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临行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火云睛咆哮嘶吼着,从云层中笔直冲下,急速接近古堡。

    看到这二十来米长的庞然大物从半空中撞了下来,虽然有巴克的命令在先,见到什么都不要大惊小怪,可城堡的卫兵们还是冒了一身冷汗。

    而火云睛怒啸一声,临近古堡时身躯灵巧的一个旋转,瞬间止住了下冲的势头,但双翼激起的暴风可是顺着古堡的屋顶墙壁狠狠砸了下去。

    顿时一阵“叮咣”乱响,这一大片古堡的门窗,大多全被狂风揉成了碎片。

    天闲的头发被狂风吹的好像一朵狂舞黑色火苗,心中却是大喜。

    这半个月的时间都没有理会这个大家伙,但天闲总认为它不会离开,这样拥有高等智慧的灵兽往往是最可靠的同伴。

    “哈哈!”天闲开心的跳了起来,“小灰!半个月不见,你好像长胖了!”

    这半个月里,“小灰”可是过的十分滋润,这丹特帝都外面就是大片的森林草原,数不尽的动物徜徉游荡,物种丰富的程度可不是摩云山那种极限环境可比的。

    而且在这里它根本没有天敌,凡是看到的,一律都可以拿来填肚子,这只从摩云山下来的强悍灵兽横扫整个草原森林,从这头吃到那头,再从那头吃到这头……

    半个月过去,现在它现在明显丰硕健壮了许多,身体似乎也长长了一些。

    一见天闲,火云睛也显得有点兴奋,摇头摆尾绕着天闲飞了三圈,然后才重重的落到了房顶上。

    天闲还在高兴,忽然间想到什么,立刻大叫一声,“等等!”

    “轰隆!!”

    二十米长,数十吨重的火云睛一下砸在房顶上,炮弹般直接砸进了古堡里……

    天闲顿时满头冒汗,“小灰!不要动!”

    这古堡好歹是用坚固的石头垒成的,火云睛要是趴在地板上的话,重量均匀一点应该没什么问题。

    但显然它是不懂得这些的。

    一声怒啸,火云睛双翼展开,暴风再次刮起!

    “哗啦啦啦!”

    暴风夹着杂物从破碎的门窗激射而出,整个顶层瞬间被狂风挤爆!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火云睛从屋顶的窟窿里窜了出来,庞大的双翼夹着暴风,把这个破洞扩大了三倍有余……

    只是几秒钟的功夫,这片塔楼的楼顶已经被火云睛毁的干干净净,还好天闲已经早告诉巴克让古堡里的人和士兵暂时远离顶层,要不然恐怕已经出现了伤亡。

    天闲欲哭无泪,这下巴克非要找自己拼命不可……

    火云睛倒是很兴奋,绕着天闲飞舞,高亢的嘶吼着……

    “灰!!”

    古堡底下,一个欣喜的声音传来。

    兴奋的火云睛顿时“嗷”的叫了一声,身体一扭,立刻扑向了地面。

    “轰!”

    又是一声巨响,火云睛猛的落地,双翼的暴风横扫而出,把围上来的卫兵全部撞飞。

    呼扇几下双翼,火云睛低声哼哼着,终于安静了下来,趴在地上,头也低了下来。

    卫兵们被暴风吹的七零八落,好在没人受什么伤,爬起来刚要再冲上来,却全部愣在了那。

    雪安静的立在火云睛身前,一手轻轻按着它硕大的头颅,正微笑的说着什么,火云睛偶尔低声吼着,似乎在回应。

    庞大的巨兽和瘦小的女孩,反差如此剧烈,可这一刻似乎有没有任何突兀的地方。

    好一阵混乱过后,巴克终于黑着脸从古堡里走了出来。

    看着满地从半空散落的破碎杂物,看看火云睛和雪,巴克抬起了头……正好看到房顶满脸苦笑的天闲……

    这次意外好在那座塔楼不是古堡的主建筑,而且顶层也只大多是用来堆放杂物的,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但天闲也知道,这件事不会善罢甘休的。

    但,巴克对这件事的处理让天闲很有些意外。

    巴克黑着脸,但没有发怒,只是说道:“小子!你欠黑德尔家一个人情!我希望你记住这一点,就算到时候我不在了,我的子孙也有权利向你讨回这份人情,你认可这件事的话,就在这张纸上签字吧!”

