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二十六章 通音砂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被渡婆从迷雾小镇踢了回来,天闲在地上躺了好一会儿,见房间里再没动静,这才松了口气,揉揉脑门,把雪扶起来“摔疼了吧?”

    雪任凭天闲揉了揉自己的脸,轻轻笑了,她倒在天闲身上,哪有摔疼的地方……

    “看来……我们要自己离开这里了。”虽然被渡婆拒绝了,天闲倒是依旧笑着,还伸手捏了捏雪的鼻尖。

    “嗯。”

    对于雪来说,这一切其实都不重要,只要这个男孩陪着自己就好了。

    隔天,天闲正式向巴克辞行。

    在黑德尔家住了半个月左右,上上下下对天闲自然早就熟悉了,虽然因为二小姐和兄长关系不和睦的原因,没什么人接近天闲,但巴克很喜欢天闲,临行前包括穆勒,包括二小姐的长兄都不得不跟在巴克身后为天闲送行。

    “小鬼,你真的要走吗?现在可不算是好时机。”巴克面色有点遗憾,似乎不想天闲现在就离开。

    天闲拉着雪的手说道:“多谢老先生,但我们在这里逗留的越久,外面的情况就越复杂,我们也就更难离开,还是早走的好。”

    “那么……也不需要我为你安排一下吗?起码可以安全一些。”巴克声音低沉,似乎有些担心天闲的安全。

    天闲摇摇头,伸手拍拍背后火云睛巨大的脑袋,“最安全的办法无外乎让小灰带我们离开,它连摩云山都能飞过去,而且……老先生您是黑德尔家的家主,还是不要参与这件事的好。”

    巴克微微点头,看着火云睛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东西能飞过被称作世界之巅的摩云山!了不起的灵兽啊!”

    天闲暗笑,小灰可就是生活在摩云山上的,从小就在那里飞了……

    “既然你有这样的异兽相伴,那我的安排就显得没有必要了,但希望你一切小心,圣灵殿和血盟这些天活动频繁,恐怕不会对你善罢甘休。”

    天闲一笑,“老先生放心,我签的那一纸契约我还记得,在还你那个人情之前,绝对会好好活下去的。”

    巴克哈哈一笑,拍拍天闲的脑袋,“说的对!年轻真好啊,我要是在年轻二十岁的话,嗯……年轻四十岁的话……哎,我居然这么老了!”

    天闲拉着雪跳上了火云睛,大声说道:“老先生,您请回吧!我们这就离开了!”

    “等等!”

    巴克背后响起了二小姐焦急的声音,她一直忍着没说话,可现在天闲真的要走了,实在忍不住冲了出来。

    万分畏惧的避开火云睛的头颅,二小姐脸色发白的来到它身侧,这才望着天闲急急说道:“你……你这就走了,我……我怎么办?”

    天闲一愣。

    二小姐也立刻觉得这话不妥,对面家里人看自己的眼神儿一下就奇怪了起来,这话就好像小媳妇幽怨的在对夫君诉苦一样。

    “我……我是说你走了,我们的商会怎么办?”二小姐压低了声音。

    天闲挠挠头,“那就是你自己捣鼓出来的啊……我也告诉你以后营销的办法了,你这么聪明,今后一定会经营好的,嗯……我对你十分有信心。”

    “有信心个头!”二小姐瞪起眼睛,“你还挂着代理会长的名号呢!难道想做甩手掌柜?等你到了什么地方,稳定下来后,必须立刻给我写信联系我!”

    “这……”天闲有点为难,今后的行程还是未知,或许将会麻烦不断,那个天下商会自己总不能真的去管。

    见天闲脸色为难,二小姐满是期待的神色微微黯淡了下来,“不行吗?那……你这次离开是不是很危险?我……我也看的出来,嗯……别忘了我给你的两块牌子,有困难的话,黑德尔家的人会帮你的。”

    看着二小姐满脸失望又有点不舍的模样,天闲心里软了一下,从来到黑德尔家开始,这位二小姐除了对雪总是图谋不轨之外,倒也是个十分不错的女孩子,那两块身份腰牌可以说完全是她的善意。

    琢磨一下,天闲笑笑说道:“放心,我到了稳定的地方,会给你写信的!”

