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四十六章 预言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换了个地方,原来那片树林边上,因为屠戈和那些异族的战斗,地面上已经一片血肉模糊,碍眼不说,很快就可能引来人类关注。

    这些异族行动都不慢,天闲直接带着他们离开,来到了大概一公里外的一处开阔地面。

    同时,天闲让其他狮人做了一个木藤担架,将屠戈好好的抬了过来,毕竟火云睛背上不是那么安稳的。

    短短一公里的路程,天闲其实在仔细观察那些异族,发现他们神色都饱含敬畏,似乎对火云睛这种动心有着出乎寻常的信仰一样,而对于自己那个做担架抬走屠戈的命令,那些狮人也没有反抗,直接就照着去做。

    这让天闲又奇怪又高兴。

    而那些异族,其实也在偷偷的观察天闲,当天闲拍拍火云睛的头,乘着它飞上了半空的时候,眼中的敬畏之色立刻变得更加明显起来……

    “好了,现在我问你答,不要说假话,否则……后果自负!”

    到了宽敞干净的地面,天闲跳下火云睛,对着半空说了一句。

    紧接着,“扑通”一声,那个精灵从天而降,摔在了地上。这一路,他是被小灰叼着过来的,现在看起来已经吓破了胆,满脸的惨白。

    “是,是……您,您请问!”木图赶紧爬起来跪好,战战兢兢的低下头说道。

    “你们为什么来抓我?”

    “呃……是,是因为预言!”木头小心的抬起头,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东部王国……需要您,所以……”

    天闲一瞪眼,“所以你们就带着刀子,扛着铁棒来请我了,顺便还拆了我们的马车!”

    木图顿时一哆嗦,“这……请您……原谅,我们也不知道您是,是……”

    “是什么?”

    “要是知道预言中的,是一位神使的话,我们怎么敢……”

    “哦?”天闲一扬眉毛,自从离开火雾山,自己的名号就多了起来,什么小鬼,小家伙,小坏蛋,小贼,甚至是小色狼,但这神使倒是蛮新鲜的,从来也没人叫过。

    木图赶紧又说道:“您也知道,预言……通常都是模糊,需要我们自己做一些猜测,就算是精灵王的预言也不可能完全的准确清晰,所以……所以今天的事,其实……”

    “其实……是个误会!”木图几乎是哭着说道。

    木图现在已经绝望到了极点,不管眼前这个人类男孩到底是不是神使,也不管那头巨兽是不是火云睛,单单凭借他们对屠戈的态度,自己今天就够死上一百回了。

    “误会?”天闲又听了个新鲜,这个木图居然这个时候还能说出这样的话,这家伙的脸皮可真是够厚的。

    “那个预言是什么?”天闲又问。

    “呃……”木图顿时犹豫了,这个对于外人来说可是个秘密。

    天闲挥了挥手,小灰那巨大的脑袋立刻从天闲身后探了过来,一咧嘴,满口獠牙巨齿全露了出来,寒光闪闪。

    木图顿时吓的魂飞天外,他可是亲眼看过火云睛猎食的,这种东西说要吃什么的话,骨头都不会吐。

    “是……是是……是这样的!”木图赶紧说话,生怕慢了半拍。

    天闲挠挠小灰的脑袋,同时把它的大头推远了一点,小灰也乐得离开,在它看来,这个一脸不怎么好吃模样的精灵根本无法吊起它的胃口。

    “预言上说……希望已经再临,大地将被清洗,屏障也将被摧毁,西方的密匙已经在闪耀光芒,新的时代即将到来……”

    天闲微微蹙眉,这些话代表什么意思完全不能确定,“没了?”

    “没了!我就知道这些!”木图慌忙说道,赶紧又说道:“精灵王只告诉我这些,还说……密匙已经得到了最重要的宝物,并且将在西方被追逐。”

    “就凭这些,你们就来抓我?甚至还想杀我?”天闲把眼一瞪,满眼愤怒。

    “不……不不!我们不会杀你的!虽然可能会受伤,但我们绝对不会杀你的,这绝对是误会,我们必须带着活的密匙回去,然后交给精灵王!”

    天闲见木图一脸惨白,额头上冷汗直冒,也不像说家伙,心中无奈起来,自己和东部王国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忽然间就冒出了一个预言来?

    “你不会搞错了什么吧?那种随便的预言有大把的人符合条件,为什么偏偏来找我?”

    “哎……这个……”木图脸色苍白无比,仿佛要上死刑台一样。

    天闲手一挥,小灰的大头顿时又晃了过来,木图顿时一抖,“是……其实,其实也没有直接的证据!”

    “什么!?”

    天闲讶然,随后一股怒火就窜了起来,上前一下揪住木图的衣领,“你这个混蛋再给我说一遍!你们无凭无据!居然就敢来抓人!?”

    木图满脸苦相,“正是因为没有那么多证据,才到这里来的。”

    “什么意思!?”天闲满眼火光。

    “预言……也没有太具体的描述,的确很多人都符合条件,所以……所以只能找其中最特别的。”

    “我?”

