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二十四章 意外之外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自从上次二小姐在家族内部的比斗中取得优胜,已经过去了好几天的时间。

    对于二小姐捣鼓出来的那个‘天下商会’,天闲没有任何感觉,也不想去管那个什么‘代理会长’的职位,但原本立刻离开的打算,却因为一件突发事件而被中断了。

    邪眼陷入了完全的沉默。

    在海妖之月隐匿在天空,残血之月以狰狞的面孔君临天下,艾尔达大陆每年最后的黑暗时间到来的时候,各种隐藏在黑暗中的生灵开始活跃起来,但作为上古凶灵的邪眼,却在残血之月的第一天完全沉寂了下来……

    天闲尝试着用各种办法呼唤它,但无论如何大喊大叫,如何引诱咒骂,邪眼都没有动静,就仿佛忽然间从天闲的身体中消失了一样。

    而更加可怕的是,随着邪眼的沉默,邪眼的力量也消失的干干净净,天闲再次催动逆心诀的时候,再也感觉不到那种汹涌的火焰力量在身体中流动。

    失去了邪眼的火焰力量,天闲自然也没办法再使用灰刀,甚至连一丝火焰都发不出来,这让天闲很惊讶,也很疑惑。

    邪眼没有离开,这一点天闲十分肯定,虽然感觉不到那种强大的力量,但是邪眼的火焰气息才留在身上,而且没有消散的迹象。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它忽然间沉默了下来,但是天闲似乎能从那些弥散在自己身体中淡薄的火焰气息中,嗅出一丝紧张的味道。

    邪眼似乎因为畏惧什么而躲了起来。

    这样强大的上古邪灵,难道也会惧怕什么?天闲很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

    不过,现在事实就是失去了邪眼的力量,而且这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黑德尔家的古堡在丹特帝国是一处不能侵犯的重地,这里代表着王家赐予的最高荣誉,公开侵犯这里就是和帝国作对,天闲知道自己在这里很安全。

    但是……

    望着窗外的天空,天闲知道自己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在这里逗留的时间越长,就越危险,圣灵殿和血盟应该已经在集结人手,其它势力说不定也会闻风而动,拖延下去的话,或许自己一离开黑德尔家,面临的将会是海潮般众多的敌人。

    但如果现在就冒然跑出去,失去了邪眼的力量,恐怕立刻就会和雪一起被抓走。

    “黑……睡不着吗?”

    雪抬起头来,眯着的眸子里闪动着奇异的光彩,时间进入了残血之月,作为天眼一族,她似乎受到了一些影响。

    天闲笑了,动动身体,让小猫似爬到自己脖子边的雪能舒服的躺着,说道:“嗯,这几天有点睡不着,似乎精神过头了。”

    “不要担心,冰雪会护佑我们的。”雪轻轻呢喃着。

    “如果我们暂时不去雷霆古城的话,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雪往天闲身边挨了挨,沉睡之前小声说道:“没有……和你一起就好了……”

    和我一起……

    天闲轻轻吻了下雪的额头……看着她安详的睡脸,心中暗道:但愿我能保护这个无依无靠的女孩。

    虽然说残血之月降临,又到了艾尔达大陆最令人不舒服的一个月,但是二小姐这几天可是兴奋的很。

    而天闲之所以留下来,很大程度也是二小姐的极力挽留,这位富家小姐甚至把撒泼耍赖的本事从头到尾用了个遍,死活也不肯天闲立刻就离开。

    “小鬼!这可是我创造历史的时刻!你给我再多呆一天!我今后或许会在叙述我的光辉一生时顺便提起你!明白了吗?那么……现在再给我说说那个什么‘周年感恩大回馈’是什么意思?”

    这两天,二小姐的好友,也就是那个雌雄难辨的乌拉一直呆在黑德尔家,二小姐对天闲难以形容的热情让她十分吃惊,甚至以为自己的朋友被施了什么咒术,每次二小姐跑来找天闲她都要跟着,而且一脸戒备。

    直到现在,天闲也不知道这个乌拉到底是男是女……

    取得家族比斗的优胜后,解开心中郁结,福至心灵的二小姐敏感的察觉到了天闲着急离开这里,但是似乎遇到了什么困难,但每每试探询问,却全都吃了闭门羹。

    但二小姐并不介意,她也知道自己现在能力有限,所以……她给天闲找了一件事做。

    午后。

    古堡大厅中传出了巴克豪爽的大笑声。

    “小鬼!你这手段还真有效,老头子我这辈子就没感觉这么清爽过,王宫里那些猪脑子医疗官简直该拉出去砍头,哈哈哈!”

