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四十章 保命符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地面的积水全部变成坚冰,咔咔的冰块巨响中猛然伸出,一把掐住了白狮的脖子。

    白狮正暴怒无比,天闲窜来窜去无法抓到,这让他有一种浑身力量无处发泄的感觉,拼命横冲直撞,却不想自认为无所畏惧的时候居然受到了袭击。

    雪站在树林外,面无表情的望着白狮,五指缓缓收紧。

    “咔咔咔……”

    那双寒冰巨手发出巨大的爆响声,冰晶挤压爆裂,手指跟着雪的动作紧缩起来。

    白狮双目通红,被勒的透不过气来,四肢凶猛的攻击寒冰巨手,打的冰块飞溅,可这两只坚冰凝结的巨手虽然被打的出现了裂纹,但可比那些大树坚固的多,一时间竟然无法击碎。

    阿里昂站在雪的身边,已经被雪散发出来的寒气动的牙齿打颤,他不由的后退了两步,惊愕的望着这个年纪幼小的女孩,一路上她基本上都没怎么说话,就算被追杀时也没什么动作,现在却忽然间仿佛变了一副模样,那好像凝结着冰雪的面孔上,隐隐笼罩着一层杀气。

    天闲这时可没闲着,避开了刚才的攻击,白狮才一被雪牵制,天闲凌空一脚踹在树干上,人倒飞而回,抽出了腰间的短剑,直接向白狮刺去。

    白狮被寒冰巨手扼的浑身血脉一条条的鼓了起来,正疯狂的攻击那双巨手,一见天闲袭来,直接一爪挥出。

    这一爪正中天闲的身体,不过显然那双寒冰巨手掐着他的脖子,这让他力量弱了很多,一掌打在天闲身上,天闲不仅没被打飞,反倒硬抗了一击,双手一抱,抓住了它巨大的爪子。

    白狮狂怒,爪子猛力向寒冰巨手拍去,要把天闲直接拍成肉饼,天闲却先一步急速跳开,半空中银晶丝一甩,缠住一棵粗壮的巨木,人瞬间又钻进了乱木之中。

    随即,乱木中传来了天闲腔调古怪,犹如念咒似的声音。

    白狮现在哪管天闲是说是唱,疯狂咆哮的攻击着那双寒冰巨手,大片大片的冰块被打掉,手上的裂纹也迅速扩大。

    “咔吧!!”

    终于,雪的力量终究还是不够强大,那双寒冰巨手被白狮无数次的攻击,最后生生打得粉碎。

    白狮和大块大块的冰晶一起重重砸在地面上,然而他现在早不理会那些砸在身上的沉重冰块,疯狂的嚎叫一声,直窜跳起!

    这一次他没有去追天闲,而是直奔树林外的雪。

    阿里昂顿时吓的面无人色,伸手就去拽雪的手臂,“快跑!!”

    雪的手臂上寒气凝结,瞬间凝出一根冰刺,阿里昂一把抓到了上面,顿时痛叫的缩回了手,这不由让他又惊又怒,生死关头,她居然不让自己砰她的手!

    雪站在原地,好像冻在了地面上一样一动不动,一黑一金的眸子望着凌空扑来的白狮,其中全是寒意。

    白狮几乎失去了理智,再次催动圣痕,立刻就想要扑上去将这些该死的人类撕碎!

    然而,这在这一瞬间,已经跳上半空的白狮忽然愣住。

    他前臂上的圣痕居然毫无反应,而且不仅没有亮起光芒,反而完全黯淡了下去。

    目光正好落到前臂上,白狮难以置信的望着那黯淡的圣痕,自从继承这圣痕以来,这枚圣痕就是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甚至比生命还要重要,自己能活到今天,全是这枚圣痕的功劳,无数次出生入死,从来没有出现过今天这样的情况。

    白狮来不及思考这到底是为什么,天闲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内。

    白狮双目一缩!这个小鬼也有凤系圣痕?

