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四十一章 吻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火云睛到底还是没有出现,天闲只好绑了那个狮人,让他和自己同行。

    意愿上,天闲并不想这么做,因为这个狮人太过危险,现在就算捆住了他大半的身体,但这依旧无法取代他具有攻击性的事实。

    但,在火云睛出现之前,他的存在是必要的。

    天闲看的出这个狮人是个首领,有他在自己的手里,其他的异族一定会为之忌惮的。

    另外,天闲十分想知道这些异族袭击自己的理由,在这个狮人的只言片语中,似乎能听出来,这次的袭击好像是和什么预言有关系。

    避开了大道,天闲专选一些无人的小路,或者根本不算路的地方小心向回走,那白色狮人在行走的过程中几次拼命挣扎,想要挣脱束缚,但最后却只是累的半死,根本无法挣脱银晶丝。

    天闲对此早有准备,亲手摸清了狮人身上的大致筋脉,之后用木针封了三处大穴,现在这个狮人处在浑身脱力的状态,仅仅能自如行走而已,想要挣脱银晶丝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虽然几乎完全掌握了狮人的行动,但天闲却无法撬开他的嘴巴,就像阿里昂说的那样,这狮人嘴巴严的很,一路上天闲问了他几十个问题,这狮人一个字没吭。

    “等回到了王宫,把他交给专门的人拷问,不怕他不开口,就算是狮人,在我们的刑官面前也一样要服软,前些年有个恶徒,他杀了整整十三家,六十四个人,开始的时候拒不认罪,后来……”阿里昂对于这次异族的袭击显然是痛恨有加,说起这个狮人来也是咬牙切齿,不过这家伙倒是实际的很,嘴巴上说的凶狠,但他自己却躲的离这危险的狮人远远的,连看都尽量不去看。

    天闲看了阿里昂一眼,不由暗暗佩服,真亏得这个家伙拄着拐棍,走在这样难走的小路上时依旧不忘了啰嗦,断了一只脚完全无法阻挡他嘀嘀咕咕的欲望……

    “你的脚还好吗?有没有感到奇怪的剧痛?”天闲问了一句,其实是想打断他无穷无尽的自言自语。

    “不错,很舒服!”阿里昂面带感激,“这次真是要感谢天兄弟救命了,要不然我这条小明可就要交代了,倒是你,身上的伤口不好好处理一下,恐怕会出问题的。”

    “没关系,我已经抹过草药了,等到了能休息的地方仔细处理吧。”

    天闲不敢大意,那些异族随时都可能出现在眼前,现在必须尽快从其他的小路靠近楠香国都,以最快的速度和小灰取得联系,可没有时间坐下来处理伤口。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幸运女神似乎眷顾了天闲,走了一天,直到黑夜时分,那些异族也没有出现。

    三个孩子这时候已经人困马乏,天闲浑身是伤,更是开始身体打晃。

    最终,天闲在一个偏离小路不远的破败茅屋前停了下来。

    这茅屋已经废弃,周围长满了秋季过后干枯下来的荒草,坍塌大半的茅屋几乎被掩在长草中,要不是天闲眼尖,根本发现不了。

    “我们……休息一会儿!”天闲喘着粗气说道。

    把那个狮人结结实实的绑了,丢到茅屋一边去,天闲三人在茅屋一块还有屋顶的角落里铺了干草,东西也没吃,几乎都是疲惫的一坐下就进入了梦乡。

    但只过了十几分钟的功夫,天闲猛的惊醒过来。

    望着天空的血月眨了下眼,天闲侧耳倾听,神色顿时一变,“快起来!有人靠近这里!”

    阿里昂和雪还没睡着,顿时睁开了眼睛。

    正当天闲三人想要迅速离开的时候,不远处已经传来了大喊声:“老大!快点儿,找到地方了!是这里……虽然已经有点破了,但总算有个落脚的地方!”

    人类!

    天闲心中顿时一安,听声音不是那些异族,似乎是什么匆匆赶路的人,不过这样深更半夜在这荒郊野外赶路的,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人。

    对方似乎很焦急,对后边喊了几声后,立刻就有脚步声迅速靠近茅屋。

    现在想走已经来不及了,阿里昂的脚受了伤,根本走不快。躲藏的话,想要解开狮人脚上的银晶丝把他藏起来显然也没那么多的时间。

    “小心!”天闲脸色凝重的站了起来。

    “砰!!”

    茅屋破烂的门被一脚踹开,一个抱怨的声音随之传了进来,“这难道就是落脚的地方?到底多久没人住了……”

    两个一身风尘仆仆的家伙迈着大步走进了茅屋,这两人都披着长途旅行的灰斗篷,其中的一个还扛着一杆不高的旗子。

    “真亏得老大还说找到这地方就可以舒舒服服睡一觉了,这绝对是在骗人嘛!这地方怎么能睡人,完全是给老鼠睡的,我要是……”

    另一个人也跟着抱怨,但话说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

    这两人顿时发现了茅屋中有人,而且正虎视眈眈的望着这边,凛然间齐齐后退一步,其中一个瞬间抽出了腰间的长刀,另一个把手中那杆旗帜向前一摆,竟然拿出了使长枪的架势。

    “什么人!?”两人齐齐大喝。

    天闲看着这两个明显是赶了很远的路才来到这里的家伙,微微的愣了那么一下。

    不为别的,只为那个拿旗子的家伙,他手上那面旗子上绣着一个大大的“天”字,夜风吹来,在旗子背面是还有四个字:天下商会!