    巴克就坐在大厅中央的一个平板凳子上,**着上身,露出一身和七旬老人根本不沾边的精壮肌肉。

    而他身上,刺着数十根黑色的木针。

    天闲一边轻轻捻动木针,一边无奈的说道:“老先生,我已经说过了,您安静一点,不要这样大笑,会影响气血流动的,我以灵龟八法按时取穴,但这也要你配合我一点,你征战一生,身体虽然还很健康,但可是留下了很多毛病,治不好你可不要怪我!”

    巴克灰白的眉毛一扬,哈哈笑道:“小鬼!你想憋死老头我吗?这一身伤病已经带了几十年,忽然间轻松下来,我不笑可是会死的!”

    这个老人家……可真是个怪胎!

    天闲暗暗摇头,这位黑德尔老爷已经七十岁了!在艾尔达大陆人均年龄只有五十几岁的情况下,他已经是个老寿星,可这一身肌肉和精神头儿和四十岁的人几乎没什么区别,针灸之前天闲给他好好的把了把脉,结果惊讶的发现这位老先生身体生机勃勃,根本没有什么生气衰弱的迹象,正常人如果呈现这种脉相的话,起码还有三十几年的寿命,而以他的情况来看,只能活的更久……

    这家伙不会活成老妖怪吧?天闲满心讶然。

    巴克征战一生,身上伤痕累累,战场上风吹雨打,身体落下了许多毛病,天闲虽然没有邪眼的火焰力量支撑,但针灸的手段可是货真价实的。

    治疗这些沉疴旧疾,针对性的针灸很多时候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当巴克发现自己已经麻木很多年的一根手指忽然有了知觉时,那笑声差点震碎了窗子……

    “小鬼!你这两天似乎愁眉不展!我那个没脑子的孙女难道找你的麻烦了?”巴克一边活动着带针的手臂,一边随意问道。

    “这倒是没过,不过她这两天精神过头,倒是忽然有些难对付了。”

    “喂!男人不要在背后说女人的坏话,会被神灵诅咒的!”宽大的楼梯上,二小姐快步走了下来,后面跟着她的好朋友乌拉。

    二小姐虽然不再穿男装,但依旧是干净利落的打扮,裙子胭脂之类的东西她完全免疫,根本就不碰。

    快步走下来,瞪了天闲一眼,这才转到巴克身前,笑嘻嘻的说道:“爷爷,怎么样?我说这个小子会一种很奇怪的治疗手法,我没说错吧?”

    巴克深深的看了自己的孙女一眼,嘿嘿笑道:“塞纳,你这几天的确变的精神了,遇到什么好事了吗?我听说你让人带着货物出了远门,这可是很冒险的。”

    塞纳挑眉一笑,“爷爷,你一辈子都在冒险,我不照着做,怎么算是黑德尔家的女儿?”

    “啊哈哈哈!”巴克顿时大笑起来,“小丫头,你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我在这一点上,可是可比爷爷强的多呢!”说着,塞纳拉着乌拉向外跑去,回头对巴克喊道,“我要去查看一下库房,晚些回来!”

    “嗯……终于像点样子了。”巴克抱着肩膀,揪了揪他的胡子,看着塞纳的背影满意的点了点头。

    “老先生,您能不能不要乱动……”天闲真有点无奈了,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不听话的病人。

    巴克不以为意,说道:“小鬼!看在你也算指点了我们黑德尔家后人的情分上,我再卖你一个人情好了。”

    “哦?”天闲露出了淡淡的奇怪表情,手上依旧忙碌,“我想还是算了,上次比斗的时候您已经卖了我一个人情了,那个罗德曼坐到我身边的时候,差点把我吓的半死。”

    巴克哈哈一笑,“这没什么不好,你在这里很安全,而且那样你也能了解一些圣灵殿的事,或许今后能派上用场,而我这次对你说的事,正是你最需要的!”

