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三十四章 楠香大公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对于那个自称阿里昂的王子所说的话,天闲虽然惊讶,但自然是不会完全相信的,而且就算他说的是真的,天闲也不打算因为这件事而改变计划。

    迅速离开这里,去雷霆古城依旧是最紧要的事。

    不过既然已经被人认出了身份,以防万一,天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把自己和雪的模样又稍加做了些修改,换了套衣服,又用新的草药水把眸子染成了新的颜色。

    把雪那头暗金长发小心的藏到衣服里,天闲看看已经完全变了模样的雪,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向城门的方向走去。

    虽说天闲不完全相信阿里昂的话,但是心中隐隐感觉这些话可能是真的,从他的态度上多少能感觉到这一点,否则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完全没有任何必要在自己面前戳破身份。

    如果楠香国对待自己的态度是这样的,那么接下来的路就要好走的多了。

    天色以黑,天闲压低了雪的帽檐,这个时候混出城去不是难事,城门口那几个散漫的卫兵似乎显得更加慵懒了。

    忽然间,背后的大街上传来了一阵喧哗之声,隐隐可以听见急促的马蹄和车轮声,天闲暗暗皱眉,听这声音似乎似向这边来的。

    回头看去,在街角处一辆黑色到马车带着大批的扈从已经冲了出来,那拉车的两匹马疯了一样向前冲着,路上的行人顿时尖叫着四下躲避。

    城门就在眼前,却忽然间杀出了这么一个家伙来……天闲叹气,只好拉着雪站到了街边,等着这马车冲过去,看样子这也不知道是哪家的贵族子弟在大街上横冲直撞,这样的家伙真该拉出来吊死,万一撞到了行人可怎么办?

    那辆马车飞奔而来,速度快的车厢都要颠飞到半空中,但快到城门前时那拉车的马匹却猛的停住,马车在巨大的惯性下几乎是打着横飘到了城门口。

    “咣当!”左右晃动的马车一边车轮落地,总算没有翻到,安全的停了下来。

    天闲在不远处看的目瞪口呆,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也有飙车的,而且还是拿马车来飙,甚至还展现了“漂移”神技,这可真是要佩服才行,只是用马车漂移,这车里的人恐怕就……

    “吱……”天闲正想着,那马车门有气无力的打开,一个身着华服年轻人从里面爬了出来。

    的确是爬出来的,这人似乎已经被颠的晕头转向,站都站不稳,就算是爬出来的那几下,居然爬的都不是直线。

    这个情景让天闲哭笑不得,这是何苦呢,这样的贵族马车就适合慢悠悠的行驶,快一点都会很颠的,看着家伙应该很年轻,这个时候恐怕是去什么地方赴宴吧,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跑到城门口来了。

    不过天闲一看个爬出来的人面孔,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这个家伙不是别人,居然是阿里昂!

    阿里昂狼狈不堪,一身整齐的装扮现在滚成球贴在身上,天知道他在马车里滚了多少圈……

    “殿下,您没事吧?”一共扈从立刻拥了上来。

    阿里昂有气无力的指了指城门,“去,快去问问!”

    顿时有一个卫兵飞快跑到城门口向那几个守城的卫兵询问起什么来。

    天闲暗叫不妙,这家伙出现在这,十有八九和自己有关系,没想到他先前没有表露挽留自己的意思,一回头就叫来了这么多的卫兵扈从。

    拉着雪,天闲迅速向一旁的小巷退去。

    却不想,脚步才动,头晕目眩的阿里昂胡乱甩着头,正好看到了这个方向。

    “哎?”

    阿里昂微微愣了下,之后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脸上一扫颓唐之色,“小家伙!你在这!”

    这个家伙!我变了模样居然还能一眼就认出来!

    那些扈从士兵们急速反应过来,本来天闲距离城门就没多远,顿时呼啦一下全围了上来。

    阿里昂兴奋的跑过来,见士兵们目色凝重,一副抓人的模样,顿时不满的皱皱眉,摆摆手说道:“都退后!今天是来邀请客人的,没你们出场的份儿!”

    带头的卫兵头领疑惑的看了看阿里昂,之后挥挥手带着自己的部下向后退去。

    阿里昂这才轻轻咳嗽了两声,欢天喜地的走到天闲面前,“小家伙,这真是巧遇啊!”

    巧遇……你还能说点更无耻的吗,这分明是拼命赶到这截人的。

    阿里昂整理着自己毛球似的衣服,“本来我也不想这么着急的,但是和父王通话之后,他老人家想见见你,我只好匆忙赶来,以这个模样邀请客人真是抱歉了。”

    “你父王……”天闲左右瞧瞧那些扈从和大队的卫兵,以及那个马车。

    那马车虽然被颠的已经稍有些变形,但……车厢却是挂着楠香国王室的徽记——半片枫叶。

    这家伙真是楠香国的王子!

