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三十六章 伏击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大公这次可还满意?”天闲眼含笑意,但却也多了几分警惕之色。

    虽然这次明显是善意的试探,否则在进入幻境中时,早已经人头落地,但这样的试探依旧让天闲感到有些懊恼。

    楠香大公呵呵一笑,“这一次是我失礼了,还请不要见怪,这也是任何人都会去做的事,今后……你们还会经历很多。”

    天闲微微蹙眉,这话……说的可不像是在推卸责任。

    大公站了起来,“你们的消息早通过灵鸢传到了大陆各地,凡是有势力的组织基本都会得到这个消息,你如果一直走下去的话,今后还会遇到很多这样的事。”

    有些疲惫的揉揉额角,大公笑道:“今天就到这里吧,既然来到楠香国,不妨好好休息,在这里不必担心血盟和圣灵殿回来找麻烦,有事的话,我们天亮再说好了。”

    “哦对了!”大公又想起了什么,“我以大公的身份保证,你们不会再受到任何骚扰了,可以安心的休息。”

    大公似乎的确很累了,说完就一脸倦意的转身离开。

    “哎呀!小家伙!你这么厉害!”和自己的父亲相比,阿里昂却是精神百倍,“食梦幻境可是我们楠香国的一绝,没想到你这么轻松就破开了!这些和邪眼有关吗?还是说和其他奇怪的经历有关?应该是有关的吧?要不然你年龄这么小,怎么做的到?对吧?对吧对吧?”

    看着一脸狂热般的阿里昂,天闲有点无奈,这家伙完全是一副发现了新奇的事情而要刨根问底的态度。

    “阿里!带客人去休息,不要再打扰人家!”大公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对吧!对吧?”阿里昂依旧满眼的热切……

    天闲叹气,这家伙这个德行真的能当王子吗?

    好在很快阿里昂安排了天闲和雪去休息,就是发现雪靠在天闲身上,半睡半醒却不肯离开的时候表情有点古怪。

    雪睡着的时候,一定要天闲在身边才行,从虚灵之境归来后,她都是如此,这个不大的男孩能让她心安,能赶走几乎永恒折磨她的梦魇。

    困倦的雪连掩饰一下的心情都没有,虽然阿里昂安排了两间房,但她还是半靠在天闲身上,一起进了房间。

    阿里昂站在房门外一脸惊讶,最后万分佩服的比了比大拇指:“果然与众不同!”

    雪睡的很踏实,天闲这天却又失眠了。

    天闲没想到离开丹特之后,情况急转直下,变的完全不同起来,圣灵殿和血盟的势力在楠香国的影响居然这样微弱,甚至楠香大公毫不顾忌的对自己说出那些话来。

    如果现在高阶圣痕的制作手段已经流传到了其他国家,那么圣灵殿的地位的确会受到威胁,这个独立于所有国家之外的组织之所以屹立大陆千年不倒,依靠的就是高阶圣痕的制作手段,如果失去了这张王牌,那么……

    天闲很清楚楠香大公的意思,人类一直在追逐更强大的圣痕,甚至想要超越诸神,圣灵殿是人类的领头势力,但同时也是枷锁,他们吸收所有的炼痕师,并且不对外传授转化制作圣痕的方法,如今这样的事态,只能说人类各大帝国已经不甘于屈服在圣灵殿的掌握之中了。

    不过天闲心中并不轻松,或许来自圣灵殿和血盟的威胁小了很多,但同时意味着其他的势力会明目张胆的开始打自己的注意,楠香大公十分温和,但其他势力就未必向他这样了。

    要去雷霆古城,就要进入龙渊帝国,这个人类大陆极其强盛的国家还不知道对自己的态度如何。

    “黑……”

    天闲心中想着事睡不着,雪却睡的很安稳,时不时还会呓语,前段时间被冰霜巨人夺走了祝福她的极北之地气息,她已经不能凭此找到回家的路,但天闲很快发现,就像找不到她父亲一样,雪似乎对此也并不是特别在意,只是偶尔才在眼中露出伤感之意。

    “雪……”

    天闲忽然想和雪说说话,一直以来,两人其实很默契,大多数的时候都不怎么言语,今天想着好多势力牵扯在争夺邪眼的漩涡中,天闲忽然感觉有点疲惫,当初离开火雾山的时候,只是向往新的生活,想得到一枚圣痕,这个愿望现在看来如此渺小,可是……却变得更加遥不可及。

