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二十二章 是男是女?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罗德曼的来意让天闲十分意外,本以为他是没安好心,但是从结果上来看,他只是来向自己表明到底什么才是圣灵殿而已,简单说,是实实在在的表达善意和良好的意愿。

    而他在沙盒中战斗的最后时刻,别有选择与自己对拼,而是以微弱的力量进行了防御,为此而折断了手指,这一点让天闲真的有些惊讶。

    罗德曼是个圣殿骑士,他的实力是对外的巨大威慑,断了一根手指,而且是握剑的手,这对于他的实力绝对有着不小的影响。

    虽然他用恢复圣痕治疗了他的手,但以天闲的经验来判断,手指扭曲成那个样子,骨头已经完全断开了,想要恢复可不是短时间的事,而且就算恢复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向从前一样灵活。

    为了消除自己的对圣灵殿先入为主的偏见,他牺牲了他的手指。

    把玩着那块玉简,天闲陷入了思考,罗德曼的确没有敌意,而且十分希望自己能加入圣灵殿,他断了手指,就是想要证明他的诚意。

    怎么看都是一个宽厚长者。

    “这个家伙,居然说走就走!这里开始黑德尔家,居然不跟本小姐道别!”二小姐对罗德曼大为不满,回头一瞧天闲把玩着那块玉简似乎在出神,不由皱起眉来。

    “小子!你在想什么?那个家伙很厉害吗?我听父亲说,丹特帝都里大大小小的人物,还找不出几个是他的对手!”

    天闲点头,一边思考着刚才的事,一面说道:“很厉害!起码比我厉害的多,在沙盒中战斗我占了很大的便宜,他又无心进攻,否则我胜不了他。”

    对于刚才沙盒的战斗,天闲很有自知之明,自己使用的是邪眼的火焰,力量性质先天占据了巨大的优势,而罗德曼几乎都在防御,或者说是在呈现某种态度,否则,自己或许根本赢不了。

    “我要静一静!”天闲不由分说,推着二小姐向门口走去,“你不要来打搅我。”

    二小姐顿时瞪大眼睛,“臭小子!你敢赶我走?我可是这里的主人,信不信我……”

    “砰!”

    天闲把她推到门外,不客气的关上门。

    门外传来二小姐气恼的叫喊声,还有门板被踢的‘咚咚’作响声,天闲不去管她,反正她闹一会儿就会离开了。

    回到房中,天闲在桌边坐了下来。

    天闲并不担心雪会吵到自己,事实上,通常她的存在都会让周围变得更加安静,她身上那种若有若无的霜雪气息,似乎连空气里尘埃都会为之静止。

    这玉简也算是人类大陆比较通用的信息储藏物品,不过造价比较高,数量并不多,只有一些比较特别的知识和消息会存在这样的东西中。

    邪眼的力量探进玉简,玉简中反复的消息记录飞速在天闲脑海里闪过。

    这的确是圣灵殿的教义,里面记录着圣灵殿的历史,以及圣灵殿存在的意义,还有身为一个圣徒必须遵守的准则,林林总总,这大概就是圣灵殿为入门圣徒准备的一个简略的介绍。

    将玉简内的信息都读完,天闲长长吐了口气,抬头一瞧,天色居然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自己这一坐似乎坐了很久。

    雪就安静的坐在一边,自己摆弄着银晶丝,对于雪来说,和不需要防备的人安静的相处才是她最喜欢的时光。

    天闲看看手里的玉简,想了想,还是把它收进了怀里,这算是圣灵殿的第一份资料,今后说不定还用得着。

    对于这玉简中的记载,天闲印象最深的就是圣灵殿反复强调的最终教义,也就是圣灵殿存在的最终目的:重现诸神时代的辉煌,不惜代价,引领人类走向世界巅峰!

    哪怕,是牺牲生命!

    牺牲自我……天闲摸了摸脑门,圣灵殿中看来也都是一群狂热的家伙啊……

    一夜无话。

    隔天,比斗继续,昨天一百多人的庞大比斗人数今天只剩下了十几人而已。

    不过好在剩下的都是多少修炼过一些战斗星痕,起码是身体强健的家伙,对打起来也有些模样,不会再发生走上两步就摔倒认输那样的事了。

    罗德曼依旧坐在天闲身边,但他这一次却似乎没有要和天闲说话的意思,自顾的看着比斗,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天闲看看他的手,那根小拇指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不过明显肿了起来,而且偶尔手掌移动时,这根手指完全是僵硬的。

    自讨苦吃的家伙……

    天闲从怀里摸出了一包药粉来,随手丢到了罗德曼的身上,“拿回去用水煮了喝掉,一天一次,三天喝完,对愈合骨伤有好处。”

    罗德曼大为惊讶,看着袍子上那个毫不起眼,甚至有点脏兮兮的小纸包,一时间似乎愣住了,几秒钟后才缓过神来,大喜过望的把纸包收了起来,“消息上说你似乎会识别草药,难道你真的是龙渊帝国的人?整个大陆上只有他们会摆弄那些奇怪的东西。”

    见天闲主动给了自己一个药包,罗德曼喜出望外,正要再说什么,却发现天闲已经扭过脸去,根本不再搭理自己,不由微微一怔,这孩子……难道只是单纯的想给自己一个药包而已吗?

