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叛徒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这个白狮人被从地上提了起来,靠在商队的大货车上,慢慢的说起了这一次来到楠香国始末。

    雪就在一边看着,虽然不能完全知道这个狮人具体在想些什么,但是一旦这个狮人说谎,情绪出现波动的话,雪却可以立即感觉的到。

    这个名叫屠戈的狮人讲述的事情一点都不复杂,简单来说就一句话,狮人部落的大酋长说人类大陆出现了可以开启宝藏的人,所以派人来讲那个能开启宝藏的人抓回去。

    之后,屠戈就被直接派了出来。

    天闲琢磨着屠戈的话,他说的虽然简单,但是这其中却饱含了一种阴谋的味道,因为屠戈还说,这一次行动并非是狮人部落自己的行动,东部王国很多势力都得到了消息,并且为此派出了自己的人,最初围攻马车的那些异族就是和狮人族一起行动的异族。

    而让这么多异族都为止心动,纷纷派人到人类大陆来的原因,是一个预言。

    居住在东部王国黒木森林里的精灵族中最先传出了这个消息,人类大陆出现了能开启秘宝的钥匙,东部王国各种族如果不想继续被人类吞并,那么就需要这把钥匙去开启秘宝。

    “秘宝!那是什么玩意?”天闲大皱眉头,这个预言听起来有些玄乎,这个屠戈或许没有说谎,但是或许预言本身就存在问题。

    犹豫了一下,屠戈还是说道:“这是一个秘密,但据我所知,在东部王国的某一个地方发现了古神遗迹,而且是十分罕见的遗迹,要打开这个遗迹,得到里面的东西,需要特定的钥匙!”

    天闲听了这话简直已经开始歪嘴巴了,按照这个屠戈的话,也就是他自己根本不十分清楚状况,就被派到了遥远的人类大陆来,这让天闲更开始怀疑那个什么预言的可信性了。

    “那到底什么是钥匙?”

    “预言中说,能开启秘宝的钥匙在寂静森林中得到了神秘的强大力量……那个精灵得到了精灵王的指引,他可以分辨谁才是钥匙!”屠戈的目光一直盯在天闲身上,显然是已经确定天闲是他要找的人。

    天闲向来都不相信预言这类玩意,感觉上,那就好像无知的小女孩研究的神秘星座知识一样不靠谱。

    不过,大批的异族已经杀到了眼前,这可是事实。

    让天闲感觉事态严重的是,显然这次不仅仅只有那几十个异族来找自己的麻烦,除了他们,除了和狮人部落同盟的异族,肯定还有其他异族也在找自己。

    自己拿到了邪眼这件事,难道已经被预言了吗?

    再问其他异族的动向,以及一些相关的问题,屠戈却直接摇头,说他完全不了解,这次出来只是奉命抓人而已,其他的一律不管。

    雪在一旁没有说话,这也就证明着屠戈没有说谎,天闲不由抓起头来。

    没想到某明奇妙的出现了这样的麻烦事!

    “代会长,这件事……似乎牵扯有些严重。”天闲没有回避商队的人,他们听了这件事可是显得比天闲震惊的多,尤其是那个大胡子领队。

    “异族深入到人类大陆抓捕人类,这件事如果传扬出去的话,恐怕会引起一场巨大的震动,别的不说,这楠香国就不知道有多少异族被屠杀和驱逐,或许还会发生大规模的冲突。”

    天闲并不是很了解楠香国中人类和异族的关系,但稍微想想也知道这件事后果严重,这不是某个狮人的行动,而是东部王国很多异族的共同意识,在异族被人类压迫的前提下,他们这种举动完全是在挑战人类的尊严。

    但天闲现在并不关心这个,现在天闲关心的是到底怎么活着走到人类势力的聚居地。

    想了想,天闲说道:“我和那些异族见过面,他们人数不少,而且还应该有其他的异族在找我们,或许下一刻就会忽然出现,而且……”

    “而且他们一定已经知道这个狮人莫名其妙消失了,一定会更加谨慎,隐蔽的搜索,为了避免出现人类和异族之间剧烈的冲突,或许会采取极端行动。”

    大胡子领队微微一惊,不由再次打量天闲,“代会长的意思是……”

    “或许现在他们已经不再想着能抓我回去,而是要杀掉我灭口,顺便……”天闲看了那个屠戈一眼,“很抱歉,并不是我要害你,但从你讲的事实来看,说不定你已经成了弃子!”

    “什么!?”屠戈眼神一变,“你说他们会杀我!”

    “比我来,我想他们现在更希望你永远的闭嘴!”

