。

    “这个给你,你或许能直接用上。”天闲把那枚欲品圣痕丢给了不能动弹的屠戈。

    这些异族各自拿到了圣痕,看天闲的目光不由都柔和几分。

    看着自己手里剩下的圣痕,天闲叹了口气,不是自己慷慨,而是这些圣痕实在没什么用,就算那枚欲品圣痕,估计继承之后能使用的火焰力量还不如现在自己身体中残留的邪眼火焰气息厉害。

    “走吧……”

    再次上路,天闲这次倒是没闲着,手里这些圣痕完全没有用处,但没有圣痕的天闲还是想挣扎那么几下。

    叽叽咕咕念了一段口诀,天闲看着手里的圣痕发亮,升起微光,落到自己手上,形成印记……然后印记化为灰烬,凋落……

    剩下的几枚圣痕无一例外都是这个结果。

    最后,剩下那枚圆溜溜的圣痕……

    天闲苦笑,这个……不会是残次品吧?

    念了口诀,天闲等待熟悉的景象出现。

    但……这一次这枚圣痕却毫无动静。

    天闲眨巴眨巴眼睛,又念了一遍口诀,全心全意的按照继承圣痕的状态去感受这玉简里的东西。

    一片空白。

    哎……果然是残次品!天闲大叹,这乱街果然是乱街,居然连圣痕都能买到残次品!

    拿着这枚圆溜溜的圣痕仔细瞧了瞧,天闲正想拿它在旁边的一个水塘里打个水漂,忽然微微一怔,这圣痕里,怎么好像有些奇怪的东西?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