    木图脸上全是畏惧,点头说道:“是,是的……预言上说西方的新星闪耀,而且精灵王说密匙已经得到了最重要的宝物,我们调查了一下,最近的人类大陆上,出现的最有价值的宝物,就是邪眼魔剑了。”

    “你们也知道这件事!?”天闲十分惊讶,从拿到邪眼到现在,算算时间也不是很久,没想到连东部王国都知道了这件事。

    “毕竟……我们也是有一些消息渠道的,而且我们还得知……你正在被圣灵殿和血盟等势力追逐,这些情况……都十分符合预言中的说法……”

    天闲狠狠瞪着木图,“你最好不要骗我,我记得在马车那里的时候,你似乎根本不确定我和雪哪一个才是目标!”

    木图连连点头,快速答道:“的确,我们的消息上也没有太确切的东西,只知道是两个孩子一起带着邪眼,在被各大势力追逐,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倒是可以确定了……”

    哼了一声,丢下木图,天闲皱眉思考起来。

    良久,天闲再次问道:“你们的精灵王要找我做什么?”

    “这……我知道的并不清楚,但……似乎和什么宝藏有关!”

    天闲暗暗点了点头,这个木图所说的话,凡是涉及到屠戈说的那些内容,几乎都没有差异,看来他说的应该是真的。

    不过,这也是麻烦的地方,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预言又给自己添了一个巨大的麻烦,看这些异族的模样,那个传出预言的精灵王可不像是要友好的请自己过去喝杯茶,倒是大有把自己抓去,为他做牛做马的架势。

    这比圣灵殿和血盟可要凶的多了。

    天闲不由想起了露娜,那个美丽而带着几许妖娆,对财富异常着迷的精灵却显得十分善良平和,全不似眼前这个木图这样阴狠毒辣。

    同是精灵,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从木图的话中,天闲大概明白,东部王国中,以精灵族为首的异族看来是打起了自己的注意,原因就是那个莫名其妙的预言。

    如今异族和人类的关系已经缓和了很多,出于很多利益上的必要,双方选择了回避摩擦,都拿出笑脸对待对方,虽然私下里很可能都恨对方恨的牙齿痒痒。

    异族在人类大陆现在分布十分广泛,几乎到处都能见到异族,如果这些异族随时可能变成敌人的话,那可就变得处处雷区了。

    “你们不可能只有这些人,其他人在哪里?”

    木图苦笑,“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们似乎的确有好几队人马,我们是第一个离开东部王国的,其他人的去向,我们真的不知道,或许他们在追逐其他的目标。”

    天闲心中微沉,也就是说,今后遇到异族,都要加倍小心才行了。

    “那么……我为什么忽然又变成神使了?”

    这下,木图倒是一下被问住了,他看看天闲,又看看火云睛,眼中露出几丝疑惑,但马上又化为了为难,似乎想说什么,可又不敢。

    “天兄弟,你过来一下!”这时,阿里昂忽然在一旁出声,飞快的对天闲招手,那神色中带着那么几分急迫。

    这家伙搞什么鬼?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天闲走过来,“什么事非要这个时候说?”

    阿里昂一勾天闲的脖子,转身就走,同时压低声音,“我的小祖宗!你小声点,不想要命啦?”

    天闲本想挣开阿里昂的手臂,但听这么一说,不由愣住,“你说什么?”

    阿里昂看了看小灰,用极低的声音说道:“你告诉我实话,这个……真的是火云睛?”

    天闲点点头,“当然,小灰是和我从摩云山上一起下来的,我们结伴而行,呃……虽然有过一点不愉快,但它是我的朋友。”

    “摩云山的火云睛,果然……”阿里昂面露几分艳羡之色,随之又严肃起面孔,“那你再告诉我,你真的是什么神使?和东部王国有关系?”

    天闲万分纳闷,“这个……神使是什么玩意?”

    “神使……可不是什么玩意!”阿里昂苦笑,天闲这话让他立刻明白天闲完全不知道他自己现在应该是什么身份。

    “现在听好了,我对你说的话很重要!”阿里昂心虚的向两边看了看,这才又说道,“火云睛这种东西,整个艾尔达大陆只有摩云山脉中才有,因为那里是这个世界最高的地方,也是众神战争遗留下来的伟大奇迹,东部王国的异族们都相信,吞云兽这种只生活在摩云山云海中的巨大龙族,它们的体内寄宿着神灵的伟大灵魂。

    “什么?”天闲顿时把嘴巴咧到了腮帮子上,“那些吞云兽笨手笨脚的,而且还不怎么聪明,诸神都是笨蛋吗?所以他们凑在一起变成了吞云兽?”

    “嘘……”阿里昂顿时紧张“这话要是让那些异族听到我们就死定了!”

    “好吧……”天闲无奈,“就算那是真的,然后呢?”