    雪还在沉睡,但却往天闲身边靠了靠,一头暗金色的发丝散在天闲身上,闪着血月奇异的光。

    天闲轻笑,或许……其实不需要说什么吧。

    天一亮,楠香大公就派人来请天闲了,而且来的也不是别人,正是阿里昂。

    这个家伙一脸“你真厉害!”夸张猥琐表情,看着雪和天闲一起走出房门,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有些怪异。

    “黑?”雪却不知道这个家伙为什么表情这么奇怪。

    天闲不去理阿里昂,对这个有点脱线的家伙还是不要解释的好,否则立刻就要一大波絮絮碎碎的话把你淹没。

    “真抱歉这么早就吵醒你们,但天亮就要起床。”在王宫餐厅中,楠香大公显得精神奕奕,“残血之月白昼很短,要珍惜光明,人类毕竟要活在光明之下。”

    各自落座之后,愉快的早餐时间里,大公并不提及昨天有意招揽的事,只是说一些轻松的话题,偶尔说起一些奇人异事,餐厅里的气氛十分轻松融洽。

    不过天闲没有久留的意思,如果楠香大公只是想挽留的话,那么就没有多说其他话的余地了。

    吃下最后一块早点,天闲说道:“我们从寂静森林中离开,一路经历了很多风险,能得到大公的厚待十分感激,但我们还有必须要去的地方,今天就打算告辞了。”

    大公没想到天闲这就要走,微微怔了一下,随后笑道:“这样着急吗?如今你们的消息已经传到了所有想要得到这些消息的人耳中,早走晚走区别不大,这么多天风餐露宿,你或许也该为你的同伴着想一下。”

    “黑,我们离开……”雪就静静的坐在天闲身边,从来到王宫就没有主动在别人面前说过话,现在却毫不犹豫的开口了。

    这话让大公微微错愕,没想到这个不言语的女孩子居然会针对自己。

    见天闲望着自己,眼神中完全没有再留下的意思,大公不由说道:“我不得不说,上古魔宝现世,这件事在人类大陆引起了不小的震动,甚至于我们得到消息,东部王国都因为这件事而出现了一些波动,你们正在陷入一个巨大的漩涡,单凭你们两个孩子,很难在这漩涡中保护自己,你们现在需要一份依靠。”

    “这话……有人对我们说过。”天闲摇摇头,“不过大公应该认得我的同伴吧?”

    大公面色微凝,“极北苦寒之地的天眼族,这个我自然得到了消息……”

    “那么,大公能否要我的同伴留在这里呢?”天闲双目直视大公的眼睛。

    楠香大公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和天闲对视半响,沉声说道:“你刚才说,有人曾经说过和我类似的话,我想不是圣灵殿就是血盟!你没有答应,是因为这个女孩子吗?”

    “有一部分原因是的。”

    大公的眉皱的更深了。

    思量半晌,才说道:“或许,我该告诉你实情。”

    “实情?”天闲一愣,“什么实情?”

    “无论任何势力,包括我们楠香国,想要容纳一个天眼族,这其实并不困难,如果你愿意以邪眼的力量效力,那么这更是不值一提的条件。”

    天闲心生疑惑,在黑德尔家时,圣灵殿的罗德曼可是极度为难,最后也没能对这件事表态。

    大公继续说道:“遗憾的是,她似乎一直都和你在一起,这才是最无法被接受的地方。”

    “什么意思?”天闲蹙了蹙眉。

    “无论是谁,想要招揽你的目的很简单,无非是为了邪眼的强大力量,这件由远古邪灵化成的魔宝曾经烧毁大海,这足以让任何人动心,但这也是最无法容忍的地方,因为只要有她在,你永远藏不住秘密!”

    “藏不住秘密……”天闲喃喃自语,面色依旧有些不解。

    “邪眼的力量必然被用在极其特别的地方,你将接触到很多极为机密的事,但这个异族女孩本来就和人类不是同族,而且她的存在意味着你将泄露所有的秘密,没有人会愿意这样。

    天闲一听,心中怒气,当即说道:“雪又不会宣扬什么秘密,她也没有窥探什么秘密!”

    “没人能够保证。”

    “我能!!”天闲一下站了起来。

    大公微微摇头,“这个理由不会被接受的……”

    天闲面色微微有点发寒,“堂堂人类大国,难道容不下一个无家可归的异族女孩!?”

