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三十八章 追杀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楠香王宫。

    楠香大公没有理会桌上等待他批阅的成堆卷宗,而是坐在窗边,看着窗外怔怔出神。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门外飞快跑进一个黑色袍子,长的斯斯文文,但面色极为慌张的中年人来。

    “大公!”

    这人一进门就一下跪倒,鼻涕眼泪全流了下来,“大公恕罪!”

    大公也没看他,淡淡问道:“怎么了?阿里又惹你生气了?他还小,你作为老师,稍加忍让吧,等他成年了……”

    “不……不是!”那人紧张的居然打断了大公的话,“王子,王子他跑了!”

    “哦……这不是常有的事,过几天就回来了!”

    那人哭丧着脸,“王子他把琴也带走了!”

    大公眼神一闪,顿时回过了头来,“什么?他把琴也带走了?”

    “是……”那人低下头,“属下已经派人在城里打听过了,谁也没见到王子的影子,这次恐怕,恐怕……”

    大公慢慢吐了口气,“到底……还是离开了啊,这楠香国,真的没留住他,他带走了母亲的遗物,看来……短时间不会回来了。”

    那人小心翼翼的抬头,说道:“大公,那两个孩子刚走,王子就……这是不是有可能……”

    大公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不是可能,而是一定!哎……终究是我儿子,他一定是那个小子一起离开了,今天送人的马车,本来是阿里的吧?”

    “是,王子说和那两个孩子很合得来,就用自己的马车送人,算是自己也去送了。”

    大公眼中露出了几分无奈,“算了,由他去吧……等他懂事了,自然会回来的,现在这里已经不适合他了。”

    “呃……”那人迟疑起来,“是不是……派人追一下,起码暗中保护王子,要不然……”

    “不必了……”大公叹息,“不经历这世界真正的残酷,他永远也不会明白,什么是国家,什么……是一国之主!”

    此时此刻,大公心中还不懂事的阿里昂王子却是在经历彻彻底底的残酷……

    天闲抱紧雪,一手抓紧缰绳急速飞奔,这两匹楠香良驹没了马车拖累,跑的疾风般飞快,好几次险些没把天闲甩下马背去。

    天闲也不管方向,只管狂奔,一口气跑出了几十里路,渐渐背后追杀的声音似乎小了下来,天闲回头看去,视野里已经没了敌人的影子。

    这两匹马当真无愧楠香良驹,居然能把狮人甩掉!

    不过天闲还没等庆幸,就顿时吓了一大跳,身后的另一匹马上,哪还有阿里昂的影子!

    刚才跑的急切,阿里昂什么时候被甩下马背的天闲甚至都不知道,那些异族各个凶神恶煞,而且刚才显然是要直接杀掉阿里昂,一想到阿里昂现在可能已经落到那些异族手上,天闲顿时头上冒出了冷汗。

    真要是这样,可是自己的过失!居然连他什么时候不见的都不知道。

    天闲猛一拽缰绳,奔跑如飞的马匹顿时嘶鸣着人立而起,而就在这时,天闲忽然间看见了以为掉了队的阿里昂。

    这家伙居然抓着马尾巴在后面飘着!

    天闲赶紧一把抓住他的后心,将他直接提了起来,这才免得他一头撞在停下的马屁股上。

    阿里昂被天闲提在手中,脸上已经没有血色,头发衣衫凌乱无比,一只手臂还在不停的流着血,看起来似乎已经快晕倒了。

    多亏了这楠香良驹奔跑如风,要是稍慢一点,他就算不拖到地上,也会被翻起的马蹄踹飞,真要掉了队,他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阿里昂手臂上的伤口不浅,这一路飞奔流了很多血,看来已经撑不住了,天闲赶紧跳下马,撕下自己的衣襟给他裹伤口。

    阿里昂躺在冰冷的黄土路上,脸色就和死人一样。

    “你们……走吧!”

    阿里昂喘息着,“我……我的脚断了,走不了了!”

    天闲这才发现,他的脚歪向一边,看来已经折断了,想必是当时脚卡在马车中,马车比劈碎的时候挤压撞击,折断了他的脚。

    “我是医生,你就算四肢都断了,我也能救你!”天闲飞快的给他匆匆裹了伤口,心中焦急万分。

    虽然暂时甩掉了敌人,但这里荒郊野外,根本没有躲藏的地方,这两匹马虽然速度奇快无比,但毕竟是优渥条件下驯养的马匹,耐力不济,跑了这么一会儿,速度已经明显下降了,而那些狮人恐怕就算不吃不喝跑上一天也不会有大碍。

    敌人很快就会追上来,阿里昂沿路留下了血迹,这是最好的追踪线索。

    见天闲没有离开,而是给自己裹了伤口,立刻又到旁边的矮林中折了的木条回来给自己固定脚踝,阿里昂撑起身体,“不用管我,我是王子,他们不会轻易把我怎么样的!”

    “我刚才不救你,你这个王子已经是死人了!”天闲迅速摸索阿里昂的断脚,之后用力一扭他的骨头,阿里昂顿时惨嚎一声,头上立刻冒出了冷汗。

    看着天闲迅速用衣服的布条固定了自己脚上的木条,阿里昂神色微微有些复杂,“那……那些人不是我们派来的!”