    天闲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这个家伙不该为了不相干的事而留下毛病而已,手指这种地方不该随便受伤的,特别是对于一个战士。

    而且……这药虽然的确对骨伤有好处,但是服用之后会感到很疲倦,昏昏欲睡,他要是连服三天,那么自己离开这里的时候,正好是他最无力的时候,说不定自己还能减少一个对手。

    四下打量,天闲还是没有发现四姑娘,自从上次毁掉了她的琴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在做着什么其他的打算。

    想起最后四姑娘伤心欲绝,同时又满面愤恨的神情,天闲心中就感到不安。隐隐的,天闲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这位四姑娘或许会做出什么让自己十分难以应付的事情来。

    忽然,周围传来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天闲这才发现,一身劲装,精神百倍的塞纳二小姐又出场了。

    昨天大胜三场,而且全部都是一击就胜了对手,最主要的是这位二小姐表现出了异常简单粗暴的一面,最后一场甚至将那个对她大献殷勤的旁系子弟一剑抽飞了出去……

    毫无悬念的,二小姐这一场又赢了,她的对手见到这位豹子似的二小姐冲上来那一刻,居然吓的大叫一声,转身就跑。

    昨天二小姐最后那一剑,着实让不少人感到了巨大无比的压力……

    今天参加比斗的人数剧减,不到中午就到了决胜负的时刻。

    二小姐一路大胜,完全没有对手,在倒数第二场的时候还遇到了自己的三哥塔克,这可不是什么亲人相见的场景,天闲倒是觉得,这似乎更有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感觉。

    塔克不愧为不知天高地厚的蠢材,还在禁足中的他把一切罪责归咎到塞纳身上,并且想凭借年龄和体力的优势好好收拾自己的妹妹,但是他似乎忽略了之前自己妹妹是怎么打赢那些对手的。

    在他被二小姐一顿拳打脚踢打的嗷嗷直叫后,总算喘过气来认输投降……还好,二小姐控制住情绪,没有对自己的亲哥哥拔剑……

    进入到决胜局,二小姐的对手终于像模像样了,这是个身体匀称,一看就是战斗型圣痕修炼者的男孩子,年龄大概十五六岁,身体极为匀称,一身格斗的武士服,手中是规规矩矩的一把细剑,脸色十分严肃。

    天闲不由担心起来,看这个模样……二小姐想取胜已经有点困难了,对面的那个应该是真正的圣痕修炼者,而二小姐可是现学现卖的临时工。

    “开始!”卢克大喝一声。

    二小姐随即举起了剑,大声喊道:“乌拉!你认输吧!”

    这真是一语惊人,认识观战的宾客们发出一阵议论声,这次比斗最大的亮点就是二小姐了,这位富家小姐是第一次参加黑德尔家的传统比斗,她也不知道从哪里学到了奇怪的招数,也不见使用圣痕,就那么野蛮的依靠力量把一个一个对手砸倒抽飞……

    现在,她居然耀武扬威的要对手投降了,要知道她对面的这位可是个实实在在的武者,还继承着欲品圣痕,可不是那些纨绔子弟。

    天闲也是无奈,这位塞纳二小姐似乎有点得意忘形了。

    不过,二小姐接下来的话差点让天闲一头摔倒。

    “我不想打伤你,免得坏了我们的姐妹情分!”

    姐……姐妹?

    天闲一下瞪大了眼睛,这……这家伙是女的?可明明长了一张实实在在的男人面孔。

    那个乌拉本来站的好好的,颇有威势,忽然间肩膀一扭,跺了跺脚,“哎呀……讨厌啦!人家也不是愿意才来参加比斗的!我们家就有一个人符合要求,不能认输的呢……”

    天闲眼睛进一步瞪大,这声音……明明是男的,可是口气……

    “不认输!?我就打到你像女人那样求饶!”二小姐慢慢拔出了剑,眼中一片精光闪烁。

    “你才是女人!”乌拉脸色一变,话里多了几分怒意,“看来,我有必要教训你!”

    天闲如坠五里雾中,这家伙到底是男是女啊?

    ,,。
小说推荐