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三十五章 再现梦境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这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和善,面相安详的中年人,他坐在壁炉前打盹,就算闭着眼,也丝毫无损他面容上的温和之意。

    他一身华贵袍子,半白的头发从一顶王冠下露出,想来就是楠香大公了。

    “父亲!”

    阿里昂上前摇了摇他的手臂,回头歉意的说道:“父亲这些年精神渐渐差了,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一定累了。”

    天闲自然很理解,看他才到中年就半头白发,一定是个忧国忧民的好统治者,每天日理万机,这个时间一定很疲惫了。

    楠香大公慢慢醒来,眼中的模糊之色迅速退却,清醒了过来,一瞧眼前的儿子,还有旁边的天闲和雪,顿时精神一振。

    “这难道就是这些天在各路消息中风传的那两个小家伙吗?真是英雄出少年,这么小的年纪就开始行走大陆,而且受到各方的关注,想起我小的时候,像你们这么大时还在楼阁里学习知识,想要外出一步都不被允许,那天我见到夫人的时候,也只是匆匆看了一眼,想看第二眼的时候……”

    天闲暴汗……

    这家伙绝对是阿里昂的父亲,这说话的劲头儿和方式简直毫无二致,真是什么样的父亲就有什么样的儿子……

    “哦……父亲第一次见到母亲时原来是这样的景象,哈!我却听母亲说当年你们……”阿里昂顿时眼睛一亮,立刻开始回忆她母亲提起这些往事时的情景……

    爷俩顿时唠开了……

    天闲顿感无力,这两人兴致颇高的你一言我一语的飞快说着话,而且三句话就能换一个主题,这简直听的人浑身无力。

    很快,这爷俩从楠香大公年轻学习时的事聊到漂亮女子身上,又到贵族女子穿戴的首饰,然后又到本国出产的香料如何提高女人的魅力,最后又到哪国的女子最漂亮,然后极具跳跃性的说起国家名字对人一生的影响,最后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又转向天闲和雪,“这两个孩子真是了不起啊。”

    你们才是真的了不起,这种说话的本事不去做演说家真是浪费了……

    既然对方说起了自己,而且现在话题有了停顿,为了防止两人聊到天亮,天闲赶紧说道:“我们只是胡乱走动而已,没想到楠香大公会召见我们,天闲倍感荣幸。”

    楠香大公眼中多了几分赞许之意,心想这孩子看起来似乎比传言中年龄还要小一些,最多也就是十二三岁的年纪,但这王宫中肃穆之气凝重,他却显得十分从容,眼神中不显惊乱之色,看来能得到异宝也绝非偶然。

    而这个女孩,楠香大公的目光掠过雪的面孔——这女孩仿佛冰雕雪琢的一般,极北之地的天眼族自己也不是没见过,但像这样浑身似乎透着凝寒气息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知道楠香大公召见我们有什么特别的事吗?”天闲很怕对方在陷入没完没了的唠叨中,赶紧继续说道。

    大公一笑,“没有什么十分特别的事,只是想见见这些日子被推到风尖浪口的两个孩子,毕竟,每一方实力都想拉拢你们,我们楠香国虽然是小国,但在这一点上也自然不会例外。”

    天闲微微一怔,对方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目前自己可是被圣灵殿和血盟追逐,这位楠香大公应该很清楚这件事,他这么做可算是和圣灵殿与血盟作对了。

    龙渊帝国附属的小公国怎么敢得罪圣灵殿那样超然的势力,就算是龙渊帝国对圣灵殿也是毕恭毕敬才对。

    大公似乎看出了天闲的疑虑,笑道:“我们得到的消息中,有很有趣的一条,那就是你似乎对人类大陆的局势十分不了解。”

    天闲无可否认,虽然这段时间在极力恶补这方面的知识,但是依旧了解有限,这些事在普通人闲聊打屁中是听不出太多门路的。

    “其实……圣灵殿和血盟没什么好怕的,你们得到了异宝,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大公的话顿时让天闲一呆。

    从寂静森林出来,一路几乎都在被追逐,十字镇上古恩设伏,自己险些丧命在卓雅那惊人的一剑之下,丹特帝国时,如果不是黑德尔老爷巴克的庇护,恐怕自己也没命走出丹特都城。

    而能来到这里,最后还是雪那奇迹般的呼唤引来了强大无比的冰霜巨人摆平了一切,离开寂静森林时间不多,却过的一波三折。

    这可没有一件是好事,而且显然圣灵殿和血盟都不是好招惹的……

    见天闲面色古怪,大公呵呵笑道:“我知道在丹特的时候你们遭到了圣灵殿和血盟的围攻,不过那是因为丹特帝国前些年由于巴克的凶猛扩张,导致了根基不稳,所以圣灵殿和血盟的势力才渗透的很深,但在其他国家,这两方就没有那么强大的势力了。”

    说着,楠香大公面上闪过一分自傲之色,“在我这楠香国境内,无论是圣灵殿还是血盟,我都不需要看他们的脸色。”

    天闲真是讶然,这小小的公国,居然比丹特那样公认的人类帝国说话还要硬气。

    “实际上……”大公稍微犹豫了下,提醒道,“接下来我说的话,虽然几乎已经事实,但你们不要在外面乱说,更不要提起是我说的,可以吗?”