    天闲手臂上青色的圣痕光芒闪耀,浑身裹着劲风,后发先至,从背后追上了凌空扑起的白狮。

    银晶丝一扯,直射而出。

    圣痕忽然没了作用,白狮的速度陡然降低了不少,身在半空更无法躲避天闲的攻击,但是,他心中压根也没想去躲天闲手里细细的丝线。

    一根细细的丝线和一个人类孩子能拿我怎么样?

    凭借白狮的力量,就算天闲绑住了他,那也只有被白狮拽飞的份,根本无法限制它的行动。

    “砰!!!”

    空气里一声爆响,天闲的身体猛的化作一团白光,凌空飞起!

    白狮再次吃惊,这小子居然还会移位!小小年纪,居然有两枚圣痕!

    天闲射出银晶丝,人早已经移位飞到了白狮另一侧,接住银晶丝再次一甩,银晶丝瞬间在白狮脖子上缠了圈。

    “砰!!”

    天闲再次移位,一道白光急速闪烁,在白狮另一边再次接住银晶丝,又是狠狠一甩。

    “砰!”

    “砰!”

    “砰……”

    一个瞬间的功夫,半空传来连串爆响,天闲如同分身般疯狂移位到不同的地方,银晶丝随着天闲在半空飞龙般狂舞……

    白狮震惊无比,眼前的人类孩子眨眼功夫变换了无数个方向,而自己身上急速紧绷起来,那些丝线已经紧紧缠住了自己。

    “砰!!”

    最后一次移位,一道白光跳上了一截高高的断木,天闲现出身形来。

    而那白狮,已经被五花大绑,吊在了这根高高翘起的断木下方!

    一刹那间形势扭转!胜负已分!

    天闲浑身大汗淋漓,刚才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却几乎榨干了天闲所有的力气。

    连续的移位,这种事天闲自己都不知道可不可行!而且还是在这样地形复杂的地方,一个差错就有可能撞在尖锐的木头上送命。

    喘着粗气,双腿打着颤,天闲笑了……

    刚才的行动稍差一点就会失败,白狮被寒冰巨手抓住时,自己去进攻,实际上是冒险夺取了白狮的风系圣痕,之后使用了随身的唯一一枚移位圣痕,两枚圣痕同时催动,疯狂的告速移动,这才抓住了身在半空,没办法躲避的白色巨狮。

    白狮被捆住,怒吼着发疯的挣扎,但是这次和刚才不同,他的四肢和身体都被捆住,根本用不上力气,被吊在树干下,挣扎起来就好像一条扭来扭去的毛毛虫。

    看着白狮,天闲终于吐了口气,双手合十,轻轻念叨了几句。

    天闲在感谢方良,当初要不是他在寂静森林里送了自己一枚移位圣痕,今天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白狮疯狂挣扎,但是却惊愕的发现这细细的丝线却坚韧的超乎想象,而且似乎还有弹性,根本无法挣断,再这么下去,只能任人宰割。

    忽然间,白狮发出了一声奇异的低啸声,庞大的身躯急速扭动起来,骨骼开始噼啪作响,肌肉也随之扭曲。

    天闲冷笑一下,想解除兽化溜走?就等你这个呢!

    如今的银晶丝和先前的银晶丝可完全是两码事,先前那根是用火雾山靑潭的青鱼筋结成的,只经过一次不经意的,不算淬炼的淬炼,而现在这根,是用雪的发丝制成了,而且经过了邪眼火焰的精心淬炼,可以说这已经是一件宝贝!

    最主要的,这根银晶丝其实很短,当初只用了雪几根发丝而已,但是现在却把这庞大的白狮整个捆住,这可不知道伸长了多少倍……

    白狮身形急速萎缩,恢复成了一个狮人的模样。

    天闲什么都没做,只是站在树干上看着,银晶丝早已经自动收缩,瞬间又把狮人捆了个结实,而且收缩了的银晶丝变得更加坚韧了……

    “有机会,还得再要几根雪的发丝才行,这是宝贝啊!”天闲看着被紧紧捆住,吊在那里对自己怒目而视的狮人,由衷的松了口气……

    “黑!!”