    我不签的话,是不是就会被五花大绑然后押到城头砍脑袋……

    看看那座破破烂烂的顶楼,看看一地狼藉和那些惊恐仆人,天闲眨巴眨巴眼睛,最后还是很高兴的签了字,自己一个人情就能清算这件事,这也算是划得来了。

    晚上的时候,二小姐和乌拉满面春风的从外归来,一眼看见古堡大门口趴着一只狰狞的巨兽,这位名头响当当的假小子尖叫一声,吓的差点坐在地上。

    随后,天闲自然又被二小姐剥削一番,以毁坏古堡和对她的精神造成了无可挽回伤害为由,又从天闲这里榨走了几个经营的点子。

    为了给古堡中的人一些安全感,天闲找了根绳子套在了火云睛的脖子上,好像栓马一样把它拴在了古堡门口的柱子上。

    火云睛倒是一点不抗拒,反倒感觉很新鲜,绕着柱子左三圈右三圈的转着,就是不扯断那一不小心就会挣脱的绳子。

    只是古堡里的人路过大门口的时候,看到这么一头岔起双翼,形如恶魔似的巨兽在那撒欢似的转着圈,把地面踩的轰轰作响,无一不是面色发白。

    为了以防万一,巴克还是调集了大批人手守着火云睛,不过那已经是这只巨兽美美吃了五大桶鲜肉,呼呼大睡之后的事了……

    折腾了很久,直到午夜时分,黑德尔家的古堡才重新安静下来。

    天闲就坐在窗子上,懒散的望着窗外,似乎在等什么,雪则趴在一边,望着古堡前呼呼大睡的火云睛,脸上是淡淡的笑意。

    终于,一道血光从天空洒下,红色的残血之月现出了它狰狞的面孔。

    “午夜了,我们走吧。”天闲轻轻拉住雪的手。

    “嗯。”

    这一次呼唤火云睛,其实并非是要依靠它离开黑德尔家,天闲很明白,血盟和圣灵殿行动如此迅速,表现出如此强烈争夺自己的意愿,那么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松就让自己离开的,而且火云睛的存在,他们也是知道的,绝对会为此做出应对手段。

    之所以呼唤火云睛,其实是想看一看它是否还在这里,如果它已经自行离开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就要使用接下来的办法离开黑德尔家,如果它还在的话,那么就想办法带它一起走。

    这样的灵兽一旦结交的话,远比人心要靠谱的多。

    雪从衣领中拿出了那枚项坠,这枚进入迷雾小镇的钥匙一直被雪贴身存放。

    一道虚灵的力量输入进去,项坠陡然间爆发出强光,一声清脆的爆响后光芒急速收敛,天闲和雪已经消失在原地。

    天闲记得很清楚,迷雾小镇的渡婆说过,迷雾小镇有很多个出口,丹特城只是其中的一个,自己和雪现在已经是迷雾小镇的正式成员,那么不求能从雷霆古城的附近的出口离开,只要能远离黑德尔家就可以了。

    不过问题是,前几次渡婆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似乎暗示想要使用这些出口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这地方还是一如既往的奇怪啊!”

    走进迷雾小镇,天闲不禁感叹,这个到处游荡着凝实的虚灵,就连小镇整体都是由虚灵凝结的地方,怎么看都和现实世界没什么瓜葛……

    穿过宽敞的大街,天闲在小镇中心位置的小花园中找到了渡婆的住处——一座老旧的小木屋。

    “哦?你们想从其它地方离开?”这在给花浇水的渡婆听了天闲的话终于扭过了头来。

    “因为遇到了些事情,所以……”天闲嘿嘿笑了笑,“我们已经是这里的正式成员了,这个应该是可以允许的!”

    “嗯……”渡婆点了点头,却干脆的说道,“不行!”

    “为什么?”

    渡婆眯着浑浊的眼珠,嘿嘿笑道:“迷雾小镇的确有很多出入口,但如果所有的成员都随意使用那些门户的话,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频繁不自然的出现在不同的地方,很快就会变成被怀疑的对象,然后威胁到这里的隐秘,所以这里全部的门户都经过特别的办法制作,从哪里进来,离开后就会回到哪里,如果想去其他的地方,那么需要两个条件!”