    天闲立刻点头。

    “嗯……”大公思量一下,说道,“其实,圣灵殿的影响力已经远远不及几百年前了,在有些国家甚至已经势微,甚至遭到排斥,血盟的历史其实很久远,但也是在最近的几百年才迅猛发展起来,这和圣灵殿的影响力降低密不可分。”

    天闲闻言十分疑惑,圣灵殿作为人类的信仰圣地,高阶圣痕的直接掌控者,为什么会受到一些国家的排斥?

    大公继续说道:“而圣灵殿之所以被排斥,缘由我不便直接告诉你,但这和圣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当年,因为第一个转化出了人类可以使用的圣痕,圣灵殿得以建立,他们向全人类发放低阶圣痕,而且独自掌握着高品阶圣痕的转化手法,尊崇的地位无人可以代替,但是最近几百年,这种情况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所以……局势也开始变动。”

    笑眯眯的看了看天闲,大公问道:“听懂了吗?”

    天闲虽然不清楚详细的原因,但大公的话却听明白了:圣灵殿仗以维护其尊崇地位的必要条件出现了动摇!

    难道说其他人类国家也开始掌握高阶圣痕的转化手法了吗?

    天闲思索一番,点头答道:“多谢大公提醒,天闲大概明白了一些。”

    大公满意的笑了,看着天闲心中颇喜,这孩子年纪不大,但却很聪明,黑发黑眼,从头到脚透着一股精神劲儿,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

    看看自己的儿子,和自己一样惹人讨厌哪……

    “小家伙,如果你明白了这些的话,那么有没有兴趣留下来为我们楠香国效力呢?”

    如此直白的话问的天闲一下愣在了那,天闲实在没想到这楠香大公会这么直接的就提出这个要求来。

    没等天闲答话,大公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这样未免太突然了,我应该想问一下,除了你获得的异宝,你的圣痕是什么呢?不知道修炼到了什么程度?”

    天闲也想知道自己的圣痕是什么?或者说自己那奇异的血脉算不算是圣痕……

    “这个……”

    大公立刻摇摇头,“不必隐瞒,你留下来的话,这些东西将是你的享有我国供奉的资本,全说出来的话比较好,我们对于特别的圣痕继承者十分尊敬,你年纪幼小,能在寂静森林那种环境下,从圣灵殿和血盟以及各方势力中得到邪眼魔剑,想必一定有过人的圣痕。”

    这位楠香大公虽然也有点话痨,但给天闲的印象十分好,不过天闲现在就算想告诉人家,可也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可说,一时不由犯起愁来。

    要是自己说自己没有圣痕,那人家肯定以为自己是心存戒备,而且拿出了完全没有诚意的借口,可随便说什么圣痕的话,只要对方稍加追问,那肯定也会露馅的……

    “这个……我不大好说明,还请大公见谅!”天闲最终只好如此回答。

    大公也不意外,从容说道:“这也难免,你一路来到这里,想必经历了很多可怕的事,戒备是应该的。”

    “不,我并非是戒备,只是……”天闲话到此处,顿时哭笑,自己的身体还真是没办法和别人解释,这段时间接触了很多人,还真的没有听说有谁无法继承圣痕,这天下,似乎就自己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大公笑意依旧温和,“不必解释,我们都能理解,但这种隐瞒其实没有必要,我看这样吧,我们……来玩个小小的游戏!”

    游戏?天闲微微一怔,心中隐隐升起了几分不安的感觉。

    “小家伙,你能从这房间走出去!那么我就不再追问关于你圣痕的事,反之,你就告诉我详情,怎么样?”大公忽然神秘的一笑。

    天闲豁然起身,神色也戒备起来,对方如此说是什么意思?难道要将自己留在这里?

    忽然,天闲面色一变。

    楠香大公依旧坐在那里,但他的身体似乎已经软了下来,面孔也开始微微变形!

    “你!”

    天闲向前抓去,却只抓到了楠香大公的华贵衣衫,他的身体好像一彭烟般散开来,竟然不是实体。

    “咕噜噜……”王冠掉落在地,大公的身体凭空消失了,只在座椅上留下了衣服。

    回头看去,天闲发现阿里昂也是如此,两个活人就那么化成轻烟,转眼消失的干干净净。

    “黑……”

    雪依旧眼神淡淡,望着眼前诡异的景象,轻轻捏住了天闲的衣角。

    “别担心,他们似乎没有恶意。”天闲丢下了大公的衣服,眼神凝重,虽然嘴里这么说,但天闲可不敢确定对方是不是有恶意。

    不过,对方要对付自己的话,似乎没必要把自己引到王宫里来,而且一路上阿里昂都陪着自己,这样做法风险太大,完全没有理由这么做。

    难道,这真的只是善意的试探?