    “真的!?”二小姐大喜过望,一下伸出手来,“拉钩!”

    “拉钩……”天闲无语,这二小姐都快十五岁了,还玩小孩子的东西……

    “快点!”二小姐却是满眼惊喜,手指已经伸了出来,“你是天下商会的代理会长,我的收益一定会有你一份!我保证!而你也要给我写信!立刻和我联系,谁要是反悔,这辈子就找不到女人!”

    天闲咧咧嘴巴,这家伙几句话又露出女**的本性了……

    “好吧……”天闲只好答应,和二小姐拉了钩。

    之后,二小姐转向雪,那目光如此哀愁如丝,情意绵绵,看的天闲浑身发冷,很有些怀疑这位小姐完全是为了雪才来和自己做出约定的。

    拍拍火云睛的背,这巨兽轻声咆哮的站了起来,双翼一展,顿时一阵狂风向四面吹去。

    天闲一拱手,大声对巴克说道:“这些天多有打搅了,我天闲只是个毛头小子,老先生对我照顾有加,临行还送了这么都礼物给我,天闲会记得这份恩情,他日定当报答!”

    巴克颇为欣赏的看看天闲,“区区一点东西不算什么,去吧!记得你答应我的事就好。”

    “老先生放心!天闲绝不敢忘!”

    说完,天闲又对塞纳点了点头,手掌向下一拍,火云睛顿时双翼一展,狂风漫卷中咆哮着直上云霄,眨眼间消失天际。

    穆勒望着天空急速缩小的黑点,长长吐了口气,“这个小东西总算离开了,这些天圣灵殿和血盟都在这附近暗中活动,真不知道这样小的孩子到底为什么会牵扯到这样庞大的势力。”

    “你是在怪我庇护他?”巴克咂了咂嘴巴。

    穆勒也不避讳,肯定的说道,“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不会向父亲那样做的,他身份不明,又牵扯到巨大的利益,这对现在的黑德尔家来说,并不是该结交的对象。”

    巴克咧嘴笑了,“你是个商人,不做亏本买卖,也不会冒风险去赌什么,这是无法弥补的缺点,这个小子,今后很可能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家伙。”

    穆勒颇不以为然,“这个孩子虽然鬼头鬼脑,但宴会当天维护过塞纳,可见心性不坏,但未来就算他有所成就,难道会成为值得我们去结交那样的人物?”

    巴克眯起了那双锐利的鹰眼,“我想我不会看错的……只要这个孩子能挺得过非人的苦难,将来必然会有非人的成就。”

    穆勒摇头,显然对这话并不赞同。

    “算了,不说这些,你和我一起去见见大帝吧,这段时间圣灵殿和血盟的人都在暗中活动,他可有些睡不着了。”

    ……

    远在云层之上,凭借火云睛奇快无比的速度,天闲和雪已经远离了丹特王城。

    天闲表情很严肃,

    离开黑德尔家也是迫不得已,在那里呆的时间越长,外面各方势力准备的时间也就越长,敌人就会越多,如果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失去了耐性,铤而走险攻击黑德尔家的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邪眼的力量已经消失,唯一能寄以厚望的是火云睛飞行时惊人的高度和速度。

    回头望去,巨大的丹特王城已经在云层的空隙中变成了小小的火柴盒,天闲抓过了临行前巴克送给自己的大号食物袋子,“雪,我们吃点东西吧!”

    “嗡!!!!”

    猛然间,一道异响从天闲心中炸了开来!

    天闲拿起食物的手一抖,精致的肉铺滚落半空,瞬间被火云睛双翼的暴风绞碎……

    捂住心口,天闲瞪大了眼睛,这可是万丈高空之上!四下空旷无比,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怎么可能……

    那声音,分明是琴声!

    天闲心中第一时间冒出了一个念头:是四姑娘!

    可这万丈高空之上,怎么可能会有琴声。

    “嗡!!”