    “来吧,不要犹豫了,这可是好事,我父王和和善的,嗯……说不定你们还能得到不少礼物,他老人家最喜欢你们这些年轻人啦!”阿里昂笑呵呵的说着,同时指了指马车。

    天闲衡量了一下现在的实力对比,再没有邪眼的情况下,依靠逆心诀和自己炼制的银晶丝,这一小队大概三十几人的普通士兵或许还拦不住自己,而且这里城防虚弱,把小灰叫来的话应该能顺利走人。

    可是……没有邪眼的力量保护的话,雪可能会受伤。

    虽然雪从来没有说过,这些天她也表现的没有什么异常,但天闲明白,她其实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冰霜巨人不仅仅夺走了她妹妹对她的祝福,而且肯定影响到了雪本身的力量。

    这些天,弥散在空气里的虚灵力量明显不再像从前那样总是聚集在雪的身边了。

    恐怕她现在已经无法再自如的使用虚灵的力量,也就是说……她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

    “我在马车上准备了点心,雪姑娘应该会喜欢的,哈哈……因为准备这个所以来晚了,真是抱歉。”

    综合考虑一下,天闲还是上了马车。

    车队立刻进行了重新整理,还把已经有点损坏的车轮更换了一个,这才慢慢的出了城门。

    阿里昂显得特别高兴,自从到了马车上就一直说个不停,而且大多数都是在询问天闲得到邪眼的事,他显而易见的露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想看看邪眼的模样。

    天闲不怎么理会他,或者说实在是无法理会他,如果你不希望一个满眼放光的家伙时时刻刻都对着你不停的说话,你还是少理会他微妙。

    就算这样,阿里昂依旧兴致高涨,见天闲不想回答这些问题,索性开始介绍起楠香国的一些状况,还不时的对着外面的风景进行解说,俨然一个博学的导游。

    不得不说,楠香国是个风景秀丽的地方,相比于丹特那边贫瘠的荒漠和一望无际的草原,这里大多都是绿洲,道路两旁经常可见小小的湖泊,周围长满了奇异的巨木,夜风席席,这景色倒是有几分惬意之感。

    但让天闲愕然的是,阿里昂似乎嫌车门碍事,遮挡了视线和月光,居然直接把车门拆了下去……

    这家伙真是王子吗?

    “我很喜欢这大陆上那些古老的传说和新奇的故事!”说了好长时间话,阿里昂也不嫌累,而且终于把话题引到了他自己身上,“现在的人类虽然还在努力追逐诸神的脚步,可惜似乎已经开始停滞不前了。”

    望着夜空上的残血之月,阿里昂一脸惋惜,“一千八百年前,人类挖出了诸神的古迹,而到了一千八百年后,依旧无法使用那些强大的宝物和古老的器具,只能以卑微的手段转化出圣痕然后使用,哎……”

    见他唉声叹气,天闲很有些奇怪,这个家伙一副对这个世界十分失望的样子,也不知道他认为人类现在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我时常想,这个世界,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阿里昂转头望着天闲,“诸神曾经统御世界,统御大地和天空,甚至是海洋!而现在这个世界的主人是我们,但是我们却只能偏安这个辽阔大陆的一角,龟缩在这里混战不休,为了土地,为了金钱,为了那些毫无理想的东西而耗尽一生的精力……”

    天闲越听越奇怪,这个精神头过分十足的家伙脑子里的念头还真奇怪。

    “我想……我们人类应该放弃圣痕。”

    这次是一语惊人!

    天闲张大了嘴巴,“你说什么?”

    “圣痕给予了我们无限的可能,可这种可能在整个世界面前依旧太过渺小,我们无法窥视这个宏大的世界,人类无法到达北部冰封的大陆,破碎时代伟大的神力将那片广阔的区域完全禁锢,异族盘踞在东部王国,我们人类从未深入到那个地方,那片和人类大陆一样广阔的区域,我们根本不了解,作为统治艾尔达大陆的人类,其实对这大陆三分之二的区域完全无法掌握。”

    遥望天空,阿里昂口气里多了几分悲哀,“诸神的伟大意志就在天空照耀着我们,可是,人类却已经失去了梦想,沉浸在圣痕的力量中无法自拔,这样永远也无法追上神灵的脚步,这个世界永远也不会对我们展开神秘的面纱。”

    天闲听完阿里昂的话,头一次觉得他说的话没有那么啰嗦,甚至还很动听,“你那么想人类变成神灵吗?”

    “不!”阿里昂眼神明亮,“神灵并不一定就是好的,我只是觉得我们现在并没有走在正确的路上而已,我们永远也别想了解这个世界真正的秘密,如果我们不寻找新的道路,这世界永远都是一团迷雾。”

    “你想了解这个世界!”

    “当然!”阿里昂兴奋起来,“自古以来这个神界就无比神奇,虽然记载中已经丢失了很多历史事实,但从只言片语中依旧能感觉到那种震人心魄的辉煌,那些伟大的神灵,那些无以伦比的奇迹,而现在……我们一无所有!”