    “我知道!”天闲手上飞快忙碌,“要对付我,你们不需要这么麻烦,现在不要废话,告诉我最近的城市怎么走!我们需要求援!”

    阿里昂看看四周,摇头说道:“我们跑到西部旷野了,这里人口稀少,附近可能没有城市!”

    天闲用力一系布条,“那就快跑!直到找到可以求援的地方为止!”

    阿里昂看了看身边的两匹楠香良驹,这两匹马浑身大汗淋漓,看起来已经没有太多的力气了。

    “你……你要是相信我,不要逃,我有办法暂时避开他们!”

    天闲一愣,“你有办法!?”

    “绝对可行!只是之后我们要自己离开这里!”

    “好!”

    天闲心中早有打算,现在只需要暂时避开敌人,让敌人远离自己,到时候花费一些时间呼唤小灰就可以了,虽然现在已经远离了城市,但火云睛的听力极其敏锐,特殊的叶笛声就算几十公里外它也能辨别的清清楚楚,这也是天闲放任火云睛随便去什么地方溜达的原因。

    但,必须暂时避开敌人才行,否则叶笛一响,火云睛还没来,那些狮人倒是已经先杀到了。

    天闲打开了阿里昂手臂上的布条,取了些血,浸透了一片厚实的棉布,然后将棉布绑在了马尾巴上,这样马匹奔跑起来,起码在一段路上还会留下血迹。

    这是阿里昂自己要求的,这位王子这个时候却显得十分硬气,生生又撕裂了一些伤口,弄出了更多的血来,这让天闲都有些撼然,这位王子显然不是娇生惯养的公子哥,骨子里有一股狠劲儿!

    在两匹马屁股上狠狠一拍,这两匹马嘶鸣着又跑了出去,天闲一手拉着雪,一手扶着阿里昂,三人走下大路,藏进了路边不远处的稀疏草丛里。

    这草丛很矮,只到腿弯而已,就算现在最矮小的雪都藏不住,而且草叶稀疏,就算能藏住身体,也会被一眼看到。

    阿里昂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气,立刻闭目凝神,双手交握在身前,额头上冷汗下青色的血脉隐隐现出,似乎在努力着什么。

    几秒钟后,一点光芒从阿里昂的手背上亮了起来。

    天闲仔细看去,那却是一枚圣痕,好像一颗璀璨的流星,头大尾小,闪烁着尤为耀眼的光芒。

    下一刻,从那枚圣痕开始,阿里的手边的透明起来,接下来是手臂,身体……

    天闲有些吃惊,等阿里昂的身体完全透明后,自己和雪的身体也开始变得透明起来,就算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也只能看到人模糊的轮廓而已。

    “这是我的流星圣痕……”阿里昂睁开了眼睛,受了重伤之后催动圣痕,这似乎让他倍感吃力,“可以隐匿行迹,包括声音气味……嘿嘿,不大符合一个王子的身份对不对?这是我在成为王子之前得到的圣痕,已经很少用了……”

    天闲立刻明白过来,他之所以躲在马车的夹层里没有被发现,原来是有这样的圣痕!而且看那枚圣痕栩栩如生,闪烁着水晶似的光芒,真就仿佛一颗要流逝的流星一样,显然这枚圣痕已经修炼到了炼形阶段,以阿里昂的年纪来看,他在这圣痕上可是下过苦功的。

    “但你们别乱动,也不要出声,我受了伤,这圣痕可能效果差一些!”阿里昂小声警告。

    天闲三人躲到路边没到两分钟,大路上已经一片烟尘翻腾,那个狮人头领在前,其他狮人在后,一马当先的赶了上来。

    狮人头领身边只有十来个族人,其余的现在都已经受伤倒地,这让他满心狂怒,这次行动风险巨大无比,为了确保成功还邀请了其他的异族,没想到居然就被对方在眼皮子底下逃走了!

    而且还伤了好多族人!

    四肢着地,这狮人头领带着族人发足狂奔,满眼全是原始的狂野和愤怒,现在他几乎已经忘了那个精灵的话,他现在只想把逃走的三个孩子全部抓回来,然后撕个粉碎!

    猛的,这狮人头领忽然直立起来,半空一个翻身,沉重的身体砸在路面上,停了下来,他身后的狮人也纷纷立起,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狮人头领后的一个狮人奇怪的问。

    “唔……”那头领望着地面,摇摇头,吊起的双眼中凶光闪烁,“你们追,我很快就赶上来!”

    其余的狮人略感奇怪,但既然是头领的命令,当下也不做怀疑,咆哮着向前追去,大路上很快就只剩下这个白色绒毛的奇异狮人。

    天闲三人顿时紧张起来,那狮人头领没有走,而是转头向三人藏身的方向看了过来……

    ---

    这几天精神倍儿棒,真有复活的感觉,可能是天气稍微凉快了吧,成功从夏天的烈火中存活下来了……成就加1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