    又是一道琴声从天闲心中响起,琴声激荡震颤,天闲顿感一阵眩晕,这琴声竟然饱含攻击性。

    “黑?”雪发现了天闲的不妥。

    “没事……我们快走!麻烦来了!”运转逆心诀,天闲镇定心神,轻轻拍拍火云睛,“小灰!再快一点!”

    “嗷……”火云睛兴奋的嚎叫一声,双翼急速震动,飞速前行。

    “嗡嗡!!”

    一连两声琴声传来,震的天闲眼前一阵发黑。

    见鬼!这琴声怎么会在自己心中响起?

    “嗡嗡嗡…………”剧烈的琴声密集的响起,震的天闲身体都开始发抖。

    “黑!”雪惊愕的抓住了天闲抖动的手,“你怎么了?”

    火云睛也发现了天闲的异状,速度急速放缓,回头疑惑的看着跪坐下来的天闲。

    琴声瞬间变弱了!

    呼呼喘气的天闲眼神闪了闪,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小灰,回去……向回飞!”

    这琴声,是警告!再走远的话,这琴声就要震断自己的心脉了!

    天闲捂着心口开始指挥火云睛飞行,而随着火云睛的行动,天闲心中的琴声时而增强,时而减弱……每次琴声变强的时候,天闲就让火云睛改变方向。

    当火云睛飞到某一处地方时,天闲心中的琴声完全消失了。

    “小灰,落下去!”

    地面上是丹特王城外的森林草原,而火云睛落下的位置,有一个不大的湖泊,夕阳正要落下,一个红衣女孩就坐在湖边,轻抚手中的箜篌琴,琴声在湖水里惊起水波,夕阳的光辉细碎一片,分外的美丽。

    “轰!”

    火云睛落到了湖边,琴声也戛然而止。

    天闲盯着坐在湖边抚琴的四姑娘,脸色异常的凝重,本以为依靠小灰的速度,起码可以暂时甩开敌人,却没想到一离开丹特,马上就陷入了麻烦之中。

    四姑娘今天穿了一身红裙,夕阳下如湖边的野火,蒸腾起丝丝的杀气……

    轻轻叹息一声,四姑娘手指离开琴弦,“千里箜篌语,袅袅无人听,妾身这琴,和上次相比,可有精进之处?”

    依旧淡然,依旧优雅,四姑娘静静望着天闲,仿佛上次发誓再见面就是死斗的女孩并不是她。

    “比上次……更有杀气。”天闲跳下了火云睛

    四姑娘笑了,“当然,前几次只是弹琴论事,但今天……却是你死我活!”

    天闲凝重的望着四姑娘,“刚才的琴声是怎么回事?”

    四姑娘淡淡答道:“天小哥,今日你若不死,请记得妾身的忠告,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相信敌人,你对人虽有防备,但终究还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上次妾身说过的,那些点心……可不是随便就能吃的。”

    又是那些点心!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天,难道还在影响自己吗?

    “天小哥见多识广,妾身佩服,那些点心有一些是有毒的,当然也不致命,只是让人多昏睡几天而已,天小哥选的那种的确是无毒的,但……却是最致命的一种!”

    “无毒……却致命?”

    “不错!”四姑娘目色寒了下来,“这也是妾身今日敢单独来此的原因,那点心上混有无毒无味的“通音砂”!是妾身年前才独创的东西,这天下,可没有解药!”

    “通音砂?”天闲愕然,那是什么东西?

    四姑娘轻轻一拨琴弦,顿时一道剧烈的颤声从天闲心中翻起,震的天闲身体一晃。

    “通音砂,是制作这琴弦材料中的一种,细软如泥,无色无味,以秘法温养一年,一半做琴,妾身催动琴音,另一半通音砂也会发出声响!”

    四姑娘双手抚上琴弦,“妾身本可以直接震死天小哥,以报毁琴之仇!但这世间知音难觅,妾身在此见过天小哥最后一面!还会将你的尸体埋在这湖边,也算……聊表心意!”

    说罢,四姑娘一对凤眼杀气毕露,五指在琴弦上一拂,动人心魄的琴声连串响起。

    天闲心头巨震,双目陡然瞪大,张口喷出一口鲜血,仰天倒了下去……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