    树林外的雪向天闲挥着手,面上已经一片兴奋,早不见了刚才的寒冷。

    天闲顿时一皱眉,跳下了树干,飞速来到了雪的身前。

    “黑,你受伤了……”雪看着天闲身上横七竖八的伤口,不由咬住了嘴唇,这是刚才和那个狮人战斗时留下的,有些伤口还在流血。

    “让我看看……”雪轻轻去拉天闲。

    天闲手臂一摆,避开了雪的手。

    雪顿时一愣,“黑?”

    “你来这里做什么?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天闲怒意满面。

    雪怔怔望着发怒的天闲,一时有点不知所措,这个男孩从来没对自己发怒过,甚至连皱一下眉没有过……

    “你不在原地好好躲着,偏要跑到这里来!要不是我侥幸制服了那个狮人,现在你已经被撕成碎片了!!”

    面对天闲的怒火,雪垂下了目光,眉毛微不可见的弯了一下,“你没有叫我在原地躲着……”

    “我……”天闲一下语塞,当时情况危急,哪有时间嘱咐什么,而且提前告诉雪的话,她也绝对不会让自己离开。

    “那……那你也该权衡利弊,这样冒险的事!有一百条命也不够死的!”

    雪终于皱眉了。

    转过身去,雪把后背留给了天闲,“明明自己先跑出去,现在却来怪我……”

    天闲讶然。

    雪居然……生气了?

    印象里她大多时候只是面无表情,偶尔会浅浅的笑,或者露出疑惑的眼神,生气这种十分复杂,而且十分主观的情绪,还从来没在她身上见到过……

    “你……你给我转过来!我还没说完呢!”天闲瞪起了眼睛。

    雪毫不客气的轻轻哼了一声。

    “你……”天闲大为懊恼,可一时却又没什么办法,脸一下憋红了起来。

    阿里昂这个时候总算从震惊中缓过了神儿来,刚才天闲在半空一阵疯狂的闪烁把看的目瞪口呆。

    “这个……算了算了,不要吵了!多亏雪姑娘救了我们呢……”阿里昂赶紧来劝架,却立刻被天闲狠狠瞪了一眼。

    阿里昂嘿嘿的笑了笑,“不过说起来,你们倒是配合的很默契,雪姑娘这边一动手,你那边就也立刻行动了,那狮子扑过来的时候我真是吓的要死,雪姑娘却眼皮儿没眨一下,看来很相信天兄弟你能收拾那个狮人,哎……我说我们不要吵了吧!”

    阿里昂无奈的摊摊手,“现在还是正事要紧,想想怎么离开这里吧,那些狮人说不定很快就会回来。”

    天闲见雪不理自己,也没什么办法,皱着一张包子脸儿转身离去,在已经全毁的树林边找了一片树叶,吹响了呼唤火云睛的叶笛。

    解决了这个狮人,麻烦也就结束了,只要暂时安全下来,等火云睛到了这里,自然就可以安全的离开了。

    天闲是这么打算的。

    不过,几分钟过去,天空上白云悠悠,却没有火云睛的影子……

    见鬼了!这个贪吃的家伙跑到哪里去了?难道是跑的太远,听不到叶笛声了?天闲又吹了一会儿,天空依旧毫无动静。

    阿里昂十分疑惑的看着天闲,这样危急的时刻,这个男孩居然在那悠闲的吹叶笛?

    “天兄弟,你是不是处理一下伤口,我也学过一些医术,然后……我们是不是该走了……”阿里昂小声的问,刚才见到天闲和那狮人一番生死搏斗,现在阿里昂可是不把天闲当小孩子看了。

    “再等等!”天闲皱着眉,火云睛不出现的话,那么情况可就再次陷入糟糕的境地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那些狮人要是大群的杀回来搜寻的话,那么可就真的没办法抵挡他们了。

    “在吃东西。”雪忽然在旁边冒出一句话来。

    天闲斜过目光去,“什么吃东西?”