    “这或许不是真的,但东部王国却相信这些!吞云兽有的时候会出现在东部王国,曾经有人试图驯服它们,但凡是骑上吞云兽背的,在吞云兽飞走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他们……”

    “应该是死了……”阿里昂摇摇头,“我想可能是直接给吞云母做了点心。”

    天闲:“……”

    “而火云睛,他们的数量十分稀少,也极少出现在东部王国,据说有几个异族勇士曾尝试驯服它们,结果……”

    “也成了吞云母的点心。”天闲已经猜到了结果。

    “不……直接被火云睛吃掉了。”

    “呃……”

    “火云睛极具攻击性,比吞云兽危险百倍,东部王国一直把这种力量强大的巨兽奉若神明,你……懂了吗?”

    “所以……我在小灰的背上,就变成了神使?”天闲回头看了看小灰。

    这头在东部王国被奉若神明的火云睛,现在正咕噜噜转着大眼睛,来回打量着那些异族,似乎在思考他们当中哪一个更加好吃。

    在天闲看来,小灰……其实就是个庞大的吃货,从第一眼看到它到现在,它所展现出来的爱好就只有一个——吃!

    这一小段时间不见,它的体型似乎又稍微长了一些,身体也更显得强健有力,也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胡吃海喝了。

    “天兄弟,现在这些异族被火云睛的力量震慑,你是神使的身份也十分重要,千万不能让他们对你怀有疑心,那样的话,他们或许会暗算我们!”

    天闲点点头,之后有点诧异的看看阿里昂,“你这个王子,倒是懂得很多异国他乡的事情!”

    阿里昂颇有些得意的说道:“这是我的爱好,也是我的愿望,为了游历这个世界,我很早就开始准备了,一些风俗常识是必不可少的,除了东部王国之外,人类大陆各处的情况我也了若指掌,比如龙渊帝国,比如当特,当然还不止这些,就算是北部冰原……呃,天兄弟,你怎么又走了,我没说完呢!”

    天闲又询问了那个木图一些事,但是这个木图看起来似乎的确知道的有限,再详细的东西他就说不清了,天闲只好作罢。

    关于东部王国异族各部落忽然集体派出人马来抓自己,天闲有些挠头,既然这么多部族都参与到了这件事中,这件事的严重性可想而知。

    真实的可信性,巨大的利益,这两点缺一,那些异族都不会冒着这样大的风险跨过摩云山前来抓人。

    可惜,那个预言木图并不知道全部的内容,关于东部王国出现的宝藏更是没什么具体的消息,否则的话倒是可以根据情况做出下一步动作。

    而且,现在还有一件火烧眉毛的事情。

    关于这些异族袭击这里的事,要如何处置?

    “怎么样,想好了吗?”

    已经是半夜十分,天闲来到了阿里昂身前,他就这样坐在火堆前,已经坐了一个晚上了。

    一屁股坐下,天闲又说道:“想必商队早就到楠香王都了,大公恐怕已经出兵封锁了王都附近的大道。”

    阿里昂抬起目光,有些发愣的望着天闲,之后……缓缓摇了摇头,“这件事,我觉得还是暂时不要声张的好。”

    “真的?这可是异族对人类的一次攻击。”天闲望着阿里昂。

    “我明白!”阿里昂口气有点沉重,“但……我们知道真相!这其实是那个预言,是一次针对某个目标的攻击,和你是不是人类其实完全没有关系!如果这件事我回去正式禀告父亲的话,将会引起一场巨大的震动,或许……会血流成河,无数异族,无数人类都将会为此丧命!而实际情况,却是那些异族根本没有和人类对抗的意图。”

    天闲其实并不是十分赞同阿里昂的想法,那些异族……恐怕未必就没有和人类对抗的意图,但毫无疑问,这件事被楠香国公布于世的话,将会血流成河……而且死去的,大多都是毫不知情,无辜的异族。

    “你这样可不像个王子……”天闲笑着摇头。

    “我……本来就不是王子。”阿里昂目光落到了他手里的黑色布囊上,“我只是个私生子,从小在乱街上张大,没有父母,直到我十岁,才知道父亲是楠香国的大公,而母亲……是已经过世多年的歌姬,这把琴……是她留给我唯一的遗物。”

    阿里昂长叹一声,站了起来,“我只想这世界能平静一点,天兄弟,这次受到袭击的是你,但你不阻止我的话,我不想宣扬这件事,反正……你也已经不会再受到攻击了不是吗?”

    私生子……

    天闲默然,怪不得阿里昂会有那样的圣痕,应该是小时候用什么不光彩的手段得来的,而且他的性格虽然有些脱线,但其中藏着几分谨慎和多疑,这和很多王家弟子十分不同。

    看看那把琴,天闲暗暗摇了摇头,自己的母亲离开的匆忙,没有特别留给自己的东西……

    “好吧,你再写一封信给大公,叫一个狮人带回去,我们带上屠戈,有他和小灰在,就算碰到其他的异族部队,我们也不会有问题。”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