    “我们走!”拉起雪,天闲向门口走去。

    房间内没有任何变化,古香古色的陈设,并不明亮但温暖的火光,壁炉中燃烧的木头噼啪作响,天闲握住厚重的木门把手,轻轻一拉。

    门居然轻易就被拉开了。

    这让天闲一怔,这门这么容易打开,那岂不是直接就能离开这个房间了?

    但,当房门完全打开,天闲看清外面的情景时,眼神不由凝重了起来。

    原来的走廊已经消失了,门后是一个房间,和自己所在的房间一模一样的房间,相同的大小,相同的陈设,甚至在壁炉前的椅子上,也有大公留下来的相同衣衫。

    这房门似乎是一面镜子,里外是完全相同的景象。

    默默走进门外的房间,仔细观察一下,摸摸摆设,天闲发现这些东西都是真的,包括大公的衣服,甚至是地上的王冠。

    来到窗前,天闲毫不意外的发现外面也是相同的一个房间,房间的门敞开着,从门中能看到那后面依旧是一个一模一样的房间。

    走到桌前,天闲拿起了桌上的一朵花,“雪,拿着这个。”

    雪拿过花瞧了瞧,“这个……不好吃。”

    “不是给你吃的……”天闲一笑,拉着雪就走。

    回到刚才的房间,天闲发现那花瓶的花已经不见了。

    迅速实验了几次,天闲在一个房间里留下痕迹,那么其他的房间里也一样会出现这些痕迹,而且丝毫不差。

    要是把这里烧掉的话……天闲看了看壁炉里火焰,不过最后为了安全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毫无疑问,这里不是真实的环境,虽然一切都很逼真,但这一定是复制出来的假象,是幻觉!

    也就是说,自己在不知不觉间中了幻术!

    但凡幻术,必然会有破绽!

    可这个地方实在是十分逼真,根本看不出哪里存在破绽,甚至连一点虚假的影子都看不出来,天闲和雪在房间里转了好多圈,甚至打破了窗子去了其他的房间,可是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坐在壁炉前的椅子上,天闲随手把玩着拿顶王冠,皱眉凝思。

    忽然间,一股异香钻进了天闲的鼻子里,天闲不由精神一振:这香气好熟悉!

    低头看去,雪似乎有些累了,就靠在自己肩头已经安静的睡去,她手上还拿着那朵花,似乎是受了壁炉里热气的熏烤,那香气正愈发浓郁的从那朵花中散发出来。

    天闲奇怪的拿起那朵花,仔细一瞧,顿时眉开眼笑。

    这花倒是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但花中却有一层淡淡的,仿佛被金黄色液体沾染过的痕迹,将这花凑近壁炉,顿时里面的香气更浓了起来。

    闻着这浓郁的香气,天闲微微一叹,“露娜姐姐,你真是救人之急呢!”

    天闲摘下一片花瓣拿在手中,眼神顿时肃然起来,逆心诀瞬间催动,邪眼留下来的那一点淡淡的火焰气息凝聚在天闲指尖,那片花瓣上的金色痕迹一瞬间活了起来。

    金色的痕迹飘起一层金色的光沙,光沙中景象翻滚,如同一面奇异的镜子,天闲分明在其中看到了模糊的房间模样。

    毫不犹豫,天闲把这花瓣直接丢进口中含住,闭上双眸,全身气血加速涌动,残留的所有火焰气息全部向口中汇集而来。

    淡薄的火焰气息凝聚在一起,形成炙热的气息炙烤着花瓣,感觉到口中花瓣燃烧似的释放出炙热之气,天闲大喝一声,猛然睁开了双眼!

    幻象尽褪!

    天闲还依旧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还是那个房间,而阿里昂和楠香大公也依旧在壁炉前的椅子上,只是现在两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天闲,满脸的不可思议。

    “居然……破了食梦幻境!”

    大公脸色尤为震惊,仿佛看着怪物似的看着天闲,“而且连圣痕都没用!”

    天闲看看身边,雪靠在自己肩头安稳的睡着,看来倒是睡的香甜,也没有做噩梦的迹象。

    歪歪身体,让雪斜靠在自己身上,免得时间久了脖子僵硬,之后,天闲才转向楠香大公,“这下,您该满意了吧?”

    大公一怔,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说道:“真是不可思议,这食梦幻境也算是我楠香的一绝,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破掉!了不起,了不起!!”

    天闲嘿嘿笑了笑,这幻境或许别人很为难,但对于自己来说却没有多少困难的地方,在寂静森林中时,作为精灵的露娜可是将食梦花所衍生的梦境完美的呈现过,和那时候看起来繁复瑰丽的景象相比,这小小的房间实在没什么了不起的地方,或许精灵对于这种自然出现的奇花异草的理解,远比人类深刻的多。

    多亏当时好奇缠着露娜询问过食梦花的事,要不然今天可就要倒霉了。

    望着楠香大公,天闲笑的无比灿烂。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