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三十三章 苍白世界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对于这个奇奇怪怪少年的名字,天闲自然是没有任何概念的,只是单纯的想记下来,虽然这家伙有些自我意识过剩,但好歹他还是帮了自己,以后有机会可以谢谢他。

    不过,天闲还没说话,阿里昂已经一下按住了天闲的双肩,使劲儿的摇了摇头,“不不不!你不要吃惊!更不要露出惊讶的表情,这会让其他人怀疑我的身份,我知道我生来高贵无比,但作为一个王子,我必须平易近人,更不能随便暴露我的身份给别人,那会让人疏远我。”

    我没吃惊啊!

    不过等等!天闲眨眨眼睛,自己似乎听到了一个词儿:王子!

    这纯粹是开玩笑的吧,而且就算开玩笑也有点过分了……

    天闲看的出这家伙身份不一般,但如果是王室的人,似乎不大可能,楠香这个小公国是以地理优势进行对外贸易而生存的,出产各种奢侈品,尤其是各种上等香料,以及那部海岸线上的奇珍异品,楠香国从不直接参与战争,对王室成员的要求也和其他国家不同。

    优雅,矜持,高贵而亲和民众,这是楠香国建国以来王室的一贯作风。

    而这个家伙……

    这一脸无限自我陶醉,看起来恨不得把我很神秘,我很高贵这样的字眼写在脸上的家伙……真的是楠香国的王子?

    “啊……这真是罪孽,我居然吓到了一个小孩子!”阿里昂理所应当的把天闲微微愕然的表情当做了畏惧。

    “嗯,好吧……那么我不得不承认,我就是楠香国的四王子,阿里昂.怀特!哦不不不……你不要这么惊讶呃畏惧,我是仁慈而和善的,对待没一个民众都是公平的,就算是你这样小乞丐也是一样,啊……真可怜,黑色的头发被认为是不详的象征吧?所以被抛弃,这么小就不得不在街上流浪,为什么我们的国家会有这样悲惨的事,神啊,这真是太过残忍,我想……”

    天闲忽然间觉得,这家伙比罗德曼和四姑娘加在一起还要厉害的多,自己只是听他说话就已经头晕目眩了,这家伙不仅仅是啰嗦,脑补能力还无比强大,这么几秒钟功夫居然就编出了一个人生来……

    “神啊……就算是你也无法让这世界完美吗?我的愿望……哎?小兄弟,你别走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本来,天闲还想从这个家伙嘴里打听一些圣灵殿的消息,但是仔细的考虑一番后,顾忌到自己神经的承受能力,天闲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小家伙!”

    天闲想走,可这家伙却不依不饶,两步跑上来拦住了天闲,一脸认真的责备之色,“小家伙,虽然你出身穷苦,但认真听别人说完话是最最起码的做人原则,你怎么能转身就走呢”

    天闲心中苦笑,这家伙居然还认真了,难道他就没有觉得他自己十分啰嗦吗?

    “大哥哥,我真的要走了,天都要黑了,我要去找吃的。”天闲只好耐着性子,并用手摸摸肚子,示意自己饿了。

    阿里昂一下就露出了了然之色,天闲一看他的模样,顿时就知道事情又麻烦了。

    果然,这家伙露出了一副怜悯之色,连连摇头道:“这么小就要为了生存奔波,真是可怜,无论我们多么努力,总是会有成为乞丐的人,哎……走吧,你想吃什么,我来请你。”

    这家伙到底是真的好心,还是思考事情的方式根本和正常人就不一样呢?

    不过,这家伙倒也算好心,天闲只好挠挠头,“这个……我还有家人要照顾,现在要去的地方不能告诉你,有机会的话,你再请我吃东西吧!”

    “家人,是你妹妹吗?”阿里昂似乎一下又明白了什么。

    这家伙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啊……我看起来很像是有个妹妹的人吗?

    天闲暗暗苦笑,只好点头,“是啊是啊,我的妹妹还在等我呢!”

    “哦,你身后的,不是吗?”阿里昂奇怪的看了看天闲。

    天闲微微一愣,回头看去,却发现雪已经站在自己身后。

    糟糕!让雪等的太久了!

    天闲并不奇怪雪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身后,在这里,自己和这个话多的少年已经说了太久的话了。

    “真是个漂亮妹妹!”阿里昂看着安静站在天闲背后的雪,忽然眼神动了动,“这个……真的是你妹妹吗?”