    天闲站了起来,看了看天空,思索一番说道:“这里不能久留,我们立刻离开。”

    “代会长,我们留下两个人跟着你吧,多少会有些用处的。”大胡子领队脸色凝重。

    “不,就算你们全留下,也不可能和那些异族正面对抗,分开走目标更小,更迅速一些。”

    卡丽娜忽然说道:“不如……就藏在那辆货车里,我们直接去楠香国都。”

    “不!”天闲依旧摇头,“货车只能走大路,必然会遇到那些异族的,我们可没办法瞒过他们的鼻子!”

    天闲给二小姐写了一封信,信上无非就是一些毫无营养的话,比如做的不错,商队的人很厉害云云,算是兑现了给她写信的诺言。

    之后,天闲和商队分道扬镳,商队走大道,天闲走小路,迅速离开了那个破烂的茅屋。

    商队离开后直奔楠香国都,他们带着阿里昂的亲笔信,请求楠香大公立刻派兵保护国都附近的各大要道,而天闲三人外加屠戈则继续迂回向楠香国都靠近,一旦发现楠香国有所行动就会立刻靠近大路。

    这一次,比的就是谁更快了。

    天闲很清楚,那些来自东部王国茫茫大山中的异族极其擅长追踪,现在附近有很多异族在寻找自己的踪迹,被发现,被追上是迟早的事情。如今,就看是那些异族先找到自己,还是楠香大公先得到消息并且迅速行动了。

    天闲和商队离开那茅屋仅仅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大批的异族就赶到了这里。

    “有很多人类在这里休息过,应该就是昨晚,而且有人受伤了,但人数对不上,或许不是他们。”一个狼人灰色的眸子精光闪闪,一面抚摸地面,一面不时嗅嗅鼻子。

    虽然商队离开前已经把留宿的痕迹尽量掩盖了,但在这些生于大自然中的猎手而言,这些手段显得尤为幼稚,甚至还留下了更多的痕迹。

    “我想,应该就是他们!”一个狮人慢慢从脚下的乱草中捡起了一样东西,那是一片白色的绒毛……

    “是屠戈!”狮人十分肯定的说道,“这个家伙不是被抓了,就是投靠了人类!”

    围攻天闲时站在屠戈身边的那个男性精灵站在屋外,黑着脸看着这栋破烂的茅屋,寒声说道:“你们这些蠢货,昨天居然没有发现这个地方!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屠戈不管如何,现在都已经没有区别,立刻解决他们,有可能的话再留活口!”

    而此时,就在几里外的一条小路上,天闲正一边思考一边走着。

    “天兄弟,咱们是不是能慢一点啊……”阿里昂一脸痛苦,他断了家,撑着拐棍,走起路来有点困难,在这崎岖的小路上尤其如此。

    天闲这个时候可无法照顾他,说道:“你要是想和那些异族一起聊天的话,那自然可以走慢一点。”

    阿里昂顿时没了脾气,但转头一瞧,嘴巴顿时又闲不住了,“我们为什么还带着这个狮人啊?现在他似乎已经没办法保护我们了。”

    “以防万一而已,好歹他是一个头领,或许最后一刻能为我们争取一点利益。”

    屠戈满脸愤怒,“卑鄙的人类!你说过我回答了你的话就放我离开!!为什么现在还捆着我!?”

    天闲低头看看地图,这地图是商队留下来的,这让天闲能少走很多冤枉路,“走这边,前面有个树林,那里比较隐蔽。”

    “人类,回答我!”屠戈怒声咆哮。

    天闲气恼,直接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闭嘴!你这个笨蛋!你现在十分可能已经被列上了必杀名单,回去就是一死!还会暴露我们的行踪!你以为我愿意带着你这么一个老远就能看的一清二楚的白狮子吗?”

    屠戈一身雪白的绒毛,无论白天还是晚上,看起来乍眼无比。

    “嗯……对了,我们该伪装一下。”说起屠戈的毛色,天闲看着身边高高的野草,一下想起了什么。

    虽然已经是冬季,但楠香国的气候还十分温暖,草木茂盛,天闲也不客气,直接把屠戈丢到了草丛里,也不管他愤怒的咆哮,直接把他从这头推到那头,又从那头滚到这头。

    等屠戈再站起来,好好一身雪白的绒毛已经被草汁染的通绿。

    “我们也染些草汁,这样还能消除气味,衣服,脸上,头发……呃,头发就不要了。”