    大公也有点无奈,“这很矛盾,单单是你或者她的话,都没有问题,但你们在一起却无法得到别人的信任,况且你也不会让人对她加以限制,比如以特别的契约限制她的行动。”

    天闲沉默了下来。

    按照楠香大公的说法,这是个死结。

    “黑……”雪微微垂下了目光。

    天闲抓住了她的手,声音柔和下来,“我们走吧,等了结我的事,就回你的家乡去看看。”

    雪抬起头,宁静如霜的面孔渐渐融化,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嗯!”

    转身,天闲对楠香大公大声说道:“多谢大公解惑,我们还有必须要去的地方,如果大公无意强留,我们就此告辞了。”

    楠香大公一声叹息,本想慢慢缓和这个男孩的态度,却没想到他这样坚持,这样的话,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能在这样凶险的人类大陆上走出多远。

    “好吧,既然你们想要离开,我也自然不会强留,楠香国不是那样无礼的地方,但就算在我们境内,你们离开恐怕也会有些麻烦,我派人送你们离开吧,保证你们可以安全的到达楠香国边境。

    “只要离开这城市就好!”

    天闲不是不领情,而是到了国境线的话,那么自己的行踪也就暴露了,而且……小灰可还等着呢,再拖好长时间不管它的话,说不定它就肥的飞不动了。

    大公似乎猜到了天闲的第一部分打算,点点头,“也好,我们就送你们出城好了。”

    “多谢大公!”

    楠香大公说到做到,派了王家马车,还有两对卫兵护送天闲和雪离开。

    临行时,天闲多少有些感激,这位楠香大公颇有风度,做事果决干脆,要不是偶尔有点话痨,倒是个十分让人亲近的人。

    车队一路离开王城,进入了风景秀丽的绿野,直到王城几乎都看不到了,车队这才停了下来,两队卫兵散开,搜索了周围的树林和草野,确定安全之后,这才把马车留下,人原路返回。

    天闲十分佩服楠香大公这样的作为,不过这马车是要不得的,无比显眼不说,而且旅行的手段还是要依靠小灰才行。

    在旁边的树林里摘了一片树叶,天闲爬上了马车,看看高空白色的云团,吹响了叶笛。

    不过,笛声才一响起,只听“咕咚”一声,车厢里随即传来痛呼声。

    天闲一怔,连忙打开马车一看,车厢里面的护板已经倒了下来,阿里昂一脸龇牙咧嘴的趴在车厢里,鼻子正在流血。

    “你……你在这做什么?”天闲不由发愣,这车厢自己习惯性的摸索过,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却没想到居然有这样精细的暗门,而且……这个没有战斗型圣痕的阿里昂居然能在这么近的距离躲过自己的耳朵,运转逆心诀的话,近在咫尺的距离,自己没理由听不到他的心跳和呼吸。

    “哎呦……”阿里昂抹着自己的鼻血,一脸苦相,“天兄弟,快帮我一下,我的脚卡住了。”

    这就从小家伙变成天兄弟了……天闲故意黑下脸,“你来做什么?”

    “我打算和你一起走!”阿里昂面色一亮,顺手摘下了自己背后的黑布囊,居然从里面摸出一把简单的木琴来!我已经打算好了!把见闻谱写成诗歌,传唱整个大陆,等我游离世界后,回到楠香国把所有的诗歌编辑成册,之后写一部大陆游离史,这样的话……哎!天兄弟你别关车门啊!我的脚还卡在木板里呢!”

    见天闲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阿里昂顿时有苦起了脸。

    这个家伙……

    天闲有点哭笑不得,这应该不是楠香大公的意思,再怎么他也不会拿自己的儿子开玩笑,而且就算派人到自己身边跟踪,也不该派一个会把自己卡在车厢里的笨蛋!

    这是楠香国境内,这条路也是主要干道,过一会必然会有人经过,天闲把车门一关,留着这个笨蛋让别人来救吧,他是王子,谁救到他倒是大赚了一笔。

    跳上马车,天闲正准备再吹叶笛,忽然间愣了一下……

    树林里似乎有点不大对劲儿……

    猛的,不远处的树林中,从树冠上飞速扑下来十几个人影,落下就地一滚,翻身四肢着地急速向这边冲了过来。

    为首的一个浑身白色绒毛,阔口獠牙,竟然是一个狮人!

    在更远处,茂密的树冠顶上正有更多的人影落下。

    被埋伏了!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