    “你们……是天下商会的人?”天闲面色古怪起来。

    人说千里相逢是有缘,不过虽然这是好事,但天闲总有种不是冤家不聚头的感觉。

    在这居然也能撞上塞纳二小姐的人。

    认出走进茅屋的那两个家伙的身份,天闲索性拿出了当初塞纳二小姐送给自己的两块身份腰牌。

    出乎天闲意料的是,这两个人看了腰牌后满脸的吃惊,而且脸上顿时多了敬畏之色,其中拿长刀的那个连忙飞跑了出去,而另一个扛旗的赶紧收好旗子,态度恭敬的把腰牌还了回来。

    很快,外面一个微型商队来到了茅屋前。

    这个小小的,只有十一人的商队,的确就是塞纳二小姐的“天下商会”。

    天闲这个所谓的“代理会长”虽然从来没见过这个商会的人长什么模样,但却也能肯定这确实是二小姐的部下,毕竟也没人会冒充这么一个没有名气的商会。而且现在知道这个商会的人很有限,二小姐也对天闲说过,现在外出的商队,就是十一个人。

    对于在这个地方遇到了天闲,这个小小商队里的人可以说都表现的喜出望外,其中那个被称为“老大”的中年人是商队的领队,这个身板壮硕,一脸大胡子的汉子显得尤为高兴。

    “没想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还能遇见咱们的代理会长,回去和二小姐说一说,保准她惊讶无比!”

    茅屋里升起了火堆,大家围坐一圈,火光驱散了寒意,大胡子领队更是哈哈大笑。

    天闲看着这十一个人,心中暗暗估量,这些人虽然看起来头脑灵活,一脸商人模样,但他们的举动还是多少带着一些士兵的痕迹,而且从刚才走进茅屋那两个人猛然遇敌的防御架势看,他们以前肯定是出色的战士。

    不愧是黑德尔家走出来的商人,每一个都是不好惹的角色。

    “老大!你就不能安静一下!我这正忙着呢!”队伍里唯一的女性——队医卡丽娜瞪了那个大胡子领队一眼。

    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卡丽娜在商队里年纪最小,但这一句话却把领队的笑声全噎了回去,大家也是一脸苦笑,谁也不敢再大声说话。

    卡丽娜是大胡子领队的女儿,平时里这商队中其实都是她说了算……

    卡丽娜正在给天闲处理伤口,天闲虽然自己也能动手,但卡丽娜显然手法十分专业,根本不用天闲动弹。

    “这是狮人爪子留下的伤口,我说我的小代理会长,你真的去和狮人拼命了吗?”卡丽娜眨着好看的大眼睛,不由看了一眼不远处被捆的结结实实的狮人,现在他身上又多了几道绳子,是后来那个大胡子领队亲手去捆的。

    天闲只是微微点头,也不多解释,简单说道:“我们受到了袭击,正打算押这个兽人回去。”

    卡丽娜年龄虽小,但是处事却显得十分老练,见天闲似乎有意隐瞒什么,当下直截了当说道:“代会长不必顾虑,我们只是担心您的安危,二小姐已经嘱咐过我们,您和我们这些人不同,万一遇到您,凡事不得多问。”

    二小姐吗……天闲眼前晃过那个精神百倍,一脸男孩子帅气的富家小姐模样,不由叹气,这次可是欠了她的人情了。

    这次不仅没有遇到敌人,反倒是遇到了盟友,这个商队虽然不大,但是携带的物资还是比较充裕的,食物,药品,应有尽有,这让受伤的天闲和阿里昂得到了及时有效的治疗。

    天闲看的出来,二小姐在这些部下面前似乎很是玄乎的吹嘘了一番自己这个“代理会长”是如何如何的厉害,这些人看着自己的目光里有敬畏的味道,也不知是不是自己身上狮人留下的伤痕的更加重了这种印象,但他们眼中更多的,还是好奇。

    尤其是那个卡丽娜一个劲儿的叽叽喳喳说着话,问了这边问那边,似乎想把天闲的祖宗八代都掏出来数一数,但却不问那些敏感的事,都是一些八卦家常,这让天闲倍感压力……

    “这次遇到代会长还都是我的功劳呢!”卡丽娜熟练的为天闲处理好伤口,打好绷带,喜滋滋的说道,“我们的帐篷被我卖给那些难民了,所以才来找这个地图上标注的行商落脚点。”

    “还说,害得所有人大半夜跑了这么远的路。”大胡子领队翻了翻眼睛。

    卡丽娜根本不理他,满眼兴奋的向天闲问道:“代会长真的教导过二小姐剑术吗?前段时间结束的家族比斗中,二小姐神勇无比的打败了所有的对手,据说那时候代会长就在老爷的古堡里,这件事是真的吗?”