    天闲手停了一下,“我最需要的?”

    巴克自得的说道:“虽然我没查到你为什么被圣灵殿和血盟这样的庞大势力追逐,但我知道怎么避开他们的耳目,你现在这着急要离开这里,对吧?”

    天闲微微皱眉,这位黑德尔老爷,似乎什么都知道。

    “在残血之月中出发,这可不是好兆头,不过你执意要走的话,我可以安排,在丹特帝国,血盟和圣灵殿的势力还难不倒我。”巴克笑着,说的轻描淡写。

    这话让天闲有点惊讶,这位老先生的意思,是要直接帮助自己吗?

    “老先生,您不是应该保持中立,谁也不帮的吗?”

    “那你属于哪一边呢?”巴克反问,“圣灵殿?还是血盟?还是说……只是个不小心拿到了不该拿到的宝物的小孩子?”

    天闲心中一跳,巴克难道知道了什么?

    背对天闲,不用看天闲的表情,巴尔就猜得到现在这个孩子的模样,“这并不难猜,或许说是唯一的理由,圣灵殿和血盟互相倾轧,争夺古神的遗迹和各种秘宝,你这样的小孩子能被大陆上顶尖的两大势力追逐,理由也就能是携带了重宝,而且多半是具有强大力量的器物。”

    天闲心中微微发凉,这巴克看起来鲁莽,但是却有一双洞察秋毫的眼睛!

    摸摸胡须,巴克嘿嘿笑道:“我驰骋沙场四十年时间,依靠的不仅仅蛮力,神鹰之月赐予了我一双洞察先机的双眼,这才是我活下来最重要的资本!”

    巴克的声音沉了下来,“小鬼,看你的模样,是遇到什么坏事了吗?”

    “是发生了点事情,但……我会解决的!”天闲有点倔强的答道。

    “哦……是吗?”巴克点点头,“那么……你到底想不想我安排你安全的离开这里呢?”

    “我……考虑一下吧!”

    巴克笑了,笑的有些神秘,“我不知道你很快会遭遇到什么,但是我感觉我能看到,你……会安全离开的!”

    “谢谢老先生!”

    ……

    天闲并非不想安全的离开这里,只是如果有可能的话,天闲不想牵连任何人进入这种你死我活的秘宝争夺,现在无论是圣灵殿的罗德曼还是血盟的四姑娘,虽然都表现的进退得当,但寂静森林里的事天闲记忆犹新,抛开其他顾虑后,这两方势力完全是你死我活的架势,谁被卷进来都没有好处。

    黑德尔家中,二小姐和这位黑德尔老爷给天闲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这些事还是远离他们的好。

    不过,现在想靠自己的手段离开这,看来是不得不动用非常手段了。

    没用多久,天闲结束了为巴克的针灸,并且做出了一个小小的请求。

    巴克虽然奇怪,但还是立刻答应了下来,让护卫们对于一会发生的事不要大惊小怪,尤其提醒城堡里的箭垛中的守卫不要紧张。

    天闲爬上了古堡尖尖的屋顶上,拿出一片树叶,深吸一口气,猛力吹了起来!

    毫无技法和旋律可言,天闲只是在用力的吹出一个能穿透空气,尖锐而独特的声响而已……

    整个古堡的人都被天闲这刺耳的叶笛声震的龇牙咧嘴,纷纷捂上了耳朵,要不是老爷吩咐过不许大惊小怪,那些士兵们早就冲上去抓人了。

    “这小鬼,搞什么?”巴克皱着眉,也被这声音震的耳膜刺痛难忍。

    每隔一会儿,天闲就猛吹叶笛,一连换了七片树叶之后,天闲望着天空不由微微发呆。

    难道……已经离开了?

    正当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时候,忽然间一个惊呼声传来。

    “天上有东西!!”

    一时间人人抬头向天空望去,顿时全部露出了惊愕之色。

    狂风呼啸,茫茫滚动的云层中,一只巨型飞兽探出了头,咆哮着笔直扑向了黑德尔家的古堡……

    --

    嘛……这一章可能让好多人觉得奇怪加突兀了,不过没关系,很快大家就都明白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