    虽然雪有点不情愿,不过天闲先在自己脸上抹了草汁,雪也只好闭上眼睛让天闲胡乱涂了一通。

    简单伪装过后,三人和屠戈继续迅速前行。

    这里距离楠香国都其实也不是很远,但走这样崎岖,而且绕远的小路,没有几天是到不了的。

    穿过那片树林,天闲比对了一下地图,前面的两条路,视野都比较开阔,随时有被从远处发现的危险。

    “走这里。”雪忽然从天闲背后探过头来,伸手指了指地图上的一个地方。

    天闲一愣,回头看了看垫着脚尖趴在自己肩膀的雪,奇怪的问道:“走这里?这里没路。”

    “嗯,但是能走,我走过的。”雪肯定的说。

    “你走过!?”天闲大为惊讶。

    “和父亲在楠香国逗留过,走过那里。”雪笑眯眯的说,“我七岁的时候!”

    天闲奇怪的看看雪,她比起从前,话似乎稍微多了一些,没什么事居然还能笑一下,这倒是很稀奇。

    “好吧,那么去这里!”天闲也不怀疑,当即转身就走。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传来一声尖锐而悠长的鸣叫声。

    这声音极具穿透力,其中满满全是敌意,天闲心中一惊,急忙抬头看去,却见高空上一只黑色猎鹰正在那里盘旋。

    “那个精灵的使魔!”屠戈望着天空的黑色猎鹰,居然也皱了皱眉,脸上没有什么喜色。

    “那个精灵?”天闲着实吃了一惊,那个精灵还有这样的手段?当时可没见到他身边有这只猎鹰!

    “雪!”

    雪也望着天空,天闲叫了一声,她却摇摇头,“太远了,我感应不到。”

    “走!进树林!不要去空旷的地方!”

    天闲几人迅速躲进了附近的树林,但那只猎鹰却始终在天闲几人头上徘徊,不肯离去。

    只是十几分钟之后,那个精灵几乎脚不沾地的飞奔而来,在他背后是大批的异族,比第一次的人数多了几倍,足有将近二百。

    来到一片树林前,那精灵双眼闪着奇异的微光,看了看天空的猎鹰,随手一挥,那猎鹰长鸣一声,自顾的飞走了,而这精灵眼中的光芒也随之弱了下来。

    “围住这片树林,他们就在里面!”精灵以命令的口气说道。

    那二百多异族也不犹豫,这一小片树林虽然茂密,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但面积不大,二百多人足够把它团团围住。

    等到其他人围住树林,这精灵脸上露出了冷笑,大声喊道:“你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这里没有马匹,你们逃不了的,现在立刻从树林里出来,只要你们乖乖的,我不会为难你们。”

    等了一会儿,树林里毫无动静。

    精灵又喊了一遍,依旧全无回应,这让被完全无视的精灵脸色有些难看,“等我抓你们出来,可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用力一挥手,精灵示意身边的异族上前,而就在这时,树林里传来了天闲的声音,“谁敢靠近,就尝尝我的木针!”

    一句话把那几个要上前的异族挡在了那,这几个异族大多是狼人,他们是后来才和精灵汇合的,虽然没看到当时天闲大杀四方的景象,但却看到了那些狮人因为受伤后痛苦而且畏惧的模样,能让勇猛的狮人心生畏惧的事物,这已经足够可怕了。

    “犹豫什么!对方只是小孩子!一起上,抓住他!”那个精灵脸色一变,厉声大喝。

    “咻!!”

    一道锐利的破风声袭来,几乎肉眼难辨的黑色精芒从森林里射出,直奔这个咆哮的精灵而来,他正激动的大吼,万万没想到自己距离树林还有很远的距离,对方就会发起攻击。

    但精灵毕竟是精灵,五感敏锐无比,天闲的木针临身的刹那极力一扭身,堪堪躲开木针的袭击,可惜他细长的耳朵却被木针一击击穿,顿时鲜血飙射。

    这精灵“嗷”的一声惨叫,急速向后退去。

    瞬间满场皆惊,所有的异族全部向后退了后几步,脸上多了几分忌惮之色。

    那精灵一手捂着耳朵,踉跄后退,伸手一看已经满手鲜血,不由心中狂怒,“给我进攻!把他们拖出来!!”