    天闲警惕起来。

    雪虽然也被涂黑了脸,身上是十分破旧的衣服,但是这个女孩完全不会演戏,而且就算她失去了环绕在身体周围的雪色光晕,她依旧安静的出奇,只是站在那,就会让人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凉意。

    这种十分独特的气质是无法掩盖的。

    “我们真的要走了,大哥哥,改天再见了!”天闲一拉雪的手,转身就走,现在这里已经不能再留了,要是引起跟过的人注意,身份或许就会暴露。

    “是……天闲吗?”

    那少年一句话,让天闲心中猛的一抖:这家伙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拉着雪,天闲加快了脚步,同时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从刚才的观察来看,这个叫做阿里昂的少年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真要动手的话,或许可以立刻就抓住他!

    就在天闲绷紧神经的时候,那少年却说出了一句差点让天闲摔倒的话来:“你们还没吃晚饭,远来是客!真的不要我请吗?”

    天闲感觉这简直就是一件完全无法理喻的事情!

    十几分钟后,在一家环境优雅的酒楼里,在顶楼的雅间中,阿里昂一脸惊喜无比的模样,而天闲和雪则坐在饭桌对面,桌上已经摆上了各色食物。

    “没想到这样就能遇到你们,这一定是神鹰之月赐予我的命运,这短时间我总是梦到一个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孩子,啊……看来就是你,哦不……是你们了。”

    天闲满脸奇怪的看着这个阿里昂。

    他居然知道自己和雪的名字,那么也应该知道自己和雪正在被圣灵殿和血盟追捕,可他却一脸喜悦的把自己带到了酒楼里来吃晚饭。

    而且,这家伙身上没有明显的圣痕气息,显然只是个普通人。

    捻动手中的银晶丝,天闲心中又多了几分笃定,银晶丝的另一端已经悄然的缠在了阿里昂的脚上,现在只要手一抖,完全可以扯断他的脚,而这个家伙现在对此浑然未觉。

    天闲很肯定这家伙对自己没有半点威胁。

    本来暴露了身份应该立刻远离这里,但是这个阿里昂的态度让天闲十分奇怪,而他不和其他人联系,又不会威胁到自己,天闲很想知道他为什么会是这副惊喜的模样,而且他又是怎么得知自己的消息的。

    “嗯嗯……”阿里昂哼了两下,坐直身体,脸色十分郑重,只是这郑重在天闲看来有点夸张的味道,十分好笑。

    “正式介绍一下,我是楠香国第四王子,阿里昂.怀特!”阿里昂彬彬有礼的说道,“在这里见到两位,真是幸运。”

    天闲仔细打量这位自称王子的家伙,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那个什么天闲?你认得我吗?”

    “我不认识。”阿里昂笑着回答。

    “那你认为我是那个天闲呢?难道我身上有什么能够确定身份的东西?”天闲最想知道的就是这点,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在丹特的时候暴露了行踪后离开时遇到了极大的困难,这一次天闲可不想在重蹈覆辙,而眼前眼前这位阿里昂获得自己消息的渠道,自己应该尽快消灭才行。

    “因为圣灵殿的内部传令中,说是有一个男孩子带着一个仿佛雪花般的女孩子,这个城市不大,我很熟悉这个地方,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而且你们身上的衣服并不是楠香国流通的料子,我就大胆的猜测了一下。”

    说了几句正经话,阿里昂眉头一挑,又感慨起来,“没想到我一猜就中,这真是诸神的指引。”

    这家伙,难道只是猜的……天闲哭笑不得。

    不过天闲倒是也得到了一个重要到消息,刚才他说从圣灵殿的内部命令得知自己的消息,那么也就是说圣灵殿已经把消息传到了这里。

    “你得到的消息是什么样的?”

    阿里昂笑着答道:“一个名叫天闲的小男孩,十岁左右,和一个同龄的女孩一起,两人身份特殊,如过发现行踪,立刻回报,并且想办法留住他们。”

    天闲倒是没想到这个阿里昂十分从容的就说出了这些话来,看他的样子,这些话倒不像是假的。

    而如果这话是真的,那么圣灵殿就是没有宣扬自己得到灰刀的事,这种情况下对于自己摆脱各种麻烦势力的追踪倒是有一些好处。

    阿里昂眼神明亮,十分好奇的问:“听说,你得到了上古魔宝,邪灵之眼!”

    天闲一听这话顿吃一惊,这家伙……居然知道这件事!?