    天闲已经有点无力招架这个卡丽娜刨根问底的热情,她问着现在这件事,目光显然已经在雪的脸上打转,天闲几乎可以肯定,她接下来就要问二小姐和雪关系了……

    “我有点累了……你们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我先去休息了。”

    卡丽娜虽然正问到兴头上,但毫不缠人,当即一笑,“那我去那些干草来,我们的车上还有一些。”

    给天闲三人准备了厚厚的干草,让出了有屋顶的那个墙角,卡丽娜十分稳妥的安排着三人的休息。

    天闲倒是开始有点喜欢这个叽叽喳喳,但做事干净利落的女队医了,倒了声谢,天闲实在有些顶不住,靠在墙角昏昏睡去。

    但没过多久,天闲就醒了。

    有点茫然的看了看眼前,商队的人也休息了,他们其实也比较疲惫,都各自拿了干草,随便找了个遮风挡雨的地方睡下了。

    天闲觉得,今天似乎少了点什么……

    斜过眼神看去,天闲见雪就睡在自己边上,但雪今天没有再靠到天闲身边去,而是和天闲保持着一点点距离。

    独自缩在那里,把自己埋在干草中,长发俺着面孔,也不知是睡着了没有……

    还在生气啊……

    “嗯……”

    忽然,雪发出了轻轻的呓语声,天闲仔细看去,她缩在那里,身体不大自然的扭动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

    “等……不要……不要走……”

    雪的声音好像紧紧抓着心脏,吃力而又艰涩,随着呓语声,她的身子越缩越紧,隐隐呓语声里多了痛苦之色。

    天闲一叹,又在做噩梦了,真不知道她到底经历过什么,真的要自己陪着才不会做噩梦吗……

    想了想,之后,天闲又想了想……

    又是无奈的叹气,天闲轻轻转身,伸手将雪抱住。

    雪的身子很轻,轻到不可思议,天闲毫不费力的将她抱起,放到了自己怀里,用卡丽娜给毛毯盖在她身上,拨开她面颊上的乱发,看看雪渐渐安静下来的面孔,天闲松了口气。

    忽然,雪的手微微一紧,抓住了天闲的衣襟。

    天闲微怔了一下,这才发现,雪的睫毛在颤抖,她似乎醒了……

    这让天闲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索性又把毯子拉了拉,把雪额前乱发理干净,“睡吧,明天还要赶路。”

    雪的手抓的更紧了,面孔埋在天闲胸前,隐隐传来了抽泣的声音,之后传来了细小的声音,“对不起,我不该生气……”

    一句话让天闲瞬间为难起来。

    看着半空血月,用力抓了抓头,“这个……其实是我不对,我不是要怪你,只是……那个狮子扑过去的时候,我吓坏了……我要是没拦住他,他要是扑了过去,我……我也不知道我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只是想……”

    雪似乎身体轻轻颤了一下,之后抬起头来,有点疑惑,又有点意外的看着天闲,“真的?”

    雪的目光让天闲更觉得有点窘迫,目光斜在月亮上,说道:“我……当然没必要说谎,当然!我不是在认错,这件事也有你的不对,呃……但我也不是要怪你,只是……”

    天闲忽然发现,自己似乎说的话有点混乱。

    “你……你看着我干嘛?”天闲忽然发现雪撑起身体,用那双明亮的眼睛平视着自己,脸上带着一丝淡淡激动的红晕。

    “黑……你的眼睛真好看。”雪轻轻说道。

    这一句顿时把天闲逗笑了,“笨蛋!你是在说你自己的眼睛好看吗?我们的眼睛是一样的啊。”

    雪轻轻点头,“嗯,所以,不要吵了好吗?”

    “这个嘛……好吧!我就大度一点,原谅你了!”天闲老气横秋的说道。

    雪望着凝眉皱脸的男孩,如冰花绽放似的笑了,“嗯,谢谢……”

    “那……快睡吧!累了一天了,我们……呃?”天闲也开心的笑了,正打算睡觉,忽的一愣。

    雪轻轻上前,蜻蜓点水般在天闲脸上亲了一下,“睡吧……”

    在天闲还在发愣的时候,雪已经重新缩回身子,躲到天闲怀里埋住了面孔。

    摸摸脸上被亲的地方,天闲一时没缓过神儿来,两辈子加在一起二十几年,还没有被女孩子亲过,这个感觉……好奇怪啊!

    看看怀里的雪,她已经把面孔埋在她的长发和毯子下面去了。

    天闲忽然有一种被偷吃,然后找不到人负责的感觉……

    小丫头片子,居然敢占我的便宜!天闲一瞬间明白过来,左右看看已经不再理会自己的雪,忽然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念头来。

    “雪,我想……再要两根头发!”

    雪果然没反应!

    天闲嘿嘿的笑了,“就要两根而已,绝对不会多拿的。”

    然后,天闲小心翼翼的剪了雪十根发丝下来,再小心翼翼的缠好,暗金色的发丝缠成细细的一股,在血月的光辉下显得尤为明亮,天闲把它们收好,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睡了。

    不过,天闲觉得自己还是亏了……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