    “灰……在吃东西。”

    “你怎么知道?”天闲讶然问道。

    “我就是知道。”雪显然还在生气。

    “那……它什么时候过来?”天闲又问。

    “不知道,气息太远了……它似乎听不到笛声。”

    天闲听了雪的回答心中微微一凉。

    果然是距离太远的缘故!楠香大公倒是好意,让人护送自己离开了楠香国都很远的距离,可这次离开之前为了尽可能的隐匿行迹,没有在楠香国的士兵面前用叶笛声通知远处小灰,它应该还在楠香国都附近溜达。

    本来还想如果距离太远就悄悄向回走一段路,但现在这个地方每多逗留一会儿都是危险的,而且刚才追过去的只有狮人,其他的异族一定还在楠香国都的方向上,向回走说不定会直接撞上他们……

    思索一阵,天闲丢下树叶,爬上树将缠在树干上的银晶丝解开。

    “扑通!!”

    那狮人重重砸在了地上。

    “杀了他!”阿里昂看着那个狮人,满脸全是愤怒,“我们楠香国对异族向来优待,没想到他们居然做出这样的事!”

    “杀了他?你来?”天闲看了看阿里昂,这位王子殿下嘴巴里说着狠话,但是人却直往后缩,显然是十分害怕这个狮人。

    “你……那个,天兄弟代劳就好!”阿里昂赶忙说道。

    天闲摇摇头,走到狮人身边,低头看起了他手臂上的圣痕,那圣痕是云团模样,虽然光芒黯淡,但依旧栩栩如生,似乎有云朵在狮人的手臂上慢慢飘来荡去。

    这应该是欲品圣痕,而且已经到了炼形阶段,天闲不由多看了一眼这个白色狮人,异族鲜有继承圣痕的人,兽人智慧不高,更是艰难,一个狮人能把攻击型欲品圣痕修炼到炼形阶段,这在兽人中可算是极为厉害的了。

    今天能制服这个狮人,真可以说幸运的成分占了很大一部分。

    那狮人怒目瞪着天闲,从被捆住,知道无法挣脱后他就一言不发,但是猛的一眼看到天闲手上的青色生很时,却不由得惊叫起来。

    “我的圣痕!?你……你怎么会有我的圣痕!?”

    天闲晃晃了手上正在急速黯淡下去的圣痕,笑着说道:“你不必知道这个,现在我来问你问题,不想吃苦头就老实回答!你们为什么要袭击我们!你说的那个预言中能开启宝藏的人又是怎么回事?”

    那狮人满脸震惊,但对于天闲的问话,却只是怒哼一声,一个字也不吭,

    天闲知道没时间浪费,从怀里直接拿出了三根黑色木针,从寂静森林中带出来的木针,只剩下这三根了。

    那狮人一见这木针,顿时眼神一缩,这东西的厉害他可是不仅亲眼看到,而且也亲身体会过了。

    “天兄弟,兽人虽然不聪明,但他们嘴巴很严,就算拷打至死也不会说什么的。”阿里昂在一旁说道。

    “我可没有时间拷打他!”天闲黑着脸,在狮人的手臂上摸索了一阵,直接一针扎了下去。

    狮人身子一抖,眼睛顿时瞪大起来,那神色说不上痛苦,但却有些怪异。

    天闲一面仔细观察这狮人的反应,一边飞快的在他身上下针,起针……

    片刻之后,天闲松了口气,“筋脉和人类几乎是一样的,这就好说了……”

    飞快的在狮人身上三个地方下了这三根针,天闲直接解开了他腿部的银晶丝。

    这让阿里昂吓的面色发白,“天兄弟,我……我还不想死!”

    这个家伙就不能根据情况说点严肃的话吗?天闲有点无语,“我也不想死,但如果想活下去的话,现在这个家伙就是我们的保命符了!”

    踢了踢这个狮人的肩膀,天闲冷声说道:“起来吧,我们走!你最好祈祷我们别遇见你的那些同伴!”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