    “这也是圣灵殿传来的消息?”天闲的面色微微冷了一些。

    “不不不……”阿里昂笑着摇头,“楠香国虽小,但消息流通却特别快,我一段时间就得到这个消息了,呵呵……虽然这似乎是一个秘密,但我是王子嘛!没办法,总有些特别的渠道了解一些特别的消息。”

    看着这个一脸我是王子,我很无奈表情的家伙,天闲心中疑惑起来,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挽留自己,可是又不是圣痕修炼者,要说恶意的话,看那张精神百倍,一副想从这里挖到一些什么新奇消息的面孔,似乎……他也不像是很有敌意的样子。

    见天闲微微皱眉思考,阿里昂十分轻松的说道:“哦对了!我忘记强调,你不必觉得不安,我没有丝毫要为难你的意思,圣灵殿虽然在命令中措辞十分严肃的要留住你们,但那毕竟是圣灵殿的事,和我们楠香国没有太大的关系。”

    天闲陡然一惊,这可是这些天听到的最奇怪的话了。

    这个家伙居然说楠香国和圣灵殿之间没有太大的关系!

    圣灵殿可是整个人类的信仰之地,任何一个国家对圣灵殿都敬重有加,可这家伙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要知道,他现在身上还穿着圣灵殿的高阶圣徒白袍,却在这里大放厥词。

    天闲立刻就露出了显而易见的怀疑之色。

    阿里昂却不在意的摆摆手,神态自若的继续说道:“你可能不会相信,但事实的确如此,圣灵殿嘛!和血盟总是你死我活,每年都会发布很多命令追捕一些人,谁有那么多的精力却配合那种事,反正也只是他们为了自己而发布的命令而已,关于这些事,我们楠香国已经不再理会很多年了。”

    天闲又是惊讶,又是疑惑,这家伙说的难道是真的?可……这已经有些违逆圣灵殿的味道了,楠香国只是个小公国,那些庞大的人类帝国尚且不敢有这样的做派,他们怎么会……

    阿里昂似乎能猜到天闲在想什么,微微无奈的耸耸肩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首先圣灵殿的确是很麻烦的家伙,我们也不想去理会,再有就是……大帝也是这样的意思。”

    大帝的意思?

    楠香国是龙渊帝国的附属国,他既然说大帝,那么也就是说龙渊大帝,难道说是龙渊帝国授意楠香国摆出这样的态度?

    天闲感觉脑子有点乱,不仅是这个阿里昂说出的话有些不合逻辑,而且就算这些是真的,这样一位王子似乎也不该对自己说这些隐秘的事。

    “你是不是很疑惑?在想我为什么会对你说这些?而且这些话又是不是真的?”阿里昂一脸喜滋滋的望着天闲,那神色就好像在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知道我知道……

    天闲的脸有点微微发黑,这个阿里昂简直有点讨厌了……

    阿里昂哈哈一笑,“其实这没什么奇怪的,我特别的留意了你的消息,了解的自然也比较详细,据我所知,你似乎是从东部王国来的,对人类大陆的情况不大了解,圣灵殿和许多国家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这样的,我们楠香国丝毫也不奇怪,而且这也是人人皆知的事了,再有……其实你们的事也不是什么秘密。”

    作势思索了一下,阿里昂才说道:“我想,现在大多数国家都应该得到你们的消息了,毕竟破碎时代之后,虽然无数的古神遗物出土,但这还是第一次有传说中的神物现世,这种事想隐瞒也是瞒不住的。”

    天闲眼神微微变了变,虽然脸上还看不出多少痕迹,但心中已经一片愕然。

    难道说,现在自己得到了邪眼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人类大陆吗?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个阿里昂怀特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你叫我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事?”天闲终于皱起眉来。

    天闲微微露出了敌意,阿里昂却视而不见,脸上的神色反而多了几分渴望,“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得到邪灵之眼的!”

    说着,阿里昂站了起来,脸上涨起了红光,十分激动的说道:“那可是远古巨灵!据说是这个世界出生之前就存在的东西,是从上一个世界的灰烬中诞生的!它能释放出燃烧一切的火焰,连灰烬都不会留下,据说它曾经将大海烧的干干净净,也有传说它其实是破碎之前就存在的古神灵魂之火铸造而成,在有些典籍中……”

    这一次,对于阿里昂滔滔不绝的话,天闲倒是没有反感,虽然他说的话大多似乎都不靠谱,但却能看出他十分兴奋,对于这些传说有着十二分的热情,说起这些事他满面红光,那种眼神中的向往和炙热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得假的!