    可是,任凭这精灵如何狂吼,看到刚才的一幕,现在可是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二百多异族围着树林,却没人上前,只是干瞪着眼。

    天闲躲在树林中看着这一切,心中暗呼侥幸,那精灵刚才站的很远,以逆心诀的精确力量把木针射出,到了那里已经没什么力道了,但该着那个精灵倒霉,他好死不死的把耳朵凑了上来,那木针虽然没什么力量,但穿透脆弱的耳朵还是绰绰有余。

    这下倒是起到了绝好的震慑作用。

    那精灵捂着耳朵,半边脸都染了血,浑身发抖的看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各自观望的异族,可一时却没有办法,当时天闲手发飞针,把一群狮人全部撂倒的景象他也记忆犹新,现在谁也不会赶上前去送死的。

    气呼呼的喘了半天气,这精灵忽然间眼神一亮,心中想到了个注意。

    “屠戈!!我知道你在里面!!”精灵大声喊道。

    天闲正观察外面的情况,闻声顿觉不妙,现在手上其实只剩下三根木针了,全部用来限制屠戈的行动,刚才不得已用了一根,现在他身上只有两根针,不小心的话会变成一个威胁。

    不过那精灵接下来的话,就连天闲都为之愣住了。

    “屠戈,你这个叛徒!身为异类,不感念部族的养育恩情,居然和人类勾结!你先前故意放跑了他们,现在又和他们一起逃走!这可是死罪!”

    屠戈本来被天闲用银晶丝绑的结结实实,就丢在一棵大树下。

    但他一听这话,顿时咆哮一声,身体猛力扭动,也不管银晶丝割破肌肤,硬生生靠着大树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森林外大声怒吼道:“木图!你这个该死的家伙,你说什么?我不是叛徒!”

    木图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不是叛徒,你现在为什么会在树林里,其他的狮人说你半路停了下来,之后就没了踪影……”

    双眼猛的一瞪,木图大声喝问道:“你现在为什么会和人类在一起!?”

    “我……”屠戈一时语塞,无论如何,他也说不出自己被击败,然后被俘这种事,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树林外的精灵继续喊道:“说不出话来?那就是认罪了吗?”

    “木图!你这个败类!我们狮人的事轮不到一个精灵在说三道四!”屠戈双眼赤红。

    “呵呵,很可惜,现在不是一个狮人的问题,而是你背叛了我们大家,背叛了我们整个东部王国,你的行为把我们所有人推到了危险的深渊,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会有多少族人因你而丧生!”

    “你……”身为狮人的屠戈显然在嘴巴上没有身为精灵的木图那样厉害,一时被说的无言以对。

    天闲心中暗急,木图在刺激屠戈,这必然是个阴谋。

    “喂!那个混蛋精灵,我现在没兴趣听你们在这里唧唧歪歪,这个白狮子被我收拾了,现在是我的俘虏,你有时间废话,不如告诉我,你们精灵的那个什么狗屁预言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来抓我仅仅就是为了这个?”

    木图眼神一抖,随后露出了胜利似的笑容。

    “哦……屠戈,你怎么解释他知道预言的事?你难道还不承认你背叛了我们?”

    天闲顿时皱眉,这个精灵死死抓着屠戈背叛的话题不放,这到底是为什么!

    木图阴测测的说道:“屠戈,你不要忘记了,你还有一个妹妹在东部王国!你离开时,大酋长是怎么嘱咐你的你最清楚!你父母依旧不再,一个小姑娘要背负哥哥背叛了整个东部王国的罪孽,这真是沉重!”

    “吼!!!!”

    当天闲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屠戈狂吼一声,完全不够银晶丝束缚身体,奋进全力挣扎,浑身被银晶丝勒的鲜血爆射,一头扎进了树丛中,几个翻滚居然跳出了树林,直接栽倒了在了树林外。

    靠着背后的大树,屠戈奋力站起,一双吊起的怒目中血光闪烁:“木图!你敢动我妹妹一根寒毛!我就咬碎你每一根骨头!!”

    所有的异族眼中一片骇然,因为屠戈浑身缠着亮晶晶的银晶丝,被紧紧捆住,它居然真的被俘虏了!

    木图却眼神依旧阴狠,没有丝毫意外,虽然屠戈被抓住的可能性不大,但这也是他预料的结果之一。

    上下打量屠戈,木图眸中脸上露出了一片狠毒之色,“屠戈,你真是东部王国的耻辱,不仅背叛我们,现在还想假装被俘,骗我们送死!”

    “你说什么!!?”屠戈一口钢牙咬的咯咯作响。

    “你没有背叛的话,你身上用来伪装的草汁是哪里来的?”

    “是那个人类弄到我身上的!”屠戈大吼。

    “谁可以证明!?”

    “你……”屠戈睚眦俱裂,“木图……我要杀了你!!”

    木图冷笑两声,“屠戈,你如果真的是清白的,就证明给我们看!你如果没有背叛,现在……为什么不兽化抓住那个人类?你这个异类,既然可以无限兽化,那么这件事应该易如反掌才对!”

    糟了!

    天闲神色顿时一凛。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