    深吸一口气,阿里昂由衷的说道:“我想去大陆北部的冰封之境,想去东部王国,还有那无尽的大海,只有奇迹和秘密才是我向往的东西!”

    天闲微微一愣,阿里昂的目光望了过来。

    “所以……还是让我看看邪眼的模样吧,那一定是很奇怪的东西吧,记载中那是一把长剑模样的东西,真的是那样吗?据说还很长的!嗯……有这么……这么长!你没在听吗?我直说看一看……又不会抢……”

    这家伙又开始说废话了……天闲不理他。

    楠香国是个不大的小公国,那马车行了半夜的路,已经来到了一座颇具规模的城市之前。

    “这是我们的都城,父王应该还在等待。”阿里昂说了一路的话,现在终于显得有点口干舌燥了,话也变得简短。

    这一路上,天闲虽然被这家伙骚扰的很无奈,但起码确定了一件事,楠香国看来不会为难自己,否则今天就不会是这个态度了,而且这个阿里昂完全是一个好奇宝宝似的家伙,如果要为难自己的话,绝对不会派这样的人来的。

    对于阿里昂的话,有一些天闲还是留心的,他说人类应该放弃圣痕,这句话让天闲尤为心动,难道没有圣痕也算是一种选择和出路吗?

    马车进了城,天闲忽然间想起一件事来,“你是怎么和这里取得联系的?我离开酒楼之后不久你就派人追出来吧?”

    阿里昂一愣,“自然是灵鸢,怎么,不知道这个吗?”

    灵鸢……天闲不想被人觉得很没常识,可是……这个真的不知道啊!

    阿里昂可是看出了天闲的想法,笑着说道:“是一种饲养起来专门送信的鸟,这东西很神奇,据说曾经是神灵的信使,可以在它们不同地方的巢穴中自由穿梭,只要驯养一只,并且让它在不同的地方做巢,很容易就可以送信了。”

    天闲微微惊讶,居然还有这种事?这岂不是穿越空间的本事,比移位圣痕还要厉害!

    心中思量几下,天闲立刻明白,自己的消息在血盟和圣灵殿中传递的这么快,恐怕就是这灵鸢的功劳了。

    “这就是诸神留给我们的东西,仅仅是信使都如此神奇,可惜一千八百年过去,人类还不知道灵鸢是如何来往自己的巢穴,真是可悲啊……”阿里昂又露出了无奈之色。

    天闲倒是没想这么多,他现在想的是或许应该给二小姐去了口信,临行时她看起来很有点无助的样子,自己离开这些天,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好好执行自己给她的那些注意,那个天下商会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你有要联系的人吗?是不是和你一起冒险的家伙?”阿里昂忽然双眼放光的问,“他们也得到了神奇的宝贝吗?”

    天闲赶忙摇摇头,这个家伙对那些神奇的东西未免热情太高了……

    要说起来,现在最想联系的,其实是火雾山上的亲人,可惜……火雾山上可没有灵鸢这种东西,三娘都不曾讲过这件事,恐怕这灵鸢也不是普通人养得起的。

    马车连夜进城,在城门口耽误了些时间,显然这里的防守不是刚才的小城可比的,之后车队直奔王宫。

    有阿里昂开路,王宫卫兵一律不敢阻拦,车队直到王宫正门前才停了下来。

    赶了半夜的路,那些士兵都已经有些疲倦,阿里昂这位王子却精神奕奕,第一个跳下马车,很是开心的对天闲说道:“先去梳洗一下,之后我带你们去见父王,他来人家一定在等着你们呢!”

    楠香国的王宫显得比较简朴,很少有高大的建筑,只是在王宫中隐隐能见到几座高塔,但就算是那些高塔也显得很朴素,没有那些雕龙画凤式的装饰。

    不过进了王宫,内里的陈设倒是古香古色,别有一番韵味。

    带仆从的引领下,天闲和雪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梳洗打扮一番,不过期间出现了一点小麻烦,雪不肯和天闲分开……

    最后,只要在水池中间拦了一道布帘,天闲在这边,雪在那边,这让天闲又是心感暖意又是无奈,过几年这小妞就要变成俏生生的少女了,到时候自己难道还要每天和她睡在一起吗……

    等天闲和雪收拾整齐时,阿里昂也换过一身齐整衣服出现在了两人面前,不得不说,这家伙还是蛮耐看的,十五六岁的年纪,已经俨然是个美男子了。

    “父王在后厅,跟我来吧!”

    既然楠香国看来没有恶意,天闲倒是很想见见这位楠香国的大公,他公然对圣灵殿的命令不理不睬,这倒是十分新奇的事。

    阿里昂带路,天闲很快就在一个面积不大,但布置的让人感觉十分舒服的房间里见到了这位统御楠香国的大公。

    不大的房间里,熊熊燃烧的壁炉前有一张宽大的座椅,一个头发斑白的中年人坐在那,腿上盖着毛毯,正在打盹。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