    “我能看看这远古巨灵长什么样子吗?”阿里昂忽然把脑袋凑到了天闲面前,一脸无限向往的问道,那双闪着星星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天闲。

    天闲简直有点吃不消,那双一眨不眨的眼睛中全是难以想象的渴望之意。

    不客气的推开阿里昂的脑袋,天闲摇头,干脆的答道:“不行!”

    “为什么!?”阿里昂一下就叫了起来,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眼中全是惊讶,愕然,不解之色,仿佛天闲是拒绝了一个再合理不过的要求。

    “就算我有邪眼,也不可能随便拿给人看的。”天闲已经想走人了,这个阿里昂的确没什么恶意,但他说的话依旧不能完全相信,何况还是那样惊人的话,和这样难缠的人继续纠缠下去只会浪费更多的时间,既然现在得知了一些异常的情况,那么必须尽早去确定才行,圣灵殿还有血盟,他们和人类大陆各大势力的关系将会很大程度上影响自己未来的行动。

    至于这个一心沉浸在古代传说中的阿里昂,天闲觉得……不管他有没有恶意,还是尽早离他远一点的好,否则任何人都会发疯的。

    “哦……这么说也对。”

    天闲本以为自己随便说的理由会让这个阿里昂不依不饶,却没想到这家伙琢磨了一会儿,又说出了让天闲意外的话来。

    “那种珍贵的东西,自然是不能随便拿出来的,哎……我真是愚蠢。”无力的靠回到座位上,阿里昂有点泄气,“本来还想见识一下这世界的奇迹,这样多少可以缓解一下无聊的日子,哎……”

    看着窗外,阿里昂有些感慨的说道:“破碎时代的诸神曾经创造了无数奇迹,这片大陆神奇无比,而现在,我们人类追寻诸神的足迹上千年,却依旧只是这样的愚蠢,只是在争权夺利中度过每一天,唯一能让人心怀激动,真正想起那些伟大信仰的时候,只有仰望那些诸神遗留的命运之月的短暂时刻而已,这世界……真是苍白。”

    天闲也向窗外望去,夜色降临,猩红的残血之月渐渐露出了轮廓,那仿佛狞笑的血月散发着妖冶的光芒。

    “如果有可能,真想看一看那些破碎时代的伟大神灵,感受那些震撼心魄的伟大力量,人类……实在太渺小了。”阿里昂口气中全是失望之意,神色也黯淡了下来。

    天闲不由说道:“你身份高贵,衣食无忧,才会有闲暇去想这些事,而你的子民,或许很多人根本无暇观望命运之月,他们想要的仅仅是食物和衣服而已。”

    阿里昂神色淡然,“或许吧,但……我在快要饿死的时候,希望的……也仅仅是将那些决定了人类命运的月亮看的更清楚一点而已。”

    快要饿死!?

    天闲微愣,王子也会被饿死吗?就算他不是王子,可也显然身份高贵,这个说法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快要饿死了,你是选择一点可怜的食物,还是选择知晓一件破碎时代最隐秘的秘密呢?”阿里昂忽然转头问道。

    天闲毫不犹豫的答道:“当然是食物,只有笨蛋才会去选择知道那些没有意义的秘密,饿死的话,知道那些秘密有什么用?”

    阿里昂看着天闲,忽然嘿嘿笑了笑,“那如果你们两个都要饿死了,却只有能让一个人活下去的食物,你要怎么办?”

    天闲微微一怒,这家伙的问题又尖刻又讨厌,就好像别人追着问如果你老婆和母亲掉进河里你先救哪个一样!

    “我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的!”天闲冷冷说道。

    阿里昂笑了起来,笑的有点神秘,“我猜,在第一个问题上,你或许会选择知晓一个秘密!”

    不等天闲说话,他又自顾的说道:“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为了不切实际的东西而活下来,但那是他们灵魂的唯一归宿。”

    “我不是那种笨蛋!”天闲站了起来,“没其他的事,我要走了。”

    “再见!”阿里昂虽然有点感慨,却十分干脆的说道。

    见阿里昂没有阻拦之意,天闲点点头,心想最好还是不要再见了……

    等天闲和雪离开,而且离开好一会儿后,望着天空残血之月的阿里昂似乎才回过了神来,轻轻挑了一下眉,“比想象中还要奇怪的家伙啊……”rs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