    “两个条件!这么多?”天闲皱眉。

    “臭小子!两个条件已经很少了!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座小镇比很多人类帝国的历史都要悠久,那些帝国兴起又覆灭,而这里却依旧存在,依靠的就是这些小心谨慎的规矩!”想起上次面前这个小鬼就成员资格年限的问题和自己讨价还价,渡婆看着现在的天闲就不觉心中懊恼。

    天闲点头,“我知道,规矩就是规矩,对吧?那条件是什么?”

    “哼!第一个,必须要有足够的,真实的理由!”

    “第二,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天闲听了一愣,“什么是足够的理由?还有足够的代价……”

    渡婆露出了有点不怀好意的笑容,“就是能打动我的理由,以及能完成我提出的条件!”

    “什么?那岂不是决定权都在你的手上?一点客观标准都没有!”天闲愣了愣。

    “不错!”渡婆缓缓点头,笑容依旧,“在这个迷雾小镇中,得到了我的许可,就可以做任何事,而我不允许的事,绝对不可以发生,这就是这里的规矩!”

    “我必须提醒你的是,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我的判断也是不同的,一次,有一个家伙来求我,想要避开仇家的追杀去很远的地方,他送给了我一件不错的礼物,我答应了他,第二天又有一个家伙来找我,同样的理由,同样的礼物,但是我拒绝了。”

    天闲一愣,“为什么?难道不要同样的代价?”

    “不,因为第一次我是在散步,而第二次……”渡婆笑的有些阴测测的味道,“我是在浇花。”

    这算是什么理由!天闲瞪大了眼睛。

    渡婆拿起水壶继续浇花,淡淡说道:“我在这里已经很多很多年了,很多时候感到十分无聊,就算为了解闷而布置了这个花园,但我自然知道,就连这水……也不过是虚灵而已,聆听你们的痛苦,并且解决这些痛苦,这是我不多的享受之一。”

    天闲心想你这哪是在聆听人家的痛苦,这分明就是一种恶趣味!

    理了理思绪,天闲觉得这个渡婆说不定只是在拿自己开涮,但是现在依旧还要努力争取这个机会,在这个迷雾小镇里,这位渡婆就是规则,“好吧,那我现在说一下我的理由!我……”

    “不必了!”渡婆却打断了天闲的话,“现在就算我认可你,也不会为你打开那些门户的!”

    “啊?”天闲顿时恼了,“为什么?我们现在可是迷雾小镇的正式成员,你不能对我们区别对待,这是年龄歧视!”

    “哼,小毛孩子,你懂什么?”渡婆哼了一声,“残血之月已经降临,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生灵又活跃了起来,其中不乏一些鲜为人知的恐怖存在,直到黑暗褪尽,曜日之月出现之前,所有的门户都不会强行开启,因为那样会引来一些不好的生灵,万一闯进了不得了的东西进来,那么这个特殊的地方就完蛋了!”

    天闲皱了皱眉,“你是说这段时间根本不会你想开启那些门户?”

    “当然!规矩就是规矩!”渡婆的口气没有丝毫回旋余地。

    如果能从迷雾小镇离开丹特帝国的话,那是最理想的结果,虽然那样会少了许多旅途的风景,而且还会付出代价,但起码避开了巨大的危险,但是现在……

    天闲左思右想,最后决定软磨硬泡,期待渡婆回心转意。

    “渡婆婆……老人家……您不要这么小气嘛……大度可以长寿的……少长皱纹哦……我们有难处的……”

    最终,渡婆一声大吼:“你这个小无赖!给我滚回去!”

    一声巨大的咆哮从天而降,天闲抬头一看,长长光龙状的虚灵已经扑了下来……

    “啪!”

    房间里先是一声脆响,天闲和雪的身影从虚空里滚了出来。

    “咚!”天闲的脑门撞在了地上,雪也摔在了天闲身上。

    “这个老婆子!”天闲从地上爬起来,满脸怒容,“居然把我们丢了出来!”

    “哼!!”

    房间里猛然间响起了一声怒哼,声音仿佛从极为遥远的地方传来,在房间中不住的回响。

    天闲脸色一变,赶紧改口,“老人家,麻烦您送我们回来了,这可真是过意不去……”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